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光年之外|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_最原始欲目录阅读目录

“一定要按……按那里吗?”

李欣然咬了咬性感嘴唇,脸色羞红,犹豫不定。

我一见这事有门,连忙坚定的说:“穴位可不是乱按的,不准确的话,不但达不到效果,还可能对身体造成危害,会阴穴是这套手法的重中之重,必须要按。”

说完,我感觉一阵脸红,暗骂自己无耻。

只见李欣然脸上有了迟疑,我也没敢催她,趁着机会,贪婪的看着她的娇躯。

过了好半晌,李欣然终于下定决心,脸红红的说:“既然这样,那你就按吧!”

“啊?你同意了?”我激动的叫到,有些不敢相信。

“嗯,老师相信你!”她定定地看了我一会,然后闭上了眼睛,躺在那里脸红的仿佛要滴血。

见状,我那还能等得了,颤抖着手就覆上了胸前的穴位。

一开始,我的确是用专业按摩手法在按,给李欣然放松精神,不过,这些穴位产生的作用不仅仅是放松,还能刺激情欲。

李欣然被我按的很舒服,吐气如兰,体温逐渐上升,曼妙的身子水蛇般的扭动,浑身颤抖,像是在强忍着什么,口中轻微的娇喘。

等她习惯沉迷醉在快感之中后,我一双手开始往李欣然下半身探去。

“老师,下面我要按会阴穴了,你放松一点。”随着手不断下移,在即将达到那关键地带时,我故意提前说了声。

“嗯……”

李欣然抿着嘴,满脸潮红,牙缝中挤出的声音就仿佛蚊音般。

“老师,能把腿分开些吗?你夹这么紧,我找不穴位。”

可随着我的动作,李欣然敏感的夹紧了腿,一时间竟然找不到下手的地方,不过看到她紧张的样子,我耐住了心中的急切,轻声说道。

听到我这话,李欣然咬着的嘴唇又用力了些,像是习惯了一般,没有说话,可还是顺从地将双腿慢慢向两边分开,将那曼妙的神秘之地展现在我眼前。

我双目死死定在那一层薄薄布片覆盖下的位置,喷出的呼吸无比灼热。

李欣然那里已然被浸湿了一小块,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片痕迹。

我颤抖着把手探了过去,顿时,迥然不同的手感差点没让我激动地叫出声。

“啊~”

李欣然一声格外高亢悠长的呻.吟,让我那里直接起了反应。按摩到了这里,基本上和调情没有什么分别。

用两根手指轻揉慢碾,很快,李欣然那里就一发不可收拾,隔着内裤,都能丝丝滑腻。

不知何时,李欣然一双玉手给自己做起了按摩,旖旎的声音断断续续,我听得心头火热,只觉得浑身的血液仿佛沸腾了一般,涌向身下某处地方!

“老师,别急,我这就给你想要的!”

我狠狠咽了口唾沫,飞快扒掉自己的裤子,俯身就趴在了李欣然身上,紧接着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抵入那神秘之地……

看着李欣然一脸媚态,一副任我采撷的样子,我心里简直激动的不行。

不过下一刻,我却陡然生出了一丝逗弄的心思。

我并没有采取进一步的侵略行为,而是挺起腰身,在她那个地方嬉戏了起来......

只磨刀,不砍柴,这样一来,李欣然是绝对无法把持住的。

果然,当我在她门户前撩拨时,李欣然脸颊潮红,雪白的脖颈上也是蒙上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只见她贝齿轻咬下唇,眼中满是情欲,但偶尔间眸里也会有过迷茫,甚至是一丝挣扎。

她的这丝挣扎,应该是来源于我的双手。

因为在我身下不断挑逗的同时,我的手也没有闲着,直接扣住了她身前的两座丰腴。

随着我的动作,她的身体不安的扭动起来。

 文学

似乎是对我只点火却不灭火的行为有所不满,她身子不断地移动摩挲着,好像是在找准一个合适的方位让我去攻占,让我去开发她潜意识中认为最为惬意的位置。

不过现在的主动权在我的手上,我并没有按照她的意愿去触及她想要被我攻占的地方。

我继续在她那两座山峰的边缘位置揉捏着,但动作却是更加的粗暴和肆无忌惮。

这对李欣然而言,无疑是一种折磨。

但就在这时——

叮铃铃~

一阵轻扬铃声响起,伴随着我裤兜里传来的连续震感,立马就让李欣然从这情欲状态中警醒过来。

她连忙穿戴好衣物,一把将我推开,直接逃离了卧室,往客厅跑去。

我强忍住杀人的冲动,从兜里掏出手机,正打算看看到底是哪个王八蛋在这个节骨眼上耽误老子的好事。

待看到来电显示,我心头一惊,强行压住下心头的不爽,连忙按了接通,电话那边劈头盖脸就是对我一顿痛骂,“张勇,你小子到底在搞什么,一天到晚的电话也打不通?”

刚刚看了下来电显示,的确有好几通未接来电,所以面对顶头上司的盘问,我难免有些心虚:“王经理,抱歉,我今天都在外面处理点事情…不过,今天我不是调休吗…”

“好了,我不管你调不调休的,你现在马上给我来会所一趟,兰姐今天可是点了名要见你。”

“什么?兰姐要见我?”我内心震惊的无以复加。

“所以你自己掂量着点,十点钟前要是赶不到的话,你明天就不用来了!”

电话那头似乎有些不太耐烦,随便吩咐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我放下手机后,心头却迟迟无法平静下来。

如果说王经理是我的顶头上司的话,那兰姐就是我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

她在会所可是实实在在的高层,而且还是手里头持有股份的那种,随便一句话就能够决定我的去留。

而我只不过是会所里一个普普通通混口饭吃的小技师,我不明白像她那样的人物,怎么会突然注意起我!

我百思不得其解,不经意间抬眼,刚好看到李欣然整理好衣物走进来。

我们彼此对视了一眼,但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一男一女,即便是刚刚经历过干柴烈火,但此刻好像瞬间都变成了陌生人,彼此之间沉默相对,一声不吭。

半晌过后,李欣然回过神来,轻声说道:“抱歉,刚刚是我有些冲动了,你别太介意!”

她主动来跟我赔不是,这下倒是令我不太好意思了。

我此刻也是一脸的尴尬,然后有些含糊不清的说道:“没事,呃…李老师,这也不能怪你,其实刚才…我也有责任的!”

李欣然应该明白我说的是什么,随后只听她轻轻嗯了一声,便坐在了沙发的另一边,垂着头又不吭声了。

而李欣然没有开口,我也不好再说些什么,气氛再度沉寂下去,一直干坐在这里,倒是让我有些不自在了。

毕竟再怎么说,李欣然曾经可是我的老师。

方才虽然是借着给她催乳的名头,但这种非正常关系的亲密接触,终归还是冒犯了她。

哪怕她生气,那也是人之常情。

不过我们两个人现在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谁也没有去点破谁。

就这般僵持了好几分钟。

几分钟过后,王经理那边又再次打来了电话,我直接跟李欣然招呼了一声,便借故离开了小区。

毕竟李欣然现在还正在气头上,强行去解释什么反而还会适得其反,先离开让彼此都冷静一下,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拜别了李欣然,我在小区门口打了辆车,直接赶往帝豪娱乐会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