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我被老外前后夹击故事 男友说我下边味道香 第8章 我要报复


是唐佳的电话。她这个时候打电话来干什么?难道她可以在外面玩,我就不可以吗。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

 文学

“怎么,你老婆查岗啦?她不是天天晚上不着家吗,怎么还约束起你来了。”刘莉贴着我的耳朵大声说道,身体仍然在不断扭动,一条水蛇腰和性感的臀部扭得那个销魂,让我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我苦笑一声,贴着刘莉的耳朵说道:“哎,一言难尽,我出去接个电话啊,马上回来。”

“去吧,不要让我等太久。”刘莉销魂一笑,扭动着腰肢往一旁而去,马上就有男人纠缠上去。

我拿着手机走出慢摇吧,按了接听键,说道:“什么事?”

“亲爱的,你怎么没回家,去哪玩了?”唐佳温柔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并没有想象中的暴跳如雷,而是十分的温柔体贴,通情达理。

可是唐佳现在的温柔在我看来更多的是虚情假意,我冷笑一声,说道;“你不是在西餐厅里加班吗,加完班不是还要去放松放松嘛,我怎么就不能跟同事出来坐坐,老是一个人独守空房人是会傻掉的。我虽然比较窝囊,但是暂时还不想守着空房子等着变成老年痴呆。”

唐佳在电话里沉默良久,一句话都没说,只听到她急促的呼吸声,显然在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没事了吧,没事我就挂了。”我对着话筒冷冰冰地说道。

唐佳连忙说道:“别,别挂。那你好好玩吧,记得早点回来,不要喝太多酒。我已经回家了,在家里等你。”

唐佳已经回家了?我表示怀疑,接连三个月了,她几乎很少有十点钟以前回家的记录,每天晚上我一个人守着空房子等待她回家,那种等待的滋味实在不好受。即便是她提前回去了,那就让她也尝尝这种独守空房寂寞等待的滋味吧。

“好吧,那你就等着吧,我尽量争取早点回去。”说完这句话我就挂掉了电话,心里有一种报复的快感。

回到慢摇吧,刘莉还在舞池里跳舞,几个男人围着她手舞足蹈,一个比一个跳得豪放嗨皮。我已经没有了跳舞的兴致,闷闷不乐回到卡座里喝闷酒,一杯接一杯的啤酒灌入肠胃,脑海里全是唐佳的音容笑貌。

这一刻我才发现,其实我还是深爱着唐佳的,当年我们就是因为互相吸引,互相爱恋才走到一起,并最终组建了家庭的。应该说,我拥有令人羡慕的家庭,老婆能干又漂亮,还有房子车子,这样的中产生活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唯独缺乏的就是一个聪明伶俐的孩子,没有孩子这个纽带,夫妻关系很容易就受到冲击,只要有一方变心,这种人人羡慕的生活就随时可能毁于一旦。

现在,这种冲击果然如期而至,难道真像人所说的那样,婚久必痒?

刘莉终于跳累了,从舞池里回到卡座,抓起一杯酒喝进去,用手扇着风,鼻尖上浮出几滴汗水,浑身似乎都热气腾腾的,给人一种活力无限的印象。

“好久没这么疯闹过了,真是过瘾呀。”刘莉大声喊道,抓起红酒瓶,又给我们斟满两杯酒,递给我一杯说道:“今晚谢谢你陪我,好长时间没有像今天这么开心了。”

我接过红酒杯,跟刘莉碰了一下杯,然后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苦笑道:“开心就好。人活一辈子,不就是求个开心安心嘛。刘总……”

刘莉连忙打断我,正色说道:“出来玩大家就是朋友,不要什么总不总的。我跟你说实话,别看我现在事业还算有那么点小成就,可是我没有一天是快乐的。对我来说,钱不难赚,但是开心很难赚。”

这是什么意思,她是想说明什么呢?我看着刘莉,一时间感觉这个女人十分的难以琢磨,深不可测。

“我问你,你认为什么样的人生才算成功?”刘莉继续问道。

我想了想,说道:“成功的事业,拥有幸福的婚姻,不错的声誉,这应该算成功吧?”

