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偷窥的秘密)男生下面硬起有多难受 纯肉bg文不要剧情

第6章深夜的误会

 文学


    
     林诗曼像是被我的举动吓到了,努力挣扎,说道:“你干什么,疯了吗,快给我松手!”
    
     “自从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你了,我每天晚上满脑子都是你,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你满足我一次好不好?”我满脸通红,激动万分,紧紧搂抱住林诗曼,不让她挣脱,甚至一只手已经按住了她的胸,隔着衣服玩弄她胸前的饱满。
    
     即便有裙子和文胸阻隔,依旧能感受到那种丰盈挺拔和柔软,让我身体有了强烈的反应,正好贴在了她的翘臀。
    
     林诗曼没法挣脱,脸色变得很难看,说道:“肖凡,你别这样,我是有老公的人,我是不可能和你在一起的,你快松手,再不松手的话,我要叫人了!”
    
     即便现在我们身处的位置比较偏僻,视线所及,看不到游客,但心里也很清楚,那些游客就在附近,要是林诗曼真的叫出来,我就完蛋了。
    
     我心中犹豫了几秒钟,最终理智战胜了欲望,最后在她柔软的胸上狠狠捏了一下,才依依不舍的把她放开。
    
     林诗曼像是受了惊的兔子,当我松开之后,便立即转身通红着脸跑开了。
    
     我怔怔站在原地,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这一次的表白彻底失败了,说到底是自己太冲动了,根本不懂得循序渐进,估计是把林诗曼吓坏了吧。
    
     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有和林诗曼独处的机会了。
    
     我悻悻的回到他们休息的地方,林诗曼已经坐在了王忠文身边的石头上,她看到我赶紧转过了脸,脸色依旧有些红。
    
     不过看样子她并没有将刚才发生的事告诉王忠文,只见王忠文笑着对我说道:“房东,真是谢谢你了,帮诗曼找到了耳环。”
    
     我有些尴尬,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说道:“没事,都是邻居客气什么。”
    
     众人休息了一阵,起身和导游汇合,我跟在众人身后,心里有些做贼心虚,不想多说话。
    
     林诗曼也有点魂不守舍,王忠文说什么,她只是“嗯”或摇头的敷衍,大多数时间保持沉默,不知道是不是在想我们刚才在密林中发生的事。
    
     反倒是杨明和曹宇轩这对基佬,一路上有说有笑,曹宇轩还不时在杨明身上轻轻拍打,引得游客都用怪异的眼神看着二人。
    
     和导游汇合后,导游又带我们看了一系列景点。
    
     不知不觉天黑了下来,我们就在山上订了酒店,明天一早和导游汇合。
    
     众人玩了一天都累坏了,在酒店一楼吃了顿饭。
    
     其中只有我和王忠文喝酒,其他三人不喝。
    
     虽然王忠文酒量不行,但看得出他是一个比较好酒的人。
    
     林诗曼三人吃完饭便上楼回房间了,我和王忠文还继续碰杯。
    
     二人都喝多了,王忠文醉醺醺的说道:“房东,我比你大几岁,叫一声肖老弟你介意吗?”
    
     我说不介意。
    
     他又说:“别看我老婆长得漂亮,对我却有点冷淡。”
    
     “她对你不是挺好的吗,怎么冷淡了?”我疑惑的问道。
    
     王忠文苦笑,说道:“我是指夫妻生活那方面,你懂吧?肖老弟,我也不瞒你,其实我……我每次时间都很短,不能满足诗曼,我估计这才是真正的原因,我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可以让时间变长的?”
    
     显然,王忠文已经喝多了,居然跟我聊起这种话题。
    
     不过他自然不知道,夫妻二人平常的生活都在我监控之中,他那点本事,我还不清楚吗?
    
     我说我还没结婚,也没遇到过这个情况,劝王忠文可以多多锻炼身体,吃一些补肾的营养品。
    
     我们东拉西扯,聊了很多。
    
     一箱喝完了又点了一瓶白酒。
    
     最后我俩都喝的晕头转向,迷迷糊糊中我都不记得是谁结账的,只是和王忠文勾肩搭背的上楼,然后进了房间,耳边似乎还有迷糊的女人声音传来。
    
     我坚持不住了,一下子倒在了床上,然后便开始呼呼大睡起来。
    
     在我半睡不醒的意识中,我感觉到有人好像为我拖鞋,盖被子,那种感觉真的很温暖很幸福。
    
     不知过了多久,我醒了过来,周围一片昏暗,只有洗手间的灯还亮着,提供了一些光亮。
    
     然后我就看到和我一起躺在床上的王忠文。
    
     他睡得很香,鼻息声呼噜作响,像是打雷一般,让我有些傻眼了。
    
     为什么王忠文会和我睡在同一张床上?
    
     难道二人喝多了酒,一起回到我房间睡觉了吗?
    
