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男友揉胸时你该做什么(妻子的秘密)不要不要了哦边走边动 第4章 母亲


     乐正弘此刻感觉到了无比耻辱,以及对自己的憎恶。
    

 文学

     但奇怪的是,做为余明的“身边人”,为什么关璐就没有听到一点风声呢?难道余明还会瞒着她?
    
     或者她担心自己经受不起这个打击,所以故意隐瞒了事实?可这件事早晚要宣布,她有必要隐瞒吗?
    
     莫蔚蓝仿佛是为了安慰乐正弘,说道:“当然,报社也考虑过你,事实上,我当初给余社长推荐的也是你,可后来……”
    
     乐正弘盯着莫蔚蓝,沙哑着嗓子问道:“后来怎么样?”
    
     莫蔚蓝一脸为难的样子,想了一会儿,道:“难道关璐就没有跟你谈起过这件事?”
    
     乐正弘想起莫蔚蓝住院不久的一天晚上,关璐躺在床上对他说的悄悄话,当时她说的很清楚,余明有意让自己当这个主任,但后来好像真的没有再提过这件事。
    
     难道那时候余明还没有把她搞到手,所以就给她开了一张空头支票?
    
     可关璐是那种被一张空头支票就能骗上床的女人吗?按照她眼下在媒体界的名气,一个小小的主任怎么会放在眼里,副社长还差不多。
    
     何况受益者还不是她自己,而是丈夫,乐正弘并不觉得现在的关璐会为了丈夫的前途而出卖自己的色相。
    
     很显然,在她出轨的背后,除了精神上的追求之外,肯定还有更大的利益驱动,而绝对不会是为了自己当上这个小主任。
    
     这么一想,乐正弘心里面的压力好像反倒小了很多,因为,关璐的出轨如果跟自己的前途有关的话,那他真的左右不是人。不但没权力谴责妻子的不忠,反而在她面前抬不起头。
    
     现在看来,对那个主任的位置,关璐也不过是随口一说而已,至于自己能不能当上这个主任,她显然没有当回事。
    
     乐正弘盯着莫蔚蓝问道:“你的意思我老婆知道这件事?”
    
     莫蔚蓝答非所问的道:“关璐可是个很能干的女人啊……”
    
     乐正弘细细咀嚼着这句话,心里很不是滋味,说一个男人很能干,不管从哪个角度想都是褒奖,但说一个女人很能干,就值得玩味了。
    
     难道莫蔚蓝对自己老婆和余明的关系早已有所察觉?
    
     乐正弘见莫蔚蓝吞吞吐吐的样子,有点急了,说道:“莫主任,我也不瞒你,当初还是我老婆说,我有可能接你的班,还劝我别出岔子,谁知道,哎,这件事究竟有什么隐秘?”
    
     莫蔚蓝叹口气道:“你不是一直像个难得糊涂的人吗?怎么突然这么刨根问底了?”
    
     乐正弘心中一动,问道:“我难得糊涂?我什么地方糊涂了?”
    
     莫蔚蓝再一次避开了回答,而是道:“说道:“我以前只知道你母亲在人民医院工作,没想到她还是肿瘤科的大夫,我这病倒是多亏了她……”
    
     乐正弘这才意识到,母亲应该是莫蔚蓝的主治大夫。
    
     乐正弘知道莫蔚蓝不是一个喜欢搬弄是非的人,既然她都把话题转到了自己母亲身上,不愿意说,自己再问也没用,反正事情已经到了这份上,谁当这个主任关自己屁事啊。
    
     也许,真该好好考虑接下来该何去何从,最重要的是,该怎么处理跟关璐的感情问题,眼下只有两个选项。
    
     一是继续做一只把脑袋埋进沙子里的鸵鸟,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这样的话,婚姻危机起码不会在短时间之内爆发。
    
     二是快刀斩乱麻,鼓起勇气跟关璐把话挑明了,先看看她的态度,也许她心里还有自己,说不定会痛哭流涕,请求自己的原谅呢。
    
     只是关璐好像不是这种人,摊牌有可能逼着她马上就会做出抉择,难道自己真的舍得跟关璐离婚吗?或者关璐会这么绝情地跟自己分道扬镳吗?
    
