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出轨少妇的自白杨燕_男生给女生扒衣服床戏|我的嫂子是厂妹 第6章 睡在了女厂长家


    骂了嫂子,我没有半点发泄后的快感,相反我的心情越来越糟。本来饿的要死的,到后来吃了几口就吃不下去了。
    丢下饭盘我就走出食堂了,下午的班我也是上的浑浑噩噩的。那个见方蕊不帮我的吴大姐下午也没少骂我,好几次我都差点没忍住。但心里一直在告诉着自己昨晚上刚打的架,今天要是又和一个女人在车间里吵起来。脸上无光不说,估计也别想在这里干下去了。

 文学


    不过经过一下午的时间我的心情也还算稍稍缓和了一些,但让我没想到的是下班的时候,方蕊突然对我说了句王云峰你真孬,被人骂都不还口!
    我没办法去为自己辩解,因为被她说了之后我也觉得自己很孬。
    也不知道是不是今天的天气问题,反正心里面堵的慌想喝酒!可是我想不到谁能陪我去喝酒,于是我就自己出了厂准备找个小饭摊子喝点。
    我走出了厂门,厂门外就有很多的摊子。卖快餐的,卖炒粉的,卖油炸水煮的比比皆是。但是我不太喜欢这里的氛围,准确的说我就想躲在一个没人的地方自己喝点酒。
    因为两边摊子的多现在又是下班时间所以街上很堵,我走了没两步就听到后面有车喇叭在响。我看了一眼是一辆黑色丰田车,里面坐着一个平头男人。
    我往一边走了去想要避开那辆丰田车,但是那丰田车的主人开过我身边的时候居然摇下了车窗说你他么耳朵聋了是不是,没听到喇叭声啊!
    我当时就火了,上班被那个老太婆吴大姐骂就算了,下班被方蕊鄙视也算了,我他么好好的走在街上又被人骂,难不成老子今天是全世界的敌人?
    当然我不敢开口去骂因为对方是开小车的!我只能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走的更远了,不料那家伙依旧用手指指着我一脸的凶狠。
    不过这时后面也有一辆车的喇叭声按了起来,那丰田车就伸出脑袋往后愤怒的看了一眼。不过当后面那辆奔驰里的车主也看了出来的时候,那家伙脸色就一变然后陪着笑说厂长是你啊对不起,我马上就开走!
    后面的那辆红色奔驰里,坐着的是赵晓芸!
    赵晓芸脸色很冷的点点头,我以为她没有看到我所以就要走。可没想到她居然开着车到了我身边停下,冲着我笑王云峰你去哪儿啊?
    我挺意外也挺紧张的,上学的时候我见到老师就紧张,现在见到了厂长肯定也不例外。我有点结结巴巴的说去吃饭,赵晓芸一笑说刚好我也要去吃饭,要不我们一起吧?
    我下意识拽紧了口袋,我兜里那么点钱估计根本不够请她吃一顿的,于是更结巴的说不……不用了。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看到了我的动作,还是怎么了居然把副驾驶座的门打开了说我请客快上车吧,再不然就得堵了。
    看到后面的车越来越多了,我犹豫着一咬牙就上了车。坐在副驾驶座上我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跳出来了,这是我完全没预料到的情况。反正坐在车上我一动不敢动,心里面也在安慰着自己不就吃个饭嘛有什么好害怕的!
    她挺能聊的,一路上不是问我家里的事儿就问我工作上感觉怎么样。还告诉我刚才路上指我的那个丰田车车主也是我们厂的一个部门主管,我恍然大悟怪不得那家伙见到厂长的时候跟老鼠见到了猫似的。
    很快,她就带我到了一家海鲜楼。
    沿海城市海鲜都吃的多,可我是第一次来温州在食堂的时候也看到有海鲜卖,但是我一闻到腥味就有点受不了。现在看着厂长带我到了海鲜楼实话说我真不想去了,但现在来都来了我又不好意思说只能跟在她后面进去。
    厂长带着我进去了一间包厢里面,还好她健谈不然的话我想气氛一定会很尴尬。等到菜上来后,她吃的很有味道我忍不住问厂长,咱们都是sr人你吃得惯海鲜吗?
    她点了点头说我都在温州呆了很多年了肯定吃得惯啊。说完她也反应过来,说哎呀我差点忘了你才刚出来,要不我再点点别的菜吧?
