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山茶花开|校花的第一次很嫩很紧,好紧我太爽了再快点

小丽嫂却忽然抗拒起来,使劲用手推我:“你把手撒开!松手!”这可怪了,不是小丽的性格啊,我有些紧张,难道好事又要泡汤?

“小丽,你放心,我轻点,不会把你整哭的”。

小丽被我搂得喘不过气来:“不是,门,关门!”有这话,老子还客气什么!

小丽急忙走出里屋把门关好,顺从的躺回我的怀里。看似泼辣奔放的小丽在我怀里却是楚楚可怜小鸟依人,温顺的任我轻薄,我的舌头在她的嘴里循序渐进,蜿蜒蛇行。

小丽搂住我的脖子,这种女人就是主动,不需要多少调教就和我配合的天衣无缝,让我根本没有一丝顾忌。三下五除二就给小丽解除了武装。

我摸着小丽结实紧致的身体,揉捏着那俩,推推搡搡的直接推到在炕上。小丽到了炕上自是如鱼得水,仰面娇媚挑逗的看着我,打开等着开战,两条胳膊仍是搂着我。

我两银兴俱发,朱唇紧贴,粉脸斜偎,鸳鸯交颈,鸾凤穿花。不需要多少前戏,我俩直入主题。

一头是:喜孜孜笑吐舌头,呷呷津津唾甜。另一头:怒冲冲狂送剑,刺杀杀阵阵颠欢。千般搏弄,妖娆万种情。柳腰脉脉,樱口气喘,香汗滴滴,春波荡漾,阵阵颠狂,通身舒畅。

我多年来的浴火终于得到释放,浑身精力就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一发而不可收拾,这一番大战直是干的昏天黑地,我七擒七纵有战必应,直把小丽干的死去活来呼天喊地。终于身颤颤,鼻喷火,狂奔奔,热津津。

鸣金收兵后,战场一片狼藉,我和小丽都筋疲力尽,小丽一脸红晕满面潮红,像个花猫一样依偎在我的怀里:“你这老胡,真是累不死的牛,哪有这么耕地的?竟然连耕七次,地都让你耕松了。”

我摸着小丽挺翘的胸:“瘙婆娘,早就打你主意了,要不是怕弄死你,我还能大战三百回合。”

小丽叹了口气说到:“唉,我要是嫁给你多好,给了小聂就是好白菜给猪拱了。”

我心想,你还算好白菜呢,我弟妹邵莹那才是水灵灵的卷心菜,你顶多算个生菜,皱巴巴松垮垮。毕竟给小聂带了绿帽,我多少有些不好意思,就给小聂说点圆活话:“看你这损的,小聂毕竟是文化人,个体户,哪能跟我这农民比。”

小丽一听就来气,狠拍了我不可描述的部位一下:“你两穿一条裤子啊?咋净给他说好话,小聂这个混球,有什么好处都是寡妇们的,雨露均沾,就是轮不到老娘,老娘这块地多久都没耕过。”

我于是叉开话题:“谁让你早结婚了?这就是命啊。我问你个事,你们女人了解女人,你告诉我我怎么能娶我弟妹邵莹?”我这是铁了心要娶弟妹邵莹了,不然也不会搂着小丽想邵莹。

小丽翻个白眼:“你们男人都是这样,这里吃着一个,那里还惦记着另一个,你跟我那出轨的小聂一个德行。”女人占有浴就是强,一旦你招惹了她们,她们就一心想要把你变成她们的私有财产。

我摸了摸小丽的脸:“你这不是结婚了嘛,不然我铁定娶你,谁想到让小聂抢了先?我这光棍身份可是金字招牌,我是自由恋爱,算不上出轨。”

其实我两都明白,我两只能是干一些偷鸡摸狗的勾当,偷偷腥就行了,谈不上什么感情。自从我那晚偷窥弟妹后,我满脑子都是邵莹,就连刚才和小丽的战斗,邵莹都是我的假想敌。

我两打完战场后,我抽出了一根烟点上,躺在炕头上。虽说事后一根烟,赛过活神仙,可我一想到刚才弄的女人不是邵莹,就很是不舒服。

小丽看我一脸愁容,摸着我的胸脯说:“弄了老娘你还不高兴啊?你真就相中你弟妹了?”我坚定的点点头,而后又无奈的摇摇头。

小丽沉思一会:“老胡,我就实话跟你说,你想娶邵莹,几乎没啥可能性。你想想,先不说你弟妹她爹妈,就是想要堵住村里人的那张嘴,也是难比登天。你弟妹爹娘非得威胁逼迫你黄了这桩差事,村里人也会指你脊梁骨骂你不要脸,骂你乱伦弟妹,你受得了吗?”

