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从头到尾都是肉的文bg<神医在野>男女主亲热多的小说

第4章我要让你不得好死


原本听到敲钟声的村民将大梧桐树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纷纷窃窃私语,议论纷纷,都对姚海晚上敲钟的举动不明所以。


 文学


突然,中央处却传来“嗯嗯啊啊”的叫声回答了他们的疑问,人群顿时安静下来侧耳倾听。



村里人都是老相识了,对彼此的声音分辨率很高,立时就知道了姚海手机上放的是张富贵和刘寡妇的好事。



在刘寡妇的浪叫声中,男人们发出意味深长的笑声,女人们都羞红了脸,不知是该捂自己的耳朵还是挡住孩子的眼睛。



在人群发出的笑声中,张富贵和他的死党终于挤到姚海面前。



“透你娘,姚海,快给老子把手机关咯!”



张富贵戾气暴涨,拿着木棍指着立在石台上的姚海厉声喊道。



姚海面无惧色的对着怒气冲冲的张富贵说道:“你听听,刘寡妇正夸你金枪不倒呢,这紧要关头怎么能关,让大家伙儿看看你做的好事再说。”



然后对着在场的村民喊道:“大家伙看清楚了这奸夫淫妇的样子,我们村从800年前就有贞洁牌坊,现在还在村东头立着呢。要说讲究名分,重视气节,十里八村哪个村子比得上我们古桐村?咱们古桐村出去的人,无论男女老少都被人称赞‘古桐村的人,实诚,规矩,讲义气!’,可现在咱们古桐村村长的儿子偷人搞破鞋!这要是传出去,咱们古桐村的名气往哪搁?咱们古桐村人的面子谁瞧得上?这事儿要不是咱们村里内部解决,我怕以后出去会被人指着骂!”



村民们纷纷点头称是。



“对!这事儿要是传开来了,我可不好意思和南湾村的人说话了,人家怕要笑掉大牙了。”



“是啊!上次三伢子偷了南湾村的栗子,咱们南湾村的孩子就被人骂是小贼子。”



“要是放在几十年前,这对狗男女就被浸猪笼了!”



“要我说啊,这事还是私了了吧,太丢人!”



面对众多村民的指责,张富贵变得更加凶狠。



“闭嘴!”



张富贵拿着木棒指着所有人的鼻子环绕一周,压下了村民们愤恨的目光。



姚海又开始煽风点火。



“乡亲们,就在昨天,张富贵要你们不卖我药材,你们屈服了。今天张富贵要你们容忍他伤风败俗,你们又答应了。那明天他要你们奉送妻女,你们也不反抗吗?”



这么多年来,张富贵在古桐村为非作歹唯我独尊,村里早有对他不满的人。姚海的话激起了他们心中的愤恨,有些年轻人已经按奈不住了。



“今天这事老子不答应!”



一声反抗带来的是一呼百应。



“我也不答应!”



“我也不答应!”



“我也不答应”



……



张富贵疑惑地看着每喊出一句“不答应”就上前一步的村民,今天的他们似乎比以往不安分了。



而这一切的元凶就是姚海,都是他煽动村民,只有他死了,张富贵原本的幸福生活才能回来。



“老子杀了你!”



张富贵抬起手中手臂粗细的木棒对着姚海的太阳穴猛砸下去,所有人都下意识的闭上眼睛,生怕看到姚海脑浆崩裂的场面。



姚海嗤笑不语,张富贵的速度比起他和战友在军中对练格斗时慢多了,正欲侧身闪避,却看见一个国字脸立在他的身前,单手接住了张富贵挥舞的木棒。



“爹?”



面目狰狞的张富贵诧异的喊道。



姚海定睛一看,国字脸原来是古桐村的村长张大六。要说张大六为人不错,对村里的孤寡老弱照顾有加,在村里的名声没得说。



不过,那名声被张富贵几年前就败光了。



张富贵是张大六老年得子,对于儿子的所作所为,张大六一向不闻不问,但和寡妇偷情这样的丑事,他也看不下去了。



“你还没闹够吗!向所有村民道歉,到派出所去把你诬告姚海的事说清楚,还他一个清白!”



