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宝贝我们去卫生间做吧,宝贝太大了用力坐下来|春晖

第16章

陈艳芸躺在床上,闭上如水般的双眸,满怀热情的期待着。

突然,她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滴在了床上,声音很轻,但很有节奏感,一下又一下。

心怀好奇,她睁开眼睛看了看,刚好看到赵双喜握着那软乎乎的小虫子,在那无力‘呕吐’。

 文学

够了,陈艳芸心里真是够够的了,直感觉一眼看到了日后无边的黑暗。

这日子还怎么过?

她也是个正常女人,她也有正常生理需求的,尤其她还长的这么漂亮,身材这么好。

走到大街上,无数男人火辣辣的目光望着,直望的她心里火烧火燎的如同长满草般的焦躁。

她也想做贞洁烈妇,可特么身体真的不允许啊!

难道她陈艳芸就不怕羞,跟刘小军直白的说出想干那事儿,心里就没点羞耻感?

不是的,她有,她很羞人的,可是她不行了,她实在忍受不了这种日子了!

于是在看到赵双喜今晚又一次成功的践踏了她情趣后,陈艳芸彻底失望了,死心了。

“行了,咱们赶紧睡吧,你可能是情绪太紧张,明天睡一觉就好了。”

赵双喜正不好意思呢,听到媳妇儿这话,顿时乐了。

“是是是,就是情绪太紧张的缘故,也是老婆太美,我忍不住就那什么了。”

滚你麻痹吧,陈艳芸差点没把‘曹你大爷’这话怼给赵双喜这死不要脸的。

躺在床上,她直接背对着赵双喜,心里一片枯寂,甚至可以说是生无可恋……

床下,刘小军原本还急到不行不行的,直埋怨赵双喜这个王八羔子,早不回来晚不回来,突然这个时候回来,这特么不是欺负人吗?

尤其是听到俩人要干那事儿的时候,心里更是火急火燎的。

可当听到陈艳芸的话和赵双喜借坡下驴式的解释后,他差点没给乐屁了。

自己用手快撩快弄,也得近三十分钟呢,那手速堪比闪电。

可这会儿呢,赵双喜竟然脱个裤子把自己脱飞了,厉害啊,这可是绝对的史上第一神射手!

牛壁,除了这俩字,刘小军实在没有其他形容词可以用到赵双喜身上了。

过了大约十几分钟后,房间内一片寂静,没有任何的声音响起。

刘小军在下面憋的难受,不光压抑的憋气,更是惦记着身子上面睡觉的陈艳芸。

脑海中回想起刚才她那具娇躯的媚人性感,身子下面更是燥热的难受。

悄悄动手把裤子给脱掉,彻底暴露在空气中,希望可以缓解燥热,可依旧难受。

实在是没招了,刘小军心里又泛起了冲动。

听声音陈艳芸就睡在床外面,在他触手可及的位置上。

既然是这样,那何不动动手,感受感受那种迷人的娇媚?

色心一起,色胆也就包天了。

接着身下那股子燥热的冲动,刘小军轻轻挪动身子靠外,然后伸出手摸索到上面。

一把触及到那温热光滑的肌肤后,能明显感觉到肌肉紧张的颤动。

但没有任何声响,显然陈艳芸感受到了,不过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刘小军更为放肆了,手掌顺着陈艳芸光滑的大腿往上摸了过去,直奔那迷人的尽头。

这时候的陈艳芸,正在愤恨着赵双喜的无能呢,而且想起以后的日子,就无比的灰暗。

可哪成想,竟然有只火热的大手,忽地从床下伸出,然后摸索到了她的大腿上。

她第一反应就是刘小军,肯定是刘小军,然后紧接着就开始担心。

赵双喜这家伙有打呼噜的毛病,这会儿没听到动静,肯定是还没睡呢!

赵双喜都没睡,刘小军就敢伸出手来摸她,这不是找事呢么?

尤其是感受到那只火热的大手往身子下面摸去的时候,陈艳芸赶紧伸手阻止。

尽管那感觉让她心里好刺激,忍不住地去回想刘小军身下的不懊糟,可她还是阻止了。

她不能让赵双喜看见,因此只能用小手紧紧握住刘小军的大手,不让他干什么。

可她那两只白皙小手的劲道,哪比得过刘小军一只大手的力气。

根本不顾陈艳芸的阻止,刘小军猛地用力,一把就撩向了陈艳芸那娇媚迷人的旖旎身下!

