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半夜阴茎勃起涨的难受_男朋友 太粗 进不去 0004章私人俱乐部

  一路上,严天与黎璎交谈愉快,不知不觉已到了下午,火车抵达东海站。两人一并出站,站外早有一辆黑色的奔驰轿车侯在那里。
      这种车的价格少说也有二百来万,属于豪车一类。
      车上走下来一名穿西装的青年人,三十多岁,体格高大,眼神锐利,整个人非常精神,他向黎璎躬身,恭敬地道:“小姐路上辛苦了。”

 文学


      黎璎对发呆的严天微微一笑,道:“学弟,咱们上车。”
      上了车,严天心里嘀咕道:“难道黎璎是富二代吗?她不是说在一家珠宝公司上班?”
      黎璎看到严天的样子,笑说:“学弟,我们先去酒店,洗漱后我带你去珠宝店看一看。”
      严天点点头,道:“学姐好像很有钱的样子,莫非是传说中的富二代吗?”
      黎璎白了他一眼,道:“之前没告诉你,我黎家是做珠宝生意的,而我呢负责打理东海市的几家珠宝店。”
      严天苦笑:“我还以为学姐是在珠宝店打工呢,原来是老板。”
      黎璎似乎发现严天表现出的拘束,道:“学弟,说不定我以后还要给你打工呢。”
      这句似玩笑似激励的话,让严天心头一振,他心道:“严天啊严天,你居然因为别人的财富而自卑吗?不管面对什么人,你当有一颗平常心才对。”
      这般一想,他的心态渐渐平和下来,又变得有说有笑。
      车子行驶途中,司机道:“小姐这次不该一个人往山区跑,那里民风彪悍,交通非常不便,万一出事,我们不好向老板交待。”
      黎璎笑道:“我不是平安回来了吗?而且次收获很大,我已经与那边的几家玉矿,初步达成了合作意向,如果成功的话,将为黎家节省大量的进货成本。”
      司机名叫李虎,是一名退役的特种战士,身手极好,主要负责黎璎的保卫工作。严天感觉得到,自从他一出现,这李虎便对他有种警惕的态度,这是一种本能的反应。
      车子行驶到一家五星级酒店,黎璎与严天直接入店,李虎则停车去了。
      黎璎订的是套房,且让严天意外的是,她居然并未另订房间,两人都住在套房内。不过严天很快就知道,那个叫李虎的保镖也住在套房内,这让幻想暧昧情节的他很是可惜了一番。
      进入房间,严天沐浴之后换了一身西装。这套西装是他专门为同学聚会准备的,花了两千多块,他为此肉疼了好几天。
      不过此时想来,这套西装买得值了,因为他遇上了黎璎。黎璎的着装优雅大方,性感迷人,伴随美女的他若是穿得太随便,那就太不协调了。
      打好领带,严天对着镜子露齿一笑,道:“小伙子挺帅嘛!”
      这时,黎璎正在客厅里通着电话。当她看到一身正儿八经打扮的严天,不禁抿嘴一笑,对他竖了竖大拇指。
      严天“嘿嘿”一笑,坐到了对面沙发上。
      通完电话,黎璎上下打量严天一眼,笑说:“学弟,你这一打扮挺帅的,既然这么有料,要不要学姐给你介绍位美女呢?”
      严天“嘿嘿”一笑:“学姐不就是美女吗?”
