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口述我上了美女老师 男女主在秋千上肉肉(青春当狂傲) 多一个靠山


我猛地抬头打量起面前的男子,看起来年龄也不是很大的样子,也就是十六七岁左右,但是身高可就足足比我高了一个头,而且看起来也是一个体格比较强壮的人。

“小鸣,你可算是回来了,他是来给你送名牌的,你还不快好好的感谢一下人家啊。”

 文学

老爷爷说完就赶紧上前把名牌递给了贺鸣。

接下来就是一系列各种感谢的话,我也都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根本没有用心去听,能过来这里见识见识就已经很好了。

时间一晃我一回头就发现已经下午五点多了,早已经过了放学的时间,再不走可就要遭殃了。

“那个,我要走了,都已经过了学校的放学时间,再不走的话我家里人一定就要担心了。”

一边说一边快速的冲下楼梯,此时再也顾不上欣赏这里面的豪华,满脑子里面全部都是那个亲生父亲发火的样子。

要是自己现在就惹事的话,一定会被他说成是自己影响了他伟大的计划。

“武六飞,记住,以后有任何的困难都可以来找我,我一定会帮你的。”

我一边奔跑一边从身后传过来贺鸣的声音,虽然只是刚刚相识,但是能够看出他应该是一个有恩必报的人,如果是这样的话看来以后就多一个靠山了。

那这一天的课就算是旷了也值了。

赶回别墅外的时候都已经晚上七点多了,之前坐的那个出租车司机真的没撒谎,在名扬武馆附近还真的是一辆车都没有。

能够去武馆练习的人全部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所以都是专车接送,我这一路都是跑着下去的,一直到了好几公里外才好不容易打了一辆车。

别墅内灯火通明,看起来好像气氛不错的样子,明明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员可总是感觉格格不入,想到里面还有一个狡诈的继妹就头疼。

小心翼翼的推开房门,我尽量发出最小的声音,以防被其他人听见。

一切都和预想的一样顺利,客厅里一点儿声音都没有,从外面看起来温馨的家只不过是一个躯壳,里面早已经不像个家了。

看来大家都在自己的房间里,我正想要上楼的时候在楼梯口就听见了一阵不可描述的声音,越靠近就越发的清楚,我追寻着声音一步步靠近。

一直走到继母的房间,之所以那么清楚原来是因为房门并没有关牢靠,只是虚掩着,我尽量弯曲着身子,把头凑过去,想要看清楚里面的情况。

继母此时正穿着一身情趣内衣,老爹则是躺在床上,看样子仅仅是前戏,好戏还并没有开始。

我正想耐心的等待好好观赏一下接下来的动作片,可身边突然出现的身影一下子扫了我的兴。

“喂,我说以后你们想要干啥的时候,把门关好行不行,要不就别出动静,我还得写作业呢,烦不烦人。”

这个身影二话不说,直接推门而入,冲着此时在床上的两人大喊。

我就更加的懵逼了,万万没想到这个继妹有的时候那么猛,说完转身就走,留下我站在原地和继母还有亲生父亲相互对视。

可能是继母发现了自己还穿着暴露的情趣内衣赶紧拉过一旁的被子盖在自己的身上,两个脸蛋像红苹果一样,害羞的捂在被子上。

“看什么看,赶紧回你的房间去。”老爹对我可就没有了丝毫的温柔,怒喊一声,我只好一边退出房间一边把门关上。

就怪这个继妹,不然的话可就有好戏看了。

白天的课也没有上,晚上自然也就更加的轻松了,什么作业也都不用做,只需要玩玩游戏睡觉就好了。

只是白天去的那个豪华的名扬武馆,倒是久久都在我的脑中徘徊,想靠近又觉得有些遥不可及。

于是早早的就进入了梦乡,但是这一夜我并没有梦见什么美女,而是梦见了我的妈妈,虽然妈妈已经去世了很久。

但好像就是我心中的一根刺,每次一想起来心就会揪着疼,印象中妈妈一直都是很温柔的,也是最宠着自己的人,如果不是她突然自杀离开,可能自己一直都会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

不知不觉我竟然哭泣着从梦中醒来,自从妈妈去世之后我其实很少能够梦见妈妈,但是自从来到这个别墅都已经梦见两次了。

第二天一上学就发现之前的公告栏已经不见了,但是换上了一个更明显的标题。

“揭秘上车男子竟是保安儿子!”

