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活人墓)男顶一下女生_爱爱的故事细节微小说

正文第四章血手印

不过外面那个敲门的人,并没有回答我,依旧在不停的敲着我房门。

随着敲门声不断,我的神经也越来越绷紧,而且屋内的温度在慢慢的变低。

外面那个敲门的人好像不知疲倦一样,一直敲着我的门。

 文学

我很想出去看看到底是谁在外面敲我的门,但是我却想起了爷爷的话。

爷爷对我说无论怎么样都不能出去,所以我只能强忍着好奇心,坐在屋子里面,耐心等着鸡鸣。

我焦躁不安的在屋子里面等着鸡鸣。

我头上的灯忽然闪烁了起来,过了一会儿,砰的一声炸开了,整个房间都陷入到了一片黑暗之中。

灯泡炸开之后,敲门声就更加的激烈了,房门开始“咣当咣当”剧烈摇晃了起来,就如同在外面一直敲门的东西,要破门进来了一样。

我虽然不知道外面的东西是什么,但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一定不让他进入我的房间,如果那东西寄来了,我可能就会有危险。

我就把我屋子的桌子,给推到了门后面。

还好我屋子的房门够结实,外面的东西推了老长一段时间,我的房门还是没有被推开。

外面的东西应该觉得我的房门他推不开,就又开始敲我的房门了。

“咚”“咚”

外面的东西每敲一下房门,我的心就会加快跳动,我备受煎熬,有几次我差点都忍不住把门给打开,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敲门,可我还是忍住了,我不能拿我的性命开玩笑。

我在焦躁不安中度过了几个小时,外面的东西也一直敲着我的房门,没有消停一下。

大约在五点钟的,我听到了一声鸡鸣。

鸡鸣刚响起,外面的敲门声就戛然而止了,如同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敲门声消失之后,我紧绷的神经,就放松了起来,不过我并没有立刻去开门。

因为我不知道外面那个东西到底走了没有,如果他只是不再敲门,还站在我的门口,我贸然开门,还是会遇到危险。

我又等了半个小时,没有出现任何的动静,才鼓足勇气把房门给打开了。

我刚打开房门一股冷风就吹了进来了,不过还好的是,门口空无一人,看来那个敲门的东西已经离开。

现在天已经朦朦亮了。

我就开始仔细检查起来了我的房门四周,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以此来判断刚才敲我门的东西是什么。

不过我仔细找了一会儿,就找到了一个线索,我的房门出现了一个血手印。

这手印还在不停的往下流着鲜血,散发出了淡淡的血腥味。

不用想,这个手印敲我房门的东西留下来的。

“咚”“咚”这时我家的院门又响起了敲门声。

听到敲门声我的神经再次紧绷了起来。

“阴阳开门,我回来了。”就在我猜测是谁在敲我家院门的时候,我爷爷的声音响起。

我长长呼了一口气,原来敲门的是我爷爷,我就快速跑了过去,把门给打开了。

打开门,我就看到我爷爷,我爷爷脸上全都是疲惫之意。

爷爷一夜未归,肯定都是在忙活张虎家的事情。

“阴阳,昨晚家里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了吗?”我爷爷踏进家门就问我。

我点了点头,就把敲门这件事情告诉爷爷了。

爷爷当听到我没上出现血手印的时候,就朝着我房门看了过去,爷爷看到血手印,手中的箱子直接摔在了地上,呢喃说道,果然还是被她给缠上了。

“爷爷,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是谁?”我没头没脑的说,我隐隐的觉的,我爷爷好像知道些什么。

自从我隐约看到二柱子死相之后

“没事,对了你说昨天张虎来找过你,他跟你说什么了没有?”我爷爷把箱子捡起来,又问了我另一件事。

“他对我说了一个“跑”字,爷爷,昨天晚上来找我的,是不是张虎的鬼魂。”我回答道?

