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出轨少妇李小璐_宝贝儿放松点让我进去(京城往事) 第八章人前人后

“婶子,你找我什么事啊?我今天不舒服,没法开门。如果不太重要,以后说吧!”眼看是我们三水村第一风骚寡妇来了,我吓得够呛,随便编了个理由搪塞。
    心说,你再是风骚,但老子不开门,你难道还能远程骚我不成?

 文学


    但没想到,冯瑶根本不吃这一套。
    而且,她除了是第一风骚寡妇之外,还是村小的女校长,似乎见惯了撒谎的理由。此时,不但没走,反而继续敲门。
    “没事,你开吧。我就是和你说一句话。简单,别让婶子在外面吹风啊。这外面多不好啊!知道的,以为我来你这边窜门。不知道的,恐怕会乱说呢!”
    “他们乱说不乱说,那是他们的事。婶子,我真心的身体不舒服,我,我得了传染病,没法开门的。要不然这样,你晚上来找我吧!”
    眼看没法直接拒绝这冯瑶,我只能灵机一动,想了个拖延战术。
    冯瑶还真的答应了。
    只是离开之前,却又对我媚笑数声,听得我身体麻酥酥又有些后怕。
    “简单啊,你晚上记得开门。我一定会来的,要是你忘了,我只能翻你家围墙,或者找东西撞进来。到时候,别说婶子太暴力哦!”
    丢下这话之后,冯瑶扭着蛮腰慢慢离去。
    还别说,风骚寡妇就是风骚寡妇,这一走一动,曼妙之极,整个人都显出一种令人吃惊的媚态。
    尤其,她虽然是寡妇,但据说不过三十岁而已,还没生过孩子呢……
    换了之前,肯定连我都得被她迷住。
    但此时我的心反而更加不平静。
    “早知道这女人这么难对付,真该直接不搭理的。不过,说起来,我和冯瑶没什么交集,她突然找我干嘛?一定是为了露露。说不定,真如露露说的,这个后妈对她特别不好。今晚上,我就试试她。要是真的这样,先替露露报仇!”
    我越想越觉得报复心十足。
    但是,做午饭时候,不禁联想起多年前,冯瑶这风骚寡妇名头的由来。
    话说那还是差不多五年前吧。
    那时候,甘露的妈还没死,但也差不多了,毕竟病重,而且她老爸吃喝烂赌什么都来,根本不管家里的事。
    直到她妈自己找车子撞死,给家里带来一笔不菲的赔偿,这才有所缓解。
    但她老爸差点就夺走了这笔钱。
    关键时刻,却是还没有坏名声的冯瑶,不知道从哪里来,也不知道怎么来的,反正一夜之间,就做出十分心疼甘露的样子,还和她老爸打架。
    当时,作为外人的我都看得感动极了。
    而之后,甘露老爸再次和冯瑶打架,却因为不小心没站稳,跌落粪坑,当场淹死了。
    因为她家有亲戚在镇上,本来自杀的事搞出了第二笔款子。
    按照常理说,两笔款子帮助之下,甘露家应该生活很好,加上她可是校花,学校方面也多方照顾的,不说考上重点高中重点大学,起码普通高中普通大学没跑。
    但让我们全村人吃惊的是,很快她宣布放弃高考,退学不读。
    一问呢,甘露就指着她之前还感激不停的后妈--冯瑶,大骂不停,并告诉我们所有人一个完全相反的真相。
    “她!就是她,逼着我退学的,害了我的。”
    甘露这一指认,全村人三分之一都信了。
    而冯瑶竟然一点不否认。
    接着,甘露更将她另外的丑事说出来,说是之前所谓的两笔款子,都被冯瑶拿去送礼给上一任村小校长,让她当官了。
    而且似乎还被那个老校长睡过。
    这话一说出,全村人大半都气得跳起来,跟着怒骂冯瑶。
    要知道,我们气的不光是她乱用了甘露家的钱,祸害了本来前途无限的甘露,而且,最重要的是,那老校长可是所有人心目中的英雄,却被她给玷污了。
    而面对这些指责,冯瑶一直沉默不吭声,在我们看来,也算是默认了。
    所以,自此以后大家都叫她“风骚寡妇”“风骚贱人”等等蔑称。
    虽然暗地里,也有一些老光棍,偷偷摸摸黑夜去了学校找她,第二天,一脸满足出来,但这没有让大家同情她,反而更多人骂她彻底风骚透了。
    当然,骂的人越来越多,但趁夜偷偷去学校找冯瑶的人,同样越来越多。
    到如今,我听到的传闻,恐怕除了我这个初哥,以及一向喜欢玩嫩女的陈大贵之外,全村没几个人没去她那里。
    说她是风骚寡妇都算上轻了!