     这些问题让乐正弘纠结无比。
    
     一方面是面对老婆红杏出墙的愤怒,那点可怜的自尊心无处安放。
    
     另一方面是对关璐深深的眷恋,根本不舍得放手。
    
     无论做出什么选择,都将让他痛不欲生,他这才意识到,工作和事业在自己和关璐的婚姻面前渺小的不值一提。
    
     离开莫蔚蓝之后,乐正弘来到了肿瘤科医生办公室,说实话,虽然母亲在这里工作了二十多年了,可他来办公室找母亲的次数屈指可数。
    
     “你好,请问周大夫在吗?”乐正弘冲一位年轻的女医生问道。
    
     “周大夫?我们这里有两个周大夫,你找哪个?”女医生见是一个帅哥,客气地问道。
    
     “啊,周钰……”乐正弘直接称呼母亲的名字觉得有点不太自然。
    
     女医生说道:“啊,你找周主任啊,就在隔壁。”
    
     乐正弘愣了一下,他可不知道母亲什么时候当了主任,在他的意识中,总觉得母亲马上就要退休了。
    
     带着疑惑,他敲敲隔壁办公室的门,并且注意到门牌上真的写着“主任室”三个字。
    
     “进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乐正弘心里忍不住一阵紧张,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跟母亲说自己的事情。
    
     “正弘,你怎么跑来了?”周钰坐在办工作后面正在看一份病例,抬头盯着儿子微微惊讶道。
    
     乐正弘装作一副轻松的样子,笑道:“我来看看我们主任,就是莫蔚蓝。”
    
     周钰仔细端详了一下儿子的脸,皱皱眉头说道:“怎么脸色不好,又熬夜了吧?”
    
     乐正弘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没有回答母亲的问题,而是环顾了一下这间不大不小的办公室,问道:“妈,你什么时候当上主任了,连我都瞒着?”
    
     周钰淡淡地说道:“副主任。”
    
     乐正弘一愣,心想,这倒是巧了,没想到母亲跟自己一样,主任前面都有个副字。只是母亲是专家型的副主任,具有不可替代性,不像自己这个副主任,只要认识几个字,谁都可以顶替。
    
     “正弘,出什么事了吗?”周钰一直盯着乐正弘的脸,虽然儿子故作轻松,可一眼就看出他心事重重。
    
     乐正弘的烟瘾很大,刚才已经憋了好一阵了,这时不自觉地摸出一只烟点上,而周钰也破天荒没有阻止他,反而从茶几下面拿出一直烟灰缸放在了儿子面前,然后坐在对面的沙发上。
    
     “妈……”乐正弘艰难地翕动着嘴唇,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并且有点后悔来办公室找母亲,这种事情还是在家里说比较合适。
    
     “到底出什么事了?”周钰问道。
    
     乐正弘知道这件事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母亲早晚会知道,何况,他可不敢在母亲面前撒谎。
    
     “妈,我要离开报社了……”乐正弘咬咬牙说道。
    
     周钰一脸惊讶地问道:“离开报社?干的好好的为什么……是不是因为关璐?”
    
     乐正弘一愣,急忙摇摇头说道:“跟她没关系,版面上出事了,我把一个市领导的名字搞错了,上面揪着这件事不放。”
    
     周钰沉默了一会儿,吃惊道:“他们要开除你吗?”
    
     乐正弘点点头,随即有摇摇头,说道:“具体怎么处理我也不知道,反正报社是待不下去了。”
    
     “社长找你谈过了?”周钰问道。
    
     乐正弘摇摇头说道:“我还没有去过报社。”
    
     “那你怎么知道会开除你?”周钰问道。
    
     乐正弘憋了一会儿才说道:“早晨我见过关璐了,她说市委宣传部的领导亲自过问了这件事……”
    
     周钰慢慢站起身来,盯着乐正弘说道:“那你一上午都在干什么?这个时候不去报社还有心思跑来看病人?”
    