张大六年级虽大了,说话中气却足,在场所有人都听见了他对张富贵的怒斥。



张富贵此时正在气头,并且张大六多年来从未对他置喙,如今却在这么多人面前呵斥,张富贵像个气球一样气爆了。



在村民心中的形象他不打算管了,但在一干死党面前,他天不怕地不怕的形象一定不能塌,否则他就成了孤家寡人,一个废物。



“老不死的,你给我滚开!老子的事轮得到你来指点?松手,再不松开老子连你一块收拾!”



张富贵怒目圆睁,面带杀气的凑到张大六面前,将话喷在张大六的脸上。



“我是你老子!你给我想想,你以前吃的是谁家的饭!”



张大六浑身颤抖用手杖敲着地面,声嘶力竭的对着张富贵大喊。



然后对着张富贵身后的小弟说道:“二狗子,跟着这样的人你觉得有脸吗?三娃子,你小时候叔抱过你,算命的说你大富大贵,你想想,和这样的人一路,有前途吗?小丁……”



随着张大六一个个点名,张富贵的兄弟们一个个松开棍棒,转身离开,留下张富贵一人被围在村民中间。



张富贵抹了抹张大六喷在他脸上的口水,冷笑道:“说你老不死还真是没说错。你今日拆我的台,我明日让你不得好死!并且等你死后,我还要让你暴尸荒野,死无葬身之地!”



中国人讲究落叶归根,张富贵的话可谓欺师灭祖了。



只见张大六难以置信的望着张富贵,口中发出“赫赫”的倒吸气声,原本红润的脸变为猪肝色,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张大六被张富贵辱骂,引发了他原本就有的心脏病!



见到张大六倒在地上,张富贵后退一步作出事不关己的样子,指着姚海说道:“姚海,你把我老子的心脏病引起来了,要是他死了,你给老子负全责!”



突发事故让姚海有些措手不及。本来他才是作壁上观的人,而张富贵才是那个应该手足无措的,如今却反过来。



倒不是他把张富贵碰瓷性的诬赖放在心上,而是姚海在小时候受过张大六几次帮助,俗话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现在张大六躺在地上浑身抽搐,见过人临死反应的姚海知道,张大六的时间不多了。

第5章你要是我的儿子该多好


事态紧急,拖延一秒对于张大六来说就是向鬼门关走近一步,姚海已经不能再犹豫。



蹲下身子给张大六把脉,然后打开眼皮看了看他瞳孔的发散状况,接着伏在他的心口听心跳跳动时发出的异响。



结合小时候在爷爷手下的熏陶和在军中学习的急救知识,姚海已经大致知道了张大六晕倒的病因。



这是因为情绪激动引发了血压升高,然后导致急性心脏骤停。



但人是不会如此简单的就死掉的,心脏骤停之后大脑强行让心脏重新起跳,可是在重新起跳时张大六的心脏错误响应,让张大六的血压降到只有常人的十分之一左右。



一般来说,张大六只能活十分钟了。



即使在正规医院,张大六也无药可治了。医生最多只能使用电击,让心脏重启,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而在古桐村这样的小村庄是没有这样的电击器的,据姚海所知,村里诊所的西医刘大脑袋只是一个平庸之辈,面对这样的情况他不比一只公鸡的表现好。



古桐村的村民几乎每家都有人受过张大六的照顾,可以说除了张大六的亲生儿子,这里没人希望他死。



想到姚海配药的医术,突然有人喊了一句:“姚海,救救张村长吧。”



“是啊,救救张村长吧,他儿子虽然混蛋,可他是个好人。”



“姚海,你爷爷当年就是远近闻名的神医,你也一定是,你救救张村长。”



“哥哥,当初张富贵借给咱家钱,要咱们8分利息,好歹也是张伯伯给我们免了,哥哥,你就救救张伯伯吧。”



这次说话的是小莲。



姚海面对着殷殷期盼的目光却不知该说什么,他虽然知道张大六的病因,可他真没把握能救活张大六。



从军之后接触的都是西医,姚海对中医已经模糊了,要放在以前,张大六的病姚海只需要几针就能手到病除,但现在他实在没把握。



“嘿嘿,我爹死了,警察第一个抓的就是你,到时候你妹妹还不是老子的。”



自己的爹在地上躺着生死不知,张富贵却手舞足蹈好像中了彩票。



“算了,随你们治,我回去喝杯茶报个警,再过来收尸。”



张富贵知道张大六的病情,医生早说过了:“要是再复发,无药可救。”难不成姚海那小子这能逆天改命不成?