     正当我纳闷间,我就看到了床边打地铺的林诗曼。
    
     我浑身一震,突然意识到了,这不是自己的房间,而是王忠文夫妇的房间。
    
     大概是因为我和王忠文都喝醉了,直接到了他们房间睡觉,而林诗曼一个人没法抬动我,就只能让我睡在他们的床上,而她选择打地铺。
    
     此时林诗曼睡得也很熟,刚好侧着身面对着我这边。
    
     她身上就盖了条薄薄的毯子,大半个身体都露在外面,让我得以看到穿着睡裙的她那丰腴曼妙的曲线。
    
     芊细光滑的玉臂就放在脸旁,似乎做了什么美梦,嘴角还带着甜甜的笑意,紧闭的双眼睫毛低垂,显得很长,也很动人。
    
     因为侧睡的姿势,胸前的两团被挤到一处,我很轻易的可以看到衣领下那深深的沟壑和两团雪白柔软。
    
     一时间我心头火热,有如此佳人在身边,而且他老公一副烂醉如泥的样子,我要是不做点什么实在觉得有点对不住自己。
    
     我看了看床上的王忠文,又看看地板上睡着的林诗曼,一颗心砰砰跳了起来。
    
     我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偷偷摸下了床,小心翼翼的躺在了林诗曼身后,然后从背后一把搂住她。
    
     那芊细柔软的腰肢便被我紧紧搂住了。
    
     “老公,睡觉……别胡闹……”林诗曼被我惊醒了,不过她并没有睁眼,而是迷迷糊糊的回应了一声。
    
     我原本心里还十分紧张和忐忑,但听到这话一下子松了口气,反而欣喜不已。
    
     林诗曼居然把我当成了王忠文,这难道是上天赐给我的机会吗?
    
     我的手马上伸到了她胸口,抓住了一团饱满,那种柔软细腻,一手掌控不住的美妙触感,让我当即有了强烈的反应,就贴在她翘臀上。
    
     我抬头亲吻了一下她的脸颊,林诗曼似乎有了感觉,脸色红了,还要推开我,一边迷糊道:“我今天累死了,下次吧……好好睡觉……”
    
     我兴奋不已,哪里理会她的话,一口咬住了她的耳垂,用舌头挑豆,原本在胸口的那只手已经伸进她的衣领。
    
     林诗曼睡衣里是真空的,让我一下子就抓到了饱满温润的一团,柔软滑腻至极,一时间让我坚硬如铁,顶着她的臀部十分难受。
    
     我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能够摸到林诗曼的胸!
    
     而我的另一只手已经忍不住探进了她的睡裙下,摸到了一条裤裤,一根手指探入其中,让我激动的整个身体战栗起来。
    
     我的手指动作了几下,便感受了湿润的水,林诗曼果然是个敏感的女人。
    
     她轻“嗯”了一声,闭着眼说道:“老公,用两根手指。”
    
     我不敢说话,以免穿帮,但按照她的要求,由一根手指变成两根手指,动作也逐渐加快。
    
     她咬住了红唇,露出痛苦而享受的神色,不自主的反手伸向背后,握住了我贴着她臀部的反应。
    
     紧接着,我清晰的感受到,她的手颤抖了一下,身体像触电一般坐了起来,睁眼看向我。
    
     显然,她是感受到我和她老公的尺寸很不一样。
    
     她的表情立马通红无比,张嘴想要叫,当真把我吓坏了,几乎第一时间捂住了她的嘴。
    
     林诗曼挣扎起来,眼神带着无比惊恐的神色。
    
     我低声说道:“你也不想吵醒你老公对不对?林老师,我白天说的话没有变,即便你不喜欢我,我也同样喜欢你,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我没想到今晚会睡在你房间,这不正是天意的安排吗?”
    
     说完我的一只手又伸进了她裙子下面,手指动作了几下,明显感觉她挣扎的力度小了许多,瘫软在我怀中,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
    
     此时我已经被欲望冲昏了头脑,加上酒精作用并未完全散掉,哪里顾得上这么做会产生什么后果,我的手指不断动作,还用自己的反应在她的翘臀上摩挲。
    
     林诗曼挣扎力度越来越小,取而代之,眼神逐渐变得温柔迷离。
    
     她抓着我捂住她嘴的手也渐渐松开,慢慢的要放弃抵抗了。
    
     我心中狂喜,尝试着也松开了手,果然,她并没有叫,只是紧咬着红唇,脸上显现出痛苦而享受的神色。
    
     这一刻我真的期待了很久,想不到在这一刻实现了。
    
     我抱着林诗曼,二人重新躺下。
    
     我的另一只手又伸进她的衣领,肆意把玩她那两团丰满。
    
     “我……我老公在……不要这样……”林诗曼声音显得楚楚可怜,不过她这么一提醒,却更加刺激了我的欲望。
    
     这种偷情的兴奋感只有身为当事人的我才能真真切切的体会。
    
     我低声道:“没关系的,尽量放轻松,配合我的动作就行了。”
    
