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情非得已|乖别害羞把腿张开宝贝,好紧好湿再浪一点

林雨心想,要是真能借来使使那倒好了,嘴上却说,“我可不敢,看二牛那么结实,估计三两下就得把我折腾坏了。”

见杨春花又羞涩又忍不住笑,林雨继续逗她道,“说真的,春花儿,你家二牛办起事来是不是很生猛?感觉是不是很舒服?”

聊天的内容越来越露骨,杨春花反倒从先前的拘束里解脱出来,反正现在也没男人在,就当是女人之间交流经验了。

杨春花凑近林雨,拿手挡着嘴小声道,“不瞒林老师说,我家那口子啊,要文化没文化,要长相没长相,也就办那事儿的时候特别来劲。”

“我就喜欢他这点,基本上每回都能把我折腾得浑身发抖。尤其是快要射的时候,他那东西硬得不像话,一下接一下的捅得我受不了,就想昏死过去算了。”

林雨的猜想得到证实,有种莫名的情绪萦绕起来。

看来传言不是虚的,男人的身体越是强壮,做那事的能力就越强。

后来四个人一起玩水的时候,林雨就老忍不住偷偷瞟向陈二牛裤裆处,幻想着被布料裹住的那一大坨东西,受到刺激起了反应后会是什么样子。

在河里泡了澡消了暑,四人又回家忙到日落西山,终于将工程完成。

晚上杨春花做了好几个菜,挖出两坛埋在地里的老酒,连后院养了大半年等着下蛋的母鸡也杀了,说要感谢林雨夫妻的热心肠。

席间,陈二牛端起装了半碗的酒说,“两位老师是咱们村儿的贵人,却在我这儿受苦,二牛对不住你们,先干为敬!”

话音刚落,便一仰脖子喝了个干净。

那可是埋了七八年的老白干,林雨光闻着味儿就觉得辛辣不堪,可不等她犹豫,杨春花也站起来道了声谢,咕咚咕咚的连喝了几大口。

宋志强跟林雨对视一眼,都明白这顿酒是逃不掉了,便硬着头皮各自灌了小半碗。

林雨舔舔嘴唇,惊喜的对陈二牛说,“二牛,这酒怎么有股甜味?还挺好喝的呢!”

陈二牛给自己满上,才乐呵呵的回到,“林老师,你是不知道,这酒是我爹教我酿的,全天下独一份儿,有钱都喝不着!”

听陈二牛在面前吹嘘,宋志强当然不肯丢了知识分子的脸,当即端起碗跟陈二牛显摆起来,说他在书上看到的各种和酒相关的典故。

自此,饭桌上的气氛真正开始活跃,两个男人你来我往的互相敬酒,连带着林雨和杨春花也受了感染,跟着喝不了不少。

很快,酒坛子都已经见底,几人也喝得迷迷糊糊。

宋志强和陈二牛还在吆五喝六的划拳,可林雨和杨春花却扛不住了,商量着先回房休息,让那两个男人自己玩自己的。

那老白干喝着口感不错,后劲也不小,林雨脑子疼得厉害,眼前看东西朦朦胧胧的,好不容易才摸进房,倒在床上昏睡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林雨感觉有个重物将床板压塌下去一些,应该是老公回来了。

俗话说酒能助兴,林雨忽然对老公的那东西特别想念,眼睛都懒得睁,便翻身去宋志强身上乱摸。

宋志强怕是醉得不轻,哪里忍得住女人的挑逗,几乎在同时就给予林雨回应,搂住她一阵狂亲乱舔,嘴里还咿咿呀呀的嘟囔着什么。

此时屋外下起倾盆大雨,将热气全部倒逼进来。

林雨更是燥热不已,没亲热几下就洪水泛滥,迫不及待的插手进宋志强裤裆,去掏那根让她魂牵梦绕的长棍子。

可能是意识比较模糊,感觉不太准确,宋志强那东西仿佛比平时粗壮不少,像根擀面杖一样顶在裤裆里,任她合拢松开也把握不住。

林雨没想太多,迅速褪掉衣裤就准备骑上去,结果旁边男人已经鼾声如雷,跟头死猪似的没了动静,扰得人兴致全无。

在心里埋怨几句以后,林雨也很快被睡意吞噬了。

早上,林雨被鸡鸣吵醒,揉着眼睛朝旁边一瞧,顿时惊得花容失色。

此刻睡在她旁边衣衫不整的男人,居然是陈二牛!