      黎璎飞了他一个白眼:“臭小子,居然敢打学姐的主意,我看你是不想在东海混了。”
      严天又是嘿嘿一阵笑,他感觉与黎璎处得久了,身心都非常舒服。
      二人开了几句玩笑,黎璎道:“你既然换了衣服,就先不去店里,我带你去顶层逛一圈。”
      严天一愣:“顶层有什么好逛的?”
      黎璎笑道:“这栋楼的顶层,有家俱乐部,我恰好是这里的会员。”
      东海属于国内有数的发达城市之一,而且这家五星酒店背景深厚,所以早在十年前,此地就建立了一家私人俱乐部。严天并不属于这个圈子,自然无从了解。
      李虎这一次没有跟着,只有黎璎与严天二人前往。
      两人进了电梯,彼此站得很近,此时黎璎换了一身淡蓝色的晚礼服,洁白的玉颈上佩戴了一串钻石项链,晶莹烂灿。
      她的左腕上,套有一只白玉手镯,羊脂美玉与雪白的肌肤交相辉映,彰显出高贵优雅的气质。
      严天忍不住赞道:“学姐,你真漂亮!”
      黎璎对他一笑,贝齿晶莹如玉,她在电梯柔和的灯光下,又透出极致的娇美。加之闻着她身上淡雅的香气,严天差一点就有二度想要透视眼前这位佳丽的冲动。
      乘电梯到了顶层,电梯门一开,入眼就是一座巨大的金色屏风,屏风一侧设有前台。
      电梯门口,左右站了两名西装青年男子,全部体格魁梧,眼神锐利,却非常有礼貌地向二人鞠躬,客气地说:“请二位贵宾出示身份。”
      黎璎微微一笑,从包里取出一张磁卡递了过去,就有一名男子接过卡片,在左侧的台面上一刷,一切数据便显示出来。这时,前台后面走出另一名男侍者,躬身对两人道:“欢迎黎小姐及这位先生,里面请。”说着,便在前方带路。
      脚下踩着的是极名贵的手工织毯,严天稍稍用眼光一扫,透视之下,就发现这种地毯针法细密,做工考究,绝非一般人用得起。
      侍者将二人引入一座客厅,客厅的面积很大,超过一千个平方米,被隔成若干个小区域,此刻有几十号人在这里散乱地坐着,三五个人一起闲聊。
      黎璎的出现,吸引了这些人的目光,立即就有不少人站起来,微笑着向她打招呼。
      “黎小姐,好久不见了,你怎么有空到这里来?”
      “几日不见,你越来越漂亮了,连我这个大叔都要心动。”
      黎璎向这些人一一微笑致意,称呼这个周先生,称呼那个赵叔叔,显然都是熟人。
      其中一位青年男子,年约二十五六岁,生得相貌英俊,体格魁梧,他笑着走来,道:“小璎,你可是好久没来了。”
      黎璎笑道:“文哥,我这不是来了吗?”然后向他介绍严天,“这是严天,我的朋友。这位是庄文,你叫文哥好了。文哥可是东海的第一公子,这家俱乐部就是他打造的。”
      庄文“呵呵”一笑,对严天伸出手:“兄弟你好。”
      严天感觉这个人的手稳定干燥,态度也非常温和,心里对他的印象不错,便点点头,笑说:“文哥好。”
      庄文第一眼看到严天,感觉他身上有一股与众不同的气质,还以为严天有非同一般的来历。不过,在接下来的交谈中,他发现严天出身普通,这让他非常好奇一个普通人,怎会拥有这种让脱俗的气质?
    

