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用手指分开女朋友花瓣,我被男朋友啪啪啪过程

任兰觉得很开心,这就是她想要的生活,没有爱情,生活就像吃饭缺少调味品,要再多的钱有什么用呢 

    “兰姐,你开心吗?”赵得三躺在她胳膊上,侧脸看着她,一脸的坏笑。 

    “开心,谢谢你,德三,我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任兰喘着气,不免有点感慨。 

    “兰姐就别骗我啦,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像兰姐这么漂亮又有钱的女人,还会缺少男人呀?”赵得三甜言蜜语的说。 

    “你个臭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任兰满脸埋怨的瞋了他一眼,“你以为我是什么女人啊?和什么男人都,那么随便啊?” 

    “兰姐,那……那你和王……”赵得三故意欲言又止,嘿嘿的笑着。 

 文学



    “你是说王纯情啊?”任兰一眼就猜出他在想什么,轻蔑的笑了一声,“要不是让他给我帮忙,我才不会让那个老东西碰我呢,和他做也只是逢场作戏罢了。你刚进煤资局,很多事情还不知道,这些事你以后自然会了解的。” 

    “兰姐,今晚的事你可千万别给我们王总说啊。”赵得三还是有点害怕她告诉了王纯清。不过他知道这种可能性不大,毕竟她和自己不干不净,哪还敢给王纯清说,那王八蛋占有欲那么强,就算他有心无力,也不愿意任兰被别的男人碰。 

    “看把你吓得,怎么可能给他说。”任兰轻笑一声,温柔的看着赵得三,指尖在他眉毛上轻轻划着,那副表情很高贵迷人,赛过西施,千般娇媚,万种风情,把一个三十五岁的女人所独有的魅力展现得淋漓尽致。 

    “兰姐,那王八蛋那天下午把你叫进他办公室干什么了都?”赵得三大了胆子,鬼笑着问她。虽然他心知肚明,但他想确认一下,以便自己的想法不是白搭。他大胆的想法是要把老板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留下证据 

    “你个小坏蛋!故意装糊涂呢是吧?”任兰捏着他的鼻子,咬牙问他。 

    “兰姐,我真不知道嘛。”赵得三喘着气,装出一副一无所知的样子。 

    “哎,看来你真是个笨蛋啊!”任兰叹了口气,“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 

    赵得三嘻嘻哈哈的笑起来,嘴里却说:“不明白。” 

    任兰用力捏了一把赵得三的胳膊,疼的他瞪大眼睛嗷嗷叫,呲牙咧嘴,一脸痛苦。 

    任兰妩媚的呵呵笑道:“掐疼了吧?” 

    赵得三明明感觉钻心一样的疼,但总不能骂她吧?强忍着疼痛,舒展开紧皱在一起的眉头,挤出一丝虚伪的笑容,摇摇头说:“不……不疼。” 

    其实任兰也是开玩笑的,只不过手上力气用她了点,她倒是很心疼的,鬼魅的笑道:“得三,姐帮你止一下痛。”她把赵得三捂在胳膊上的手往一边拨。 

    赵得三心有余悸地看着她,说:“兰姐,你又想捏啊?” 

    任兰心疼的看了他一眼,帮他揉了揉掐疼的胳膊。 

    赵得三和任兰一直说话到了凌晨两三点钟了,几个小时的夜谈,两个人都累得浑身酸痛,疲惫不堪。 

    从任兰就喘着气,伸出胳膊,笑道,“得三,枕在我胳膊上吧。”十几年来,她一直一个人睡,总觉得身边缺少一个人。 

    赵得三看任兰那一脸幸福和温馨,心里很是动容,听话的侧过身枕在她胳膊上,任兰伸出一条修长的美腿,跨在了他的腰上,把他紧紧的夹在怀里。 

    赵得三开玩笑说:“兰姐,干吗抱这么紧呀,怕我跑了呀?” 

    任兰香气如兰的说:“你惹上我了,想跑了没门!” 

