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口述他的j好大占满了我 性细节描述,大尺度|极品男家教

“你们这儿的物业是干什么吃的,水管子爆了这么大的事儿,就派了两个人,今晚修不好,漏水到楼下是你负责我负责?漏出去的水费你们物业包吗?”

“你这老头怎么说话的?这tm大晚上的老子上哪给你找材料修水管。”

剑拔弩张的气氛一下子让室温降到最低点,乔云曼换好衣服出来时,过来拉了拉孙成的胳膊。

“孙老师,您别生气,我们慢慢商量商量,这两位哥哥都是专业人士,今晚就算修不好水管,肯定也不会让他这么漏着的,对不对?”

小丫头很会说话,两个大小伙子听了拍了拍胸膛。

“就是,小姑娘都这么说了,我们肯定会把水管先堵上。”

他俩对视一眼,用着一种极其猥琐的目光来回审视着乔云曼的身体。

已是夏天,乔云曼就换了一条短裤和一个白色的背心出来,那火辣的身材令在场的每一个男人都想入非非。

孙成心中醋意大起,到也不能再多管什么,赶紧把那两个大小伙子打发走后,湿乎乎的房间里顿时只剩下二人。

地面上铺了薄薄的一层水,卧室内的床垫上也变得潮湿不堪。

已是十二点半,这课估计是没法上了,沉吟了两秒,孙成心生一计。

“云曼,这么晚了,要不,课就别上了吧?”

他直直地看着她,已经准备好了后面要说的话。

“孙老师,今晚真是麻烦您了,让您为我忙里忙外的。”

“没事,这家里怪潮的,你今晚要不去我们家睡吧?我儿子上大学了,他的房间空着也是空着。”

“老师,这……不太好吧?”

乔云曼神色迟疑,但明显,也有些想去孙成那里住的意思。

“没什么不好的,我帮你给你父母打个电话说声。”

说着,孙成直接打通了她母亲的电话。

电话隔了很久才接通。

“喂,你是云曼的妈妈吧?我是她的数学老师。”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压抑的呻吟,她妈妈有些虚弱地说:“孙……孙老师好。”

孙成当时胯下一紧。

作为一个成年男人,他怎么可能不知道那声音是怎么发出来的。

身下顿时起了反应,孙成看向乔云曼的目光都开始闪躲,半晌,他支支吾吾的说。

“你们家水管漏了,床都被淹了,不如最近让云曼去我家里住?”

“嗯嗯……啊……都……都行……麻烦孙老师了……我明天给物业打电话处理……”

电话那头,压抑的喘息透过听筒传入孙成的耳膜,他的血液都加速流动了起来。

他想不到,云曼的母亲竟然这么开放!在他还给她打电话时,就能做出这种事!

挂断电话后,乔云曼一脸期待的看着孙成。

他觉得,她也是想去他家里住的。

“你母亲同意了,快,你收拾收拾,咱们现在回去。”

孙成的心中都开始有些躁动,他焦急的催促着她。

乔云曼连连点头,随后转身跑进了房间里。

多少年了,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他做梦都想着能和乔云曼同居,没想到,这竟成了现实。

乔云曼很快就收拾好了,她跟着孙成回了家。

他帮着她背着包,二人走在夜晚的小路上。

孙成家家和云曼家在一个小区,但小区内没灯。黑乎乎的,只有两个人的喘息声,在这夜中格外清楚。

“孙老师,我有点怕……”

忽然,一摊柔软罩在了男人健壮的小臂上,云曼的声音有些颤抖。

她直接抱住了他的胳膊,胸前的一对儿高挺在他的小臂上来回摩擦,丝绸般的细滑顿时让孙成的呼吸加剧,定了定神,孙成安慰她。

“没事,老师在呢。”

乔云曼又靠近了些许,她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香味让孙成直吞口水。

孙成用余光瞥了她一眼,她的小背心,领口很大,从孙成这个角度,刚好依稀能看见她里面的傲然风景。

孙成的心砰砰的跳着,欲火不断在脑海中燃烧。

此刻,孙成只想把她按在身下,好好的疼爱她一番。

可惜的是,孙成家离乔云曼家并不远,没过五分钟,他们就到了。

孙成依依不舍的让乔云曼放开他的胳膊,柔软的触感骤然消失,孙成心中空落落的。

到家之后,孙成帮着乔云曼草草收拾好房间后,便各自回了房间。

一个人躺在空荡的大床上,孙成彻夜难眠。

他的脑海中,不断浮现出乔云曼那性感妖娆的身姿。

小腹一阵一阵的发胀,但时间已晚,孙成迷迷糊糊的竟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他起来时,天色大亮。孙成走到客厅里,却发现乔云曼已经准备好了牛奶,此时她正在厨房内徘徊。

