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老师你下面好紧h文 又肉又污的黄文_美好的青春

粗鄙龌龊的话语传进耳朵里,让沈婷心里好羞人。

可是,似乎也正因为如此,才让她觉得老赵刚才的赞美是真实的。

这一刻的沈婷,都不知道到底是该娇羞好还是该羞恼好。

她心里好乱,都不敢再想什么了,只能低下头,卖力的帮老赵弄着。

而老赵也是贪婪的凑上了嘴巴,带给沈婷前所未有的、一波又一波的快乐刺激……

当一切都结束后,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

沈婷羞红着脸蛋儿,赶紧穿上衣服跑了,话都不敢再跟老赵说。

她没法说,口里还含着那种东西呢!

老赵本来想蛊惑她吞下去,可话都没来得及开口,沈婷就羞跑掉了,唉!

离开拍摄间,老赵去洗了把脸,最主要是漱漱口。

这会儿他嘴巴里全是沈婷旖旎的小味道,好过瘾。

不过也正是因为太过瘾了,他怕自己再想事儿,所以才不得已的赶紧漱漱口。

一切都忙活利索后,他坐回了柜台后。

重新掏出私藏的沈婷照片,老赵狠狠亲了一下子。

“婷婷,你早晚会是我的,你的第一次,谁也拿不走,我要定了!”

将照片收起,老赵又躺在椅子上美美的回忆了会儿,这才起身准备离开。

可就在准备下班关卷帘门的时候,有辆车子开了过来,在他身后戛然而止。

老赵扭头望去,然后看到了一辆黑色的立标奔驰,很豪气。

车门开启,有个西装革履气度非凡的男人下车了。

那男人三十多岁的样子,看起来就像是影视剧中那些集团阔少爷似的。

却又没有那种花花公子的气派,有的只是一种精英的干练气质。

来到老赵身前,他笑道:“还做生意吗?”

“做,当然做,打开门不就是为做生意的嘛,来来来,里面请。”

对待工作,老赵还是特别认真的,否则沈婷和她母亲也不能这样依赖老赵。

松开卷帘门正准备开灯的,那个男人就阻止了他。

“我们上车谈吧,设备之类的东西我都准备好了,只需要你上门拍照就可以。”

老赵有点懵,上门拍照的生意他不是没做过,但都得拿自己设备。

这个人,怎么还让自己甩着十个大指头上门呢?

似乎看出了老赵的疑惑,那男人递出了自己的名片,“我叫李正阳,在东鸿集团工作。今天来请你上门,主要是之前手下人已经看过你的作品了,很满意。”

“然后我那边有位朋友,身体不太方便,所以才特意来请你上门拍摄。至于拍摄设备……怎么说呢,你应该知道,有些大人物,他们的照片并不方便公布与众,所以你要是带着自己的设备拍摄,难免会有什么意外泄漏。这个,你应该理解吧?”

老赵恍然,原来是这样。

他倒是听说过,有些幕后老板或大明星之类的,都是自己准备设备,请摄影师拍摄。

完事后人拿钱走,设备还是人家自己的,这样就会保证照片不会泄露出去。

 文学

又拿名片看看,确实是东鸿集团的人,而且官位还不小,总经理呢!

了解了事情真相,老赵也就点头答应了,“那行,你给个地址,我吃点东西就过去。”

李正阳却是挥挥手,笑了,“这个不必的,请相信我,我不会让你饿着肚子工作。”

说完,他打开了车门,从里面拎出一个黄纸袋。

老赵都乐了,这请人上门拍照片,还给带只烧鸡怎么的?

只是接过纸袋后他才发现,里面是两沓崭新的人民币。

拍个照片,两万块?!

老赵都还没来得及惊诧呢,李正阳就开口了,“这是定金,拍完后效果好,再付给你三万。”

这钱多的,直让老赵心里发毛,有些不敢去了。

拍谁啊这是,拍的电影明星吧这是,不然哪有这样给钱的?