 文学

怎么回事?陈二牛怎么跑到这屋里来了?

林雨吓得六神无主,胡乱穿好衣服便冲出房间,却正好跟同样惊慌的杨春花撞了个满怀。

杨春花的脸蛋比猴子屁股还红,支支吾吾道,“林……林老师……你是不是也发现了……”

林雨跟着他回屋一看,宋志强果然在那屋床上睡得正香。

两个女人合计半天,估摸着该是昨天晚上男人们喝多了,都进错了门,才搞出这桩乌龙。好在大家都醉得厉害,夜里并未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

搞明白经过,两个女人不由大笑起来。

林雨捂着肚子说,“春花儿,你有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做百年修得共枕眠?现在你跟我老公睡过了,就是他二老婆了。”

杨春花也乐得不可开交,在林雨胸口捏了把说,“林老师,你可真是替你家男人着想啊!那二牛还跟你睡了呢,你也得当他的二房!”

两个人女人嘴上互相打趣,手也没闲着,就在对方身上敏感部位使劲吃豆腐。

就在当天,上错床的事儿宋志强和陈二牛也知道了,不过他俩都表示根本记不得当时发生过什么。

这个插曲不但没有让两队夫妻产生隔阂,反而在情感上拉进了彼此之间的联系。

每当林雨对宋志强有哪里不满,在杨春花面前抱怨的时候,杨春花总会露出不怀好意的表情说,“我觉得宋老师很好啊,你要是不喜欢,那咱俩就换换?”

而林雨也会立即反击道,“换就换,谁怕谁啊?以后你就管老宋叫做二老公!”

杨春花笑得前仰后合,念叨道,“二老公……好奇怪的叫法……”

听到他们的对话,陈二牛在旁边很开心的说,“行啊!你这妮子都有二老公了,那我也要找林老师当二老婆!”

此时宋志强便扶着脑门儿摇头,装作很苦恼的叹气道,“你们关系太复杂,我都搞不清楚我是谁老公,又是谁老婆了……”

就在这样日趋常态的玩笑中,四人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有天林雨的班级下课得早,宋志强那个班还得两三个钟头,她就先走一步回家洗衣服。

正在井边石板上搓衣服时,陈二牛扛着锄头从地里回来了。

杨春花说过今天要回娘家,林雨以为屋里没别人,为了凉快就随便套了件宋志强的大短袖,里面连内衣都没穿。

她弯腰在石板上洗衣服时,宽阔的衣领口便自然下垂,露出大片洁白的肌肤。

结果陈二牛跨进院里,就瞧见林雨胸口的无边春色,顿时挪不开眼睛。

见主人家回来,林雨跟他打招呼,“二牛,今天地里活儿不多吗?”

陈二牛咽了口唾沫回到,“没,没多少活儿,前天已经干得差不多了。”

过了好半天,林雨才发现陈二牛老是盯着她胸口看,旋即紧了紧领口道,“二牛,差不多行了,占便宜没够是吧?”

陈二牛嘿嘿乐道,“林老师,你都是我二老婆了,还不让看啊?”

这会儿也就下午三点过的样子,太阳还斜斜挂在天上,微微泛黄的金光洒得陈二牛满身,把他成块的肌肉映衬得更加鼓胀。

眼下没有旁人,林雨莫名有些心动,想了想说,“你的身材挺不错的,跟城里那些练健身的男人一样,也不知道摸起来是不是也相同。”

陈二牛站到林雨跟前说,“来试试呗,我这可是从小锻炼出来的,不是死肌肉。”

说着,他撩起衣服,用力将小肚子上的腹肌鼓起来,还拉林雨的手放上去。

林雨有些难为情,象征性的推脱两句,终于却还是没忍住。

平时摸惯了宋志强的肥肉,这会儿碰到陈二牛近乎完美的腹肌,林雨竟然有些紧张,心脏噗通噗通跳得飞快。

那一块块坚硬的肌肉,和深陷其中的沟壑,散发着浓浓的雄性气息。

这才是真正的男人啊!

林雨恋恋不舍的收回手,察觉脸上又有些发烫,想来已经红了。

正想借口洗衣服避开男人的目光,却被陈二牛一把抓住胳膊,“二老婆,现在不比旧社会,现在讲究男女平等。你都摸过我了,也得让我摸摸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