这话在理,我坐起身来,一言不发,只是狠狠的吸烟,一根烟燃的飞快,屋里烟雾缭绕。小丽看我比较郁闷,安慰我到:“你非要明媒正娶吗?我看你小子是个偷情的好手,偷偷来呗。”

我把烟狠狠戳在炕头上:“我弟妹哪有你瘙,人家跟我约法三章,要我风风光光的明媒正娶,在娶她前还不能碰她,一碰就要跟我玩命。唉,你说这不是勾我的馋虫吗。”

小丽沉思一会,忽然使劲弹了我一个脑瓜:“呆头鹅,你弟妹的意思你没听出来啊?你让其他看热闹的闲人闭嘴不就得了。”我闻言一愣:“你咋呼啥玩意,说的轻巧,咋让他们闭嘴?”

小丽说:“这道理简单,你看隔壁村的王老五,去城里倒买倒卖发了财,五十多岁了愣是娶了两个二十多岁的姐妹花,你见有人说闲话了?要说,也只是说人家王老五能耐,有本事。”

其实王老五有个屁本事,还不是干的一些偷鸡摸狗的交易,但人家就是有钱,所有人都得赔个笑脸。我伸出手,捏着小丽,小丽顿了顿,接着说:“所以说,只要你有钱了,腰杆子就硬,说话声音都大三分,放个屁都是香的。那村里人见了你,还不得当县太爷一样供着?你的私事,谁敢逼逼叨叨说闲话?”

话粗理不粗。这社会,拳头大的有理,你要有钱有势了,哪个不开眼的敢跟你较真?你做的都是对的,屁都是香的,谁还指指点点的?我听了这话,如当头棒喝醍醐灌顶,这碗毒鸡汤我干了!

小丽不去干传销真是屈才了,她循序渐进的给我洗脑:“你弟妹也是一样德行,想娶人家,你就得有钱有势,你不说了吗,风风光光的,人才愿意,人爹娘也乐呵。等你有钱了,娶谁算个事?”

小丽拍拍我的肩膀:“老胡啊,你弟也不在了,你就别耕你那二亩三分地了,想想办法挣钱去吧,你岁数也不大不小了,越往后越难搞。”

我捏着小丽的手突然加重了力道:“你是吃了灯草灰,放的轻巧屁。这鬼地方,我除了种地哪搞钱去?我去砸农村信用社啊?”

小丽推开我的手:“你别捏了,捏碎了小聂非打死你。再说你捏我也不是长久之计,娶不上你弟妹就赶紧拉上裤子走人,不要占着茅坑不拉屎。咱村里又不是没女人,喜欢你的海了去了,别一棵树上吊死。”

我悻悻的说:“我这人认死理,我还非要娶我弟妹。”

小丽也叹口气:“我这村妇头发长,见识短,这就不能给你出啥主意了。”

我躺了一会,那身湿衣服也干的差不多了,于是我取过来穿上。小丽也往身上套她那身连衣裙,小丽忽然说:“要我说,你该去问问咱村妇女主任李淑君,人家可是正经的高材生,你去勾引勾引,没准一夜暴富呢。”

一夜暴富是不可能的了,我只想一夜暴草。我翻翻白眼:“怎么能叫勾引呢,没文化别乱说,我去也是抱着请教的心去的。”

小丽撇撇嘴,不屑的说:“我还不知道你们?你们这些村里的坏男人,心里都惦记着人李淑君,一个个眼巴巴瞅着馋的要命,也就是人家主任心气高,看不上你们。”

没想到小丽这女人外表风瘙狂放,内心缜密细致,粗中有细啊,真是个狗头军师。我又想起李淑君那双精致白皙小巧,涂着红色指甲油的脚。

我有些不服气:“谁说李淑君看不上咱村男人?那是她没接触我,我要是去了,也是妥妥的干她七次,她还得求我轻点呐!”