    面对任兰开玩笑似的威胁,赵得三倒是暗自欣喜,他求之不得了,和兰姐的关系拉近,以后对自己好处大大的。 

    “兰姐,你最近这两天都来王总那儿,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总不会是天天跑那儿去就有什么事吧?”赵得三有点好奇,古怪地看着她。她觉得这样下去,自己的心理上接受不了,毕竟,他也很喜欢任兰。 

    “你个小坏蛋!你以为姐去找他是想干这事?说句不好听的,他配得上我吗?”任兰一想被王纯清那王八蛋满身肥肉,满脑肥肠的样子,就觉得恶心。 

    “哈哈……”赵得三听罢哈哈笑起来,“那你还老是去找他?” 

    任兰斜睨了赵得三一眼,心想这小子该不会是套我什么话吧?但看样子也不像啊,毕竟他才去王纯清那而上班没两天,应该不会。她思量了一番,才说:“不知道你听王纯清说了没,神府县白水镇有个探明储藏量30亿吨的优质地下煤层,准备对开寻求招标开发呢。” 

    赵得三才去煤资局两天,王纯清上班不是钻进自己的休息室就是出去开会应酬,也给他没安排什么活,他摇摇头说:“我还真没听说,我们老板一天到晚都忙着,哪还有时间给我说这些呢,再说我才刚去上班两天。” 

    任兰轻笑说:“他估计还是不太放心你呢,暂时不给你安排什么工作。” 

    赵得三觉得她说一针见血,毕竟他刚去上班,王纯清肯定不放心他。他想只要他以后手里有了王纯清和众多女人的香艳录像,他的仕途也就一路畅通无阻了,起码在煤资局,他想混上去,那他王纯清还能不提携一下他嘛。 

    赵得三陷入了幻想之中,斜睨着任兰,眼眸中带着一丝鬼魅的笑。 

    任兰轻扬嘴角,问:“德三,你干嘛这样对着我笑呢?” 

    真没想到,和自己聊了一年的网友,第二次见面,就已经躺在一起了。 

    从两人在一起时,她激动的表现来看,她的内心很空虚,至少很喜欢自己。 

    赵得三回过了神,反应灵敏,嘻嘻笑道:“看兰姐长的好看嘛,想多看一下。” 

    任兰虽然知道她自己三十五岁的人了,但天生丽质,底子好,皮肤保养也好,漂亮自然不言而喻,但毕竟徐老板娘的年纪了,风韵不如当年上大学时那样青春迷人了。 

    但听见这番赞美的话从眼前这个帅气的赵得三口中说出,还是有点儿心花怒放喜不自禁,羞涩的笑道:“你个臭小子,嘴里灌了蜜啦?说话这么讨人喜欢!” 

    赵得三得意忘形的呵呵笑着,想到她刚才说那个要开发白水镇地下煤层的事儿,就问:“兰姐,你是不是想搞白水镇那个矿呀?” 

    任兰见这小伙很机灵,轻笑说:“得三,你很聪明的嘛。” 

    赵得三嘿嘿笑着,谦虚说:“谁一想都知道嘛,兰姐你是新茂矿业集团总裁,现在榆阳又发现这么大一个开采区,你肯定想搞的嘛。” 

    任兰轻笑了一下,却有点忧愁起来,说:“姐想搞也不一定能搞到,现在对白水镇那块煤层有不少人在虎视眈眈着盯着。” 

    赵得三甜言蜜语的恭维说:“连三岁小孩都知道榆阳市搞石矿的,有头有脸就两三个人。一个林百万吧,一个高虎虎吧,接下来就是兰姐你啦,别的那些小鱼小虾根本不用担心的。” 

    任兰媚笑着看了一眼赵得三,对他还真有点刮目相看,年纪轻轻的,说的话都很实在的,也都是她所想的。 

    在任兰眼中,目前若下拿下那个矿区的开采权,想要中标,林建阳的爹林大发和高虎虎是两个拦路虎。两人又是熟人,一起的靠山是煤资局长张淑芬,而她的靠山则是二把手王纯清,所以这件事估计办起来不好办。 