“对了,这话算是说到点子上了。光是事业有成根本不算成功,真正能给人幸福感的还是美满的家庭。”刘莉靠近我,背靠在沙发背上神情幽幽地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每天都要加班吗?其实并不是我的事业心真的就那么重,而是我怕一个人回到冷冰冰的屋子里,每次忙完各种孤单和寂寞就像幽灵一样住进了我心里,抓耳挠腮,如坐针毡。所以我宁愿在公司里加班加点,这样多少还能创造点价值,心里不至于那么的空虚。”

刘莉这话说得很真诚,我也能感觉到她的诚意,如此掏心掏肺跟一个人诉说自己内心深处的孤独和苦闷,这是拿出了十足的诚意。在大都市里,孤独的灵魂一抓一大把,置身于大都市的汪洋之中,每个人都会在不同时刻患上孤独症,哪怕是深处人群之中,孤独寂寞冷也会在某个时间节点找上门。

“你这么优秀,人又长得这么漂亮,为什么不找一个男朋友呢?据我所知,追你的人也不少啊,好几次看到有人开着车在公司楼下等你。喔,记得有一次还有人送了一大束玫瑰花到公司给你,市场部的同事都炸了锅了,各种羡慕嫉妒恨。”我安慰道。

刘莉绝对不乏追求者,这样的美女虽然强势,但也是一些款哥的征服对象,能征服这么一个霸气美女会有很强的成就感,所以总有人试图挑战难度,但大多数居心不良的款哥都碰了一鼻子灰。听同事们私下议论,刘莉好像交往过几个年轻才俊,但最后都不了了之了,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

有人说刘莉条件太高,把追求她的人都吓跑了,也有人说刘莉天生冷淡,让那些试图靠近她的男人知难而退;还有人说刘莉早就被老板包养了,除非哪天老板玩腻了她,她才有资格找别的男人。

当然,这些都是传言,虽然说的有鼻子有眼,但是谁也拿不出过硬的证据,不过是根据一些迹象猜测罢了。

刘莉摇晃着红酒杯苦涩地笑了,哀叹一声说道:“追我的人是不少,可我喜欢的人一个都没有。不是有两个糟钱想占便宜的臭男人,就是大腹便便的小老板,还有就是想从我这捞点好处的渣男。哎,在这个寂寞的都市,想要拥有一份真感情谈何容易。”

听完这番话我居然无言以对,只能沉默,感情在这个时代是个稀缺物种,可遇而不可求。

这时候一个穿着体面,头发输得油光锃亮的中年男人端着一杯酒走进我们的卡座,脸上挂着自以为是的迷之微笑,走到刘莉身边,装得很有绅士风度地说道:“美女,我注意你很久了,你是这个慢摇吧里最漂亮的女性,我想敬你一杯酒,可以吗?”

刘莉抬起眼皮扫了男人一眼,男人虽然穿着打扮十分得体,笑容也很斯文,但一双眼镜背后的目光却是那么的猥琐,流露出一丝贪婪。在酒吧里跟美女搭讪不稀奇,男人女人到酒吧里来消费,潜意识里就有放纵的意识,不少男女一个眼神就能够擦出火花,喝几杯酒下肚,看着顺眼了,兴许两个人仗着酒意就去酒店了,后面的情节自行脑补。

只是这家伙胆子大了点,也太自以为是了一点,刘莉旁边又不是没有男伴,他就敢上来搭讪套词,这是完全没把我放在眼里。是不是他一眼就看出我的屌丝气质,根本跟气质高贵的刘莉就不是一类人,所以才如此肆无忌惮的。

刘莉举起高脚杯,跟男人碰了一下杯,然后将酒杯放在唇边抿了一口,意思意思。

男人见刘莉喝了酒,自己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在刘莉身边坐下来,摸出一张名片递给刘莉,笑道:“认识一下,这是我的名片,请问美女方便也留个电话吗。”

“酒已经喝过了,你为什么还不走?”刘莉乜斜男人一眼,正眼看也没看他递过来的名片一眼,表现出对认识他毫无兴趣,让男人下不来台,十分的尴尬,可是又不便发作,只能悻悻地站起身离开。

等到男人离开,刘莉一脸鄙夷地骂道:“色|狼!自以为是!”

“这男的看着还不错,为什么不愿意认识呢?给别人机会,也是给自己机会嘛。”我低声说道。

刘莉没好气地说道:“这样的男人我不知道拒绝过多少个了,兜里有两个骚钱就以为所有的女人都会往他们身上扑,什么玩意!”

我也不好再说什么,接下来只是一杯又一杯跟刘莉喝着酒,直到把桌上的酒水全部喝完这才作罢。在喝酒的过程中,我的手机不断有短信和微信进来,拿起来看了看,都是唐佳发来的,叮嘱我少喝点酒,早点回家之类。这些信息我一概没回,这一次我要强硬到底。

打电话叫了代驾司机,从慢摇吧出来,代价开车先将我们送到刘莉住的小区。

给代驾付了钱,我搀扶着微醺的刘莉从车里下来,站在楼下往楼上看了一眼,问道:“你住几楼,要不要我送你上去?”