小丽白我一眼:“还说不是勾引人家?你就像个芒果,外面黄,里面更黄。人家李淑君大城市来的,就是来这穷乡僻壤的镀个金,压根不拿正眼瞧你们。”

这是实话,但我还是不服说不过小丽:“我芒果怎么了,那也比某些像菠萝一样的男人好,外面黄,里面更黄,头上还带点绿。”

尽管如此,我确实觉得需要拜访一下李大妇女主任,看看她有没有没有法子解决一下村里大龄单身青年的恋爱问题,顺便让我小富一下,哪怕让我混成个村里的中上等户也行啊。

小丽没接我话茬,八卦的跟我说到:“咱村的老流氓刘老棍子一直在打李淑君的主意,这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吗?这刘老棍子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勾搭李淑君可小心着点。”

刘老棍子?这老光棍还真是蜜汁自信啊,邋遢的像个济公,一把岁数喂了狗了,天天流氓耍赖勾引寡妇,李淑君能看上他我就把村头厕所舔干净。

时间不早了,再不回去说不过去了。我狠狠亲了小丽一会儿,从小丽的卫生所出来,朝我家走去。

刚进门,就闻到一阵香味,我弟妹正做午饭呢,见我回来了,皮笑肉不笑的呵呵看我:“被河水淹清醒没?想好怎么娶我了?”邵莹早就知道娶她并非易事。

我咬牙哼了一声:“你等着,莹莹,我就是喜欢你,不睡你不是男人。”

邵莹轻蔑的笑笑:“痴心妄想,你干点正经事吧,赶紧找李主任把情况说明白。”邵莹低头继续做饭。但是不知怎的,我却感觉邵莹对我赤果果的表白很是受用。

这个固执女人,我非娶不可,娶了之后,我还要大战三百回合一解我心头之恨。我想着小丽的话,事不宜迟机不可失,明天我就去找李淑君。但我可不是为了解释误会,我是为了睡我弟妹。

第二天天刚亮,我就想直奔村部,我庄稼人起床早,但是人家李淑君是领导,估计还在被窝里呢。但是转念一想,我就在李淑君住的办公室等她起床,岂不是显得自己很有诚意。

进了村部,正碰见秘书刘晓娟抱着一个纸箱急匆匆出来,见我过来了,礼貌地笑笑,露出两排小白牙:“这不胡江龙吗?这么早啊,来村部有啥事?”

 文学

村里的秘书刘晓娟不过是个二十刚出头的丫头,虽然很嫩,但身子还在发育,前不凸后不翘,和小丽差远了。说是秘书,不过是个村部打杂役的丫鬟。

妇女主任李淑君应该住在一起,于是我问到:“刘大秘书,我找李主任商量点事,她在哪个屋?”刘晓娟听我说是找李淑君的,登时就不乐意了:“李主任管的是妇女的事,你一男人商量个啥?”

这女人乃不大事不小,当个破秘书还给我摆谱,可我也只能赔个笑脸:“刘秘书,我是替我弟妹来的,商量的是女人的事。”

刘晓娟听我这么说,也有些不好意思:“哦,我以为是刘老棍子让你来的,那你等着吧,就那个屋,李主任洗澡呢,你待会再进去。”

小丽情报就是准,看来刘老棍子没少招惹李淑君啊。我笑笑点点头:“谢谢刘秘书,你搬啥东西呢,我来帮你呗。”我伸手去接刘晓娟手里的箱子。

刘晓娟却是避开我的手:“这是村里发的一点福利,我得挨家挨户发,你要愿意帮忙那就太好了。”

这事是挺麻烦的,我摆摆手:“算算了,我干不来,是啥福利,有这好事?”

我伸手往箱子里抓,却抓出来一把避孕套。刘晓娟有些尴尬:“快放回来,这是给村里结婚的男人准备的。”这是什么世道,单身狗的生活已经很艰难了,连福利都没有?

我来了脾气,挑了七个避孕套装上:“丫头不经事,谁规定不结婚就不能拿了?这么多哪发的完,有福利也是人人有份。”

刘晓娟皱皱眉头:“那你拿一个就行,霸占什么,拿那么多。”

这丫头还是年纪小,不懂男女之事,我嘻嘻笑着:“小丫头啊,我一次就能用完七个,你不信是不?不信你今晚找我去,我证明给你看。”

刘晓娟涨红了脸,看表情想要捶我,无奈抱着箱子没法发作:“臭男人,都和刘老棍子一个德行,我可没工夫和你贫嘴。”说完就要走,我趁机捏了捏刘晓娟的小脸,刘晓娟又羞又气,转身出了村部。

我径直往李淑君的那屋走去,惊喜的发现外屋没有插着门闩,推门进去就到了里屋,里屋一个小门虚掩着,一股哗哗的水声传来。哈哈,李大美人洗澡没关门啊!

李淑君听到脚步声,从门缝里伸出一只胳膊来:“娟娟,麻烦帮姐姐拿一下洗发露,谢谢啦。”好一条白嫩如玉的胳膊,像藕一样的白嫩,我直勾勾的看着,神魂颠倒。

“娟娟,看到了吗?在窗台上,我忘了拿了。”我回过神来,拿起那瓶洗发露递给那只芊芊玉手,顺手摸了摸,顺滑柔软。拥有这样胳膊的美人洗澡会是怎样的精致啊!