眼瞅着抵不过刘小军大手的力气,陈艳芸赶紧扭动身子,与此同时双手也掩住了身下。

她倒是不介意被刘小军碰到那里,她真正介意的是万一真碰上了,她忍不住被弄出声来。

那样的话,赵双喜肯定会发现的!

刘小军兴奋的挥手顺着大腿前进,纵是陈艳芸如何挣扎也不让她美腿脱离大手的掌控。

顺着光滑细腻的大腿,他一路疾驰猛进,奔向爱的源头。

可就在即将成功的一刹那,却突然感受到了什么东西的阻挡。

那手仔细摸摸,竟然是陈艳芸的手掌!

刘小军当时就急了,这不扯淡么这不是,把手堵在那里干什么,不让弄啊?

也是年轻莽撞,根本不计后果,越不让弄,刘小军偏要弄。

于是大手猛进,死名在陈艳芸小手周围磨蹭着,钻弄着。

那一瞬间,陈艳芸就感觉好像有万千只小虫子在那里钻弄似的,简直要痒死了。

而且最为要命的是,她自己手指由于捂的太紧,竟然有一根嵌入了那里面。

好羞人,可是又好难受,感觉身子里面被放进去好多的狗尾巴草,不停挠弄着。

“刘小军,刘小军,求你了,不要再弄嫂子了……”

陈艳芸在心里默默地央求着,可她的心声刘小军怎么可能听到。

所以她的难受依旧在坚决,心头欲望火焰燃烧的也更加猛烈。

足足十多分钟过去后,陈艳芸实在是煎熬到不行了。

她额头上都泛现了香汗,脸色都红的几乎要滴出血来。

她已经顾不上羞赧了,她是被体内那股子灼人的烈焰给烧的。

陈艳芸感觉自己快要疯掉了,她必须发泄,如果不发泄,今晚会被刘小军活活折磨死的。

恰好在这时候,有鼾声响起。

听到喊声,陈艳芸眼前顿时大亮,赶紧扭头去看赵双喜。

而这时候的赵双喜,早就睡成死猪一样,酒劲没能让他坚持更久,反倒催睡挺香的。

陈艳芸试探着戳了赵双喜胳肢窝一指头,平日里赵双喜那里最怕痒。

这会儿竟然没有任何反应,死猪一样,显然是真的睡熟了。

陈艳芸大为兴奋,甚至兴奋的过度,隐隐还有些怒意。

从床上坐起身来,两条雪白的大长腿撑在地上,任身下娇媚的迷人外露。

掀翻床单,陈艳芸含着被调戏撩弄的怒气,也不说话,硬生生拽着刘小军往外薅。

第17章

刘小军同样听到了鼾声,当然了解赵双喜已经配合,所以也不做任何抵抗就出来了。

当他出来后的第一时间,视线顿时看到了陈艳芸的那里。

我的天,好嫩,好美,尤其是借助窗外透过来的月光,竟然还照出了上面晶莹的露珠。

刘小军顿时口干舌燥,一双大手同时抱住了陈艳芸白皙的双腿。

俩人根本不需要任何语言沟通,肢体非常的默契。

在刘小军抱住那双白皙大腿的同时,陈艳芸那双白皙小手也按住了刘小军的脑袋。

两人的目的都只有一个,吃!

“你不是想玩吗?你不是想吃吗?给我吃,吃个够!”

