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被吃奶跟添下面特舒服_好爽好大用力宝贝|宠爱

当裙底所有的娇媚彻底暴露在视线中时,我不可抑制的兴奋了。


尽管隔着一条洁白托底的小裤裤,可我依旧看到了那种让我兴奋的痕迹。


“小方……”


她旖旎的喊着我的名字,也不知是在央求我停止,还是在呼唤我的继续。


我只当是后者,所以迫不及待的就想要占有她。


可就在这个时候,很是突然的,有欢快的脚步声踩着高跟鞋上楼。


那高跟鞋触地的声音响在门口后,更是有钥匙开动房门的声音响起。


这应该是张倩的声音,可她父亲乘坐的大巴车都跌落悬崖了,她怎么可能欢快?而且她昨晚……不是已经乘飞机走了吗?


我赶紧跟黄欣玉起床,匆忙的收拾着衣服。


当我刚从卧室中走出时,张倩也开门进入了客厅。


那一刻我们俩互相对视,各自茫然。


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提着腰带从黄欣玉卧室出来的事,她似乎也忘记了解释为什么会从机场回来,而不是去等待她父亲救援的消息。


“呃呃……”还是张倩先从懵然中醒来,她说,“我父亲的电话打通了,说是昨天跟导游吵架了,一怒之下就在当地宾馆住下来,没有赶往下一个景点。”


老爷子好急躁的脾气,不过也正是因为这种急脾气,无意中救了他一命。


无论如何,这终究是件好事,我和黄欣玉都为她由衷的感到高兴。


这时候黄欣玉也从屋内出来了,红着脸上前拉住了张倩的小手,“真替你高兴。”


张倩笑着点头说了声谢谢,然后又看着黄欣玉指向了我,“你俩……啪啪了?”


黄欣玉大羞,“没有,你别瞎说!”


张倩又看了看我,随即瞄向我的身下,我想这应该是最好的证明。


但她的解决却有些错误,“原来是好事到一半被我打扰了,那什么,我去买早餐。”


说完她就想走人,被黄欣玉给一把抓住了,“你瞎说什么呢,真没有。”


张倩还是不怎么相信,但她点头,“嗯嗯嗯,不瞎说了,不瞎说了,我懂,保密!”


终究黄欣玉也没让张倩相信我没跟她发生什么,不过这对我来说无所谓了。


反正我本来一门心思都在黄欣玉的身上,如果张倩不爽……


不爽拉倒呗,我还缺你那两块夹板肉?


收拾了收拾,我就开车往公司去了。


临出门前张倩招呼着晚上回来喝酒,庆祝她老爷子没有光荣。


这倒是值得庆祝的事,而且乍看起来她似乎对我跟黄欣玉的关系也没那么上心。


不过想想也释然,我看她漂亮,想跟她玩玩。没准她看我帅,也想找我玩玩呢!


这都不好说的事,所以我也不多想,答应过后离开了。


在公司一上午,虽然忙碌倒也充实,关键是能天天陪黄欣玉在一起,我心里踏实。


但下午的时候意外就来了,我下午没活准备早退,结果却遇到了来找我的大哥。


大哥真是比我惨多了,鼻青脸肿,就跟把脑袋丢搅拌机里搅拌过似的。


坐在车里,我们弟兄两人各自夹着一根烟。


烟吸到一半的时候,沉默才被大哥打破。


他说,“咱爹的忌日快到了,到时候我要出差的话,你别忘了去坟头看看。”


我‘嗯’了一声,这个话题,让我感觉到兄弟关系的回暖。


于是我跟他说,“大哥,嫂子跟你离婚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他没有接话,问我,“你什么态度?”


我最正确的态度是不表态,但我不能不表,为了黄欣玉为了我的幸福,我都得开口,所以我劝慰他说,“离了吧,人被你伤的够惨的了,拿脚踢、拿烟头烫、拿拳头打,那是你媳妇儿,不是花钱买回来的沙袋,你得疼她,你得……”


我话都还没说完呢,大哥就猛地捶了车门一拳,烟屁都砸熄了。


“你也知道她是我媳妇儿,你特么操哪门子心,啊?!”


他猛地吼了这么一句,把我吼的有点愣,没想到他翻脸这么快。


随后他继续吼道:“我早就怀疑你们俩人有关系,她特么还不承认。不承认,那她X里的那些伤你是怎么知道,你亲眼扒开看的吗?你还拿舌头舔了吧?”


“草,我是大哥,你特么竟然趁我出差,玩你嫂子,还跟你嫂子合起伙来坑我,马勒戈壁的,你是不是个东西,你是个杂碎吗?草……”


车里,大哥吹胡子瞪眼的骂着,眼睛瞪的比驴眼睛还大、比蛤蟆眼还鼓。


我很快就被他骂怒了,“我还特么以为你是来道歉认错的,没想到你竟然还事这副壁样儿,你是欠揍不舒坦是吧?你都把人伤成那样了,现在还污蔑我跟她背着你搞到一起,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你下面那话是找牲口借的吧,人也变牲口了!”


话刚骂完,我脑门子上‘砰’的就挨了一记老拳。


“我去尼玛的吧!”


一拳把我打恼了,我二话不说就把他给踹下车,翻车过去我们俩又抱了团……


说狼烟四起有点过,但尘土飞扬绝对真实。


临走时,他抹着嘴角的血迹告诉我,“这辈子就当没你这个兄弟,你爱哪死哪死!”