这时候李正阳已经来到车旁,将车门给打开,“请吧!”

老赵稍稍犹豫,还是忍不住的锁上店门,揣着好奇上车了。

他得看看,到底是拍谁,这么大方这么神秘。

上车后,李正阳开着车很稳当,跟老赵有说有聊,谈笑风生。

汽车一路平稳行驶,大概半个多小时后,行驶到了山脚下。

老赵都懵了,这时候天色都已经黑了,大晚上的上山……

“那什么,小李啊,你该不会是借着拍照片的幌子,上山割我腰子吧?我腰子可不好啊,去年刚动手术摘去一个,你要是再给我摘个,我死定了。而且我们店门口有摄像头的……”

不等老赵说完,李正阳就笑了,也不解释,直接拨打起电话。

听起来像是客服,李正阳也不说话,只听,只按。

老赵正诧异他在做什么的时候,很机械式的的女声随手机免提键的按下响起。

“您的账户余额为七千三百八十五万四千……”

后面还有余头,但是老赵没记住,在前面那堆万字单位的计数下,后面的也无所谓了。

“这是我其中一张银行卡,现在你不担心自己的腰子了吧?”

李正阳声音传来,老赵讪讪的笑了。

这个话题没有再继续,汽车也依旧在行驶。

直至顺着盘山道行驶了近十分钟后,车子这才停下来。

汽车明亮的大灯照亮了前面的豪华别墅区,老赵心中斥满愕然。

他都不知道,这里竟然还会有一处别墅区。

车子行驶进别墅区的院中,然后老赵就在李正阳的邀请下下车了。

进入别墅内,老赵在李正阳的带领下进入餐厅。

示意他稍作后,李正阳就离开了。

打量着屋内,老赵真是开了眼了,金碧辉煌的,就好像进入了电视里的豪门一样。

正四处打量的工夫,房门开了,有好些个打扮靓丽的年轻女人出现,端盘上菜。

一盘接一盘,整张桌子上,放下了差不多得二三十盘菜,但凳子却只有三把。

老赵一把,李正阳一把,剩下那把应该就是被拍摄的那个人了。

老赵忍不住的有些好奇,要拍照片的那个人,到底会是谁呢?

他估摸着,八成是电视里出现过的明星,要不然不能这么保密,这么有排场。

不多会儿,房门再次打开。

有高跟鞋触地的‘嗒嗒’声响起,直往屋内……

银色的低胸鱼尾裙,白色嵌钻的高跟鞋。

迈着婀娜旖旎的步伐,有个漂亮的女人走进了屋内。

走起路来,那浑圆的挺翘一扭一扭的,直扭的老赵心里火烧火燎的。

而且那胸前的耸立,勾勒出完美的轮廓,能把人的魂儿勾走了。

这个女人三十来岁的年纪,美艳如妖,只是眉宇间隐隐有些愁苦。

但她还是笑着坐了下来,跟老赵点头示意,算是打过招呼。

三把凳子,这个女人坐下了一把,还一把留给李正阳。

那这也就意味着,今天要拍照片的人,是她?

老赵还以为要拍照片的人会是个女明星,可万万没想到,对方并不是明星。

只不过那婀娜的身段,艳丽的容颜,却是比许多明星都不遑多让。

这么说吧,能让老赵看一眼就撑裤子的女人真心不多,恰好她就是一个。

很合胃口,老赵借着喝水的掩饰,悄悄吞了口唾沫。

水杯放下,李正阳也重新回到了屋子内。

走到漂亮少妇身后的时候,李正阳低下头,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看起来他俩关系不一般,可那个少妇,虽然也笑了,但笑的好像有些勉强。

坐到椅子上,李正阳介绍道:“这是我的妻子,秦雪岚。”

妻子?!

老赵记得,临上车前,李正阳说是给朋友拍照的,这怎么把妻子拉出来了?