    “得三,你平时上班呢,就有点眼色,表现好一点,提升也快一点。” 

    任兰突然教导起他工作之道来了,这些赵得三比她还懂,他察言观色的能力简直是登峰造极了。 

    “兰姐,谢谢你教导我啊。”赵得三轻笑着感激道。 

    “得三,如果王八蛋那儿有什么关于白水镇煤矿开发方面的消息,给姐说一声,怎么样?”任兰挑着眼眉看着他,面若桃花,娇艳欲滴。 

    “没问题,兰姐。”赵得三爽快的答应道,他明白,任兰和王纯清两个人都是相互利用互利共赢,任兰通过他想逐渐垄断了榆阳市的煤炭资源,而他从任兰那儿则能得到厚重钱财礼物和美好的前程。 

    任兰将赵得三往怀里揽了一下,赵得三的脸就紧贴着她笑了笑。 

    赵得三有点自鸣得意,今天一天时间,自己落魄的生活就看见了曙光,找到了自己喜欢的女人,而她们也很喜欢自己,这在他以前想都没敢想过的。 

    不过赵德三心里还是对她有所顾虑的,总觉得一把能被不同钥匙打开的锁头就不是好锁头。他仰起脸给任兰说:“兰姐,都快四点了吧?我还是回去吧。” 

    任兰挑眉好奇的看着他,说:“都快四点了你还回去干吗?在这休息一下,你一早还得上班去呢,明天一早我送你去煤资局,” 

    赵得三忙推辞说:“兰姐,那可不敢,万一被我们老板撞上了你弟我就死翘翘了。” 

    任兰嘴角浮起一丝鬼魅的笑,眼神明亮如水,开玩笑说:“你连我都敢碰,还怕被王纯清扫地出门啊?” 

    赵得三皱着眉头,假装正经,开始撒谎起来:“兰姐,不是,你那会打电话过来我听你声音有点不对劲儿,可能喝多了,有点担心,你让我过来的,我才过来的。我一开始没别的意思,没想到现在我们会这样的。” 

    任兰轻挑的说:“解释什么呀?姐又没说怪你!反正姐又没男人,不如你干脆做姐的晴人好了,怎么样?” 

    赵得三看着她,觉得眼前这成熟的女人五官精致,眸子又能放电,还有钱有本事,觉得做她晴人倒是也不错,毕竟他对任兰还是有一种沉醉的感觉的,躺在她怀里感觉就像个孩子一样。 

    赵得三却觉得这个称呼,好像让人只能联想到那种关系,淡淡笑道:“兰姐,这不好吧?晴人这太难听了吧?” 

    任兰笑道:“那你说叫什么啊?” 

    赵得三说:“兰姐,其实不瞒你说,在视频中,我第一眼看到你时,就感觉你很迷人,身上有股特别的味道,一瞬间就把我迷住了。我不想只是和兰姐你有肉体上的关系。” 

    任兰看着他,觉得这小孩蛮逗的,说话时深情款款的凝视着她,看起来蛮用情的,这让任兰尘封了十几年的感情世界突然打开了一道缝隙,看到了一丝明媚的阳光。 

    任兰轻笑着,说:“得三,你觉得晴人不好,那什么好啊?” 

    赵得三说:“男人,我做姐的男人吧,哈哈”他自顾的哈哈笑起来。 

    任兰瞋了他一眼,说:“男人,你才多大啊,我都三十五了!” 

    赵得三一急之下说:“小男人啊。” 

    任兰一听,莞尔大笑起来,那一口牙齿整齐而洁白,明眸皓齿,看起来漂亮极了。 

    “好,得三,你就做姐的小男人啦。” 

    赵得三嘿嘿笑着,抱住了她。 

    两人抱在一起睡了一会,六点多的时候赵得三突然醒来了,他还有件正事儿差点忘了。山寨机正在家里充电,早上还要一早去单位,要实施他胆大的想法。 

    赵得三爬起来的时候任兰也醒来了,从桌子上抓过手机看了眼,睡醒惺忪的说:“小男人,才六点多啊,这么早起来干嘛?” 