这个问题刘莉居然沉默了,似乎是在迟疑,做思想斗争。她心里可能在想,送她上去就要发生什么,可是不让我送她上去明显又是一种戒备和不信任,有些左右为难。

第9章 同床异梦


“这次还是算了吧,方文,下次吧,下次我们再一起出来玩。”刘莉最终还是决定不让我送她上去。其实就算是送她上去,作为下属,刘莉不主动我是什么都不敢做的。冒犯上司就等于砸掉饭碗,我还没这个胆。

看着脚步虚浮的刘莉上楼,我转身离开小区,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回家。

回到家打开家门,闻到满屋子的烟味,客厅里的灯亮着,唐佳眼睛红肿地坐在客厅沙发上,手里夹着一根细长的女士香烟,面前的烟灰缸里堆满了烟灰和卫生纸。

唐佳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看着她熟练地吞吐着烟雾,在烟雾缭绕中神情迷离,我忽然发现这个娇妻变得异常陌生。如今的唐佳,不仅谎话连篇,而且还有那么多我所不知道的秘密,以前我认为自己很了解她,现在才意识到,也许我从来就没真正了解过她。每个人都有两张面孔,一张是给别人看的,一张是给自己看的。

“你回来了,怎么这么晚。”唐佳站起身,看了我一眼,走过来帮我拿来拖鞋放在脚下,仍然是一幅贤妻良母的姿态。

唐佳这样的低姿态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这也是她一贯的作风,脾气从来都是出奇的好,很少见到她有情绪失控的时候。我默不作声,脱掉皮鞋换上拖鞋,准备去卫生间里洗澡。

“方文,洗完澡我们好好谈谈好吗?”唐佳冲着我的后背忽然说了一句,这是她第一次正式提出跟我谈的要求。

我冷漠地反问道:“谈什么呢?”

“我觉得我们之间确实出了问题,好长时间没有跟你好好沟通过了。所以今晚我特意早点回来,就是想跟你好好聊聊,我们是需要做一些沟通工作了。”唐佳一脸平静地说道。

我的嘴角流露出一抹冷笑,现在你想谈了,老子还不想跟你谈了呢。难道就任由你整天在外面花天酒地,甚至劈腿出轨,老子就该一个人独守空房,待在这冷冰冰的房间里守活寡?没错,你是赚的比我多,家境也比我好,可是至少我们的人格是平等的,结婚的时候可都是宣过誓的,任何一方背叛都要付出代价。

“我看就没这个必要了吧,我只是跟同事出去吃顿饭,喝点酒,至于要摆到谈判桌上谈判嘛?你不也整天跟你的同事出去吃吃喝喝,我不是也没说什么吗?”我冷冰冰地回了一句,推开卫生间的门进去洗澡。

洗澡的时候,我的心情却久久难以平静。也许是今晚喝了太多酒,神经十分的敏感,满脑子想的都是唐佳和那个男人谈笑风生推杯换盏的情景,两个人对视时的眼神,都让我心痛难耐。回想起那张引产证明,以及梁天说的是一个款爷带着唐佳去流产,我的脑子里就浮现出唐佳和别的男人躺在一张床上缠绵的情节。

跟别的男人缠绵时,唐佳是一幅什么表情呢?是享受,还是痛苦?或者是应付差事,只是为了爬上去,取悦迎合那些手里掌握着权力的臭男人?

唐佳跟我结婚五年,每次行房都要采取避孕措施,小心翼翼的,可他妈的跟别的男人做那种事竟然没有任何避孕措施,还怀上了别人的野种,这对我简直就是极度的侮辱。她想干什么?难道为了一个财务经理就可以毫无底线,毫无原则吗?如果不是现在寄人篱下,老子真想去他娘的,这狗屁的日子不过了。

草草洗完澡,我心中的一口郁气始终难平,心情极度的恶劣,在卫生间里躲了很久才出来。

“你洗完啦,我们好好谈谈吧。”唐佳站在卫生间门口,看着我一脸柔情地说道。

可是看到她这幅虚伪的面孔,我却一点好感都没有,反而是更加的厌恶,冷声冷气道:“谈个屁!睡觉!你要实在睡不着,可以继续约你的那些狗屁同事找地方狂欢去。我不想管你,你也别管我。”

撂下这句话,我扭头进了卧室,连灯都没开,抹黑躺下来,脑子里乱哄哄的,酒劲上头,很疲惫,却睡不着。只觉得人生不过如此,这个世界上到处都是骗子和陷阱,人人都是极度自私自利的动物,生无可恋。

唐佳打开灯进入卧室,站在床头看了一眼装睡的我,眼睛里闪过一丝烦躁和厌恶,情绪到了暴走的边缘,胸口剧烈地起伏。就这么站着瞪了我半天,唐佳终于将一口恶气咽下去,拉开被子一脚,在我身边躺了下来。

