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放荡护士口述 在办公室里揉护士的胸|红玫瑰 指尖触碰到一团火热时,我心间一颤,慌乱着就想把手拿出来。
可赵长远却死死的摁住了我的胳膊,一脸不善道:“你不会想让大家知道我们在这里吧!”
死死的瞪着赵长远,我轻咬了咬唇,蜷缩在对方裤裆里的手缓缓张了开来。

尽管已经近距离接触过几次,可当掌间尽是一片滚烫时,我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念头。
这家伙怎么这么大?这么可怕的东西,王莉怎么承受的住的,要是自己......
这个念头一起,我就恨不得打死自己,上次是因为中了春.药,那这次呢?
赵长远不知道我的心思,见我半天没有动作,顿时催促道:“思思,快点动起来啊!”
我忿忿的白了他一眼,脑袋都烧的有点发晕了,自己连恋爱都没谈过,哪知道怎么动啊。
回忆着小电影里的画面,我支配着僵硬的手上下蠕动了起来,就感觉手底的家伙又强壮了几分,而赵长远也是舒服的吸了口气。
“好思思,速度再快一些。”
为了能让对方快点解决,我忍着厌恶加快了频率。
可弄了没几下,就感觉胸口一阵疼痛,喉间不禁叫出了声。
甩开赵长远揉捏着自己胸脯的手,我压着声音斥道:“赵长远,你不要得寸进尺。”
赵长远闻言无奈的摊了摊手,解释道:“如果光用手,估计半个小时咱们都出不去,你让我过点手瘾,兴许我能来的快点。”
见识过赵长远的能力,我倒不觉得他在骗我,可就这样答应,总觉得心里别扭的很,纠结一番后只能闷声道:“不准伸进去!”
得到我的应允,赵长远登时喜出望外,一手覆着我胸前的柔软,另一只手则跑到了我背后,攀上了我挺翘的屁股。
要知道,医院的护士装极为单薄,隔着层布料我都能感受到赵长远手掌的热度,更别提他愈来愈重的力道,起初还有点疼痛,慢慢的竟传来一种酥麻的舒适感。
隔壁的女人还没有离开,聊天的内容清晰的落入我耳里,我不禁暗想,这要是被她们发现了,她们会怎么看我?会不会认为我是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这么一想,我心间弥漫起了一层恐慌,可偷偷瞄了眼赵长远,我又莫名产生了一种偷情的快感,那种随时有可能被人发现的......刺激。
这般想着,我猛夹了夹双腿,内内竟有了一片湿意。
我强忍住没叫出声,在发现赵长远没注意到我的异样后,满满的耻辱感让我无地自容。
大概十几分钟后,燥热的赵长远将那依旧嚣张的家伙释放了出来,而我酸涩的双手却染满了那怪物吐出的涎水,正当我准备发泄自己的不满时,赵长远突然面色一紧,急声喊道:“思思,快......快点......”
我自以为马上就能解脱了,更是卖力了起来。可随着一声低吼,一股温热的东西突然打在了我脸颊上,黏稠的液体缓缓自我额头上开始流淌......
第16章
呆愣了几秒后,我生硬的抬起脖颈望向了赵长远。
我看不到自己的模样,却能看到赵长远眼里的得意和淫邪,一瞬间,情绪彻底崩溃了。
“畜生,你滚,滚啊......”
赵长远走后,我没敢用手机看自己的样子,忙不迭的用纸巾将脸颊擦干净,然后冲出厕所,打开水龙头,任由冰冷的水一遍遍冲刷着自己的脸颊,然后埋在水池里一次次的呕吐。
直到把脸蛋搓的通红,我看着镜子里衣衫不整的自己,压抑不住的泪水顿时夺眶而出。
失魂落魄的回了护士站,我也没再蠢到去找赵长远签字了,短短两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我哪还不知道赵长远绝不可能放过我了,就算没有那些秘密,那个禽兽迟早也会对我下手。
他披着白大褂,却做着魔鬼的事情,今天是逼我打飞机,那明天呢,他会不会提出更加过分的要求?
之前我还想着要不要为了逃避他主动辞职,可今天的侮辱却让我坚定了一个决心,我要开始搜集证据,让所有人知道他的丑恶嘴脸,再把他送进监狱。
不过要搜集证据,难道又要靠近他吗?
