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撑开花瓣抵着她律动_第一次摸丁丁什么感觉 第4章


    轻轻在那让人神魂颠倒的缝隙上一抹,她就情不自禁的扭动臀部,大概是渴望高射炮一般的赵老二进攻。

 文学

    
    “老公……我……好痒……”
    
    她这迷迷糊糊的脚印上,刺激得我原始野性一下子全部爆发出来,欲火烧得更加旺盛,那老二暴胀,再也顾不得温柔体贴,怜香惜玉,紧压在她那丰满的胴体上,赵老二对准入口,紧接着就是用力一挺!
    
    “哦……”
    
    可能是因为赵老二太大的缘故,居然让儿媳不禁哼一声。
    
    我急忙搂紧她,在她的耳垂上轻轻舔了一口,可是却不敢说话,怕把她清醒过来。
    
    我那钢铁般的赵老二,在我渴望至极的缝隙里里来回冲刺。
    
    也许是结婚没有多长的原因,这里面竟紧得跟婴儿小嘴一样。
    
    这久违的爽感让我的神经逐渐麻痹,一片空白的思维里,只知道本能般的进攻着,全然忘记身下的女人是我的儿媳。
    
    随着我进攻速度的加快,儿媳的娇吟声也跟着加大:
    
    “好深……老公……你的鸟儿好大好大……我都要吃不下了……”
    
    “老公……你的鸟鸟插得好深……”
    
    每当我深深攻入时,她就跟着哼唧一声,雪白的屁股左右摇晃着,连带丰满雪白的双乳也随着我进攻的频率不停的上下波动着。
    
    她这个浪荡的反应更激发我的性欲。
    
    没想到儿媳居然连在睡梦中都是这么的sao浪,我要干死她!
    
    “爽……爽死我了……老公……再快一点……干死sao梦梦吧……”
    
    我的腰肢就像是装了马达一样,完全不知道疲惫的进攻着,那种紧实的爽感让我浑身上下的毛孔全部打开。
    
    如此百来下的进攻后,儿媳仍然没有醒来的意思。
    
    我的胆子也渐渐大了起来,干脆将她的双脚高举过头,做更深入的插入。
    
    赵老二再次开始猛烈打击,枪头不停地碰到花心里的嫩肉上,这爽到灵魂的感觉让我就好像是全身触电一般。
    
    我一边发了疯似的进攻,一边不停地揉搓她早已变硬的相思豆和富有弹性的山峰。
    
    儿媳几乎要失去知觉一般,眼睛睁也不睁,唯独小嘴张大,下颌微微颤抖,不停发出浪荡的娇吟声。
    
    “啊,不行了……不行了……sao梦梦真的爽死了……”
    
    不多时,她的全身就骤然绷紧得挺了起来,我知道这是高朝来时的征兆,脑袋朝后仰起,沾
    
    满汗水的山峰不停的抖动着。
    
    “爽……妹妹下面爽死了……”
    
    “我还想要……我想要上天……”
    
    我就跟发了疯的野兽一般,将依旧坚硬的赵老二退出来,然后把她翻了个身,让她四肢着地采取趴着的姿势。
    
    儿媳的脑袋趴在枕头上,双手抓着床单,小嘴哼哼唧唧的娇吟个不停,我的赵老二又从后方插了进去。
    
    我插入后就不停改着赵老二的角度而旋转着。
    
    “亲亲……我要上天了……我要……”
    
    “好……快……再快……妹妹里面好难受……”
    
    这是我十多年来再次碰到女人,尤其还是自己的儿媳,一股异样的快感在我体内肆虐。
    
    我一手扶着儿媳的翘臀,不停的进攻,一手在她充血的肉粒上爱抚。
    
    这种双管齐下的刺激,让她女人原始的欲望也暴发出来。
    
    她屁股不停的扭动起来,想要得到更加舒坦的爽感,嘴里也不断的发出甜蜜浪荡的娇吟声:
    
    “妹妹要……让你干死了……sao洞洞要被你日穿了……”
    
    我用猛烈的速度作上下抽动,不断刺激她柔嫩诱人的秘处,在我大力的开垦下,她的秘处开始一阵蠕动,花心里的嫩肉不断的夹紧赵老二。
    
    我用力进攻着,儿媳的下体有着非常强烈的反应,她嘴里冒出甜美的哼声,xiong前的山峰随着我的动作不断在空气里滑过一道道划线。
    
    看得我几乎都要眼花缭乱的,爽感如潮水一般,朝我不断的涌来。
    
    被我这一顿狂轰滥炸之下,她仰起头露出雪白的脖子,秘处不断的收缩着,张开嘴:“哦,我要来了……sao宝宝要高朝了……再快点……不要停啊……”
    
    娇吟声几乎都变成了带着哭腔的哀求,看来儿子平日也没怎么能满足她。
    
    “来了……宝宝来了……”她长长的一声吟叫,浑身的肌肉一下子绷紧,秘处也跟着紧紧收缩起来,夹得赵老二一阵说不出来的舒爽。
    
    我脑袋里突然闪过一个疯狂的念头……

第5章


    这么一个极品尤物既然嫁到我们家来,儿子不能完成的事情,我就来帮儿子!
    