第0005章职业球技

  这庄文的家族在东海极有权势,他年纪虽然不足三十,但自幼耳濡目染之下,行事稳健圆滑,交过不少天南海北的朋友,因此丝毫没有因为严天的普通家世而看低他。
      几人略谈几句,黎璎笑道:“我去做一会美容护理,你们聊吧。”说完,径直向着一个小厅走去,把严天留给了庄文。
      庄文这时笑道:“严兄弟,你想玩什么?”
      严天头回来这种地方,但他并不怯场,想了想,道:“文哥,我第一次来,没什么了解,还请你介绍一下。”
      庄文道:“这家俱乐部设施比较齐全,有棋牌室、健身房、浴厅、美容保健,另外你还可以玩桌球、保龄球、网球。”然后暧昧一笑,“如果兄弟对女人有兴趣,这里还有够味的美人。”
      严天暗暗吃惊,心说这些有钱人真是会享受,看来这俱乐部果然是个好玩的地方。他想了想,道:“文哥,那我随便玩玩吧。”
      庄文点头,道:“好,我反正闲来无事,陪你一起。”
      有庄文这个东道主引路,严天很快就来到台球室。台球室内放置了十几张球桌,空间非常宽阔。在球室一侧,有一个长长的吧台,侍者与桌球女郎都坐在那里。
      这时,台球室内正有两名中年男子对阵,庄文向二人微微点头,便与严天站在一旁观看。
      严天看了一会,就知道这二人玩的是国内流行的普通打法,八球。这种玩法,他从初中就开始接触,虽说算不上高手,但也有点水平。
      看着看着,他不由得集中精神,突然就感觉那母球的运动轨迹无比清晰起来。这种清晰,不仅仅因为他的动态视力超于常人,可以看清楚高速运动的物体,还因为他可以准确预测母球的运行轨迹,甚至于球被撞击之后的运行方向、力度。
      “这一杆打得低了,八成要跳球。”严天心想。
      果然,母球被一下子挑起,飞出了球桌,击球者发出一声叹息。
      “这一击很准,六号球要入洞了。”他心中又道。
      “乒!”
      一声脆响,六号球竟然真被击入洞中。
      严天就这样看了几分钟,感觉自己的眼力完全可以捕捉球运行轨迹。这显然是透视中蕴藏的另外一种能力,可以捕捉和预测物体的运动轨迹。
      进一步说,严天的眼睛可以预测力量的作用效果。比如有人挥拳打向他,那么他就能预测对方打哪里,怎么打,打得有多重。
      对阵的两人,其中一个技高一筹,他很快便将八号球击入球洞,取得了胜利。
      那败北的中年男子索然无味地连连摇头,道:“今天连输八局,到此为止。”说完,他将一叠筹码放在桌上,转身离去。
      严天不知道这些筹码的确切价值,便问庄文:“文哥,这些筹码价是多少?”
      庄文道:“每个筹码一万块,十六枚筹码就是十六万。”
      严天点点头,道:“文哥,我也想玩一局。”
      那刚刚取胜的中年人听到了严天的话,立即看过来,笑道:“这位小兄弟也想玩玩?”
      庄文笑道:“我这兄弟初来乍到,郭兄你可要手下留情啊。”说着,他向旁边的侍者微一点头,那侍者便送来了二十枚筹码,价值二十万。
      庄文将筹码递给严天,道:“兄弟,随便玩玩,筹码记我账上。”
      严天接过筹码,点点头,转身对那中年人道:“郭先生,二十个筹码,我只赌一局,你要是愿意,我们可以开始了,您先开。”
      眼看严天敢将注下到二十万,那郭先生也不吃惊,他“呵呵”一笑,道:“好,爽快,那就二十万一局。”
      能来这家俱乐部的人,都是身家亿万的富豪,二十万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他们不怎么在意。
      等侍者码好球,郭先生打出第一杆,只听“乒”得一声,十几个球骨碌碌地乱弹,其中的五号球入洞。
      郭先生对庄文眨眨眼,然后接连出杆,又有两球入洞。到了第三杆时,球意外停在了洞口边上,他的攻势到此为止。
      轮到严天出手,他围着球桌走了一圈,最后锁定了十四号球,而后俯身击球。他的动作并不标准,却十分流畅自然,只听“乒”得一声脆响,母球急出,准确地撞中十四号球。
      十四号球触边反弹,而后精准地落入洞中。
      庄文眼睛一亮,拍手叫道:“好!”
      严天不慌不忙,刚刚打那一杆,他其实暗中透视了力量的运行轨迹,所以有十成的把握让球入洞。
      接下来他便一发而不可收拾,击出的球接连入洞,等到只剩八号球时,他终于遇到了难题。在母球与八号球之间,有其它的球阻碍,他无法直接撞击。
      郭先生一直神色如常,严天虽然能够连续进球,但在他看来也算不了什么,他若状态好的话,也能做到。
      这时到了关键一球,他微微扬眉,道:“小兄弟,看来你要止步于此了。”
      严天淡淡道:“试过才知道。”说着,他只是随便看了一眼,直接就一杆击过去。
      “乒!”
      母球撞到边线反弹,然后凶猛地击中八号球。八号球的球速很快,斜转着也撞到边线,然后也反弹回来,走着弧线落入球洞。
      这绝对是一个高难度动作,瞧得庄文与郭姓中年人都呆了。好半天,那位郭先生才大声道:“厉害!今天我算开眼了!”
      庄文收敛了脸上的震惊之色,感慨道:“严兄弟,你那一杆简直神乎其技,绝对有职业高手的水平。”
      严天微微一笑,道:“运气好而已。”他虽然表面上云淡风轻,其实心中爽得很,自己的球技拉风不说,还一下子赚了二十万,心里自然高兴。
      郭先生爽快地拿出二十枚筹码放到桌上,笑道:“老弟,我球技比你差得远,再比下去没意思,不如你我去玩玩别的?”
      庄文看了严天一眼,笑着说:“兄弟想不想去试试手气?”
      严天心说想睡觉就有人送枕头,他的透视能力最适合赌场作弊,这姓郭的送钱上门,他哪里会推辞。
      于是他淡淡一笑,说:“郭先生既然有兴趣,那咱们就玩几把好了。”

>>>>本文《极品偷0窥》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