不知不觉周围已经聚集满了同学,大家全部都是一脸嘲笑的看着我,有些不仅是嘲笑,甚至还向我吐口水。

也不知道是谁那么无聊,虽然这样使得自己很没有面子,但是我也只能够继续忍受,毕竟这是一个有钱人的学校,任何一个不起眼的学生都有可能家境十分殷实,我是绝对招惹不起的。

承受着那么多注视的目光,我踏出的每一步都承受着巨大的耻辱,一进入教室就看见了刘瑶同样一脸嘲笑的样子。

看来我这个样子她就满意多了,对啊,我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我来到这里的使命就是保护她,又有什么资格跟她生气呢。

想来想去我都没有了生气的必要,一步步沉重的走到自己的座位上,还好姚玉也在,她倒是很心疼的看着我。

能够有那么一个大美女支持也算是一件美事了。

“武六飞,你别在意啊,他们都是喜欢凑热闹的,过几天有其他有意思的事情出来了,大家就会把这件事情给淡忘了,你不要太在意啊。”

看着面前这个水汪汪的大眼睛,我也不好意思再那么丧,只好抿了抿嘴,挤出一抹微笑,试图掩盖我之前的难堪。

姚玉看见我笑了一下就更加的开心,直接站起来伸手摸了摸我的头发,这么一摸正好胸部摆在我的面前,一时间我也忘记了闭眼,直勾勾的透过缝隙看着里面的沟壑,心脏跳动的频率一下子增加了一倍。

二次住院


但是我和姚玉有些亲密的举动,却一外地惹恼了站在班级前面本想要看热闹的刘瑶。

一阵上课的铃声响起,我赶紧转身调整好坐姿,前一天逃课一整天的经历使得自己必须尽快的表现自己,不然真的惹怒老师可就糟糕了,再突然来个家访的话,我那个老爹一定会把我抽筋扒皮。

碰巧的第一堂课就是最喜欢的数学,正好能够借此机会发挥一下自己的特长,不管老师提问任何的问题我都是第一时间抢答,经过一番的努力,老师对于我的偏见才勉强平复。

但是刘瑶似乎也一直都在跟我较劲,每次我一举手她就跟着我一起抢答,看来这个梁子势必是结下了。

上完数学课我就成功的进入到了昏睡时刻,论谁怎么叫都是一副睡不醒的样子,直到一节能够让自己完全清醒的课才使得我不得不站起来。

“武六飞,你还在等什么呢,快点儿啊,大家都去上体育课了,再不出去又要挨骂了。”

我才刚刚清醒就一把被姚玉拉住,拉出教室。

此时操场上已经密密麻麻站了好几个班级,明明最讨厌和其他人凑在一起,但是老天偏偏处处针对我,一看就至少有三个班级一同上课。

姚玉一直拉着我走到了班级的队伍里面,一时懵逼我也忘记了男女授受不亲的事情,被所有人看着我和姚玉亲密的样子。

略过刘瑶的时候我竟然还和她对视了一眼,似乎从深邃的眼眸中看出了一丝戏虐的样子。

我使劲的眨了眨眼睛,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看错了,但是从她微微上扬的嘴角,就断定了我刚刚发现的并没有错。

一股紧张的心情从心底里蔓延,这个继妹一定是没安什么好心,而且还有一点儿害怕的感觉。

说是体育课实际上也就是大家集个合,然后就各自去做各自的事情了。

终于听见老师一声解散的时候,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前上课睡的还不是很足,计划着继续回教室再来一个回笼觉。