    在我看来,从她对待甘露的态度,对待我们的态度,简直就是活生生的潘金莲二代!
    想到这,本来正做饭的我差点将空手伸进油锅,又赶紧退回来。
    “冯瑶!这贱女人今晚上来找我,该不会打算将我也给上了?对,一定是这样,一定是嫉妒我和甘露,明着阻止不行,干脆来暗的。那我可得小心了。一定不能上了她当!”
    我强迫自己记住这事,也提高了许多警惕。
    午饭之后,再次给甘露打了电话,竟然还是没人。
    担心不已的我,干脆趁着冯瑶下午还得上课的时间,壮着胆子去了她家,偷偷看进去。
    却见整个家里都没有人!
    这让我心下更加诧异,直觉里,总觉得这里面似乎还有什么事情没发现。
    “难不成,露露被这骚女人,贱女人强迫带去学校了?那可不行,要是她发疯了,自己贱人风骚不说,还打算借机祸害露露,那就惨了!”
    我猛地想到这个可能性,心下更是着急,恨不得长了翅膀,直接飞过去。
    转身拔腿狂跑。
    二十分钟后,我终于到了村小的围墙外面,正打算钻进去救出甘露,却没想到,预计中应该毒辣对付甘露的冯瑶,竟然主动出来。
    而且,她身后的整个学校,一点别的声音都没有,就好像完全正常似的。
    可我心爱的露露去了哪里呢?
    “这疯婆子,不会给她下了迷药,灌了酒,然后,假装没事离开,丢给那些老光棍吧?我擦尼玛的!别让我找到证据,否则,我弄死你。”
    眼见冯瑶似乎假装镇定离开,朝着我家方向而去,我也趁此机会,翻身进入村小。
    整个村小不大。
    加上我心情着急,不到十分钟,就将所有的教室和食堂,厕所,甚至小时候藏猫猫的那些小角落,都彻底搜遍了。
    却还是没有甘露的人影!
    偏偏这时候,夜幕降临,空旷的村小之内,不时传来几声凄厉的猫叫。
    听得我心里更是十分的不舒服。
    但就是这时候,一直打不通的手机,竟然来了电话,而且就是甘露的!
    “露露?露露你没事吧?担心死我了,我都差点去你家……”
    电话另一头的甘露,听我这话,语气居然有些惊讶和紧张,不等我说完,打断了:“你来我家了啊?有什么大事吗?”
    “大事?我,我就是打你电话不通,然后,然后发现你家似乎没人啊。还有就是你后……没了,没别的了。你没事吧?”我差点将冯瑶的事说出去。
    但话到嘴边,又怕她误会和冯瑶有什么,赶紧岔开话题。
    “哦,这样啊。我没事啊。我一整天就在家里睡觉呢。简单,你要是没事,回家休息吧。明天还得去陈老板家对吗?我们将来的幸福日子,可就靠你了啊!”
    听她这一说,我也才想起明天的大事。
    看来今天都是误会。
    不过,甘露虽然没事,但那个贱人寡妇风骚疯婆子冯瑶,却还在我家门口,这事,恐怕还得亲自回去处理!
    一想至此,我也不敢露出太多不安,随便和甘露说了之后,这就飞快往家里跑去。
    这次总共用了不到十分钟。
    等我到了后门,偷偷开门进去一瞧才发现,前门那边的冯瑶,竟然一动不动,并没有暴力撞门,反而一直安静地等我,自顾自拿出小梳子梳头呢。
    她那小动作,虽然是有点不符合如今的年纪,但是,纯粹从异性角度看过去,还真的有几分诱人。
    甚至可以说相当的小女儿姿态。
    “可她终究是来祸害我,想让我和露露分手的。对,一定是!”
    我迷了几秒钟之后,又立即警醒过来。
    随后,似乎感觉我回家了,冯瑶在外面拿出上午的媚态,继续敲门。
    这回嘛,有了底气的我干脆开门打算和她正面较量一番。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门刚开,就有一具火热的躯体,脱了肩头的衣服,直接朝我这边倒贴了过来。
    而且,冯瑶吹了一口热气到我耳旁,竟以比那些红灯区美女更熟练的姿势,一边伸手摸我,一边笑意吟吟。
    “简单,你终于开门了。你和露露的事我都知道,我来,就是为了这事。你看在我的面子上,好好对待她,不用私奔,光明正大娶了她,别辜负她行吗?”
    说这话的同时,冯瑶竟然如我预计那样,极为恬不知耻地在我身上蹭来蹭去。
    那一只不知道摸过多少别人的秀手,更冲着我某部位而去。
    本来有些迷醉的我立即怒火醒来!