    我忙说不用我可以吃。她点了点头见我真的夹起一个血蛤把肉给吞了下去这才没怀疑,其实只有我自己才知道如果不是忍着我早就给吐了。
    赶紧拿起杯子里的啤酒狠狠的喝了一大口才感觉嘴里的腥味儿弱了不少,但我没想到的是厂长看着我就哈哈笑了起来说不会吃就别装了,我再去点几个别的菜。
    说着她就起身了,我忙喊厂长真不用了!她说以后在外面不用喊我厂长了,实话说我觉得厂长这个称呼其实挺难听的。我叫赵晓芸比你要大点,你喊我晓芸姐或者芸姐都行。
    丢下这句话她就去重新点菜了,我愣愣的坐在位子上心里面想难道现在的女人都希望自己有个弟弟吗?不然方蕊让我喊她姐,厂长也让我喊她姐!
    没几分钟芸姐就回来了,我冲着她笑了笑说厂……!
    话还没说出口她就瞪了我一眼,然后我只能赶忙改口说芸姐,你干嘛要这么破费啊?
    你要是觉得破费那就和我多喝几杯,刚好我今天心情不太好,你陪我喝点!她说了声,然后我就看到她的眼帘低垂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就连包厢里也安静了下来。
    这样的氛围让我很不适应,于是壮了壮胆子就举着杯子说芸姐,咱们喝个吧!
    她抬起头来拿起杯子笑好,干了!
    她说干就真干而且喝的比我快多了,我看着有点心惊肉跳。虽然我听过不少人说女人喝酒很厉害,但我还没和女人一起喝过酒呢!
    芸姐,你怎么那么会喝啊我问道,她微微一笑说厂里也有应酬啊我要是不会喝还不得被那帮臭男人给灌醉了欺负?
    我听到这话愣了一下,然后尴尬了起来。她倒是不在意又倒满了酒说干了,我嘴角有点抽搐又不想丢面子只能说好,干了!
    于是我们俩不是她说干就是我说干,反正到最后我们两个居然喝了一箱酒。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被太多人骂了的缘故,我居然想在芸姐的身上找到一点面子。所以后来我喝的越来越多,一箱酒我最少喝了七八瓶!
    七八瓶的结果就是我醉了,而且醉的很厉害,到最后怎么走的都不知道。模糊中只记得我和芸姐说了很多话,而且还是掏心窝子的话。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男人喝多了都会说掏心窝的话,反正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一阵后怕。
    因为我拍了好一阵脑袋想起来昨晚上我们似乎聊到了嫂子,我很害怕自己把嫂子除却工作之外又将她做厂妹的事情说给了芸姐听。
    不过当我看清楚眼前的一切后,我立马就把这事儿丢到一边了,我发现自己居然不在宿舍!
    眼前的一切都是陌生的,房间里很大而且装饰也很不错。我往窗户外看了一下,我住的地方居然是在第五层上!看着窗户外的风景,似乎也是一个很雅致的小区。
    温州的房价很高,虽然比不上北京上海那种国际化大都市,但一般人在这里也买不起房的。想着芸姐只是厂长而非老板,所以我想这里可能是她租的吧。
    听到门外有敲门声响了起来,我赶紧跑了过去开门。芸姐站在门口,她穿的很随意身上就只穿着一件睡袍,因为我比她高些所以我看向她的时候目光下意识的就落在了制高点上。
    她的睡袍领子有点低,不过她肯定是注意了的。可就算如此,我依旧还是能看到那白花花的两团。虽然就一眼我就赶紧挪开了,但仍旧觉得喉咙特别的干。
    还好她没注意笑着问我昨晚上睡得怎么样,现在有没有头疼。宿醉的人都知道,早上起来多少都有点头疼。我说了还好,然后问这里是哪儿?他说然后她就说是我家啊,昨晚上你喝多了天又晚了我不好送你回宿舍,所以就干脆带回我家来了。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估计是看出了我正在难为情,所以很洒脱的说了声卫生间在右边你赶紧去洗漱,我已经做好早餐了。
    看着转过身走了的芸姐,看着贴在她那挺翘臀部上的单薄睡袍,我就在想她怎么不会冷?
    不过尿意止住了我的想法,我赶紧跑去找卫生间,舒舒服服的放了水后发现洗手台上放着一把还没打开的新牙刷。我走过去打开刷牙,可脚却无意间踢到了什么。下意识的低头看去,是一个装着衣服的篓子!在那篓衣服的嘴上,是一条小小的紫色内裤!
    我的脸庞顿时间就是火烧了起来,赶忙撇开目光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刷着刷着又情不自禁看向了那个篓子,脑海里也浮现着刚才芸姐露出那雪白两团的样子。
    王云峰你在胡思乱想什么呢,芸姐可是你的厂长,你怎么能那么不要脸呢!
