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荡翁乱妇 女主被暗卫肉高H 趴在墙上把腿张开求饶

“嫂子,如果我不同意的话,我妈肯定会让你和其它的男人那样,我、我想那样的话,还、还不如我、我和嫂子,好、好歹也是老汪家的种不是?”我低着头说着,看见嫂子用手搅着自己的衣角。

我想,她的心肯定很乱。

她也应该明白,与其和其它男人玩,不如跟我玩。

 文学

嫂子叹了口气,“金水,我知道,我和你哥生不出娃儿,对不起老汪家,可、可嫂子过不了自己这道坎,金水,你理解嫂子不?”

“嫂子,你别急啊,反正你不同意,我又不会强迫你,我、我一个瞎子,我还能对你用强啊?”

嫂子‘扑哧’一下笑了,“对呀,我不愿意,你也拿我没办法。可是,不急也不行,你哥现在走了,如果时间上对不上,别人也会怀疑的。”

“那、那咋办呀?”我抬起头来,看见嫂子的脸都红了。

“唉,你先给我按摩吧!”嫂子说着,就躺了下去。

“嫂子,这个中医按摩讲究按穴,你穿着衣服,我按穴不准,要不,你把衣服脱了?”

“金水,嫂子看出来了,你人小鬼大,是真想和嫂子弄了。”

“不是,是,是刚才洗澡时,我碰着嫂子了,然后,我、我才明白那种感觉。”我不好意思的说道。

“你明白什么呀?”嫂子白了我一眼,“你会做那事儿嘛?”

我摸了摸脑袋,傻笑道:“不会。”

“莫说你看不见,就是你哥,当初他也笨得像头猪!”

“嫂子,你脱了没有呀?”看着嫂子睡衣下露出的大腿,我心里躁动不已。

嫂子坐了起来,把睡衣脱了,但里面却穿了一条小裤头!

“金水,我可说了,嫂子没同意,你不要乱摸!”嫂子说着,俯躺了下去,“先给我按按腰,感觉好酸。”

看着她翘起的臀部。

我伸出手就摸到了她身上!

虽然隔着小裤头,但还是弹性十足。

“金水,你摸错了。”嫂子羞涩的说道。

我的手往上面移了移,摸到了她的腰,开始按了起来。

几分钟过后,我让她正面躺着。

嫂子的腹部没有一丝赘肉,平坦而结实!

在腹部按了几分钟之后,嫂子的表情很惬意。

可我却很痛苦,下面涨得厉害,感觉能把裤杈弄破。

“嫂子,我下面按的几个穴位,有点敏感,我给你说一声。”

“你按吧,没关系。”嫂子羞羞答答的说道。

我看到她的表情中还有一丝期待。

于是,我准备按气海穴。

此穴在脐下一寸半。

我的手指往下滑,然后碰到了她的裤头。

“嫂子,能不能把你裤头往下移一点,挡住穴位了。”

嫂子的脸红了一下,还是把裤头往下扯了扯。

不得不说,嫂子身材真的很好!

我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这对我来说,真是折磨啊!

嫂子已经闭上眼睛,在尽情享受了!

她脸颊绯红,嘴唇微张,嘴里发出似有似无的声音。

然后,小裤头上就有了地图。

我的头凑得更近了,已经闻到那里散出来的那种令人亢奋的气味!

我好想扑上去啊,来个策马扬鞭!

但没有嫂子的允许,我还是不敢的。不过,现在我有大把的时间跟嫂子相处,也许用不了多久,她就会同意呢?

“啊,金水,好舒服啊,感觉小腹暖洋洋的。”

嫂子抿着嘴唇,很是享受。

她的身体慢慢的在床上扭动起来,我看见她敏感的身子越来越……

“别停,金水——”

但这个时候,我却停了下来。

在按摩的过程中,嫂子的身体时不时的摩擦着我的那里,我那里已经高高的顶起了,涨得难受。

嫂子睁开眼睛,“金水,你怎么停下来了?”

然后,她下一秒就看到我那隆起的裤档了。

“嫂子,我、我难受——”我结巴的说道。

嫂子坐起来,一把就抓住了我的那个地方!

我顿时打了个激灵,全身触电似的!

“嫂子,你、你干啥呀?”我感觉我随时都要爆发了!