    “滚开!贱人!你来,就是要坏我们的事,还敢说叫我好好对待露露?给我滚,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再不滚,我就不客气了。”

第九章再见黄欣

被我这一通骂,本来还想害我的冯瑶,愣了一愣,惊退了几步之后,还想说什么,却被怒火当胸的我当场阻止。
    我直接操起旁边的锄头,冲她扬了扬!
    “风骚女人给我滚!我家里不欢迎你。还有,我和露露的事,本来一直都尊敬你,但是没想到你居然这样……以后,你答应也好,不答应也好,我都不在乎。根本不用你来废话,我都会好好对她的!”
    骂话的同时,为了增强效果,我干脆将大门打开,故意也骂给其他村民听到。
    也算是一种证明我清白的方式。
    但是,我估计着,以冯瑶如今的风骚无耻程度,恐怕光靠这个根本不足以吓走她,说不定还得请出陈大贵帮忙。
    想到这,立即准备拿出手机打过去。
    但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没等我使出后续招数,对面的冯瑶竟然并没有那么无耻,相反,一边往外退出去,一边以复杂的目光瞧着我。
    “你真是个不错的小伙子。你骂我骂得真好,赶我也赶得特别对头,简单,我没看错你。露露交给你,我很放心……”
    “少特么的扯这些!你以为,说点好话,我就心软,然后被你趁虚而入,然后你来诱惑我,然后就让我和甘露几乎乱伦必须分手吗?这点小伎俩,我早就看穿了。”
    “小伎俩?哈哈,对,就是这样的。想不到啊想不到,简单你果然长大了。比起五年前那时候,懂事多了。好,我不会害你们的,我走,我走了!”
    说到最后,冯瑶语气里,竟然有种说不出的悲凉。
    似乎她预计到我这样骂她赶她。
    但在这种悲凉之外,让我都听了诧异的,却还有一分高兴,对,不是别的情绪,就是高兴,而且是真心的高兴那种。
    可是,身为风骚贱人四处害人的她,被我识破了,应该特别恼羞成怒,怎么反而高兴呢?
    我对此大感困惑,又瞬间自以为地明悟了。
    “估计这疯婆子的确疯了。不然,哪有人发浪被骂了,还能笑出声的?一定是这样的。我得加快挣钱进度,将露露带出来,否则,万一她彻底疯了,伤害露露就不好。”
    想到这些,我立即关门,又果断给陈大贵打了电话,约好了明天见面的时间。
    为了养足精神,应对明天的演戏,我特意洗了个热水澡。
    第二天早上起来后,还将之前露露给我买的、但我舍不得用的香精拿出来。
    “今天是个大日子啊,简单,你一定要好好表现。不能丢脸,更不能丢了那一百万,足足一百万的报酬啊!”
    对着镜子,我给自己喷了不少香精,虽然这味道有些奇怪,但心想露露的爱心加成之下,今天的任务应该比较顺利。
    完事后,立即出门,走向陈大贵家里那边。
    十分钟后,我和陈大贵在他家大门口外百米处碰头了。
    一见面陈大贵就唠叨不停:“你可算来了。担心死我了,我真以为你不来呢?对了,今天白天认你当干儿子,晚上拜堂成亲。还有一件事,你给老子记住了,洞房的时候……”
    “放心吧!我都知道的,洞房的时候,一定不能来真的。我是你干儿子,不是亲儿子,甚至,这干儿子都是假的。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陈老板,还有什么吩咐吗?”我不耐烦地哼哼两声,替他将后面的注意事情说完了。
    见我这样懂事,陈大贵嘿嘿一笑,二话不说又是一万块现金塞过来。
    我当然是第一时间抓住,放进口袋里。
    陈大贵跟着又说:“洞房这事你把握好就基本上没问题了。不过,因为这件事特别,所以,女方那边我没有请过来,也算方便你演戏了,懂吗?”
    “嗯,我明白,这都是陈老板您的人情世故处理的好。不过,今天总得来点客人吧?你可不能让别人随便敬酒给我,否则,我喝多了会乱来的!”也许是之前去过红灯区,有了男女经验的我,此时说话底气更足。
    听我这一提醒,本来傻笑的陈大贵脸色一变。、
    随后,他暗中握紧我手,示意谢谢我提醒的同时,又将这件大事吩咐了下去。
    当然,用的理由不可能因为是假结婚,自然是其他得了。
    总之,陈大贵不愧是煤老板,几分钟之内,就摆平了身后那些手下,下了死命令,谁要是没有保护我,让我喝多了一杯,他就得留下一根手指头。
    一听这话,那些打手纷纷凛然敬畏。
    我也对陈大贵印象有所变化。
    “想不到,这老狐狸如此果断狠辣,看来,我自己也得提高警惕。不然,万一不小心中标,闹出事情可就惨了。”
    在陈大贵迎接准备晚上仪式的时候,我暗暗这样警告了自己。
    接下来,那些程序走的十分轻松,不管是白天的下跪磕头,认他当干爹,或者黄昏时分的三拜天地高堂和夫妻,都相当麻利地走完了。
    而最后的最后,也到了真正考验我运气的时候了。
    虽然陈大贵之前放话了,但是,那都是让他自己手下看好我,保护我而已,但其他客人却还是一如既往来敬酒。
    普通的吧,还能派出打手代替喝。
    但是,最后几个,却是陈大贵和我都没想到的人来了。
    这些人不是黄欣的叔父就是她的叔公!