似乎看透了老赵的心思,李正阳笑着解释。

“跟你实话实说吧,我请你上门呢,是想请你给我妻子拍个写真。只是你也了解,有些照片并不好传出去的,也担心你会想多了,所以才编了个朋友的身份,多多谅解。”

这倒谈不上谅解不谅解的,只是老赵有些奇怪,今天这事透着一股子诡异劲。

想来,李正阳还是没有说实话,有所隐瞒。

不过也无所谓了,吃饱喝足,照片一拍,走人,管那么多闲事干什么!

老赵跟李正阳客套了几句,然后三人就开动了筷子。

饭间的时候,李正阳很热情,丝毫没有看不起老赵的意思。

这种热情,让老赵都有些受之有愧了,自己就是个拍照片的,哪值得这么热情招待啊!

只不过就在跟李正阳闲谈正欢的时候,桌子下面他的腿挨了一脚。

看看李正阳,正在低着头夹菜。

再看看他妻子秦雪岚,了不得了,正给他使颜色,眼神直往桌子下面瞟。

老赵都糊涂了,这秦雪岚,想干嘛?

又挨了一脚,而且感受很清晰,是高跟鞋跟踢的。

再看秦雪岚,往桌下示意的眼神更明显了。

老赵也搞不清楚状况,但往桌子底下钻的意思,他还是能够明白的。

于是胳膊肘很不小心的把筷子蹭掉,他就顺势弯腰去捡了。

捡筷子的时候,他往秦雪岚那边往去。

只见秦雪岚一只裹在高跟鞋里的嫩足已经伸到了这边,裹在透明丝袜里很是性感。

这是撩骚啊这是,我老赵都五十多岁的糟老头儿了,你这么撩我,合适吗?

合适,老赵觉得很合适!

于是他忍不住秦雪岚香足的诱惑,伸手过去玩弄起来。

更是把手指抠向高跟鞋里,感受着秦雪岚的丝袜嫩足,细细抚弄着。

秦雪岚像是挺着急的,直接用另一只脚把老赵把玩那只脚的高跟鞋给脱了。

老赵一看这动作,心里顿时嗨了,这是要让他玩个更畅快啊!

只是下一瞬,当高跟鞋彻底脱离秦雪岚的嫩足,他就不这么认为了。

因为他在高跟鞋的鞋窟窿里,发现了一张纸条。

秦雪岚脱掉鞋子的那只嫩足,还直拿脚尖往鞋窟窿里指。

这意思就很明确了,怕是傻子都能懂,老赵赶紧把纸条拿在手里。

但又不甘心那细腻的丝袜嫩足,于是拿嘴巴狠狠亲吻了一口。

嫩足被撩弄亲吻,桌上的秦雪岚好羞,可是又不敢表现,只低头装吃菜。

老赵从桌下抬起头来,扬了扬手中筷子,满脸赧然。

“真是老了,捡根筷子都头晕脚麻的,还是你们年轻人好啊!”

李正阳打了个哈哈,然后继续邀请吃菜。

老赵面上装作无事,继续跟李正阳吃着东西,手却在桌子下面把纸条给摊平在手机屏幕上。

他惦记着,这个名叫秦雪岚的小娘们儿,是不是那里想事儿了,故意勾搭他呢!

那纸条上写的,该不会是‘今晚X点,后山小树林见’之类的约会私语?

很兴奋,他直接光明正大的将手机拿出,后壳对着李正阳。

装模作样的点了下屏幕,眼睛却直勾勾地盯视着那张纸条。

可是纸条上的两个字,却让老赵心里‘咯噔’一下子。

字迹很凌乱,应该是仓促写出来的。纸条也是从姨妈巾上撕下来的,写字的笔甚至都是用来画眼线的眼线笔。

——救我!

老赵都懵了,这是发生啥事了啊,咋吃个饭,还摊上救人的事了?

再说了,为什么要救秦雪岚,她不是李正阳的妻子吗?