嫂子的眼神很迷离,“金水,你、你这个好呀,比你哥大多了。”

“嫂子,你、你快松手呀!我、我——”

嫂子笑了一下,那一笑,与白天的笑容不一样,让人心神荡漾,那绝对不是一个正经女人的笑容。

嫂子坐在了床沿边,“金水,你想不想跟嫂子睡?”

我点了点头,马上又摇头,“嫂子,我说了,你不愿意,我、我不会乱来的。”

嫂子拨开我的双手,眼睛直直的盯着我的那个地方。

“你哥要是有你这么大就好了。”嫂子媚眼如丝,那只手轻轻的滑动。

“嫂子,别摸了,再摸就要那个了。”我失声叫道。

我感觉全身都要爆炸了。

我上前一步就把嫂子推倒在床上,然后压在她身上,我感觉全身一阵痉挛,然后就那个了。

我无力的趴在嫂子身上,那种感觉说不出的舒服。

我的脸贴着嫂子的脸,感觉她的脸发烫,胸脯剧烈的起伏。

“嫂子,对、对不起,我实在控制不了了。”我喘着气从她身上爬起来,才发现她的双腿紧紧缠着我……

嫂子红着脸松开腿,“金水,你把嫂子的衣服都弄脏了。”

“才洗了澡,又弄脏了。”嫂子下了床,然后弯腰把衣服脱了。

看到她撅起的屁股近在咫尺,我下面又不争气的有了反应。

“嫂子,你在干嘛?”我装模作样问着,上前了一步,直接贴在了她的身上。

“哎呀!”嫂子被我扑倒在床上,她回头一看,惊讶得合不拢嘴,“金水,你、你怎么又起来了?”

“我、我也不知道呀,那种感觉又来了。”我厚颜无耻的说道。

“你的身体真的壮得像得牛呀!”嫂子目光痴迷。

我妈没有说错,嫂子应该是那种欲望强烈的女人,但偏偏我哥又不能满足她。

“嫂子,刚才那种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难怪,我听人说,男人和女人干那种事,会很舒服。嫂子,能不能再让我擦一擦。”我厚着脸皮说道。

“不行,金水,嫂子说过了,我身体敏感,你要是那样,我、我也控制不了的。”嫂子的身体下意识的往床上缩。

“嫂子,求你了,再让我擦一擦,很快的。”我双手趴在床沿上,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嫂子是过来人,嫂子知道你、你这一次不会那么快了,算上洗澡那次,你现在是第三次了。”

嫂子的目光痴迷得盯着我,却摇着头。

我知道她一定在做剧烈的思想斗争。

我应该成功的激起了她的欲望,但她还在坚守着最后的良知。

“嫂子,我胀得厉害,就让我擦擦吧!”我死皮赖脸,也不退让。

“金水,嫂子用手帮你吧!”她最终没有妥协。

她既然这样说了,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这次我坚持的时间的确有些长,直到嫂子说她手都酸了,我终于缴械投降。

而嫂子的表情却是非常难受。我释放了,她却没有。

“金水,你先回去吧!”嫂子有气无力的说道。

“哦!”我提上裤子,然后被嫂子牵到门口。

我出了门,走了几步,又折回来。

我从门缝中看到嫂子在用自己的手。

我想再看看,嫂子却把灯给关了!

然后,我就听到嫂子若有若无的叫唤声。

我捂着耳朵,赶紧离开了,再听下去,我又受不了了。

第二天,我心不在焉在的待在屋子里,满脑子都是嫂子白花花的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嫂子才会同意呢?

一整天,嫂子也没有露面。

吃中饭时,妈去屋里叫她,她也没有出来。

我妈对我说:“金水,你嫂子说,人不舒服,我叫她去卫生所看看,她也不想去。昨晚,你跟嫂子怎么样了,你不是给她按摩了吗?”

“我是给她按摩了呀!”我说道,“她哪里不舒服呀?”

“她没说,金水,你除了给你嫂子按摩了,还干啥了?”

“没、没干啥呀?”我吱吱唔唔的说道。

我妈放下碗,一下揪住我的耳朵,“你这小子,你屁股一撅,老娘就知道你是屙屎撒尿。快说,你是不是惹嫂子生气了?”

“没有呀,妈,我怎么会惹嫂子生气呢!”

我妈松开手,眨了眨眼睛,“你、你小子不会是把你嫂子睡了吧?”

“没、没有,差一点。”我涎着脸笑笑。

“啊,差一点?”我妈倒是吃了一惊,“你小子用强了?”