一提到昨晚张虎来找我,我的背后又出现了阵阵凉意,昨天晚上来找我到底是不是张虎的鬼魂。

“是不是张虎的鬼魂,我也不好判断,可能是张虎的鬼魂,也有可能是别人扮成张虎的模样来吓唬你。”我爷爷摸了下胡子说道。

我爷爷分析有道理,其实打心眼里,我是不愿意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但是要是有人说有人扮成张虎的样子本来吓我,也说不通,因为我想不到谁会这么无聊。

“那爷爷,二柱子的死和张虎的死,是不是和我们砸的那座坟有关?”这是我最关心的问题。

“我也说不准,但是我认为他们的死和那座坟子没有关系,如果他们两人的死和你们砸的那座坟子有关,不可能光他们两个人出事,而你们只是没有一点事情。”

爷爷这个想法其实我也有,如果他们是真和那个座坟子没有关系,为什么两个健健康康的人会在同一天死亡,并且我爷爷还说了,二柱子的死亡不是正常死亡。

我想到这里我就问爷爷,张虎是不是也不是正常死亡。

我爷爷说了声是,张虎和二柱子的死,都不是正常死亡。

“阴阳,把我给你的布包给我。”我爷爷说道。

我就把布包给了爷爷,爷爷拿过布包,打开看了一眼,就露出了惊慌之色,快速的把布包揣进了怀中。

“阴阳我出去办点事,今天你不要出门。”爷爷郑重的对着我说道,然后就把红色箱子放在了院子。

我刚要问爷爷要去哪里,什么时候回来?还没有说出口,爷爷就匆匆走了出去。

我不知道爷爷布包里面装的是什么,因为我没有打开看,我也不知道爷爷为什么看到布包里面的东西会这么慌张。

我想了一会,也想不明白,就把门给锁上了, 然后打来一盆清水想要把我门上面的血手印给清洗掉。

一个血手印在我房门上面,看着挺渗人的。

但是我却发现,门上血手印根本擦不掉,这血手印就如同是和我房门一体的。

我试了很多种办法都无法把血手印给清理掉,只好放弃了,等爷爷回来问他有没有办法能把这血手印给清理掉。

爷爷如果也没有办法的话,我只能换个房门了。

我可不想让自己的房门上面有一个血手印。

我爷爷这一出去就又是一天,到了傍晚的时候还是没有回来。

“咚”“咚”

就在我准备回屋睡觉的时候,我家院门响起了声音。

我以为是爷爷回来,就连忙跑去把门给打开了。

我把院门给打开之后,立刻惊叫一声,因为敲门的不是我爷爷,而是………

正文第五章女人脸

敲门的不是我爷爷,而是已经死去的张虎。

我看到张虎浑身的鸡皮疙瘩全都起来了。

张虎还是和昨晚一样低着头,浑身湿漉漉,唯一和昨天不同的是,张虎的身材非常的臃肿。

“你是人是鬼?”我往后退了两步,壮着胆子问了一声。

但是我眼见这张虎并没有回答我,而是直愣愣的站在我家门口。

张虎不说话,我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也愣在了原地死死地盯住张虎,生怕这张虎突然攻击我。

就这样静静过了一会儿,张虎的嘴唇蠕动了一下,但是并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接着张虎就露出了极其痛苦的表情,然后用手指了下我,又朝着村口方向指去。

我不知道张虎这是在表达什么意思?

“跑……”张虎的嘴唇蠕动了半天,又发出了一个“跑”字。

张虎说完这个字,就转身离开了我家,往村口方向走去,这时我惊异的发现,张虎每走一步,他的身子就会变淡一分,张虎走了十布,她的身子就消失不见了。

看到这幕我心中最后一点幻想彻底消失,这真是张虎的鬼魂,不是其他人扮演成张虎来吓我的。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魂,我木纳的坐在了地上,不知道张虎的鬼魂连续两个晚上来找我,给我说一个“跑”字是干什么?

直到天彻底黑下来,我才从地上站起来,看着我房门上面血手印,内心无限后悔。

我不该动手去砸那座坟的,我现在遇见的这些怪事一定和那座坟脱不了关系,不然我平平安安生活了二十二年,一件怪事都没有遇见过,砸完坟之后,就接二连三一件怪事。

还有白天我爷爷说一句句没有头没有尾的话,果然还是被她缠上了。

我爷爷嘴中的那个她又是谁?是不是和我门上的血手印有关。

我越想脑子越乱,想了一会儿,也想不出来一个头绪,我就甩了甩头,准备回屋了,就在我要走进屋子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房门上面的血手印竟然变成了一个女人的脸。

房门上面突然出现的女人脸非常的好看,脸若银盘,眼似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我一时间竟然看痴了。

“阴阳别看,快闭上眼睛”我的耳边突然响起了一声厉喝。

接着一道身影就闪到了我的面前,正是我的爷爷,他取出一张黄表纸把我房门上面的女人脸给盖住了。

“爷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现在都快崩溃了。

“你被一个邪祟给缠上了。”我爷爷冷声的说道。

“是和我砸的那座坟有关吗?”