现在正是中午前的最后一节课,阳光正悬挂在高空,空气中都是一股闷热的感觉,实在是让人透不过气,我刚想要迈步就被一个人墙挡住。

阳光照射得十分刺眼,我也懒得抬头,但是向左躲对方也往同样的方向,再向右躲也是同样的结果。

“眼瞎啊,挡路!”就算是来到这里一直都是被人欺负的样子,但是主动被别人挑事也是不能够容忍的。

只是当我抬头的一刹那就后悔了,面前的一群人就是之前打过我的那群。

领头的赵辉十分欠揍的歪着头挡在我的面前。

“呦,穷小子现在还敢反抗了啊,哈哈,之前我还误以为你真的和瑶瑶有什么关系,原来只是一个保安的儿子,我还真的是高看你了,穷小子就是穷小子,还有你那个爹,一个保安装什么有钱人。”

赵辉一边嘲讽我一边用手指不停的戳我的额头,一开始说我的时候我也都当作并没有听见,一个人就算拼尽全力也是不可能打败那么多人的。

但是直到说到我的父亲,我实在是忍耐不住了,二话不住,一把揪住赵辉的衣领。

他周围的跟班根本来不及反应,甚至有些也想要看看热闹,都没有出手。

也是被周遭这帮人态度的影响我的自信心一下子爆棚,左手揪住衣领,右手狠狠的握紧拳头,冲着赵辉的左脸袭去。

“砰!”一声接近于重物相撞的声音响起,我能够很明显的从指关节的缝隙中传入痛感。

不过是打在赵辉的脸上,兴奋激动的感觉要超出痛感太多。不过这样的幸福感仅仅持续了几秒钟就结束了。

等到赵辉回过神来就再也没有了我神气的机会,直接被赵辉一把推倒,丝毫没有任何能够反击的余地。

周围越来越多的同学都凑过来看热闹,他的那些小跟班也立马赶紧应和,一个个拳头都猛烈的袭击在我的身上。

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挨打了,想要在这样的贵族学校生存下去就只能够忍气吞声,就算是不忍气吞声也需要有实力才可以。

一股怒气暗自在我内心中涌动,我默默的握紧了拳头,忍受着身上的拳头。

突然一只运动鞋出现在我的面前,距离我的脸庞越来越近,还不到两秒的功夫就已经接近了我的脸上。

一瞬间我的面部系统就好像失控了一般,根本感受不到任何的感觉,一阵麻木,鼻尖传入酸痛的感觉,紧接着就是猩红的液体喷涌而出。

鲜血不断的从我的鼻中涌出,我努力的抬起手胡乱的摸了一把,瞬间一脸的鲜血,血液怎么也止不住,只能够任凭它流淌到地面上。

原本攻击的同学们都吓坏了,纷纷后退,想要置身事外,毕竟都是初中生,拉帮团伙只是为了壮大声势,并不想要真的惹什么乱子。

“你们都在干什么呢!快给我让开。”一个平时听起来十分凶狠的声音此时就像是我的救命稻草。

一束阳光透进我的心中,接下来我就一阵眩晕,眼前一片漆黑陷入了昏迷,只能够隐隐约约记住好像在昏迷前被谁抱起,后来就一片混乱了。

等到我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又是熟悉的环境,熟悉的病房,也是同样的父亲。

甚至有一些恍惚,要不是我这个爹衣服换了,我还真的以为是在前几天我还没有来三中的时候。

“你可算是醒了,真是废物,一点儿也不像你爸,要换做是我一定给他们打趴下,这个星期都已经进医院两次了,你不会以后想要住进来吧。”

老爹的语气依旧是漠不关心,丝毫没有半点儿父亲对于儿子受伤的心疼,不过我也早就已经习惯了,自从妈妈走后也没有享受过。

努力回忆起昏迷之前的事情,但是脑中一阵疼痛,这才感觉到自己的头部也被缠着绷带,可是怎么也回忆不出来头部是如何受伤的,只是这笔帐都会记在赵辉的头上。

>>>>本文《青9春当狂傲》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