    赵得三说:“兰姐,我回去拿一下手机电池,手机没电了,怕上班时电话没电了。” 

    任兰揉了揉酸痛的眼睛,也慵懒的爬起来,抓起衣服,转过背去说:“得三,帮姐扣一下。” 

    赵得三回过头,见她背对着自己,那一片玉背洁白无暇,丝滑如缎,漂亮极了。 

    帮任兰扣上钩子,才问她:“兰姐,你怎么也起来这么早干什么?”


   任兰打了个哈欠,一脸倦容,说:“开车送你回去,这么早公交车都没开,这地儿又偏,不好打车。” 

    赵得三心里升起了一股暖意,有点小感动,从身后一把抱住了任兰,说:“兰姐,你对我真好。” 

    任兰怔了一下,轻笑说:“你是我小男人嘛,对你不好对谁好啊?” 

    赵得三抱了她一会,穿戴整齐了。 

    任兰穿戴好了贴身衣服,将薄纱般的睡衣套上,从衣柜里取了件黑色长大发在外面一套,说:“好啦。” 

    赵得三看的一愣一愣,不可思议的说:“兰姐?就直接在外面套件大衣啊?不冷吗?” 

    任兰不屑一顾说:“我在车里坐着,有什么冷的?送你回去了我还得回来睡会,昨晚那么晚才睡的,困死了。” 

    两人出了门,任兰按了一下车钥匙,滴滴响了两声,拉开奥迪车门上了车。 

    赵得三小时候也算是富家子弟,这些豪车对他来说并不稀奇,只是他父亲出事,家里所有资产全部查封,他没福气享受那种富二代不愁吃穿的生活了。不过赵得三想得开,性格开朗,上学那会还因为家里有钱,很多同学不愿意和他交往,现在倒觉得回到了平民百姓的水平,倒也乐在其中,但是他不会忘了自己立下的誓言,重振家业,重现老赵家的辉煌,要在商场混出个人模狗样。 

    任兰发动了车子,说:“小男人,今晚还过来吗?” 

    赵德三还有其他事情要做,不可能时时刻刻和她在一起。 

    赵得三并没说不来,而是说:“兰姐,看情况吧,如果没啥事就来,主要是兰姐你太忙了,不一定晚上在家。” 

    任兰轻笑了声,说:“这倒也是,最近和河西省的一个火电厂谈供煤的事儿,今晚可能还得应酬一下。” 

    赵得三关心的说:“兰姐,那你少喝点酒。” 

    任兰从来还没被人这样关心过,每次陪那些领导和客户喝酒,大家都只是恭维着管她,多喝点多喝点,没人给她说让她少喝点。 

    赵得三简单的关心,让任兰冰冷的心里感觉热乎乎的。 

    任兰将赵得三送到了车附近,停下车,赵得三下车时任兰一把拉住他,咬住了他的嘴唇…… 

    大清早街上几乎没车,偶尔只有一个人走过,天色还没亮。 

    汽车在马路边的梧桐旁放着,清晨的雾气很大,天色昏暗,路上几乎看不到行人。 

    赵德三很困,但想到他要办的正事儿,还是硬撑着爬起来了。任兰送他下了车,给他挥挥手,说:“小男人,姐有空给你电话。” 