    我赶紧的漱口然后走出了卫生间去了大厅,芸姐已经换了衣服一身我前天晚上见到她的工作装。

第7章 有了新手机


    “都弄好了?”
    芸姐见到我出来了笑着问,我点了点头看着她的时候总觉得很不好意思,我想可能是因为在卫生间里看到了她的贴身衣物吧?
    我觉得这么屁大点的事情都不好意思很没出息,我想我都出来打工了,得需要个女朋友!
    不过我这也是想想而已!
    坐下来吃早餐吧,早上的时间短我一般都是随便弄下的。云姐再次对我说着,我看了一眼桌子上有面包有果酱还有牛奶,实话说二十岁了我喝过的牛奶似乎只有两个牌子,一个叫做伊利优酸乳另一个就叫做蒙牛酸酸乳了。至于面包果酱这样的洋式早餐,我真的没吃过。
    我坐了下来和芸姐面对面,每次吃的时候我总会忍不住的抬起头去看她。也不知道是因为心虚还是什么原因,芸姐发现后忍不住问怎么了,是不是不好吃啊?
    实话说早上我不喜欢吃甜食,但我还是笑着说没有啊很好吃!说着,我就将一大块面包傻逼似的全塞嘴里了,忙不迭的还喝了一大口牛奶。这一幕逗的芸姐咯咯直笑你看看你又没骂你,你做那么饥渴的样子干嘛。
    我干笑了起来,芸姐似乎发现了我脸皮子薄也不继续打趣我,吃着她的早餐。可我犹豫着却是问她芸姐,昨晚上我没和你乱说什么吧?
    芸姐疑惑的看着我摇了摇头,我哦了声继续吃我的早餐。还好昨晚上没有和她说嫂子那事儿,不然的话芸姐要是知道了还不知道会怎么想呢。
    不过我心里的好奇并没有就此打消,芸姐她身为厂里的厂长,管着那么多人她难道一点也不知道厂里有的女孩子在做厂妹的事情吗?如果她知道,不应该没有一点对应的措施啊!
    我很想去问这个问题,但是我怕问了之后芸姐会不高兴,而且真要说起来我和她算不上多好的关系,能够在她家过夜是因为我喝多了她人好把我带回来了。能坐在一张桌子上,也还是因为她人好不然完全没必要理会我。她人好和她和我关系好,我知道那是完全不一样的概念。
    吃过早餐后芸姐说她有事现在去不了厂里,然后我说没事我自己做公交去。芸姐什么话也没说,但把我送到了小区底下。
    坐在公交车上的时候,我的脑子里一直都在想着芸姐。刚出来的时候我爸妈曾把我找过去和我做了一晚上的思想工作,在他们的话里面不管是老板还是自己的上级,他们都是凶恶的所以你不能犯一点错,犯了错可能加不了工资甚至严重的会被开除!
    可我并不知道芸姐是那种凶恶的人,我在她的身上所感受到的全是浓浓的善意。
    也或许我还太年轻了吧?
    一路上脑子里的想法挺多了,等到了厂里的时候已经快上班了。我匆匆忙忙的跑去车间,却不想嫂子就站在车间外面一脸的焦急。
    我走过有些犹豫要不要和她打招呼,但她转个身已经看到我了。我清楚的见到她的脸上在看我的时候差点没哭,跑过来就一把抱住了我说王云峰你昨晚上跑哪里去了,你知不知道我都吓死了!
    嫂子的着急不是装的,我的心里也从没想过这个问题。她一说我才明白我昨晚上的确一夜未归,可嫂子是怎么知道的?难道她昨晚上去找我了?
    你昨晚上找我有什么事情?我直接问她。她说你和刘一打架赔了他的医药费,本来想给你点钱的。
    忽然间我的心里面很感动,真要说起来堂嫂毕竟不是亲嫂。就算是亲嫂也不一定能和她想的这么周到。随后嫂子又说她昨晚上去外面找我了,而且还跑去公安局报了案。但公安局说没有二十四小时不给立案,她没有办法就跑去那些娱乐场所找我,找到了早上才回来。
    我眼眶有些湿润了,可能是因为我看到她的眼中带着湿润所以也被感染了吧?反正那一刻我对嫂子再也没有了半点介意,我心里面很愧疚自己之前骂她的那些话。
    我说嫂子对不起,以后出去我会和你说一声的。
    嫂子终于笑了,从她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手机来递给了我说这是我早上去给你买的,以后有手机了遇到这样的情况也不会找不到人。
    我看了一眼手机是一个vivo的智能机,我不知道多少钱问她多少钱以后发工资还她!