    “这位就是陈大宝的干弟弟吧?真是一表人才啊,老陈,你可是相当有福啊。大儿子陈大宝出国留学,学成归来一定是强力接班人。这干儿子又喜结连理,来,我这个当三叔的必须敬一杯!”
    “你当三叔的都得敬酒一杯,那我这七舅公更得敬酒了。来,简单老弟是吧?陪我这老头子喝点。今天大喜事,我,我的乖孙女,哦不,不对,是我的乖外孙媳妇,这才对嘛。总之,先喝了三杯,等会我们慢慢弄清楚这关系啊!”
    三叔来了,七舅公来。
    七舅公来了,又是什么远房大爷,大叔公等等。
    总之,一早被告知不能喝醉的我,此时,被陈家这么多亲戚猛灌之下,还是抵挡不住,直接往桌子底下钻过去了。
    见此,一旁的陈大贵脸色铁青得几乎像是带了青铜面具。
    我可不敢得罪这尊大神,赶紧撑住站起来,趁着那些长辈也都喝醉了,低声说了一句。
    “陈老板别不高兴啊,我这不还,不还是清醒了吗?你放心,你找人送我到另外房间,这事就过去了。不会对你女儿黄欣造成任何损害的。”
    “咦?还是你小子点子多。看不出来嘛,之前一直傻乎乎,今天却……行,简单,算我看走眼了。来人,送姑爷,哦不,送我干儿子去另外房间休息。你们一定得确保他是睡在另外房间,才能回来告诉我。算了,还是我自己亲自去吧!”
    说了半天,陈大贵还是不太信我,干脆自己过来扶住我,去了距离黄欣婚房好远的房间。
    一路上,酒醉的我没少吐了他一身。
    但这煤老板,为了女儿黄欣,硬是一点没有在意,反而硬着头皮替我擦干净,直到到了这边房门口,放我到沙发上,才又厌恶地转身出去。
    他这一走,我就彻底没力气,直接睡了过去。
    但是谁也没想到,睡了不到半小时,我突然发现,身边有人推我,捧我,抬我,而且居然还说是闹洞房,要将我弄回新娘子婚房那边去呢。
    “别啊,别,千万别,我不去,我打死都不去!”
    我当即惊醒了过来,喊着让他们放下我。
    但这些闹洞房的家伙们,根本不理会,反而当我说酒话,我越是闹腾,挣扎,他们越是将我死死地架起来,并且最终丢回了黄欣所在房间。
    最后,甚至从外面将门反锁了!
    尼么!
    这是坑我呢吧?
    我吓得遍体冷汗,所有的醉意都没了,起身想要撞门,但却发现,这特么的新房的门做的太结实了,怎么都没法撞开。
    而此时身后,更传来几天不见、明显语气更加不爽的黄欣的声音。
    “简单,你就这么讨厌我,连新婚之夜,不看我一眼,都要跑路?”
    说这话的时候,也不知道黄欣到底吃错了什么药,见我不过去掀开头盖,她居然自己下床才,朝我走来,搭了一只冰冷的嫩手过来。
    被她这一冰,我差点以为她成了女鬼,心中情绪复杂,也只得转身过去。
    这一瞧,却也吓得我几乎魂魄离体!
    就见,才几天不见,之前还十分丰满、活泼的黄欣,此时却非常消瘦,就好像好几天没吃饭似的。
    尤其令我震惊和可怜的是,她说话都似乎没有了力气。
    “你,你没事吧?你放心,我进来也是演戏,原因呢,是因为你爸那个假儿子死了,所以我不是想要吃你豆腐……咦?别啊,别倒下啊!”
    我话没说完,却见对面黄欣眼睛一闭,竟然直接朝地上倒下。
    这光景,明显是为了对抗她老爸故意绝食导致体力不支。
    见此,我也没空理会什么男女之防,也不管是否被陈大贵看到骂我,赶紧一手扶住她,一手将旁边的喜茶,喜果拿过来喂她。
    又怕她没力气吃下去反而噎住,干脆自己嚼碎了嘴对嘴送进去!

>>>>本文《京0城往事》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