老赵满心的疑惑,却是根本无法问出口。

李正阳那边还热情地邀请着吃菜,他也只好强装无事,继续谈笑。

原本那满桌子的山珍海味还让老赵挺有胃口的,可着一张纸条的出现,却彻底破坏了他的好心情。他的心里现在七上八下的,这个李正阳,还有那个秦雪岚,到底怎么个情况?

一顿饭吃完,也没个结果。

李正阳招呼老赵出了餐厅,然后在宽敞豪华的客厅里稍作休息。

而他本人则揽着秦雪岚的香肩,往别墅深处行去,也不知去哪了。

老赵有心找人打听打听,而且别墅里佣人也不少,得十好几个。

可不管他跟谁打招呼,谁也是笑容相对,但是脚步不停,嘴巴紧闭。

好像……一群聋子。

老赵都有些害怕了,这特么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所幸不多会儿,李正阳就再次出来了,不过秦雪岚的身影不见了。

走到近前,李正阳一把勾住了老赵的膀子,往别墅深处走去。

一路上他也不说话,只抿着嘴笑。

只是那笑容,让老赵看在眼里觉得有些瘆得慌……

一路上老赵心里发慌,本来这就是座落在山中的别墅,又接到了秦雪岚求救的纸条。

“哎呀,都是下午在沈婷那造孽造多了,菩萨保佑菩萨保佑,千万别出什么事……”

颤颤巍巍的,老赵被李正阳强勾着脖子来到了一间大屋子内。

刚推开门的,就有大片白布映入眼帘,屋里还是清冷的灯光色系。

老赵吓坏了,“这还真割我腰子啊?”

李正阳也不说话,一把就给老赵推进了屋子里面,整个人都扑进了白布内。

老赵都吓炸毛了,这老胳膊老腿的,真要被人割腰子他也没个反抗能力啊!

可就在这时候,他听见远处悬挂的白布帘子后面,传来哭泣的声音。

身后响起脚步声,李正阳也进入了房间,来到老赵身旁站住。

“别想多了,我不稀罕你那两颗肾,你只需要按我吩咐的去做就行了。拍个写真照片而已,你也不用太紧张,我是个正常男人,而且对同性也不会有任何兴趣。明白了吗?”

老赵好像明白了,但又好像不明白。

拍个照片而已,干嘛弄的跟真要割他腰子似的,这是要干啥啊这是?

还有,白布帘子后面那么哭泣声,又是怎么会事?

根本不给他问的机会,李正阳直接就把他给推搡着上前,来到了白布帘子近前。

当白布帘子被拉开后,老赵一眼就看到了水眸含泪的秦雪岚。

这时候她正穿着那身银色的低胸鱼尾裙,颤颤惊惊的抱臂抽泣着。

脚上的高跟鞋也不见了,只有那双性感白皙的小脚丫,裹着透明丝袜踩在地上。

见到李正阳,秦雪岚立刻冲上前,“老公,老公我求求你了,不要那样,不要……”

话都没说完的,李正阳猛地抬起一脚,秦雪岚那具娇媚的小身子,立刻被踹翻在地。

望着紧捂小腹满脸痛苦神情的秦雪岚,老赵都有些急了。

也顾不得许多,他忙上前将秦雪岚给搀扶起来。

扭头望向李正阳,老赵又是生气又是心疼的质问道:“你这是干什么啊!”

李正阳挽动着衣袖,斜睨了老赵一眼。

衣袖挽起,他向老赵伸出右手,五指张开,“五千,没了。你每多说一句不该说的,就会继续扣你五千块钱,你算算五万块钱能够你说几次的。”

这个哪还用算,小孩子都知道够说十次的。

但问题是老赵现在真的挺心疼秦雪岚的,这么漂亮的女人,他在旁边看着都上火。

尤其是透过低胸群口看到里面雪白的饱满时,更是被刺激的口干舌燥。

这么好的女人,玩都玩不够呢,李正阳怎么还舍得打呢?