    这疯狂的念头让我更加的兴奋,我伸出双手抓住她雪白的双脚,拉开一百八十度,赵老二连续进攻,汁液不断被粗大的赵老二从秘处里挤压出来,沿着那娇嫩的缝隙里流到床上。
    
    不过我依旧没有感觉,常年没有碰到女人的赵老二就像是孙悟空的金箍棒,还在保持着它健硕的状态。
    
    我大力的开垦着儿媳的秘处,想要把儿子没有做好的工作给竭尽全力的完成。
    
    尽管儿媳现在已经全身软绵绵的,但好像还有力量回应我的攻击,翘臀挺高,迎合着我的攻击而扭动着。
    
    “完了……爽死了……sao母狗爽死了……”
    
    在赵老二如打桩机般的进攻下,她发出也不知道是哭泣还是喜悦的声音,小腹再次收缩,包围着赵老二,用力向里吸引。
    
    “我不行了……要死了……你干死我了……爽死了……”
    
    我一手搂着她纤细的腰肢,一手揉着她的山峰,赵老二早已一片泥泞的秘处里,是越干越勇,越插越猛,用足了气力,拼命的进攻,粗大的枪头像雨打芭蕉一般,打击在她的花心上。
    
    那种久违的喷射感终于来临,我再也控制不住,阀门一开,开始猛烈喷射。
    
    当滚烫的子弹一喷进去,那敏感的花心深处又来了感觉,一股同样炙热的汁液再次从儿媳的花心里喷射出来,浇在枪头上,让我忍不住浑身一颤。
    
    发射完,我并没有急着把赵老二退出来,依旧恋恋不舍的趴在儿媳的身上,紧紧的抱住她。
    
    我生怕这是一场梦,想要多存留一点回忆。
    
    原本只属于儿子的女人此时正软绵绵瘫痪在我的身下,全身上下布满汗水,只剩xiong部因呼吸而上下起伏着,眼睛由始至终都没有睁开过。
    
    大概她也以为是梦吧。
    
    她双手紧紧抱着我,就好像是我会跑了一样,脑袋就这样仰卧的我xiong口上,下半身依旧和我的下半身紧紧贴在一起。
    
    我也伸出一手紧紧的抱着她滚烫的娇躯,一手缓缓的轻抚她光滑的玉背。
    
    没一会儿,我就听到儿媳传来平缓的呼吸声,显然是又睡着了。
    
    可是现在怎么办
    
    我一时有些纠结起来,刚才的确是爽到了灵魂都要飞起,可是现在我却有些为难起来。
    
    如果现在把儿媳叫醒的话,那我们刚才做的事情都全部都暴露出来。
    
    我搂着儿媳的娇躯,久久也没有睡着,等天边露出鱼肚白时,我就急忙起来,穿着衣服拿上手机就出去跑步。
    
    一直磨磨蹭蹭的到了天色大亮,不过临回来时,我却有些犹豫。
    
    万一儿媳醒来发现她是在我的房间里那可怎么办
    
    就在我纠结再三时,拿在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我拿起来一看,发现居然是儿媳打来的电话,我的心里顿时一阵慌乱。
    
    难道是儿媳发现了昨晚的事情
    
    现在怎么办
    
    我突然发现我的脑袋一时间变成了一团浆糊,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等到铃声响起的第二遍,我把心一狠,死就死!
    
    我狠下心来把电话接了进来,可是我却不知道如何开口,难道是要坦白昨晚的事情
    
    不过我还没开口,就听到儿媳那熟悉的温柔的声音:“爸,你又出去跑步了吗”
    
    我一下子愣住了,她居然没有怪我
    
    还是说她……
    
    见到我不说话,沈梦又轻轻喊了一声:“爸……”
    
    “哎,我出来跑步了。”我急忙深吸两口气,然后小心翼翼的问道:“怎么了”
    
    “没事,就是你回来的时候能不能带点早餐回来”儿媳沈梦的声音里听不出任何的不对劲,依旧还是平常里和我说话的那种语气:“家里没什么吃的了。”
    
    “哦哦,我一会儿回去的时候带些回去。”我急忙应了一声。
    
    心里却始终没有弄懂儿媳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轻柔的道:“那爸你早点回来吧。”
    
    挂断电话后,我再次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照理说,儿媳早上醒来发现不是在她的房间,应该也会想起什么的,可是现在却好像没事的人一样。
    
    想了一会儿,也没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来还是回去一趟就知道了,我买了些早餐,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朝着回去的方向走。
    
    到了门口后,我竟突然有些紧张起来。
    
    我忍不住深吸几口气,努力平复了情绪,这才迈步走进屋里。
    
    刚走进屋里,就看到儿媳站在她的房间门口。
    
    一看到她,我竟有些慌乱起来,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些什么。
    
    我突然发现儿媳脸色没有异色,一切如常。
    
    “早餐我买回来了,你……先吃吧。”我居然有些不知所措的感觉,随口说了一声。
    
    “好。”儿媳答应一声,也不知道怎么地,俏脸一下子红个彻底,连忙起身,低下头装作整理衣服。
    
    “爸,我收拾一下就来。”
    
    “那好,我先去冲个凉。”说完,我就匆匆走开了。
    
    回到房间里,发现床上的被单居然都收拾干净了,屋里也没有任何的异味,看来儿媳还真是发现了什么。
    
    现在改怎么办
    >>>>本文《特0殊的爱》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