     乐正弘听出母亲的语气有点生气,嘟囔道:“现在去报社还有什么用?关璐说……”
    
     乐正弘的话音未落,周钰忽然一拍桌子喝道:“够了!关璐关璐,难道关璐是社长?是宣传部长?你怎么什么事情都听她的?自己难道就没有一点主意?”
    
     乐正弘涨红了脸,低垂着脑袋不敢出声,不过,心里面却吃了一惊,这倒不是母亲突然发了脾气,而是母亲虽然是在训斥他,可听起来却像是对关璐一肚子不满。
    
     可在此之前,她可从来没有在自己面前说过关璐一句坏话,实际上婆媳关系还挺融洽的,起码表面上是这样,不明白现在她为什么会对关璐产生这么大的怨气。
    
     “妈,我知道你很少失望……”乐正弘诺诺道:“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就算报社不开除我,我也不想待下去了,换个环境也好。”
    
     周钰微微喘了一口气,说道:“就算离开报社,也不能背着开除的名声,这将成为你人生的一个污点,今后走到哪里,别人都会戳你的后脊梁。”
    
     乐正弘觉得母亲说的也有道理,虽然现在是商品社会,人才流动频繁,可正规的用人单位一般都比较重视新进员工的职场履历,假如被人知道自己是被报社开除的,不论是什么原因,起码不会在短时间之内得到重用。
    
     “妈,我总觉得这件事有鬼,我昨晚明明仔细检查过每一篇文章,不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我怀疑有人暗中故意陷害我。”
    
     周钰惊讶道:“陷害你,为什么要陷害你,你得罪什么人?”
    
     尽管刚才莫蔚蓝已经告诉乐正弘主任的职位早已内定,陷害一说不符合逻辑,可他忍不住还是在母亲面前旧事重提,说道:“还不是为了莫蔚蓝那个主任的位置,她退出之后,我有可能接她的班。”
    
     周钰板着脸问道:“你怎么知道你能接班?”
    
     乐正弘无奈的道:“关璐说余社长向她透露过有意让我当这个主任,可最终又临时变卦了。”
    
     周钰眼神冷冷的问道:“关璐只不过是一个记者,你们余社长怎么会向她透露报社的人事安排?”

第5章 小美人


     乐正弘顿时哑口无言,刚才只顾着证明自己的清白了,没想到就被母亲抓到了破绽,犹豫一会儿,勉强辩解道:“关璐虽然不是报社的领导,可她是首席记者,报社的骨干……”周钰哼了一声没出声。
    
     乐正弘偷偷瞥了母亲一眼,见她一副沉思的模样,心里面忍不住一阵难过,急忙站起身来说道:“妈,你就别操心了,我只是想告诉你一声,剩下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好的,过两天我就重新找一份工作。”
    
     “也没必要这么仓促,年纪轻轻的难道还怕找不到工作?我看,你倒是要好好反省一下自己。”?周钰稍稍缓和了语气,“你现在就去报社,亲自找余社长谈谈,当然,我不是让你低三下四地去求他,而是要承认自己的错误,然后问问他,能不能以主动辞职了结这件事,如果他一定要做开除处理,我再来想想办法。”
    
     乐正弘知道,母亲做为肿瘤科的专家,也认识不少有能量的病人,当初就是她托人把自己和关璐安排了这份报社的工作,想必她又想通过自己的关系来帮自己处理这件事。
    
     一瞬间,乐正弘的自尊心突然膨胀起来,果断地说道:“妈,这件事你就别管了,我要自己处理,说实话,我现在也没有把那个主任看的这么重。”
    
     周钰走过来伸手摸摸儿子的脑袋,说道:“妈知道,你现在纠结的不是这份工作,而是关璐对你的态度。”
    
     说完,周钰叹了一口气,似自言自语地说道:“说实话,自从你们两个结婚的那天,我就一直担心,她太漂亮,太能干了,你根本罩不住她。”
    
     乐正弘一阵心跳,有点心虚地问道:“妈,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周钰盯着儿子问道:“难道你不明白我的意思?”
    