正准备再说五千块钱的,旁边秦雪岚挣脱了他的搀扶。

捂着小腹满脸痛苦的来到李正阳近前,‘噗通’一下子就跪地上了。

“老公,你打我吧,你打死我我也愿意,但是求你了,真的不要那样……”

李正阳看到不看秦雪岚一眼,直接抬手指了指角落里的照相机和架子。

“都是最好的设备,给她扒光了,身上一件不许留,拍个干净。尤其是女人最迷人的部位,记得多给她拍些特写,要清楚到能看清楚每一根毛发,是每一根,你懂吗?”

吩咐完老赵,李正阳转身就往旁边的座椅去了,点燃一支烟,悠哉游哉的看着。

老赵都听懵壁了,这真是李正阳媳妇儿吗?咋能让自己媳妇儿干这事呢?

而这时候的秦雪岚,却跪在地上爬行,赶紧爬到了李正阳面前。

她含泪哀求,“老公,我求求你了,不要这样对我,不要。”

作为对她含泪乞求的回应,李正阳抬腿就是一脚,直接将秦雪岚给踹翻在地。

“我不想跟你废话,你父亲的病我给掏钱治了,你弟弟的命我也找律师打官司即将改成死缓。我救了你家两条命,你就该像你当初嫁给我时说的一样,做牛做马的伺候我。”

“现在,我不用你做牛做马,你先把这私房照给拍了就行。”

从地上起身,秦雪岚擦去了眼角的泪水,含恨说道:“否则你就不给我父亲治病,再故意让我弟弟的官司输掉,让他被枪毙,是吗?”

李正阳不说话,只管翘着二郎腿抽烟,悠哉游哉的。

自始至终,他都保持着灿烂的笑容,就跟天生长了幅笑模样似的。

但是他的态度已经很明显,明显到连老赵都看出来,他的想法跟秦雪岚说的完全一样!

忿忿的站起身来,秦雪岚含怒瞪视李正阳一眼,随即来到老赵身前。

“你帮我脱,我要让他亲眼看着,你帮我拖,我要把我全部的身子都亲手暴露给你!”

这事倒是让老赵挺兴奋的,可是李正阳就在旁边坐着呢!

秦雪岚转身,将锁在拉链里的玉背对着老赵。

而老赵则望向了远处坐在椅子上的李正阳,问道:“李先生,这……”

李正阳笑眯眯的伸出了右手,五指再次张开,“五千。”

你麻痹,我问问要不要脱你媳妇儿衣服,你再扣我五千?曰你二大爷!

这五千块钱死的冤枉,老赵心生怒气,也就不想那么多了。

不就是解衣服看美人吗?他早就想这么干了,他还想干秦雪岚呢!

大手一挥,摸着拉链‘哧啦’一下子,就给一撸到臀。

两瓣浑圆的臀瓣暴露出来,除了套着条连裆透明丝袜,竟然没穿小裤裤!

老赵当时就暴躁了,恨不能拿手去摸摸秦雪岚下面。

可不等他把这种冲动转化为实际行动的,秦雪岚就已经转过身来,抬着头注视他。

那双水汪汪的眸子里,没有半分羞意,有的仅是愤怒,对李正阳的愤怒。

老赵明白秦雪岚的意思,也就不再多想什么了,直接伸手脱起她香肩上的挂带。

当两条挂带脱离了秦雪岚娇媚的身子后,性感的鱼尾裙一落到底。

秦雪岚身前那两蓬迷人的傲娇,也一下子给暴露出来。

那么迷人,那么的丰满,即便没有胸衣的托举,也还是那么的耸立,没有半分下垂的迹象。老赵那俩大色眼珠子,当时就兴奋到不行了,几乎给瞪出来。

而这时候的秦雪岚,又挑衅李正阳似的,忽地对他问道:“大不大,想不想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