张富贵晃荡着步子,哼着小曲,在千夫所指中悠然离开。



“世上竟然有这样的儿子!狼心狗肺,老天爷怎么就不收了他!”



“俗话说,棍棒之下出孝子,这张富贵就是被张村长宠坏了。”



“气死自己的爹还心安理得,不知道他晚上怎么睡的着哦。”



姚海终于决心救回张大六,这样的人如果死在张富贵那样的儿子手上,那可真是老天不开眼。



“小莲,回家把爷爷的银针拿来。大家伙儿,往后退三步,给张伯伯让开道来,不让他憋住了。过来个人托住张伯伯的后脑勺,解开他的上衣。”



姚海发出一连串的命令,人群顿时动了起来。



铺开的针灸袋,散开的村民,一位眼含泪水的女孩正托着张大六的头。



等等,这女孩好面熟。



姚海下意识地问:“你是?”



“这是我爸。”



女孩的眼泪溢出眼眶,哀求着说“海子哥,我替我哥向你道歉。求求你,救救我爸吧。”



姚海想起来了,这女孩是张小蒙。在军队里时,张小蒙还给他写过信,只是几年不见,当年那个小女孩竟然长成亭亭玉立的美女了。



“没事的,不过是怒火攻心,我施几针就好了。”



姚海为了安慰张小蒙说了谎,他要救活张大六可不是施几针这么简单。



他要用这细不可见的银针做到医院里几百伏电压才能做到的事,让张大六的心脏重启。



在昏黄的灯光下,姚海开始给张大六针灸。



“天突。”



“灵虚。”



“不容。”



“关门。”



最关键的就是关门,这里控制着心脏的跳动,针一下,原本半死不活的心脏顿时停止了跳动,张大六青紫的脸立马变为紫黑色。



张小蒙刹那间慌了神:“我爹……我爹怎么了?”



人群也发出一阵倒吸凉气声,纷纷伸长脖子想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嘘!”



姚海将食指贴在张小蒙的嘴唇,“不要说话,安静。”



张小蒙抿抿被姚海的手指刮痒的嘴唇,轻轻的点点头。



姚海以顺雷不及掩耳之势拔出刺入关门的银针,然后在周围人的屏气凝神中细心聆听张大六的心跳声。



“扑通。”



“扑通。”



“扑通。”



看着姚海嘴角浮现的微笑,张小蒙终于忍不住了。



“怎么样了?”



姚海长舒一呼口气道:“呼——没事了!”



“谢谢海子哥,我就知道你能行!”



随着语音而来的是一个黑影,张小蒙把姚海扑倒在地,少女清香的鼻息涌进他的胸口,青春的荷尔蒙让姚海浑身燥热。



忍着心中的不舍,姚海将张小蒙推离自己的身体,小声提醒道:“全村人看着呢。”



昏暗的灯光看不清张小蒙秀气纯真的脸,只看见她明亮的眸子闪着光,看着姚海。



村民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直到张大六发出了第一声咳嗽,他们才知道人被救回来了。



不敢发出任何声音的村民此时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欢呼,所有人齐声喊道:



“神医!”



“神医!”



“神医!”



……



姚海示意所有人安静。



“张伯伯刚醒,大家别吵。”



所有人立刻停止了欢呼,他们已经将姚海当成真正的神医,对姚海也是言听计从。



张大六苏醒后疑惑地环顾四周,张小蒙扶起他说道:“爸,就是姚海哥救了你。”



张大六点点头,嘴角挤出一丝苦笑。



“你救我是为了什么啊?我还不如死了!”



姚海知道,张富贵对张大六精神上的打击太大了,他现在完全是生不如死。



姚海安慰道:“张伯伯,张富贵不配做您的儿子,可小蒙够资格做您的女儿。在您昏迷的时候,多亏小蒙,我才能这么顺利的给您针灸,有这么一个女儿才是您的福气啊。”



张大六慈爱的看了张小蒙一眼,对着姚海可惜的说:“要是你是我儿子,那该多好啊……”


>>>>本文《神医0在野》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