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新娘浓精受孕 荡翁乱妇的艳情史_做爱故事

要搁在平时,我怕她就有鬼了,这会儿却因为在长途车上没休息好,挺累的,所以我放过她了。

第二天睡醒的时候,我一睁眼,发现馨儿已经不在了。

她在床头给我留了张纸条,说她上班去了,叫我自己照顾好自己,她中午再回来陪我吃饭。

我坐起来才发现凉子还在,她把自己包得太严实了,整个上半身都在被子里,只露出了一双大长腿,恰好我的方向看不到。

男人早上起来火气都很大,我一看就受不了。

那双腿实在太嫩了,又白又直,我探头瞄不到什么,干脆蹑手蹑脚的下床过去看。

这一看可不得了。

凉子睡觉太不老实了,我过去才知道她不仅露腿,下面一半都露出来了,睡裙撩到腰上,好一条蕾丝边的黑色半透明内内。

昨晚一起吃饭的时候我就觉得她挺开放的,果然没看错人。

我见她没有丝毫醒来的迹象,大着胆子嗅了一下。

NM太香了,可惜无论从哪个角度都瞧不到里面去。那内内瞧着透,可里面的风景也是同一颜色,反而瞧不出来了,气死。

我裤裆顶得高高的,很想直接扑了她,却又知道万万做不得。

原想趁她沉睡尝试拉开看看的,她突然翻身吓我一跳。

琢磨着都八九点了,做这事风险太大,只好作罢。

我正在厕所里洗漱,凉子突然进来,吓我一跳。

凉子揉着满头乱发,似乎才发现我,却一点不介意让我看到她邋遢的模样,打了个哈欠跟我打招呼说:“早啊!你还没走呀?”

我干笑一声说:“没,还要呆两天一夜,麻烦你了。”说话时瞄一眼她的睡裙,真TM透!

昨晚没注意,白天光线好,她内衣的轮廓一览无余,上面好像是真空的。

想到先前看到的一切,心不禁悸动,居然忘记拍照留念。

“嗨!有什么麻烦的,你又不跟我睡。”她眼睛都没怎么睁开,说完竟懒洋洋走到里头的马桶那坐下。

我吓一跳,忙说:“你等等,我先出去。”其实只是装模作样,我舍不得离开,感觉她挺好勾搭的样子,就怕这是馨儿设的局。

凉子瞥我一眼说:“不用了,你就在那呆着吧。”说完把帘子拉上,然后我发愣的瞧着有点透的帘子里,她做了个往下拉的动作,然后往下面一看,帘子遮掩不到的位置,她那条诱了我一早上的内内落在了她白皙瘦削的脚踝上,我裤裆猛的一鼓,撞洗手盆上疼得要命。

MD,这女人疯了吗?她怎么敢就这么在我旁边小解?

听着滋滋声响起,还有落水的哗哗声,我都要疯了。

凉子倒是淡定,边解决边问我说:“你呆会儿有地方去吗?要不要我带你到处逛逛?”

我想答应的,还是担心是个局,赶忙说:“不用了,这地方我还挺熟的,来过好几次了。”

“是吗?那算了,还想免费给你当导游呢!”

我以为这已经算大尺度了,凉子解决完之后扯卫生纸擦,扔旁边的纸篓站起,拉开帘子突然贼兮兮的探头问我说:“听馨儿说,你那玩意儿挺大的,是真的吗?”

“什么?”我都傻了,她弯着腰,领口里头那两坨太诱人了,她是不是忘记自己没戴罩罩了?

“问你话呢!”凉子说完才发现自己走光了,白我一眼捂着说:“还以为你是正经人呢,没想到跟別的男人没两样。”

我厚着脸皮说:“我是不小心看到的。”

“切!你就是承认想看我也不会怪你。你还没答我话呢!”

艹!真TM开放,很怀疑她是做特殊行业的,也不知道馨儿是怎么认识她的。

我疑惑问凉子说:“什么话?”我是真没听清,或者说没理解。

她眼睛往我裤裆瞄,撇嘴说:“不用说我都看到了,是挺吓人的,就是不知道好不好用。”

擦!我懂了。

NM,这女人一天到晚都聊些什么呀?怎么这种话也跟闺蜜分享。

不过我是真被凉子诱到了。

这女孩大胆的作风我已经无力吐槽,现在又想扑她了,猜想她大概也不会反抗,但馨儿始终是我过不了的坎。

郁闷的正想出去,她一副垂涎的样子拉着我说:“你让我看一下呗,见识一下。”

NM,这女人不诱死人不罢休。我犹豫着说:“这……不好吧?”其实挺想给她看的,虚荣心男人也有。

她狐狸精一样笑着:“有什么不好的,看一下又不会掉块肉。”

我都被说服了,手放在裤腰上,她却反悔了,往外走说:“算了,不看了,万一想了怎么办,没有男朋友的女人真可怜!”

