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滛男乱女在阅读全文_我被五个男人塞满|星星之火 “嗯,老公……抱紧我……”
浴室内,一阵阵喘息声隐约传出。
温梦卿双手撑着洗脸池,半弯着身子,翘着蜜桃臀,她老公李小兵则在她身后,全力向前狂攻。
温梦卿背对着李小兵,瓷玉般的后背挂满了香汗,特别是腰间处一朵深色玫瑰花瓣纹身,此时在耀眼的灯光下,黑得闪闪夺目。
温梦卿是位绝色女子,今年才二十六的她,容颜倾城,身材也是极好。
饱满雪白的胸部,盈盈一握的细腰,性感妖娆的翘臀,还长了一双令人看一眼就忍不住动情的大长腿。
以至于李小兵每次与温梦卿“温存”,都显得极为力不从心。
当温梦卿时不时的动作,还未抗住三分钟的李小兵,伴随着一声低吼,匆匆缴械投降。
“老公,我好舒服……”没得到满足的温梦卿心中虽有怨念,但为了不让丈夫产生自卑感,她只能强忍住娇躯深处传来的不满足,白里透红的脸蛋佯装成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
“嘿嘿,你老公我可是天下第一猛男。”李小兵IT出身,性格单纯,完全不了解温梦卿的内心想法。
“老婆,明天我就要正式出差了,半年后回来,到时候升职加薪,咱们很快就能凑齐首付买房了。”
“知道了,你好好休息,明天早上我给你做早餐。”面对沉迷工作的老公,温梦卿眼中闪过一丝失落。
两人分别的最后一个晚上,李小兵自己痛快完之后倒头就睡,空虚寂寞的温梦卿却失眠了。
结婚数年来,她真正体验到“女人快乐”的次数屈指可数。
温梦卿从师范大学毕业后便进入学校任职老师,因为职位的光环,她始终遵守道德、坚守妇道。
哪怕是数千个日日夜夜生理上的不满,也并没有让她想过出轨。
脑中回忆起刚才在浴室内被老公进入身体的画面,温梦卿渐渐眼神迷离,诱人的红唇发出轻哼。
两条大长腿情不自禁的来回摩擦,她悄悄的撩起睡裙、黑色蕾丝内裤脱至纤细的小腿处……
“嗯哼……”随着手指毫不费劲进入,温梦卿一边小声的娇喘,一边自我满足起来……
第二天她是被弄醒的,感觉到自己底下塞了东西,进进出出的搞得她很难受,不用想她都知道是她老公在作怪。
她老公有个怪癖,就是喜欢趁着早晨从后偷偷弄她。
她睡得沉,有时候还以为是做梦,她老公弄她里面去上班了她还没醒,睡醒翻看才知道被她老公弄过。
她对这事其实挺有意见的,因为男人早上起来的时候憋了一夜的尿,谁知道他出来的是那个还是尿。
如果是尿,那得多脏!
而且她身体还没准备好,她老公那样弄她,她里头涩涩的,体验很不好。
昨晚她弄到很晚才睡,实在太累了,所以就继续装睡,由得她老公折腾。
这一次比昨晚要久一点,温梦卿被他勾起了瘾头,后来有回应他,可才舒服一会儿,他又完了,搞得温梦卿不上不下的,心里充满怨气,但还得装作吃饱了,起身给他做早餐。
送李小兵去机场后,温梦卿这才想起今天是周末,她早计划好了要去学生黄小星的家里家访。
黄小星今年读二年级,品格端正、成绩优异,但最近这段时间,上课经常无精打采,考试分数也一落千丈。
温梦卿平日里最喜欢黄小星这个学生,加上身为班主任,责任重大,便决定今天家访,与小孩家长沟通沟通。
转了几趟公交车,就在温梦卿即将抵达黄小星家时,原本万里无云的天空,忽然乌云密布,下起了倾盆大雨。
这突如其来的遭遇,顿时让温梦卿有些手忙脚乱。
没带伞,附近也没有临时躲雨的地方,无奈的她索性直接跑进小区。
最后停留在一栋别墅大门的屋檐下,温梦卿按了按门铃。
“哪位?稍等一下。”刚从公司回来的老黄,还没来得及喊孙子黄小星去写作业,听到外边有客人,便焦急跑去开门。
大门一打开,老黄却看呆了。
