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在办公室里揉护士的胸&疯狂的交换女友第一部

老宋是钟点工,星期六的深夜,正在吃晚饭的老宋,突然接到了电话……

孙晓雪的娇吟声很是诱人,同时间更加肆无忌惮,老宋听着就如同是在欣赏动人天籁,催动出他沉睡在体内多年的惊人情欲,攻势更加威猛。


她的眼神迷离,却是丝毫不敢闭上双眼,否则错过这迷人的雄性气息岂不是倍感失望?


她被老宋紧紧搂抱着,双腿自然是搭放在老宋腰间,紧紧地用力夹着,急不可耐地想要让他马上就将自己这把锁,严丝合缝地打开。


老宋亲吻着她的身体,孙晓雪的胸前起伏不停,犹如受到过撩拨般,那两团致命柔软更加翘挺,直直地挺立在老宋眼前。


老宋一边爽着,嘴里面一边发出粗哼声。


孙晓雪双手紧紧抓着他的双肩,听得她心神意乱神色痴迷。


他越是粗哼,她的娇吟便越是销魂,老宋感觉到体内的血液仿佛是骤然间被烧开一般,准备进入正题。


孙晓雪眼见老宋神情,急忙是双手拄着床头艰难坐起身睁大美眸要去看,当看清楚了之后,顿时又惊又羞,满脸渴望。


现在的老公自然是与之差之千里,结婚之前虽然谈过几段短暂恋爱,可是每一个男朋友也都不如老宋。


老宋在她眼中实在是非常惊人的,而且毕竟年岁已高,却能够在“战场”上达到这种程度,可见本钱雄厚。


孙晓雪简直无法直视自己,又惊又喜,又害羞又是兴奋……


老宋爽朗一笑,说道:“晓雪,撑住了啊!”


孙晓雪的脸上顿时浮现出要比花开更加动人的笑容来,连忙点头称好。


老宋正要往那处挺进,都已将她的双腿摆放好了,千钧一发之际,开门声音突然从客厅传来。


孙晓雪一惊,顿时花容失色连忙将老宋推开,慌张不已地提上裤子跳下床。


老宋同样是吓得魂飞魄散,急忙整理衣裤。


孙晓雪打开灯关上门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望着突然归来的老公张国强温柔问道:“老公,你怎么突然回来了呢?”


“我身体不舒服,回来休息。”张国强无精打采地推开卧室门就要走进去。


“别啊,你回来休息了,那火锅店谁来看啊?”孙晓雪见此倒吸一口凉气,急忙拦着张国强问道。


“有我爸在。”张国强打着哈欠推开卧室门走了进去。


孙晓雪忙是跟了进去,只见老宋正兢兢业业地站在窗台上摘取窗帘,若无其事地说道:“孙女士,你不要急,现在我就把窗帘摘下来拿去洗。”


张国强望着身在卧室当中的老宋先是一愣,旋即孙晓雪借口解释一番,当他得知面前又老又丑的老宋只是钟点工保洁人员之后,满脸不屑没有好气地吩咐了一句:“老东西,好好洗,洗干净!要不然我可会投诉到你们公司!”


老宋抱着窗帘背对张国强,向孙晓雪传递了一个暧昧无比的眼神,孙晓雪眼神向外面一斜,老宋陡然间看到对面半敞着门的房间,刻意提高声音对孙晓雪说:“孙女士,我去洗窗帘了。”


孙晓雪说道:“好的,宋师傅。”


老宋抱着窗帘离开卧室之后,孙晓雪转身对躺在床上的张国强指责道:“你就不务正业吧!咱爸那么大岁数人能看好火锅店吗?整天就知道抱着手机玩游戏。”


“哎呀行了行了,每天就知道絮叨,烦死人了!”张国强不耐烦地回应了一句。


“哼!”


孙晓雪怒哼一声走出卧室,面对着站在对面房间门口的老宋,立刻喜笑颜开,猴急猴急地拉着他走进房间……

孙晓雪身后有厚重的墙壁相阻隔,只要她与老宋两个人尽量不出声音,那么卧室里面躺在床上的张国强根本就无从发觉他们两个人干的好事情。


当孙晓雪抓着老宋走进房间之后,她轻轻将房门关闭反锁,深藏在拖鞋当中的白嫩玉足立刻暴露在空气里。


她手脚非常麻利,先是爬到床上,紧接着三下五除二便将身上衣裤脱掉,双臂支撑着床沿,一副嗷嗷待哺的神情,虽然不发出声音,但是老宋看嘴型就能够明白。


她是在说:“快点,我要!”


老宋双手用力抓住她那白嫩脚踝,凑了上去。


兴许适才事发突然,老宋发现孙晓雪反应过去了。


他张开嘴蹲在孙晓雪双腿之间,坏笑着问道:“你宋哥我先把你身体里面的放出来?”