她摇头晃脑的,我从后看着她的肥美心痒难挠,很想说我可以帮她。

这女人太会撩了,我都想化身成狼了,反正家里也没別人。

我按捺住冲动翻馨儿的脏衣服,凉子看到好奇,问我在干嘛,听我说要给馨儿洗衣服,她挺感慨的:“这年头,会洗衣服的男人不多了,愿意给女朋友洗衣服的更少。”

她们那没洗衣机。

我笑笑不说话。

凉子突然凑过来跟我撒娇:“军哥哥,你也帮我洗几件呗!”

我听着心头一热,没控制住,装作无所谓的说:“行啊,拿来吧!”

给自己女朋友洗衣服跟给別的女人洗衣服可不一样,我都热血沸腾了。

“太好了。”

凉子翻衣柜,一堆衣服砸下来的时候我就后悔了。

NM,这女人跟馨儿一样,都是积一堆衣服都不洗的主儿,估计也是干洗店的常客。

她还没完,眼珠子一转,从衣柜找了身干净的衣服,然后跟我说:“你稍等,我把身上穿的也脱给你。”

艹!她当我是佣人呢?

她背转身当着我的面就扒,睡裙去了,露出光溜溜的美背小蛮腰跟黑色内内才回头嗔我说:“你怎么不转身呀?”

艹!还以为可以随便看呢!

我舍不得的瞄一眼她上侧突出的饱满才转过身去,听着窸窸窣窣的声音我躁动难安,她说可以的时候我有些迫不及待,一转身她就把衣服扔给我了。

见她已经穿好衣服,我很是失望,看到手里抓到的东西才怨气全消。

NM,她把内内都扒给我了,我感觉上面还有她的温度,顿时就不行了。

她瞥一眼我的裤裆,伏过来吐气如兰的跟我说:“你可千万別拿我的衣服做坏事哦,我能闻得出来的。”说完咯咯笑着出门说:“走了,我约了人。”

我正要嗅一下她的味道,她又拐回来问我说:“你就不好奇我约了什么人吗?”

我忙把手放下说:“跟谁?”

 文学

她笑嘻嘻的说:“我约了个男的,解决一下。你们昨晚太没人性了,搞得人家好想要。我又不能跟馨儿借男朋友,只好随便找个男人解决咯。”

艹!昨晚她在装睡呀?她这话也太……好想说可以随便借。

她见我不说话,只是傻傻看着她,再次语出惊人,一挑下巴跟我说:“诶!昨晚看着我弄兴不兴奋?我故意把屁股露出来让你看到的,別跟我说你没看。”

我都要暴走了,结果她说完话一吐舌头就把门拍上了,都不给我机会回应。

一气之下,我哪管她能不能闻出来,当场就拿她内内发泄,这样给她洗衣服的时候我心理才能平衡。

洗完衣服累得够呛,我琢磨着馨儿应该快下班了,就给她打电话,问她什么时候回来。

馨儿说很快,电话刚放下门就被敲响了,一开门馨儿就扑我怀里,说想死我了。

我把她打包回的盒饭扔一边,抱起她就往床上扔。

正扒着,她突然诡笑问我说:“你想不想玩点刺激的?”

我咽口水说:“怎么玩?”

她推开我,打开凉子的衣柜,拿出一套空姐制服跟我说:“我换凉子的衣服跟你做好不好?”

我猛咽口水问她:“凉子是空姐?”可不敢说好,万一她是试探我的呢?

“对啊!你等等,我进厕所换。”

等馨儿再次现身,我口水哗哗直流。

馨儿本来就长得好看,那衣服穿在她身上另有种味道,我也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反正很想扑她。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的身高有些欠缺,没凉子那么高挑,短裙让她穿得有点像长裙。

不过这不影响。

我一想到她身上穿的是凉子的衣服就冲动,扑过去抱着她吻,就像怀里抱的是凉子,太TM刺激了。

馨儿都让我弄疼了,埋怨我说:“你轻点。那么激动干嘛?你是不是把我幻想成凉子了?”

我还在亲她的脖子,含糊不清的说:“哪能,你是我媳妇馨儿。你不是说过你的梦想是做空姐吗?我看到你这样,就像看到你梦想成真一样,我高兴啊!”

“讨厌!哪壶不开提哪壶。”馨儿因为身高的问题没做成空姐,这是她一生的痛。

我知道抚慰伤痛最好的办法就是分散她的注意力,于是粗鲁的把她的裙子撸起来,扯下内内就弄。

顿时,馨儿啊啊叫个不停,什么都顾不上了。

说真的,这么弄真的很嗨,我弄的虽然是自己的女人,但心里想的却是別的女人,就好像在同时弄两个女人一样,感觉翻倍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