我们两个人就这么背对背,谁都没睡着,可是谁都没说话。大家心里都明镜似的,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婚姻走到这一步,连个作为纽带的孩子都没有,要想离婚只需要一次头脑发热,就可以从同床异梦变成形同陌路。

“方文,你是不是确认我已经变心出轨了?”唐佳背对着我忽然瓮声瓮气地问道。

我半天没吱声,心里一阵钻心的疼痛,过了半天才说道:“这事你比我清楚,你自己干过什么自己知道,有些话说出来就没意思了。”

“我不过跟同事一起吃顿饭而已,你至于这么大反应吗?是,我不对,我是对你撒谎了,可我是善意的谎言,我是怕你生气。如果我不在乎你,根本就没必要对你撒谎。”唐佳气鼓鼓地解释道。

唐佳还能给我解释,而且如此低姿态,其实也证明她确实还很在乎我的感受。可是既然这么在乎我,为什么扔下我跟别的男人幽会?别的男人个个都比我好,比我有本事,你大可以离婚啊,何必跟我这种窝囊废在一个锅里搅食吃呢。

我冷笑了一声,讥讽道:“有些人做了亏心事,还要给自己找一个恰当而且正义的理由,这不稀奇,自古至今,伪君子都是这么干的。分明是在作恶,可是却让人觉得他在普度众生,福泽天下。”

“结婚这么多年,我为这个家付出这么多辛苦和努力,难道你都视而不见吗?就因为我现在工作忙,冷落了你,你就一身怨气,满腹牢骚,你一个大男人能不能不像个怨妇一样怨天尤人。”唐佳忽然语气变得十分严厉,一下子就把我激怒了。

我从床上坐起来,打开床头灯,冷眼看着蜷缩在被子里的唐佳,嘶声说道:“你为这个家付出我们都看见了,可这是你一个女人整天不着家的理由吗?我问你,那个孩子到底是谁的,又是谁陪你去医院做的引产手术?”

这个来历不明的孩子才是我最大的心病,一想到这我就浑身都充满了屈辱感,狂躁得像一头狮子,胸中的怒火无法遏制。

“你是不是听什么人又在背后胡说八道了?孩子的事我早给你解释过了,是你的,你为什么一定要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不清。我真的是看错你了,原来你是这么心胸狭隘的男人,你连为自己做过的事负责的勇气都没有吗?”唐佳也坐起身,针锋相对。

我冷冰冰地笑了,到现在还在狡辩,还在回避核心问题,你引产让别的男人陪你去,这本身就是很大的问题和疑点。你又不是没有老公,除了找那个播种的野男人,还能找谁?

“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做引产手术是跟谁去做的?引产后那三天休养时间你住在哪里,跟谁在一起,谁在照顾你?”一连串的问题从我嘴巴里问出来,打了唐佳一个措手不及。

唐佳在短暂的愣怔之后,眼神也变得幽怨起来,反问道:“如果我告诉你,我是一个人孤零零做的手术,没有人陪伴,自己心里的委屈自己往肚子里咽你信吗?那三天你以为我过得很好吗?一个人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吃喝拉撒都没有人照顾,每天都度日如年,心如死灰,饿了还得自己拖着身子去外面找吃的,你想过我吃得苦,受的委屈吗?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保全这个家吗。你不仅不心疼我,呵护我,还怀疑我,你不觉得你的话让人寒心吗?”

唐佳哭了,捂着脸失声痛哭,孤独无助得像一个孩子,肩膀微微颤抖着,在这午夜里的哭声令闻者落泪。是的,唐佳是很不容易,她从小家境优越,却在这竞争激烈的城市里用她柔弱的肩膀扛起了这个家,而我一个大老爷们却躲在她的庇护下无所作为。

看着哭得令人心碎的唐佳,这一刻,我的心再次变得柔软异常。我开始忍不住怀疑自己,方文,这一次你是不是又错了?这么好的老婆,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呢?

“你真的是一个人去的医院引产?为什么不找一个女性朋友陪你去?”我开始否定自己,为唐佳的可疑举动找理由。

唐佳抱着肩膀一边哭一边说道:“我不一个人去还能跟谁去,这么大的决定我不敢告诉你,只能一个人扛下来。在深圳,我哪里有什么女性朋友,就算是有,谁敢保证她不出去乱说。人言可畏,我可不愿意让别人无端猜测,那样我在公司还怎么混。”

她说的有道理啊,唐佳的确没什么女性朋友,这种事除了自己老公,也的确不方便让别人陪着去。难道是梁天这小子为了推迟还款日期,故意编造出谎言来骗我?狗东西,明天上班老子一定找这小子算账。

>>>>本文《妻6子的野性》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