“没有,嫂子不同意,我肯定不会用强啊,再说,我一个瞎子,嫂子她要跑,我也没地方追呀!”我一脸无辜。

我妈笑了笑,“那倒是,那你怎么说差一点?”

“妈,我给嫂子按摩的时候,你不是让我刺激她吗,我就按了那些敏感的穴道。结果,嫂子真受不了了,一下把我裤头扒了下来。”

“啥,她主动扒了你裤头?”

“是啊,她扒得,然、然后她就摸我,我受不了,就、就跑马了。”我红着脸说道。

我妈笑得更欢了,“那后来呢?”

“后、后来,我又、又有反应了,我就厚着脸皮,想蹭蹭嫂子,嫂子没同意,最后用手帮了我。”

我妈一拍桌子,“哎呀,你嫂子这个都帮你做了,看来比我想象得要快。金水啊,你嫂子躲在屋里不出来,要么是不好意思见你,要么她一定在琢磨这事儿。”

“啥事啊?”

我妈拍了一下我脑袋,“就是让你跟她睡觉的事呗!昨晚她能帮你那样,她自己那一关估计过了一半!”

我妈这么一说,我自然高兴了。

吃过饭,我妈让我去小卖部打酱油。

我哼着歌儿出了门。

太热天的,外面也没有几个人。

我拄着盲杖,摸摸索索就来到小卖部门口。

然后,我就看到老板娘罗春花坐在店门口,正在旁若无人奶娃儿。

见我来了,她自然也不会避讳。

“金水,要买啥?”她招呼道。

我的目光落在她那又大又白又软的奶子上,那娃儿吮得正欢,我恨不得把他推开,自己奶上两口。

“春花嫂,我买一瓶酱油。”

“等下,我给你拿。”罗春花把娃儿放在摇篮里,站了起来,“金水,这两天没出门,跟你嫂子玩啊?”

“跟我嫂子玩什么呀?”

罗春花吃吃一笑,“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你哥出国了,你不正好帮你哥把你嫂子喂饱?你哥跟你嫂子都结婚两年了,你嫂子肚子都没有动静,怕是你哥不行吧?你正好帮忙呀!”

“春花嫂,你乱说什么!”

“你不喂你嫂子呀,自然有人喂!”

“喂什么呀?”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

我一回头,看见了张大龙。

“给娃儿喂奶!”罗春花没好气的说道。

“给我也奶两口啊!”张大龙走向前,看四周无人,手就在罗春花的大屁股上狠狠捏了几把。

“去你的!”罗春花笑骂道。

妈蛋,真当我是瞎子呢!我是看出来了,这张大龙不仅勾搭吴丽珍,估计跟罗春花也有一腿。

这罗春花老公在县城打工,正好便宜了张大龙。

“喂,汪瞎子,你嫂子有没有让你吃她的奶呀?”张大龙嘻皮笑脸的说道。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骂了一句。

罗春花把酱油瓶塞到我手里,补了我的钱。

这个时候,我就看见张大龙把手伸到罗春花的衣服里去了,摸得罗春花‘咯咯’直笑。

狗日的张大龙,仗着自己是村长儿子,到处祸害妇女啊!

我又嫉妒又羡慕的转身走了。

吃晚饭的时候,嫂子从屋里出来了。

我想起了罗春花的话,‘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饺子我不喜欢吃,但嫂子是真的好玩啊!

吃完饭,嫂子羞羞答答的说道:“妈,金水,那个事情,我、我同意了!”

我妈眼睛一亮,激动的说道:“晓慧,你、你同意和金水——”

嫂子点了点头。

“哎呀,阿弥陀佛,你这么快就想通了,真是老天开眼呀!我们老汪家终于有后了!”我妈高兴得差点掉泪了。

“金水,你待会洗个澡,然后到我屋里来。”嫂子扔下这句,就跑回屋里去了。

我自然也是激动不已,这幸福来得太快了吧,嫂子真让我玩了!

“傻小子,待会好好跟你嫂子做,要让她尽快怀上!”我妈贼笑道。

休息了一会之后,我就去卫生间洗了澡,光想着马上要发生的事,我下面就顶起了帐篷。

冲了澡,我穿着裤杈就摸到了嫂子的门口,一推,门就开了。

我走进去,看见嫂子穿着睡衣坐在那里。

“嫂子,我来了!”我尽量控制自己激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