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总裁在厨房边走边顶《从未放弃过爱你》被男朋友摸下面好难受 第八章 装病


    车厢里尽是衣衫撕裂的声音,白晓绝望的反抗,心脏的位置却骤然痛了起来。

 文学


    她无意识的捂着胸口,痛得整张脸都纠结在一起。
    韩子枫终是缓缓的停了下来,他冷冷的盯着身下蜷缩成一团的女人,眸光冰冷嫌恶:“白晓,你是我见过的最恶心的垃圾!”
    疼痛总能击垮人所有的坚强,连日压抑的委屈和无助终是逼得白晓哭了起来:“你又有什么资格这样对我,像你这样养尊处优的少爷又怎么会体会到我们的艰辛?韩子枫,有时候我真的好恨你,好厌恶你,你不肯借钱给我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毁掉我唯一的机会,对,那些奖金对你们来说微不足道,可你知道那些钱对我来说又有多重要,你这样的人永远都不会明白,我恨你,我恨透了你……”
    她蜷缩成晓晓的一团,浑身冰冷,心更冷,眼泪早已模糊了整张脸,沾着那些钞票,狼狈又可悲。
    韩子枫沉沉的看了她一眼,便下了车。
    他靠在车头前默默抽烟,脸色却阴鸷得可怕。
    *****
    自从那夜争吵后,韩子枫便没在白晓面前出现过。
    而白晓也没有精力再去在乎那些私人感情,她的时间真的不多了,她必须拼命挣钱,能挣一点便是一点。
    这天,她被陆永明急急的叫去医院,本以为养母是出了什么事,没想到养母只是很严肃的问她:“晓晓,你……你老实告诉妈,你是不是得了……得了严重的心脏病,活不长久了?”
    白晓心底一惊,生病的事情她没有告诉任何人,就连陆永明也不知道,养母为何知道。
    “妈,您是听说瞎说的。”
    “你……你甭管我是听谁说的,你快告诉我,到底……到底有没有这回事?”
    见养母脸色着急,白晓担心她的病情,慌忙道:“没有,我身体这么健康,又怎么会得那什么心脏病呢?”
    “那他们……他们为什么要说你得病了?”
    “他们大概误会了吧,其实我是装病的。”
    “好端端的,你……你为什么装病啊,多……多不吉利啊。”
    “如果不装出得了那么严重的病,韩家奶奶又怎么会可怜我,如果她不可怜我,又怎么会逼着韩子枫娶我?要知道韩家那么有钱,只要我嫁入了韩家,以后我们一家人的生活不就不用愁了么?所以妈,您别担心,我是真的没有得病,只是装病的。”
    *****
    韩氏,总裁室。
    “如果不装出得了那么严重的病,韩家奶奶又怎么会可怜我,如果她不可怜我,又怎么会逼着韩子枫娶我?要知道韩家那么有钱,只要我嫁入了韩家,以后我们一家人的生活不就不用愁了么?所以妈,您别担心,我是真的没有得病,只是装病的。”    ……
    听着录音里的对话,韩子枫缓缓收紧膝盖上的手,手背上暴起的青筋无不显示着他心底里的滔天大怒。
    蒋小雪滑动着轮椅到他的身边,柔软的声音里透着一丝失望:“子枫,我竟也没想到我亲妹妹竟然是那样的人,要不是我一个护士朋友录到了这段对话,恐怕你我还要被她蒙在鼓里。”
    韩子枫赫然起身,拿了桌上的录音器便往外面走。
    蒋小雪看着他冷戾的背影,唇边闪过一抹得意的冷笑。
    白晓啊白晓,这一次……你大概是真的要完了。

第九章 是我救了你,不记得了么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白晓的肚子也渐渐大了起来。
    为了不让韩子枫看出端倪,她打算暂时离开韩家一段日子。
    纵然对那个狠心的男人有诸般不舍,可也只能这样,毕竟若是让那个男人发现这个孩子的存在,那这个孩子大概是真的保不住了。
    离开的这一天,白晓忽然想去韩子枫的房间看看。
    在这别墅里住了这么多天,她竟从未走进过他的房间,就如同她这个人从未走进他的心里一般。
    韩子枫的房间是冷色的简约系,看着异常的干净整洁,倒也没什么需要她收拾的。
    走到柜子前,她拿起韩子枫的照片仔细的看了看,忽然有一个东西从相框后面掉了下来。
    她捡起来一看,不禁浑身一震。
    这是一个校牌,而且正是她七岁那年救那个男孩时弄丢的校牌。
    因为校牌上的照片是她,名字却是蒋小雪的。
    那一天,蒋小雪生病了,母亲让她将自己的照片贴在姐姐的校牌上,然后代替姐姐去参加考试,考完试回家的路上,她就救了那个男孩,再然后,那校牌就不见了。
    可过了这么多年,这校牌为什么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难道韩子枫就是她所救的那个男孩?
    想到这里,白晓的心脏顿时快速的跳了起来,带着尖锐的疼痛。
    她深吸了一口气,拿着校牌急忙往外面跑,她一定要找韩子枫问清楚。
    只是刚跑了两步,房门骤然被韩子枫踹开了。
    她没有注意到韩子枫那阴沉的脸色,只是拿着校牌急忙迎了上去:“韩子枫,这……这校牌为什么会在你的手里,你是不是……是不是就是当年的那个男孩?”
    韩子枫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盯着她。
    白晓吞了吞口水,极力的忍着心脏处的不舒服,急切的道:“你不记得了么?就是那一年,你浑身……浑身都是血,然后……然后……”
    “然后你想说是你救了我?”韩子枫轻笑着开口,眸中却满是冰凉。
    白晓怔怔的盯着他:“是我救了你,你不记得了么?”
    “呵!”韩子枫仰头笑了一声,心里却满是失望和厌恶,“你还真是满口谎言,坏事一件件做尽,谎话一句句说全,到这时候竟然还想着揽你姐姐的功劳?你究竟是怎样不堪的一个人?”
    “不是的,我没有撒谎,我……”
    “没有撒谎?”韩子枫失望的笑着,骤然将那录音器扔在地上,冷冷的低吼,“那你好好听听。”
    白晓不解的盯着那录音器,而当那些对话从录音器里传出来的时候,她的脸色一瞬间变得惨白。
    为什么会这样,她安慰养母的话语为什么会被人录下来,这次究竟又是谁在害她,当时房间里明明就只有她和陆永明还有养母,难道是有人提前放了录音器在房间里?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就在白晓疑惑不解的时候,韩子枫忽然将什么东西狠狠的砸在了她的脸上:“给我签了它!”
    她垂眸看去,脸上的血色再一次褪尽:离婚协议书?

>>>>本文《从未放1弃过爱你》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