怀着杂乱的心思,做完属于自己的工作,临近中午时,我来到了赵长远的办公室门口。
探出手迟疑了片刻,我终于还是敲了下去。可奇怪的是我敲了半天,里面都没有半点动静。
难道是出去了?就在我准备离开时,身后突然传来‘咔嚓’一下。
转过身,就见一个穿着护士装的女孩跑了出来,我跟她见过几面,好像是其他科室的实习护士。不过此刻的她,脸蛋红的跟像滴血似的,看到我的瞬间眼神中充满了慌乱与躲闪。
“你,你好......”我冲她尴尬的笑笑,她却一声不吭跟我擦肩过,一路小跑着消失在了拐角。
结合她怪异的举动,我隐约猜测到,两人可能在里面做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心底对赵长远的憎恶更加深了。
推开门,只见赵长远大马金刀的坐在办公椅上,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
见我进来,赵长远面色一喜,正要起身走向我时,却见我的眼神定在了办公桌中央的一滩水渍上,慌忙拿出几张纸巾擦拭了起来,嘴上还解释着:“刚才那丫头来找我询问考试的事情,我让她倒点水,都能洒了......”
不解释还好,一解释我的脑海里就不由还原起了刚才的场景,那个护士赤裸着身子坐在办公桌上,而赵长远则抱着两条白嫩的大腿蛮横的冲撞,一颗芳心也好似受到了撞击,乱成了一团。
将这些脑补的画面抛出脑海,我不禁暗啐了自己一口,或许什么都没有发生呢,自己是被赵长远感染了吗?
“思思,身体不舒服吗?”
耳畔突然响起这样的声音,回过神的我就见赵长远凑到了我身前。
我下意识后退了两步,垂下脑袋时,眼神不经意间落在了对方裤裆的位置,虽然没有那么夸张,但依旧鼓鼓囊囊的。
联想到在厕所的场景,我脸蛋倏地一红,忙说明来意道:“手术也做完了,你是不是该帮我签字了?”
提到这个赵长远砸吧了两下嘴,摸着下巴叹息道:“思思啊,不是导师不帮你,咱们妇产科最近很缺人,而且其他科室也不需要人了,所以只能委屈委屈你了。”
尽管已经预见了这种答案,但我还是感觉到受到了欺骗,怒气不禁冲上了心头:“赵长远,你能不能不要再演戏了,你对我做了那么多那么恶心的事情,还不肯放过我吗?我都说了会保守秘密,你究竟要我怎么样?”
赵长远撇了撇嘴,故作无奈道:“思思,我做这么多,只是不想让你离开我,你还感受不到我的情意吗?”
“情意?恐怕是为了满足你那变态的欲望吧!”我嗤笑一声,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被我戳穿赵长远也不生气,索性摊牌道:“思思,也不瞒你说,想要确保我那么多秘密不会被泄露出去,那就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把你变成我的人。”
听到赵长远这么堂而皇之的说出他内心的想法,我忍不住问道:“你这么做,对得起你身上这件白大褂,对得起张姐吗?”
“呵呵,我救了那么多人,难道不能在她们身上得到一些报酬吗?至于我老婆,虽然我做了这些事情,但是不妨碍我爱她呀。”赵长远轻笑一声,理所当然道。
什么!
得到这些毫无底线的回答,我已经彻底丧失了跟赵长远聊天的欲望,只觉得多待一秒身体就会发臭。
哪曾想我手刚搭在门把手上,赵长远就从我的背后突然抱住了我,然后狠狠将我抵在了门上。
我本能的挣扎,他却探出一只手摁住我的脑袋,让我没法挪动半分,紧接着一张大嘴就直接印在了我嘴唇上,我下意识想要喊叫,却不想被他趁势钻了进去,粗鲁的卷住我的舌头吮吸了起来。
上次是因为中了春.药,这次实实在在感受着侵犯,我一狠心就咬了下去。
赵长远登时惨叫一声,离开了我的嘴巴,朝地上啐出一口鲜血后,他的脸色瞬间狰狞了起来。
“妈的,敢咬我,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说着,赵长远揪住我的腰身就是往下一扯,我身下一凉,就感到一根铁杵般的物件就隔着内裤顶在了我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