     乐正弘一阵愕然,问道:“妈,你是不是也知道什么?”
    
     周钰倒没有瞒着,犹豫了一下说道:“我是听莫蔚蓝说的,据她的意思,你这个主任没当上多半和关璐有关。你还是回去跟关璐谈谈,也许,是她认为你不合适当这个主任,至于什么原因,我不明白,莫蔚蓝也猜不透。”
    
     乐正弘站在那里怔怔发呆,也被搞糊涂了,如果是莫蔚蓝说的,那倒不会是空穴来风。但,竞争主任的职位可是关璐最先提出来,她不帮忙也就罢了,怎么会拆自己的台呢?不管怎么说,眼下自己还是她的丈夫啊?
    
     难道那天她和自己说过后,发生了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以至于让关璐不得不打消最初的念头?
    
     可是,她为什么从来就没有跟自己提过呢?难道自己在她眼里真的成了废物,以至于都不想跟自己商量一下?
    
     周钰见儿子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摆摆手说道:“你先去吧,晚上带关璐一起来家里吃饭,你妹妹也回来了。”
    
     乐正弘忧心忡忡地离开了医院,他觉得母亲的法眼已经把自己看透了,并且已经意识自己和关璐的感情出了问题,也许,昨天晚上莫文蔚也跟她提过这方面的事情,难道母亲今天晚上要替自己和关璐做调解人?
    
     不可能,母亲和关璐是属于同一种类型的女人,她们都不是那种愿意轻易妥协的人。
    
     在离开医院之后,乐正弘反倒渐渐冷静下来,只觉得今天发生的一切,背后似乎隐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外面已经起风了,太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厚厚的云层遮住,乐正弘刚刚钻进车里面,天空中就响起一阵沉闷的雷声,根据天气预报,今年第三号台风“俏寡妇”将在江州市沿海登陆。
    
     乐正弘并没有按照母亲的吩咐马上去报社找余明,尽管他觉得母亲的意见很对,但心里好像憋着一股劲,偏偏要违背一下母亲的“旨意”。
    
     刚刚把汽车开出停车场,手机响了起来,他想当然地以为是关璐打来的,可看看来电显示,忍不住一阵失望。
    
     电话是编辑部的一位同事打来的,这个同事名叫鲁传志,平时跟乐正弘关系不错,节假日的时候经常在一起喝一杯,跟关璐也谈得来。
    
     “哥们,你在哪儿,看来事情闹大了,宣传部来人了。”鲁传志声音压得的低低地说道。
    
     乐正弘知道,今天的报纸出来之后,自己的事情全报社的人应该都知道了,没想到这么长时间只有鲁传志一个人想起给自己打个电话,可见自己在报社的人缘并不怎么样。
    
     “你看见关璐没有?”乐正弘问道。
    
     鲁传志小声道:“早上在报社露过面,这阵不知道去哪儿了?”
    
     “余社长呢?”乐正弘问道。
    
     鲁传志说道:“在办公室开会呢,可能正在研究处理你的问题,对了,写那篇文章的小美人也被叫去问话了,正在哭呢。”
    
     鲁传志嘴里的小美人指的是新闻部的记者,她大学毕业之后来报社工作还不到一年,由于相貌酷似某个电影明星,所以私底下被冠以小美人的称号。
    
     那篇省委主要领导观看七一文艺汇演的稿子就是夏冰写的,如果版面确实没有被人动过手脚的话,那就说明夏冰在写这篇稿子的时候就已经把李鼎新的名字放错了位置。
    
     不过,即便是这样,夏冰应该也不用承担多大的责任,因为稿件最后还有编辑把关,上要闻版的稿子最终还要有自己这个副主任把关。
    
     见鬼的是,这个该死的名字在经过两道把关之后,最终还是出现在了错误的位置上,现在想想简直有点不可思议。
    
     “传志,你能不能想办法把她上传的原始稿件发给我看看?”乐正弘说道。
    
     鲁传志说道:“发不成了,小美人的账号被封了,不过,这还用问吗?肯定是她搞错在先,而你居然没有看出来。”
    
     乐正弘惊讶道:“那她承认原始稿件就错了?”
    