我忍不住凑上门缝,偷偷把门开大一点。里面水汽弥漫香气氤氲,一个妙曼的身躯若隐若现。

李淑君背对着我,修长的身材,高挑的个子,细嫩的后背白的一塌糊涂,一头乌黑的长发湿漉漉的披在香背上,哗哗的水流冲在肌肤雪白的背上,腰臀非常迷人,两条修长的美腿………

好一幅是一幕活色生香、春光外泄、既紧张又刺激,人生难得一见的美妙镜头!

我在门外只觉得口干舌燥、心摇神驰、热血沸腾、浴焰高炙,大有破裤而出的危险。我被眼前的这一幕诱人的春光给震慑住了,不由屏气凝神地专心注视着。

这时,李淑君又开口清脆的叫道:“娟娟,你还在吗?”我赶紧拉回心思,此地不宜久留,万一被发现了岂不是得不偿失,像弟妹一样和我闹脾气,我可担待不起。

我高抬脚轻落地往后退,还没走几步浴室门呼啦一下就开了。李淑君拿着一粉色毛巾,擦着自己头发:“娟娟,你…….”

白馥馥的诱人娇躯,两个肥涨。她猛地看到门外大着帐篷的我,吓得一声惊叫,用毛巾捂住自己的娇躯,猛地抓住浴室把手用力拉门。

浴室的门常年被水汽弥漫,早生锈了,没等门关上,李淑君脚下一滑,扑腾一声,结结实实一屁股摔在地上,这一下可是不轻,我听着都疼。李淑君惨叫一声:“啊!…”。

我赶紧过去:“啊呀,李主任,你没事吧?我…”

李淑君猛地抡起毛巾,冲我抽过来,声嘶力竭:“你快滚出去,老流氓,滚!”

得,又是一笔冤枉帐,你们女人不关门怨男人啊!这算是和李淑君又结了个梁子。想想就来气,我就这么没有桃花运吗?老天爷你眼睁睁看我打光棍,让我连看个美女都一波三折啊!

我脱下衬衫,拿给李淑君。谁料我衬衫里劈里啪啦掉出七个避孕套来。李淑君看见了,脸涨的通红,拿毛巾甩我,浑身颤抖:“老流氓,我告诉你,你别胡来!你敢做出格的事,我就和你拼个鱼死网破!”

今天怎么这么巧,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李淑君以为我是专程来强她的!我的目光从那两对上移开,正色道:“这是刘晓娟发给我的,你别冤枉好人。”

李淑君毛巾甩的和双截棍似的:“你胡说,流氓混蛋涩狼二百五,我非打死你!”

我一把拽住毛巾,扔到一边冲李淑君低吼:“咋呼什么!老子就看了,怎么着吧!你站都站不起来,还不老实点!”

李淑君还真就被我这一嗓子吼愣住了,她飞快的穿上衬衫,刚好遮住诱人部位。我还想把裤子也给她,裤腰带刚解了一半,李淑君杏眼圆睁:“你王八蛋,脱裤子干什么?谁要你裤子!”

我果露着一身横练的筋骨,面对着光着屁股坐在地上的美人,气氛极为暧昧。我俯下身搂住李淑君的腰,想要把她抱起来,李淑君使劲推我一把:“你滚开,别碰我。”

我瞪着她:“搂住我脖子!你是不是想残废!什么时候了还装贞洁烈女!”这叫理不直气也壮。李淑君凶狠的瞪着我,但还是咬咬牙,搂住我的脖子,手指甲死死掐着我脖子,我忍着疼不动声色。

李淑君身子轻的很,我一使劲,李淑君就轻飘飘的躺在了我的怀里,抱的那个舒服,好一副柔软滑嫩的娇躯,我又起立了。

就这样,我把李淑君抱到床上,衣柜里给她找了一件睡衣。虽然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了,但是我也不是得寸进尺的人,面朝着衣柜背对着李淑君等她换衣服。

李淑君的衣柜香喷喷的,那一件件各个样式的漂亮衣服整整齐齐的挂着,充满了一股少女的气息,衣柜还有个上了锁的小抽屉,会是什么呢?我正想着,我那件衬衫劈头盖脸扔了过来。

我穿上衣服转过身,李淑君仍是一副要杀人的表情。我可不管她这些:“严重不严重?用不用我背你去医院?”李淑君冲我翻白眼:”用不着,没伤到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