天色大亮,阳光洒入厨房,暖洋洋的照在乔云曼那婀娜的背影上。

孙成呼吸一窒,他慢慢的走入厨房,却看到乔云曼正手足无措的站在灶台前。

深吸口气,孙成强行摒弃心中的邪念,温柔说道:

“云曼,这么早就来做饭呀。”

“嗯……老师,这个怎么开。”

乔云曼无助问道,那天真的眼神让孙成心里一软。

他家新安装的天然气,不同于乔云曼家使用的煤气,每次做饭前,需要在灶台下打开一个开关才能使用。乔云曼初次用这种,不了解,也实属正常。

走过去帮乔云曼打开煤气,孙成一侧头,眼前的景象却让他的血液在瞬间倒流。

乔云曼衬衫上的几个扣子,正紧绷着缠在衣服上,胸前的布料,更是紧紧勾勒着那诱人的轮廓。

衬衫隐隐露着门缝,从孙成的角度,刚好能够看到那其中的傲然风景。

淡粉色的内衣牢牢包裹着白皙的一对浑圆,随着乔云曼的动作,他还能隐隐看到浑圆上的红樱。

“孙老师,你爱吃流心蛋吗?”

乔云曼突然转身问道,孙成被吓了一跳,不情愿的移开目光。

“我都行,按你的喜好来。”

说着,孙成越过乔云曼,走到灶台前,手故作不经意地从她腰间抚过。

“我们家这个灶台和别人家的不一样,是这么用的……”

孙成随意找了些借口在厨房呆着,打死乔云曼也想不到,此刻这个正和她聊着天的男人,满脑子全是刚才她那两团饱满的白皙。

没过五分钟,厨房内,就飘满一阵煎蛋的香气。

乔云曼惊呼一声:“蛋差不多好了。”

“孙老师,你尝尝看。”

乔云曼想把蛋从锅中倒出放入盘中,小心翼翼弯下腰来。

她领口的扣子没有系上,胸前,顿时暴露出大片雪白。

那粉嫩的内衣,轻轻附在她的一对高耸上,随着乔云曼的动作一起一落,夹着中间一道沟壑来回摇摆。

情不自禁地盯着乔云曼的浑圆,孙成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以至于乔云曼给他喂了一口鸡蛋时,他都忘了张口去接。

“哎呀——”

伴随着一声娇喝,滚烫的鸡蛋直接掉倒孙成身上,乔云曼顿时就慌了。

“对不起,对不起……”

乔云曼连忙拿起抹布,去擦孙成身上的鸡蛋,剧烈的动作,却让她领口的风景,被孙成一览无余。

“没事……”

孙成的手借着机会,在乔云曼小臂上轻轻触碰,如丝绸般的触感,让他顿时浮想联翩。

乔云曼,一定是上天赐给他的宝贝。

上天开了眼了,知道他单身多年,才派来这么个极品来慰藉他!
>>>>本文《极品男家教》全文在线阅读<<<<

眼中不断盯着乔云曼的饱满,孙成狡黠的目光,甚至都钻到了乔云曼平坦的小腹上。

乔云曼起身时,朝着自己身下看了一眼。看到大开着的领口,巴掌大的小脸羞得通红。

糟了,自己的领口开得这么大,孙老师刚才,肯定全看见了。

乔云曼羞涩地捂住自己的领口,把领子往上拉了拉。

房间内的气氛瞬间变得有些尴尬,到是孙成率先回过神来,尴尬笑笑。

“云曼,我先回房间换条裤子。”