     我索性脱掉了裤衩,用自己坚硬如铁的反应在她的两瓣丰臀之间摩挲。
    
     林诗曼不自觉的扭动起臀部,下边已是水渍淋漓。
    
     我有些受不了了,将她的睡裙掀到腰间,看到了红色的雷丝裤裤,一把拽下,两片雪白的浑圆美臀在昏暗中散发出诱人的光泽……

第7章触手可及


     第7章触手可及
    
     她似乎意识到我接下来的举动,低声道:“不要……不要进来……”
    
     说话的时候,反手一把握住了我的反应。
    
     我被她握住,虎躯颤抖了一下,能感受到林诗曼小手的光滑柔软,柔弱无骨。
    
     估计她也被我的反应吓到了,握住的一刹那,又赶紧松开了手,伸手去抓我另一只玩弄她裙下的手。
    
     “我受不了了,林老师,给我吧。”我兴奋的说道。
    
     她拼命摇头:“不行,真的不行……”
    
     然而,就在我俩相持不下的过程中,床上突然有了动静:“水,我……我要喝水……”
    
     我和林诗曼如同遭遇晴天霹雳一般,第一时间停止了所有的动作。
    
     林诗曼脸色更是一片惨白,她马上坐了起来,然后表情就稍微放松了一些,说道:“我马上给你倒水。”
    
     她整理一下衣服去倒水,还不断用眼神示意,让我快走。
    
     我躲在床边,抬头小心翼翼的看了一下。
    
     王忠文依旧躺在床上,不过看样子已经醒了,在眨巴着嘴,还在揉眼睛。
    
     突然间,他从床上坐了起来,把我和正在倒水的林诗曼都吓坏了。
    
     我以最快的速度埋下头去,心里无比的心虚。
    
     “我……我去撒个尿……”王忠文含糊不清的说道,起身穿上拖鞋。
    
     由于床的位置在房间中央,林诗曼是靠着里面的墙打的地铺,而王忠文睡在外面,所以他起身后就从他那一边径直去了洗手间,丝毫没注意到床下地板上还躺了一个男人。
    
     当洗手间关上的时候,我和林诗曼几乎同时松了口气。
    
     “快……快走……被我老公发现就死定了!”林诗曼有些慌张的催促道。
    
     我也慌得不行,马上起身提着裤子偷偷跑了出去,临走的时候,还不舍的回头看了一眼林诗曼。
    
     直到回到自己的房间,我才渐渐冷静下来,想想自己其实并不用那么紧张,实在不行就如实相告,说自己喝多了,什么也不记得,然后就和王忠文一起睡到了他们的房间。
    
     虽然或多或少有些尴尬,但也用不着像现在一样狼狈。
    
     我坐在床上看了看自己的手指,两根手指的水还没干,放在鼻间闻了一下,一股女人的味道,让我有种深深的遗憾,回想刚才在夫妻二人的房间和林诗曼亲热的场景,下边不自主的跳动了两下。
    
     第二天我们一早就和导游汇合了,我不时去看林诗曼,林诗曼根本不看我,只是和身边的王忠文聊天,让我有种略微的失落感。
    
     我们是在下午的时候离开的,终于结束了我们这次白鹤山之行。
    
     接下来一连一个星期,我和林诗曼都没有什么言语上的交流,即便有时候下班我将门故意打开,她从我门前经过也不再和我打招呼了,倒是王忠文对我的态度好了许多,每次都是主动打招呼。
    
     我想,估计是上次在她的房间偷袭她把她吓坏了吧。
    
     可她不理我,却让我感到有些难过。
    
     周六的时候,王忠文不在家,听说去学校补课了,只留下林诗曼一个人在家。
    
     中午,通过监控画面,看到林诗曼切菜的时候不小心切到了手,我都感觉有些心疼,想要去找林诗曼,却又没什么借口。
    
     而就在这时,她客厅似乎有敲门的动静。
    
     林诗曼刚用创口贴处理了手指的伤口,马上走出厨房去开门。
    
     进门的是一个身材高大健硕的年轻男子。
    
     通过二人的对话,我得知年轻男子是他们学校的体育老师,叫赵刚,也是王忠文的高中同学。
    
     林诗曼将赵刚请进屋,问他什么事。
    
     赵刚说找王忠文有点事。
    
     林诗曼回答丈夫补课去了,大概下午才能回,又问他什么事。
    
     赵刚不肯说,还要留下来等王忠文。
    
     林诗曼有些无奈,看样子也不好意思赶对方走,就留他在家里吃饭了。
    
     不过我发现赵刚的眼神有些不对,吃饭的时候不时瞟向林诗曼的胸,眼神有些怪异。
    
     与其说怪异,不如说猥锁。
    
     我心中一沉,这个家伙不会看上林诗曼,想打她的鬼主意吧?
    
     没想到我的猜测真的应验了,赵刚居然趁着林诗曼去厨房给他盛饭的功夫,偷偷拿出一包药,倒在林诗曼的水杯中。
    
     看到这一幕,我心里既震惊又愤怒,这家伙居然给林诗曼下药,果然没安什么好心!

>>>>本文《偷0窥的秘密》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