     鲁传志说道:“她可不承认,一大早就嚷嚷着要调原始稿件出来看,可网管今天一大早就把她的权限取消了,现在谁也看不见原始稿件。”
    
     乐正弘倒没有对报社采取的措施感到奇怪,因为凡是牵扯到版面上的错误,取消当事人进入系统的权限便于调查的一种惯例,要不然随便敲敲键盘就能毁灭证据。
    
     既然这件事已经上纲上线,不管夏冰原始稿件是对是错,她都逃不掉连带责任,何况,她的原始稿件对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
    
     如果她写对了,这个事故也就不存在了,除非真的有人暗中在陷害自己,可如果是有人害自己,她的原始稿件自然也会被改成错的。
    
     乐正弘心烦意乱地说道:“事情已经这样了,听天由命吧。”
    
     鲁传志压低了声音说道:“奇怪,关璐跑哪儿去了,凭她跟社长大人的特殊关系,难道就不能替你求求情?”
    
     鲁传志的话刺痛了乐正弘敏感的神情,怒道:“放你娘的屁,关璐和余社长有什么特殊关系?”
    
     鲁传志愣了一下,说道:“好好,算我没说,你今天不来报社吗?对了,我下午没事,如果你需要师父安慰的话,就来我的小狗窝。”说完,就把手机挂断了。
    
     乐正弘此刻确实需要人安慰,但绝不是鲁传志,而是关璐。可不知为什么,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之后,她竟然还有心思在外面瞎跑,难道压根就没有把自己的事情放在心上?
    
     也许她正在替自己想办法呢,关璐可是一个用行动来表达的人。
    
     乐正弘这么安慰自己,不过,他还是忍不住给老婆拨了一个电话号码,不一会儿就传来了关璐的声音。
    
     “你在哪儿?”乐正弘问道。
    
     关璐小声说道:“今天市里面有个会,我正等着采访参会的人呢。”
    
     乐正弘听了心里有气,可又发不出来,只好说道:“晚上去我妈那里吃饭吧……”
    
     关璐说道:“我上午不是告诉你了吗?晚上有个饭局……”
    
     乐正弘好像再也忍不住了,恼火道:“这个时候了,你还参加什么饭局?难道我的事情你就一点都不关心?”
    
     关璐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正弘,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就面对现实吧,你又不是一个孩子,难道还要我守在你身边?再说,我不在你身边并不代表我不关心这件事,我一直在找机会和宣传部张部长谈谈,只要他松口的话,事情或许会有转机……”
    
     乐正弘忍不住一阵羞愧,辩解道:“我又不是让你帮我去走关系,我只是……想跟你谈谈。”
    
     关璐犹豫了一下说道:“我理解你的心情,可这阵确实走不开,晚上的饭局也是之前就安排好的,我总不能失约吧。”
    
     乐正弘忍了半天,问道:“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余明早就决定任命杜秋雨出任要闻部主任,这件事你知不知道?”
    
     关璐好一阵没出声,最后问道:“你是从哪里知道的?你是不是去医院见莫蔚蓝了?”
    
     乐正弘不得不佩服老婆脑子反应够快,说道:“你先别管我听谁说的,你只要告诉我,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接替莫蔚蓝的人是杜秋雨?”
    
     关璐又是一阵沉默,然后说道:“正弘,你现在不是能不能当上主任的问题,而是还能不能在报社待下去的问题,纠缠这个还有意义吗?”
    
     乐正弘冲动地说道:“当然有意义,我要知道你是怎么想的,难道报社的人事安排是由你和余明决定的吗?”
    
     关璐不出声了,过了好一阵才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本文《妻子的0秘密》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