门外边站着位年轻女子,上身白色衬衫已经被雨水浸湿,里边内衣包裹住34D的轮廓清晰可见。
或许是因为雨水而产生的身体骚痒,女人站着的同时,那对被黑色包臀裙紧紧勒住的绝世美腿忍不住微微相互磨蹭着……

“请问这是黄小星的家吗?我是黄小星的班主任温老师,今天专门过来家访。”
直到温梦卿主动开口,老黄这才晃过神来。
“温老师你好,我是黄小星的爷爷。”老黄招呼着进屋,余光却仍盯着温梦卿的上衣领口。
那两团巨大伴随女人的喘息声此起披伏,他一时半会儿还真挪不开眼。
“这天气,早上还出太阳,结果说变就变。”头一回家访碰上这种情况,温梦卿羞得面色绯红,十分尴尬。
她早就发现了老黄不正经的眼神,但世上哪有不喜欢情色的男人,只能埋怨天公不作美、使得自己全身太过暴露。
“温老师要不去洗个澡吧,不然得感冒了。”
全身湿透,即便进去了也没地方可坐,温梦卿犹豫片刻,最后还是点点头。
浴室内空间大过平常的主卧,温梦卿面露惊讶,却并未发现另一边的装修不是墙体,而是半透明的磨砂。
女人的曲线透过半透明的玻璃,具体细节虽然看不清楚,但抬手、揉搓的动作一览无余,就连摸着胸前的一对“利器”,都能够隐隐约约瞧见。
浴室对面,就是别墅一楼开放式的厨房。
老黄眯着眼、瞄向那个位置,头脑发热,下体也胀到接近爆炸。
温梦卿搓着沐浴露的两只手在胸前,反反复复,来来回回,轻微的摩擦声,让老夏做姜汤的手都情不自禁地放慢了。
老夏早年丧妻,后来沉迷工作、管理着本市最大的保安公司,直到今天与温梦卿相遇,内心深处积攒多年的荷尔蒙才在无形中爆发。
温梦卿滑溜溜的玉手触碰到自己滑润的臀部,又想起了昨晚在浴室里与李小兵交合,脸一红,心里大骂自己不知羞耻的同时,更多的却是兴奋。
想到这里,她按了按红润挺翘的屁股,忍不住又往下了一点,到达了那神秘的地方……
“温老师,我给你拿了件衣服,还有没开封的浴巾。”门外响起老黄的声音,让沉浸在幻想中的温梦卿赶忙停下手来。
“谢谢黄爷爷。”
温梦卿开了一点点门缝,湿漉漉的手伸了出来,但因为离得近,她的身体又贴着玻璃,所以看得更清楚了。
老黄没浪费任何一秒,暗暗眼神隔着玻璃扫了一遍年轻女教师的身体,饱满、水润,诱人。
但他嘴上却说道:“衣服是小星妈妈留下的唯一一件,温老师你先将就着穿,我们家有烘干机,你把换洗的衣物给我,过一会儿就能换上了。”
“麻烦黄爷爷了。”温梦卿面色绯红,将自己的衬衫、短裙、内衣内裤,一一递给了老黄。
“不麻烦,浴室里就有吹风机,温老师你吹好头发再出来吧。”
温梦卿重新关上了门,但她关门前美眸一眨,竟发现正打算转身离开的老黄,下面支起了帐篷。
“我没看错吧?小星的爷爷五十多岁,思想还这么龌蹉?不过黄爷爷挺会照顾人的,应该是我眼花了。”温梦卿摇了摇头,不再猜想。
洗衣机旁边,老黄拿起一条温梦卿换下的蕾丝内裤,鼻子凑上去,面带猥琐的闻了闻。
虽然被雨水浸湿,但女人所应有味道儿,并未完全散去。
老黄脸上有些呆木,时隔数年,这股熟悉的刺激,再次被他吸进鼻腔。
此刻家中也没其他人,肆无忌惮的变态老黄,趁机闻了个饱。
浴室里,温梦卿弯下腰、叉开腿,手上拿着浴巾,开始擦拭全身。
紧接着,她拿起刚才老黄送进来的衣服,瞧了瞧,心里有些为难。
衣服是件比较单薄的睡裙,虽然做工精致、看上去价值不菲,但也许是小星妈妈比较矮瘦,尺寸对于有着火辣身材的女人而言,实在是太过暴露。
温梦卿穿上睡裙,站在镜子面前。
胸口的半片雪白完全遮挡不住,裙摆极短,身子稍微动动,大腿根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加上里面处于真空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