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女生说我笑的很猥琐 男友一摸就忍不住流 第6章 你可以尽情的开发我


     离开秦家,无处可去,只能打给我最好的闺蜜姜沁。

 文学


    
     电话关机。
    
     她和我是孤儿院时的同学,比我大两岁,有个好心的企业老总赞助她,高中毕业后,因为长相和气质原因,就读了航空学院,毕业,直接当了空姐。
    
     其实我大学也是个好心人资助的,而且他给了我很多帮助。
    
     只是我从没见过他本人。
    
     姜沁的手机关机,就说明是在工作。
    
     我浑浑噩噩的走在街头,没走多远就看见街角一个店铺的招牌亮着,走到面前,才发现这是个酒吧。
    
     也好,我正需要喝酒。
    
     我第一次来酒吧,这里和我想象的不一样。
    
     不是热闹非凡,而是清清静静。
    
     我慢步走到吧台,假装熟客的说了句,“给我来一杯伏特加,不,三杯。”
    
     我不懂酒,就知道这个是俄罗斯人爱喝的烈酒。
    
     毕竟是战斗民族,撂倒我借酒消愁一下应该没问题。
    
     果然,当我用一口闷的方式喝了三杯,眼前就开始出现重影。
    
     这果然是个正经酒吧,看我喝的有些歪斜时,调酒师就问我,“女士,你喝多了,请问您有朋友吗,我联系他送你回家。”
    
     我虽然醉了,可大脑却很清醒。
    
     他一问,我就有些迷茫。
    
     朋友?
    
     我大学一直忙于打工,又是走读,和同学交集很少。
    
     姜沁又在工作,我还有什么朋友……
    
     在我想拒绝时,脑海里印出了一串数字,是纪擎轩的号码。
    
     虽然他的号码我是前几天才知道的,却早已烂记于心。
    
     我将纪擎轩的号码报给调酒师,然后就听见调酒师着呢的打了电话,之后问我叫什么名字,我在报了名字后,就趴在酒吧上等着。
    
     他一定不回来的。
    
     我是这么想的。
    
     但过了一会,我却听见耳边响起那熟悉的男声,“她在哪?”
    
     在这安静的酒吧里,宛如大提琴的奏章,低沉好听。
    
     我装醉,感觉到男人把我抱起来,扔到副驾驶上,片刻,我又感觉到男人的荷尔蒙气息在靠近,虽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我脑袋在那一瞬只跳出两个字——
    
     复仇。
    
     也许是喝了酒的缘故,在这个念头一出现,我睁眼,顺势就勾上了面前男人的脖子,看准面前的薄唇,一下子就吻了上去。
    
     耳边响起安全带缩回的声音。
    
     果然,是我想多了。
    
     我不会接吻,吻的特别生硬,我的唇也只在他的唇上停了一秒,就被推开。
    
     然后用极度厌恶的语气道,“你可真下贱,连基本的廉耻都没有。”
    
     如果是平时的我,怕是一定会下车离开,可此时的我被酒精驱离了理智,不但没下车,一双眸子惺忪的看着男人的黑眸,反而勾唇一笑,“我可不贱,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而她却不是。”
    
     听我这么说,纪擎轩的脸马上阴了下来,手直接卡住我的脖子,一字一句的问,“你说什么?”
    
     这次,他卡的不紧。
    
     我反而更加大胆,一只手探到男人后腰,脸压上去,说,“我亲眼看见秦佳梦在车库里和秦昭民的司机在车上做,还知道她在学校放假期间在男生宿舍和几个男生滥交,被宿管发现,记了一过,前面的事你查不到,这件,你一查就能查到。”
    
     因为离得近,我清楚的看见纪擎轩脸上的表情变得越发阴郁。
    
     我听说男人多多少少在这方面有洁癖,果然如此。
    
     我伸手,用手指在男人腰肌处轻轻一掐,装出玩世不恭的样子,“而我干干净净,只有你一个人,你可以尽情的开发我。”

第7章 最多也就配当我身边的一只母狗


     纪擎轩听过我的话,满脸厌恶,但手却从脖子处转移到下巴,黑色的眸子打量着我,像要把我看透一般。
    
     空气中安静的可怕,只有酒精的气息。
    
     半晌,才发出一声嗤笑,“你想要什么?”
    
