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男友把我摁在桌子上_边走边干好深嗯啊

邵莹得意傲娇的看着我,我气不打一处来:“邵莹,你等着,我非睡你不可,睡得你下不了地!”弟妹忽然就害羞起来了,毕竟男女之事我们孤男寡女得还是很向往。

弟妹阴阳怪气得笑了笑:“胡江龙,我早等着呢,有本事你就来娶我,没本事你就自己玩自己吧!”我正想怼回去,没想到我两调情时一个女人也正来河边洗衣服。

“诶呀!”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惊叫。我两一惊,只见一个妙曼的女子不知何时站在了河边,手里捧着一个堆着衣服的脸盆,一脸吃惊的看着我们。

这个女人酒红色长发微卷着披泻下来,显得有些慵倦和放纵。细长的柳眉被她画上了深紫色,肌肤微丰,合中身材,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淡蓝色的连衣睡裙露出白皙修长的大腿,那一对很丰满,可以隐隐约约看到黑色的托胸式罩罩。

 文学

这不是我们村的妇女主任李淑君吗?这美妇人是村里唯二的大学生,不知多少男人惦记呢!我正涩迷迷的盯着这位刚毕业的高材生看,邵莹慌乱起来,从我身上站起身。

我这才意识到,邵莹还光着上身呢!这个误会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我上衣敞开,下半高起,我弟妹坐在我都腰上,两人表情丰富浑身湿透,还能干什么?

我也急忙站起身:“李主任,我…这…误会误会!”我刚强的肌肉泛着光泽,下方起来老高,李淑君也是未经世事的女人,登时羞得满脸通红:“对不起,打扰了,你们继续。”

打扰个屁啊,邵莹也着急起来:“李主任,不是那样的,你误会了,你听我解释。”李淑君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尴尬的愣在原地。李淑君一双粉色拖鞋里,涂着红色指甲油的脚趾可爱挑逗。

洁白无暇的脚面上开出十朵红花,大脚趾到小脚趾成一条直线美不可言,据我的观察,这女人内心应该十分开放热火,再想到李淑君还是未经开发的年轻女人…我又压抑不住心头浴火了。

李淑君面色绯红:“我什么也没看到啊,我办公室还有事情,就先走了。”邵莹可不干,邵莹赶紧过去拉住李淑君,说什么也要解释清楚。

“邵莹,你放开我,我真的有事,我什么也不会说的。”李淑君可不愿意趟这摊子浑水,急匆匆走了。

邵莹哀怨的看着我:“姓胡的,看你干的好事。”

我赶忙安稳弟妹:“没事,不用担心,李淑君城里人不会乱说的,一会我就去跟她解释清楚。”

邵莹收拾好东西,气呼呼的往家走:“胡江龙,我可告诉你,你要再敢乱来,我就抓你一脸血槽。”

被李淑君敲了一棒子,我反而没有懊恼,我此刻反而有些兴奋,满脑子想的都是妇女主任李淑君那双涂了红色指甲油的小巧脚丫子。

我的心经受不住这样的刺激,我要去找村里的赤脚医生小聂大夫,这个全科大夫是我好哥们。

靠自学的三分之一中医加上三分之一西医,再加三分之一久病成医,让这哥们成了村里唯一的大夫。

去找他不是我出了什么心里问题,只是单纯的想要打把牌解解闷,没准这家伙还能给我出点主意。

我径直走向村里卫生所,所里冷冷清清的只看见小丽护士。这小丽是小聂大夫的老婆,叫她护士只是因为她平时给小聂大夫打打下手而已。

小丽穿着白色短裙,小丽是农村人,露出的两条腿浑圆结实,成健康的小麦色,臀很大,又翘,都是平时上山下田练出的身材,有一种欧美女人健壮狂野的感觉。

我大致瞟了一眼,赶紧收回目光,朋友妻不可欺啊。“嫂子,小聂大夫不在诊所啊?”小丽一个人呆在诊所,闲的发慌,见我来了,非常热情:“啊呀,老胡啊,快进来里屋来坐。”

我是来找小聂打牌的,小聂不在家我也没什么意思:“小丽嫂,我也没啥要紧事,小聂不在我就回了。”农村女人就是丰满,小丽的裙子被高高顶起,让人忍不住的想要把玩把玩。

小丽翻了个白眼:“他不在家你就要走啊?你当嫂子是空气?” 小丽的语气很是愤愤不平,看来小聂这家伙准干啥坏事去了。

我陪个笑脸:“嫂子,看你说的,我是怕咱俩孤男寡女的让人误会。”

小丽就是和我城里的弟妹不一样,痛快:“哈呀,误会个啥,嫂子还能吃了你咋的?”

我还真想你吃我一棒。小丽摸着我的衣袖:“你衣服咋湿了?快脱下来晾上,嫂子给你找小聂的衣服换着。”

我说这可不行,一会儿小聂回来还不踢死我。小丽眉头一拧:“小聂这挨千刀的今晚也不回来了。这死鬼又去给寡妇看妇科去了。”说着就给我解上衣扣子。

我在弟妹那里碰了一鼻子灰,就需要个女人安慰,我没阻止小丽:“嫂子,也不能这么说,小聂那是工作需要。”有女人给我宽衣解带,让我心头一阵热乎。

小丽的小手却是温暖柔软,我的肌肉慢慢显现出来,小丽的眼睛都直了:“老胡,你少替他打哈哈,我两都心知肚明,各玩各的。”各玩各的?这夫妻关系真是我等楷模,互不干涉内政,和平共处啊。

小丽的手贴着我的肩膀,有意的无意的摸着我,把我的衣服扒了下来,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使我下腹有股邪火升腾起来。

小丽也是两眼妩媚,眼神放光,上手就摸我的胸:“老胡啊,你这也太壮了点吧,你要找个媳妇,还不把人家整哭了。”这就开始调情了?我心头一阵欢喜,这个女人看来有戏啊。

“嫂子,这还不是干活干的,有这一身肌肉不还是找不到对象吗?”小丽竟然蹲在地上,开始解我的裤腰带,我肚里这把火已经把我烧的浑身难耐,下方渐渐搭起帐篷来。

小丽的手也微微颤抖:“老胡啊,你就是天天忙着种地,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暗地里中意你呢。嫂子要是能嫁给你,真是福气。”话音刚落,我的裤子就被小丽褪到了脚踝。

我突然想起来,我没穿内裤啊!一下子出来,差点触到小丽的鼻子。小丽没有料到我就只穿着一条单裤,更没料到我的本钱如此雄厚。

小丽惊叫一声,胸部伴随着她急促的呼吸起起伏伏。都坦诚相见了,还犹豫什么?朋友妻不可欺?朋友妻不客气!

我一把拉起小丽,两手一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