说着,还不等乔云曼回过神来,孙成逃也似的跑回房间,徒留乔云曼一人在厨房。

面红耳赤地靠在厨房的灶台旁,乔云曼的心,都快跳出胸腔。

孙老师那火热的眼神在自己身上来回扫视,竟然让乔云曼,有一种被承认的感觉。

看来,自己还是有魅力的,不然,孙老师怎么会用那种眼神来看自己。

嘴角情不自禁的勾出一抹笑容,没过多久,孙成就换好了裤子回到客厅。

他刚才在房间时,眼前竟然出现幻觉,蔓延都是乔云曼那袅娜的身段。

在屋里平复了许久,他才敢走进客厅。

彼时,乔云曼已经准备好了饭菜。

孙成看着桌面上的早餐,心中暖洋洋的。

五年前老伴走了之后,他就没怎么好还吃过早餐,如今,家里难得多了些许女人味儿,竟让孙成,一时无所适从。

孙成毕竟是做老师的,长时间与学生接触,他自然是知道怎么聊天,能够挑起学生的话头。

随意找了几个话题,乔云曼很快就敞开心扉,客厅内充斥着欢声笑语,看着乔云曼那如花的笑颜,孙成不禁迷醉其中。

吃好饭后,乔云曼本想起身收拾碗筷,但却被孙成阻拦,他随意找了两道题给她做,接着,他就起身洗碗。

孙成不站还好,一起身,顿时,又看到乔云曼那雪白饱满的双峰……他这心里,顿时小鹿一通乱撞,身下,都热乎乎的开始发涨。

情不自禁的继续窥探着那幽深沟壑下的秘密,乔云曼许是察觉到了异样,抬头去看孙成,却瞧见自己的老师,正努力的弓着腰,眼神看向自己胸前的坚挺。

孙成胯下微微凸起,乔云曼不是未经人事的小姑娘,怎么会不知道那凸起所代表的含义是什么。

这老家伙,她倒要看看他想干啥!

出于少女的戏弄,乔云曼刻意弯了弯腰,使孙成的视线更加开阔。那粉嫩的乳罩和雪白的双峰狠狠刺激着孙成的每一根神经,令他激动不已。

孙成哪里想到,自己此时的心思,竟被乔云曼全部看透,她怕老师看不清楚,还刻意扭了扭柳腰,这一下,刺激得孙成脑袋都嗡得一声。

手一滑,原本拿着的碗筷更是七零八落得碎了一地。

“啊——”

客厅内的两人都吓了一跳,崩起的碎瓷片在孙成手上划出血淋淋的一道口子。

孙成都吓懵了,在自己女神,面前,出了这么大一个洋相,这可真是丢死人了。

乔云曼却一脸愧疚,要不是她玩心大起,也不至于让孙老师受伤。

“孙老师,您家有纱布吗?我给您包扎一下吧?”

乔云曼怯生生的问,她娇软的声线都有些颤抖。

“有,在我卧室的柜子下面。”孙成见状,心头一酥,手上的伤,好像也不那么疼了。

乔云曼很快就找了纱布出来,她支支吾吾地跟孙成道歉。

“对不起,孙老师,我应该来收拾碗筷的,要不然,您也不至于划伤。”

孙成见状,揉了揉乔云曼柔软的发。

“没事,也怪老师手没拿住,吓到你了吧?”

二人默契的都没有提起刚才偷看的事儿,乔云曼把孙成扶到沙发上后,一双玉手,灵活的从药箱中拿出消毒水,捧起孙成的手,慢慢擦拭着上面那道触目惊心的口子。

这消毒水一上手,顿时给孙成疼的是倒吸一口凉气,但美人就在眼前,孙成也不好意思呻吟出声。

他强咬牙忍着刺痛,目光放在乔云曼身上,却见她撇着小嘴,一脸认真得给他消毒。

乔云曼的眉眼特别漂亮,跟当今一线的女星比起来,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兴许是看出孙成隐忍着疼痛,乔云曼,贴心的在孙成手上轻轻呼气,想要缓解他的疼痛。

可孙成的胯下,却直接涨了起来,空气中,还残余着乔云曼吐出的兰芳,他不禁轻声大口吸气,想要把这香气,全都“饱入私囊”。

哎,自己要再年轻二十岁就好了,再倒退二十年,孙成保准儿有信心把乔云曼追到手。

孙成脑海中,莫名闪过这样一个奇怪的念头,他不禁叹了口气:“我要是年轻点儿,就好了。”

乔云曼还以为孙成是还在埋怨他把碗打了的事情,连忙出口安慰:“孙老师,您可不老,您看起来也就三十出头,要不是我是您的学生,我都会被您迷住哩!”

孙成听到这里,既感动又兴奋,他扫了一眼,乔云曼现在,正跪在地上给孙成上药,他的手指一抬,就能碰到她如丝绸般嫩滑的锁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