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大J巴民工好猛_ 真实男女插拔/超级微信群

见她回的很快,我也来了兴奋劲儿,赶紧扒下短裤,对着怒挺的那里拍了张,立马发了过去。

这招果然奏效,沉默了片刻她就回了信息:“切,瞅着也不怎么样,还没我家外甥的大。”

我差点儿咬了舌头,立即回了句:“厉害啊,跟外甥乱来了?”

“你才乱,你家都乱!”她似乎有点恼,但马上又解释:“我心情不好,你别介意,还有,我的相册你也看了,假如你是我那小外甥的话,会对我这样的女人有想法吗?”

好直接啊。

看得我心里一暖,忍不住换了个口吻,把我对她的爱慕之情说了出来。

“真的?”

“比金子还真。”

看出了她内心的激动,我立即趁热打铁。

信息发过去之后,没了回音,但我预感着今晚会发生点什么。

这女人,真是要命啊。

我缩在床上里,久久不能平静。

心绪难平,冲了个澡,等心里那股躁动的劲头儿下去之后才又回到床上。

躺在床上左右睡不着,就翻开那个微信群,一边观看聊天记录,一边查阅这些人的个人信息,正好看见那个叫“径幽”的女人@了一下张岚:你那个小外甥拿下没有?不如让给姐吧。

过了一会儿,张岚的俏狐号出现了:啊呸,第一口儿我还没尝呢,你就别做梦了!

那“径幽”也不含糊,立即竖了个中指:你等着,明天就找你家去……

两个女人毫不避讳的在群里谈论着有关我的话题,引起了群情骚动,其中一个叫“尺黑”的男的喊得最欢:美人狐,一个小屁孩儿有什么好玩儿的,哥七十二招姿势样样全通,要不咱约一下?

张岚没回答,“径幽”却和那“尺黑”撩拨起来,大有当着众人演练一番的架势。

聊天尺度太大,让我兴奋的来了状态,但心里的危机感也越来越浓。

在这样的群里混久了,没有不湿鞋的,何况是张岚这种绝色女人,指不定有多少色狼盯着,早晚会出事儿。

与其这样,还不如……

我心里正想着她那迷人的身段儿时,吱呀一声,对门卧室的门有了响动。

在我好奇中,她敲了我的门:“沈浪,睡了没?”

“睡了,啥事儿?”我应了声,掩好凉被。

身上光溜溜,大家伙撅的老高,万一她闯进来就不好了。

“我,我的笔记本坏了,要不你起来帮我看一下?”她吞吞吐吐的,听上去有点不自然。

我倒没多想,把大家伙往裤裆里别了别,瞅着不太显眼了才开门。

进了她的屋,她已经把笔记本摆上床,一边开机一边瞟了我一眼,“呶,摄像头有点暗,看不清楚,音频也好像有问题,赶紧帮我调一下。”

说着就往旁边挪了下,跪趴在床沿,屁股撅的老高。

睡衣本来就短,这样一来,下摆立即往腰上滑了一大截,露出大片的景色。

看得我脑门充血,身下立刻就有了反应。

我挡也不是,躲也不是,赶紧伏下身子调配笔记本,然而等我打开各项配置之后,却没发现任何问题。

她故意的?

我不由想起了她刚才在微信群里的对话,心说她不会怕我被那个“径幽”吃了,提前对我下手吧?

我忍不住浮想翩翩,眼神儿也不再遮掩,直直的盯着眼前的尤物,只要她再给点儿鼓励,哪怕一个细微的暗示,我就毫不迟疑的扑过去,把她拿下。

“怎么样,看出毛病没?”她开口打破了尴尬,但那声音柔的能让人骨头酥软,而且话刚说完就懒洋洋的半躺下来。

睡衣前襟随之开裂,露出了一大半的白花花。

叮铃……

该死的手机铃声就在这节骨眼上响了。

是她的电话,屏幕上显示着一个“尺黑”的名字,刹那间熄灭了我的欲火,恼怒的情绪随之暴起。

明摆着是微信群里那个家伙来了电话。

大晚上打来,除了勾搭还有什么?

我再留下有何用,除了吃醋,就是尴尬。

我一赌气站直了身子,扭身出屋。

“沈浪,你等等。”她没去管电话,光着脚丫追了出来。

我头也不回的钻进了自己卧室,并反锁了房门,然后用枕头死死地盖住脑袋,想尽可能的不去听她和那人的对话。

十来分钟之后,我的手机亮了,拿起来一看,张岚的“俏狐”号来了微信:还在吗?问你个事儿。

 文学

我犹豫了下,还是回了过去:啥事儿?直说。

“小外甥生我气了,我该怎么办?”她立即回了过来,看得出心里有多急。

“生气?到底怎么回事儿?”我反问,借机试探一下她心里到底怎么想的。

随后她也没作任何隐瞒,把我俩刚才的经过叙述了一遍,期间还打错了好几个字,显然是真的很在意我的感受。

看着字里行间的关切与担忧,我感动的一塌糊涂,也真切的体会到了她内心的挣扎。

醋意没有了,好奇心随之膨胀,我随即追问:你确信你真的喜欢上了你那小外甥?

“我也不知道,我不舍得和老公分开,却又非常享受小外甥那火热的眼神,而且,而且看到他那里的反应那么大,心里就憋的难受……”

她已经毫无顾忌了,话语中充斥着饥渴难耐。

我看得火烧火燎的,忍不住继续:光心里难受?那儿就不难受了?

“坏蛋,人家,人家那儿都那啥了。”她后缀了个羞答答的表情。

“啥样儿,拍张过来,就当福利,看高兴了我再告诉你对策。”我心里也痒痒,随即回了过去。

好不容易逮住这么个机会,我可舍不得放过。

果然,过了没一会儿她就发过来了一张图片,一看就是刚拍的。

睡衣前襟大开,两小半白花花的清晰可见,可惜下摆掩的紧了点儿,看不太清。

为了回应,我也对着自己那里连拍了几张,随后就发了过去,并附加了条件,让她也再拍几张。

不过这次她回的特别迅速:“你这么胆儿大,家里就没别的人了?”

她什么意思,难道想……

我脑中灵光一现,编了句谎:“家里就我和嫂子,她在对门那屋睡。”

“什么,嫂子?长得漂亮不?”她似乎有点激动,回的很快。

“漂亮,贼漂亮,尤其是她那身材,前凸后翘的……”我照着她的模样,详细的描述了一下。

谁知她回的非常不屑:“切,傻帽,她就是在勾引你,你傻小子还不找机会把她弄了!”

话不是一般的露骨,看得我口干舌燥,随即反问:你是不是也希望被你那小外甥弄了?

“我不知道,虽然也想,但又怕,怕真的迷上了他那家伙,彻底毁了婚姻,这是我不能承受的,我很爱我的老公。”

她这番话让我心里凉了一大截,但不管怎么说,反正她以后在这儿常住,不急在一时。

接下来我俩就闲聊起来,她丝毫没避讳,一个劲儿询问,看怎么才能和她“那位外甥”保持暧昧,却又不突破底线。

我当然乐的屁颠屁颠儿的,随即帮她出了些主意,一直聊到了深夜。

夜里我还做了个梦,梦见张岚一丝不挂的爬上我的床,在我身上一阵乱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