“没错,房门上面的这个女人,今晚会要你的命。”我爷爷点头道。

“爷爷那我现在该怎么办?”我慌张无比的问道。

“阴阳别慌,有爷爷在你不会有事的。”爷爷说着就走进了厨房拿出许多的稻草,扎了一个纸人,纸人扎的非常的粗糙,接着他从怀中拿出一张黄符贴在纸人的头上,然后要我咬破中指在黄符滴一滴血液。

我知道爷爷这是在救我,不敢怠慢就咬破中指在黄符滴了滴鲜血。

做完这些爷爷领着我去了我的房间,他把纸人放在我的床上,又拿出几件我的衣服给纸人穿了上去。

我终于忍不住心中疑惑,问爷爷他这是在做什么。

爷爷对我说,他这是再给我做替身,爷爷让我不要多问,只要我等会他吩咐做,保我没有事。

爷爷给纸人穿完衣服,让我在屋里带着,他走了出去,不知道去做什么了。

过来老大一会,爷爷才又走进我的房间,他手里多出两根白烛,还有一踏纸钱,爷爷把白烛放在门口两旁,然后让我过去,郑重的对我说,等到天黑的时候,让我把蜡烛点燃,然后在门中央点燃纸钱,得一张一张的烧,等烧完纸钱,跑到床下面趴着,不管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出来,直到听到鸡叫声音再出来。

我点了点头,爷爷又嘱咐我一遍,让我一定要听到鸡叫声音再出来,然后爷爷就走出房间。

爷爷走出房间后,又过了一会,天就黑了下来。

我按照爷爷的吩咐,将门口两根白烛点燃,接着就拿起一张纸钱放在门口中央点燃了起来,我看着门口白烛和正在燃烧纸钱,心里说不出来的诡异,就如同在给死人烧纸一样。

等我把纸钱给烧光之后,门口多出一大滩灰烬,我转身躲到了床下面。

我刚躲到床下面,门口就刮起了一阵阴风,两根蜡烛微弱火焰差点被吹灭,门口纸灰也被出起来大片。

接着我就看到了让我吃惊的一幕,铺在地上纸灰上面竟然出现一对脚印,但是我却看到任何的东西,这脚印就像虚空出现的一样,脚印不大,像是女人的脚印,看到这怪异一幕,我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子了。

脚印走出纸灰区域后,我就看不到了,但是我能感觉到,我的屋子中多出来一个人,而且屋子的温度也下降了许多。

忽然一个穿着红衣女人凭空出现在了我的屋子里面。

这个女人的面貌和我房门上面出现的女人脸是一样的。

女人看了下我的房间,就跳到了我的床上面,我的床就开始晃悠了起来。

又过来一会,我竟然听到了类似女人呻吟的声音,我不禁想到,难道红衣女人正在和爷爷扎的纸人做那是,想到这里,我就一阵恶寒,不敢在想下去。

大约过了十分钟,呻吟声才消失,床也不摇晃了,就在我以为红衣女魂走的时候,床上面出来一道轻咦的声音。

我暗想道,难道红衣女人发现床上躺的不是我,而是爷爷给炸的纸人的替身,想到这里我呼吸就急促了起来。

不过我等了好久,也没有听到其他的动静,屋子那股凉意也慢慢的消失了,好像红衣女人已经走了,我就想爬出去看看,不过我想到爷爷对我的告诫,我又忍住了,等着鸡打鸣。

等着等着我就泛起困,就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忽然听到爷爷的声音,阴阳女鬼已经走了,你可以出来了。

我听到爷爷说女鬼走了,我想也没有想,就把头伸了出去,因为躲在床底太憋气了。

我刚把头伸出去就看到一张惨白的脸,正是红衣女人,她现在就趴在我的床上,伸着头往下看,嘴角还挂着一丝诡异的笑容,我们正好四目相对………

>>>>本文《活5墓》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