     这时的我,天真的以为他信了我,才开口“我在婚礼结婚协议上按的是我的指纹,只要你不和她重按,我就是你的。”
    
     男人把我一推,坐回驾驶座,什么都没说。
    
     但是,当他一路开车回家,把我扔进盛满冰水的浴缸里,拽着我的头发对我说,“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嘴里说的话?你这种女人,最多也就配当我身边的一只母狗。”
    
     那一刻,我已经清醒,以纪擎轩对我的厌恶,怎么会信我的话?
    
     我在水中挣扎,他却不管不顾,在我濒临溺水时,他才把我从浴缸里捞出来,然后我们从浴缸里,到窗台上,到沙发上,最后到床上,尝试了无数个姿势……
    
     我本来就满身是伤,后来又做的我下身肿痛,每一次摩擦都让我疼的眼泪直流,我哭着喊停,他恍若未闻。
    
     最后我是昏迷的。
    
     再醒来,面前是若白的墙壁,一旁挂着点滴。
    
     此时的我酒已经醒了。
    
     再想起昨天说的话,做的事,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在医院住了三天。
    
     这三天,我除了身上的伤,还必须要在私密处上药,虽然没有人问我住院的原因,但从每次护士们看我的眼神,我知道,她们怕是都知道了。
    
     到三天后出院,纪擎轩都没有出现。
    
     我出院第一件事,就是给姜沁打电话。
    
     还好,这次她接了,听了我的情况后,风风火火打车到了医院,收拾好担心,就把我接到她那40平米的小破屋里去。
    
     进门,我习惯性的从堆满衣服的沙发上挪出一个地方,坐下。
    
     姜沁搬了个小板凳,坐在我旁边,自顾自的点了一根烟,深深吸了两口,才问,“说吧,发生了什么?”
    
     她虽然是问我,但脸上早就是看破一切的表情。
    
     我正好无处倾诉,就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她。
    
     姜沁一边吸烟一边听,等我说完,她把烟蒂狠狠掐灭在手边的烟灰缸里,拍了拍手,“你可算不当小白兔了。”
    
     “什么?”
    
     我本来以为姜沁会骂我。
    
     她一夸我,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姜沁坐直,一副经验老道的语气道,“你啊,别上赶着去纪擎轩那送,而是要欲擒故纵,男人嘛,肾走着走着,就能走心了。”
    
     她这意思很明显,是让我继续和纪擎轩纠缠。
    
     可三天前那个夜晚,即便我喝醉了,也忘不了那痛彻心扉的感觉,“算了,我真的怕了,他是野兽!”
    
     “算了个屁。”姜沁凑过来,一屁股坐在那堆衣服上,手勾着我的脖子,“你从多少年前,天天念叨他了?以前还把关于他的报纸剪下来贴着,现在肉都到嘴边了,你居然说算了?”
    
     她一说,我不由一怔。
    
     是啊,以前的我,心心念念,不就是能和纪擎轩再次相遇,然后嫁给他吗?
    
     “我可以站在你身后,像影子追着光梦游……”
    
     悠扬的手机铃声响起。
    
     这是我的手机。
    
     这首歌我用了好久,记得第一次听见它时,我几乎哭了。
    
     纪擎轩于我,大概就是那道光,明知道没有结果,我却拼命努力,想变得更优秀,更强大,希望有一天,可以和他站在同一个阶层。
    
     同他握手,然后自信的自我介绍。
    
     当我从包里翻出手机,看见上面那串熟悉的号码,吓得差点把手机扔了。

>>>>本文《转0身就是一辈子》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