方才孙晓雪从张国强那里感受到的怒气一扫而光,脸上又羞又臊,将一对白嫩脚丫在老宋腰间来回蹭着,说:“快点,我老公一时半会儿可睡不瓷实,被他发现可就天塌了。”


老宋嘿嘿一笑,近乎勾引地说道:“晓雪,你可快要馋死我了。”


老宋的这句话顿时便将方才孙晓雪心里已经吓退了的馋虫彻底勾了出来,仰着头嘴张着,脸上表情扭曲了,因着她害怕激动之时发出声音,双手紧紧捂着嘴。


一头波浪长发前后摇摆,整个人显得性感诱人。


“老婆,给我倒一杯果汁,我渴了。”


虚弱的声音从卧室里面传出,张国强对着手机目不转睛,对孙晓雪说道。


老宋见势连忙停歇,孙晓雪被老宋伺候得正在兴头上,用力抱着老宋的头,示意他继续。


在孙晓雪心底,是如此期待致命爽感尽快袭来,她对于老宋的本事坚信不疑,她认为凭借老宋结实的身体,一定能够让她在这样“艰苦”环境之下,也能够体会到作为女人最大的快乐。


不过,她的心里还是有些矛盾的,毕竟像是这种放纵,生平以来还是第一次。


人生如果不是走到这一步,打死她也不会相信,居然有这么一天她孙晓雪也会做出这种事情。


然而……


截止此刻她才惊觉,作为女人竟是如此幸福……


“好爽啊,宋哥。”


孙晓雪一手紧紧抓着床单,一手紧紧掐着老宋后背,娇躯一阵狂颤,爽得她嘴角溢出了口水来。


老宋蹲在她的面前,双手捧着她的脸,说道:“我的小公主,你宋哥我一定要把所有精力都用在你的身上。”


孙晓雪尽情感受着巅峰过后的余韵,忘情说道:“宋哥,你把精力全用在我的身上好了,你不用怕累得无法工作,反正我家里有钱,我拿家里面的钱给你缴房租、买饭吃,给你买补品,让你越来越强。”


老宋自然是笑得合不拢嘴,他弯着双腿打算一展身手彻底征服身下人妻。


孙晓雪俏脸憋得微微透红,急声说着:“宋哥,全你看你了,把力气全发泄到我的身上,让我做女人!”


她左腿窝在老宋身前,右腿缠在老宋身上,做好了准备的姿势迎接着老宋……


孙晓雪与老宋正准备激情酣畅之余,居然把着急喝果汁的张国强忘了,像是孙晓雪如此这般细腻的女人,放在平时她绝对不会这样粗心大意。


当老宋掏出老枪准备一展身手,孙晓雪脑海当中闪过爱情动作片当中的画面,兴奋得她小心脏砰砰直跳,何止一个春心荡漾了得!


小脚丫底部甚至渗出些许汗水……


 文学

那是兴奋的汗液,那是期待的汗液,那是紧张的汗液。


“聋了啊!我叫你给我倒果汁!”张国强怒吼着。


孙晓雪一脸无奈,将双腿之间的老宋轻轻推开,穿上内内踏着拖鞋准备开门。


“宋哥,你放心我会很快的。”孙晓雪对着同样无奈的老宋,给了他一记香吻。


孙晓雪从客厅的冰箱里快速倒着果汁,当她看到墙角的名牌沙发,不禁是狂咽口水。


她心想:哪天张国强这个废物不在家,我拉着宋哥在沙发上面亲热,那一定是很舒服的!鉴于我身材纤细,完全是可以跪在茶几里面为宋哥服务,他一定会被我弄得一辈子也不会去找其他女人。


想到这一节,她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事实,即是又老又丑的老宋会有女人吗?


她将果汁递给张国强之后,正要转身回到“爱巢”,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于是转身回来面无表情地说:“老公我问你,那张农行卡里面少了两万块钱,是怎么回事?”


张国强正喝果汁,连忙将手机掩至身后,惊愕问道:“你怎么知道?”


孙晓雪像是泄了气的皮球般恨铁不成钢地问道:“你是不是还在网赌?去年你输进去整整五十万,还完了之后你还是不长记性?狗改不了吃屎?”


“我去你娘的!骂谁是狗呢?”


张国强铆足了力气,眼看着一记大耳光就要扇在孙晓雪脸上,吓得她退到门后,手指着他说道:“你真是一个废物!做生意做生意不行,干活儿干活儿不行,就连在床上……在床上你也是一个无能废物!”


气冲冲地回到房间之后,气得她恨得她眼泪夺眶而出,抱着双腿痛哭流涕。


老宋用力将她揽入怀里,说道:“晓雪,好妹妹,别哭了,宋哥看到你哭连死的冲动都有。”


孙晓雪整个人依偎到老宋怀中,哭着说:“宋哥,你真好,你比那个无能废物强一千倍一万倍,你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听得老宋精神抖擞,捋了捋头顶有些稀疏的头发。


哭了片刻,孙晓雪坐起身从床头柜里面取出一个黑色铁盒子,旋即打开来从里面掏出一枚安全套。


温柔递给老宋,轻声说道:“宋哥,你会不会不喜欢戴这个……”


老宋发现这是狼牙式的,周身裹着塑胶制的软刺,他将孙晓雪紧紧搂在怀里面,诚恳说道:“晓雪,宋哥我好好疼疼你……”


孙晓雪望着老宋许久,良久,美艳如玫瑰花开的笑容在俏脸上荡漾开来。


她的一张俏脸,又羞又臊,渴望的神情蕴含在俏脸上,含苞待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