    她瞪了我一眼说还你个头啊,这手机便宜就一千多。出来的时候我带了点钱,你管好自己就行!说着又从口袋里拿出了五百块钱放在了我口袋里说别给我推来推去要上班了,快进去吧!
    看着她已经急匆匆的跑进了车间,我看着她的背影心里面并不好受。我知道她并没有带多少钱出来,因为多的钱她都留在了家里。手机加上现在给我的五百块,我想这差不多是她的全部吧?
    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我尽量让自己好受一点,然后换好衣服就进了车间里面。
    方蕊依旧还是不和我说话,甚至她好像有点嫌弃的样子。说实话我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就因为我没答应她去混黑社会吗?她都十九了,怎么还这么幼稚!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旁边的吴大姐今天上午没骂我,而且她还分了点糖果给我吃。原本我以为她家有什么喜事,问了之后才知道原来是她昨晚上中六合彩了!
    我为她中奖了高兴,也劝了她一句以后别卖了,但没想到她鸟都没鸟我。直到那时候我都还没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和某个人关系不算太好的时候,千万别为她着想,否则她会觉得你是在嫉妒是在眼红!
    一天的班就这样过去了,虽然没有方蕊教我但流水线上的工作却也简单,我渐渐的开始摸熟了一些。
    晚上下班后我吃过饭就回宿舍了,洗了一个澡躺在床上我很高兴的摆弄着手机。有了手机第一件事情就是下载qq,我已经好久没有和以前的老同学联系了。
    下载好了qq,我立刻打开了好友列表。可是我看到那些亮着的头像时,却忽然间发现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到最后打开了同学群,盯着屏幕发了好长一段时间的呆。
    我叹了一声气,想了想还是不弄看看有什么其他的吧。可我没想到我刚回到桌面的时候,qq却提醒有新的消息。
    我打开一看,原来是附近的人发来的:你好啊!
    一看她的网名叫做寂寞少女我脸上忍不住坏笑了起来,虽然我今天早上看了芸姐的一条内裤脸就红了,可在网络上却不一样。甚至有时候我想想自己是不是人格分裂了,因为我立马就加了那个女的。
    没想到那女的也立马就允许了我好友申请,我高兴的回过去:美女,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加我了,不会是寂寞了吧?
    我心想着反正只是网上而且我空间里又没照片她也不知道我是谁,说什么她又能把我怎么样?
    然而让我快掉眼睛的是,她居然回:是啊寂寞了呢,想找个人陪!你愿意陪我吗?
    这时候我一下子怂了,按照正常情况她不是应该骂我神经病或者色鬼吗?我愣神的这会儿,她很快又发了一句话来:喂,在不在啊?怎么不说话?
    我说在啊,你不会真的那么饥渴吧?
    她说是啊你到底出来不出来?我在台胜电子厂门外。
    台胜电子那不就是我们厂吗?
    我说我就在台胜电子厂里面,你怎么不去找你男朋友啊?
    她忽然间沉默了,我以为我说错了话。但我想我之前那样问她她都没生气,不会问一句男朋友就生气了吧?等了一会儿她还是没回,于是我就给她发过去的消息,我问美女,怎么不说话了?
    她终于回了说你是刚出来打工的吗?
    我犹豫了下,很装逼的说呵呵怎么可能,我可是车间组长,你觉得刚出来就能做组长吗?
    我以为她也会发来一段很羡慕的话,最少也得来个哇塞不是?台胜电子很大,别看只是一个小组组长,但手底下可也管着不少人的。可我没料到她居然回了翻白眼的表情,然后说既然你都当小组长了难道不知道我找你什么意思?
    我问什么意思?她很无语的说我真是服了你了,你要是不想出来玩就算了,要是想出来玩最低两百块开房费你出!
    看到这段话我一下子愣住了,最低两百开房费你出!我再怎么傻现在也该知道她是厂妹,不然的话不会说这样的话!
    我的心跳忽然间快了一些,我在犹豫到底要不要答应。当然我还没有那么饥渴的去找厂妹,但我想知道厂妹到底是怎么做的?因为她会怎么做,我嫂子可能也会那么做!
    去不去?
    我深深的问着自己,两百块我有开房费我也付的起。甚至我都没有想过钱的事儿,我就是一门心思想知道那些女孩子或者女人到底是怎么做厂妹的!
    终于,我回了过去说两百?好啊,你在门口等我,我马上来!
    她说:嗯,我穿着白色短袖下面是粉红色短裤,黑色丝袜的。
    我说好的。她回了最后一句:我刚刚做这个所以技术不怎么好,你要是觉得不行还可以考虑。
    我说我已经出宿舍了!

>>>>本文《我的嫂0子是厂妹》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