趁着赵双喜睡熟的空当,陈艳芸双手死死按住刘小军的脑袋,按向了自己身下。

而刘小军更是使劲往前凑脑袋,贪婪的往陈艳芸那迷人的娇媚去了。

两人真是干柴遇烈火,一拍即合,天生一对狗男女。

下一瞬,火热的双唇就凑到了身子下面。

陈艳芸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顿时睁大了,眼角几乎都撕裂。

白皙小手更是赶紧捂住嘴巴,惟恐自己发出任何声音。

尤其是那双修长的美腿,更是紧紧夹住了刘小军的脑袋,到底是怕他跑掉,可是希望他不要再撩弄自己那敏感又火起的那里,这事连陈艳芸自己都说不清楚。

她现在只知道,身子下面好舒服,好过瘾。

同样感受到过瘾的可不止她一人,坐在地上的刘小军更是刺激到不行。

陈艳芸岔开双腿坐在床上,刘小军坐在地上脑袋正对着她。

埋头在那双玉腿的最深处,他贪婪的撩弄着,感受着,体会着属于陈艳芸的娇媚。

那朝思暮想的地方此刻真的落在嘴巴下面,让他有了疯魔成仙的快活感。

他好刺激,在某一瞬间,他甚至都恨不能把自己的脑袋整个塞进陈艳芸那里面去。

尽管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可他真的好想,他爱死陈艳芸那里了……

激情的撩弄,在夜的暧昧旖旎中继续。

足足十多分钟后,陈艳芸就彻底不行了。

刚开始的舒服已经彻底远离,眼下就只剩下了欲望的冲击。

她那里好难受,她想要了,她已经达到了情绪的最巅峰,她需要那种深爱。

可是这会儿赵双喜在旁边睡觉呢,她根本不敢有半分异动。

万一吵醒了赵双喜,被赵双喜发现她跟刘小军在干这个,那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最先还按住刘小军脑袋的那双小手,这会儿开始强行把刘小军的脑袋往外推。

她不敢要了,她真的真的不敢再继续要下去了。

可刘小军却是没够,下巴颏上都是湿漉漉的,往下滴着东西。

至于是他的还是陈艳芸的,那就真不清楚了,不过真的好兴奋,好过瘾。

感受到陈艳芸小手往外推,刘小军才不呢,他就不舍得离开这里。

不光不离开,甚至还死命的往里钻,直钻的陈艳芸要死要活的,可难受了。

“嗯~!”

娇媚的旖旎声传出口,如同天籁魔音,钻进了刘小军的耳朵里。

紧接着更是钻进心头最深处,去撩弄着他欲望的火焰,原始的本能。

而这种本能的冲动,让他对陈艳芸那里的希冀更为强烈了,也就导致他亲吻的更加激烈。

“不要、不要,求你了,不要再弄了……”

贝齿紧咬红唇,几乎都快咬出血来了,陈艳芸忍受的好艰难。

她真的不行了,心里苦苦的央求着刘小军,千万不要再弄了,她要崩溃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有个声音,突然响起在寂静的夜里。

“媳妇儿,你坐那干什么呢?!”

赵双喜醒了,赵双喜竟然醒了!

陈艳芸甚至都忘记了去关注屋内的鼾声,直至赵双喜说话,她这才蓦地回忆起。

房间内,已经很久没有鼾声了……

刘小军正吃的起劲儿呢,听到赵双喜的动静响起,心里顿时吓到不行。

倒不是他害怕赵双喜,也不是赵双喜多么有威严,主要是……他在耍人老婆啊!

突然,脑袋上被轻轻拍了一下。

刘小军猛地回过神来,赶紧重新缩回了床底,没弄出任何的动静。

就在他缩回床底的同一时间,赵双喜也探过脑袋来了。

他看了看陈艳芸,然后又望向了她身下。

这时候,陈艳芸白皙的小手,就扣在身下的娇媚上,指间似乎还有黏糊糊的东西……

赵双喜当时就不乐意了,“陈艳芸,你什么意思?!”

陈艳芸脸色潮红,是被刘小军刚才给玩弄的。

但是她却借着这股子潮红劲儿,愣是装出了恼羞成怒的意思。

“你还有脸问我什么意思?赵双喜,一个女人,守着男人却用手解决那种事情,你说这是什么意思,你告诉我这是什么意思?你说!”

“还有,你是不是觉得我这样很不知羞耻?如果你是这么认为的话,那好,那我明天就出去找男人,然后让他帮我解决,这样我以后就不会再用手了,这样我以后就知羞耻了,行不行?!”

赵双喜没想到陈艳芸会暴发,而且怒意冲天,一时被震住了,吱吱唔唔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关键是他底气也不足,挺别扭的,确实,他一个大男人,甚至都活不过一根手指头。

挺难堪的,他实在没什么话好说了。

重新坐回床上,耷拉着脑袋,憋闷了半天,赵双喜这才开口。

“媳妇儿,对不起,我明天去医院看看,一定想办法把时间延长,不再让你受苦了。”

陈艳芸冷哼一声,直接倒头就睡,根本不再搭理赵双喜。

赵双喜这灰头土脸的,也很是不好意思。

这样的话他自己都不记得自己说过多少遍了,可终究没一次去医院看过。

他实在是没脸去,去了对人医生咋说,医生,我那不行,没进去就结束了……

这脸,他堂堂一个大厂长,真的不好意思说出去。

“唉!”

赵双喜长长叹息一声,躺回了床上,心中斥满小苦恼。

刘小军也很苦恼,下面撅着呢,而且撅老一会儿了,特别的难受。

这会儿赵双喜又醒了,他还怎么跟陈艳芸发生那事儿啊?愁死个人了。

憋闷了好一会儿,刘小军突然泛起了花花心思,有了临时解决下的办法。

于是,他伸出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