“我去你吗的吧,再见着你我给把下面那俩玩意儿都给捏爆了!”


这话,应该是我深受张倩的影响,她爱说这话。


开车回到住处后,张倩看到我这张脸就很自觉的回屋拿起了碘伏。


“又跟你大哥干仗了吧?他找到你单位去了?”


我连连对她使眼色,她恍然,‘呃呃’的表示自己知道了,不出声。


但终究还是被黄欣玉给听到了,她沉默了一会儿,对我说,“小方,你……”


我摆摆手,“你要是劝我离你远点的话,那你还是省口唾沫吧,别耽误我看张倩前面这对大宝贝儿,多过瘾啊,尤其是她还不爱受内衣束缚。”


“没个正形!”


黄欣玉无奈地抱怨了我一句,转身回到了厨房。


张倩则脸色通红,“你才没穿内衣呢,我这是没穿内衣的样子吗?你那天来我是睡觉才没穿文胸的,鬼知道你会来……”


在她抗议的时候,我勾出手指拽了下她的衣领,往里面看了眼。


“呦喝,还真穿着,黑色的……我靠,这是网兜啊,见过渔网袜没想到还有渔网罩子,你行啊你倩倩,够时尚的。来,让我摸摸试试手感。”


‘砰’的一下脑瓜崩弹在我头上,差点疼出我眼泪来。


我都不知道张倩这么个女人,哪来的那么大手劲,是安弹簧了吗?


正准备问她的时候,她羞恼地瞪了我一眼,“小流氓,滚滚滚滚滚。”


药涂完了,她转身就要走。


不过我却不想让你这么就走了,弹完脑瓜崩就想走?门儿都没有!


我一把就从身后抱住了她,双手狠狠抚弄起了她胸前的娇媚。


“倩倩,让我舒服舒服吧,我特别想要你……”

在我双手的撩弄下,张倩被刺激到不行,难以抑制的嘤咛声顿时钻出鼻腔。


可当我的话出口后,她那脸却红的像是猴子腚似的。


紧接着我的脚掌更是被她狠狠踩了一脚,得亏是拖鞋,换成高跟鞋得断根指头。


我下意识的松手,她趁机挣脱了我对她的猥亵。


正要准备责问她为什么下脚如此狠毒的时候,她羞愤的对我说,“小方,你混蛋!”


话丢下,然后她就跑了,拖鞋甩飞了一只都顾不得捡就跑回卧室。


我有点懵,拿着拖鞋送进她卧室的时候,恰好迎来另一只拖鞋飞舞而至。


我赶紧躲闪,她趁机把门给锁上,任凭我怎么敲门也不开。


这不应该啊,之前撩她,她都是挺放得开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回到厨房帮着黄欣玉的忙,我这才渐渐琢磨过味儿来。


 文学

她……不会是真的喜欢上我了吧?


早上误以为我跟黄欣玉那样了,所以心里就对我放弃了。


可下午回来我又这样撩她,让她感受到自己在我心里就是个呼之即来的玩物。


虽然,我心里大概好像就是这么想的。


我有些尴尬了,没想到无意中竟然伤到了张倩,这……


晚饭的时候,张倩依旧一副笑脸出来,在黄欣玉的面前时对我也是有说有笑。


而且在桌上的她气氛特别活跃,一如从前,坚决要喝酒庆祝老爷子不曾光荣。


黄欣玉不能喝,她身上带伤,本身酒量也差,所以陪酒的自然是我。


没想到张倩酒量不差,半斤42度的酒干进肚子里,脸上才微微见红。看不出酒醉的模样,反倒更有种可人的娇红,让人心里喜欢。


吃过晚饭后,她以喝多了为由,洗漱过后回房先睡了。


我在客厅陪黄欣玉聊了会儿,实在耐不住她劝我离开的话,也回了自己房间。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脑子里一会儿是黄欣玉一会儿是大哥,时不时的又会蹦出张倩的身影来,让我特别的焦躁,恨不能把脑袋埋进床垫里面去。


实在是睡不着了,起床喝了口水,翻弄手机时又无意中看到了桃色直播,于是我就下意识的点了进去。


本来只是想着随意点点,没成想竟然发现黄欣玉竟然又开播了!


这让我隐隐有些恼火,我都说了跟她共同负担那20万了,她怎么又开播。


点进直播间,然后我看到她穿上了一件充满诱惑的蕾丝透衣,除了胸前和身下被黑色内衣给挡住外,其余地方尽皆暴露在外,备显性感。


房间那个土豪周少号召众人刷屏,一溜的‘补偿’字眼显现在屏幕上。


看了会儿,我了解了他们的诉求。


他们是嫌弃那天黄欣玉答应了没开播,所以要求今天补上。


那个周少也是当真豪气,都不等黄欣玉解释的,就‘唰唰’的两艘太空飞船。


“要么把那天的补上,要么这就是咱们再见的礼物,你看着办!”


黄欣玉连忙作出解释,“那天我老公回来了,为了这事还打了一架……”


解释的同时,她还亮了下胳膊和小腿上的伤势,让众人相信。


众人是相信了,可要求她补偿的呼声也更高了,似乎这种事情让他们很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