    赵得三回头笑了笑,走进了小区。 

    回到房间,赵得三第一件事就是拔下来在充电的山寨手机,开机看了看,电已经完全充满了。 

    他看了看时间,已经七点了,本来还想躺下来歇会,被任兰折腾的他有点头痛,腿软的走路都在发抖。 

    时间不早了,得赶紧去单位,把正事儿办了。赵得三在卫生间洗了个脸,就直接出去了。 

    在小区门口买了两包子吃了,怕等公交车浪费时间,就伸手拦了辆出租,直接去往煤资局。 

    下了车,煤资局的大门刚打开,清洁工正在打扫院子里的落叶,见他进来,给他恭敬的笑。但凡在这上班的人,任何人都有权利去说他们这些临时工两句的。但赵得三觉得张芬芬这人不错,就想着以后看能不能帮上她什么忙。 

    华夏社会就是这样子,在一个好单位上班,一天到晚闲的要死,早上那些老油条们从来不按时上班,下午下班时间还没到,一个个就开溜了。 

    赵得三刚来,他觉得自己起码得安分守己一段时间,让老板对他完全没戒心了,也和他们一样,迟到早退,管球呢! 

    赵得三进了煤资局办公大楼,上到二楼来到办公室门前,左右环顾一番,打开门进去,从里面反锁上门,跑过去站在桌子上,掏出山寨机打开摄像功能,小心翼翼的将镜头对准王纯清里面的休息室,将山寨机卡在空调机的缝隙中,他专门挑的白色山寨机,这样一卡好,从桌上跳下来,看了几次,若不很仔细的看,根本就看不见那里藏着一只手机的。 

    这山寨机能连续录像五个小时,功能太强悍了。赵得三想,就算上午里面没事情发生,那他中午就再充电装上去,老板这位人他已经看清楚了,不是什么好东西,对付这种人,就得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一切准备就绪,赵得三满意的笑了笑,看了看腕上的表,已经快八点钟了,赶紧打扫卫生,让老板来要看到他在勤快的忙碌着才好。 

    拿了笤帚拧开了老板休息室的门,那里面一般很少有灰尘,他扫了一遍,把挽成一个疙瘩的被子摊开折叠起来,倒觉得他像是老板的佣人一样。单位都有这样不成文的硬性规定,为了避讳,但凡男领导不能配女秘书,要是可以的话,赵得三估计老板起码意念得换掉几十个秘书。不过赵得三是男的,只要成为了王纯清的心腹,以后的事业线路就会平步青云了。 

    赵得三把办公室角角落落全打扫了一遍,又擦了一遍桌子和椅子,把王纯清的休息室收拾的干净利落,人一看都想在里面呆。 

    王纯清一直到了九点多才来了,一脸春风得意,哼着小曲儿,笑眯眯走进来,见赵得三已经把办公室打扫的干净整洁,笑呵呵夸赞他:“小赵,你个大小伙子勤快的很嘛,吆,把我房间收拾的这么干净呀,看来让你这个大小伙来我身边工作没错,比姑娘家还心细,以后的工作也要像这样,小伙子很有前途的啊。” 

    赵得三恭敬的弯腰笑道:“老板您过奖啦,以后还要领导多多指教一下才是。” 

    王纯清笑呵呵说:“小伙子很机灵,以后要好好保持啊,至于以后的前途啊,我肯定会给领导举荐你的,小伙子好好工作。” 

    赵得三点头哈腰的说:“是是,老板说的是。”忙过去拿了王纯清的茶杯,给他沏了杯茶水,恭敬的端过去放在右手边的桌面上,才一脸卑谦的笑着,被王纯清拉上门退了出去。 

    坐在电脑前,赵得三转过去仰起头看了一眼空调机,与墙的缝隙中塞着那只山寨机,虽然很难被发现,但他还是有点担惊受怕,心里忐忑不安,一直提醒吊胆着,等待着奇迹出现,不要竹篮打水一场空。 

    王纯清靠在老板椅上,点了支中华,悠哉的享受着他领导的工作,随手拿起那天在煤资局开会做的笔记,但他做笔记也只是做样子,手握钢笔,光见笔动,不见字迹。 

    余引良副市长让煤资局负责操办白水镇新石矿开发招标事宜,但现在一把手张局也没见啥动静,他有点心急了,一般情况市委市政府的红头文件最先会传真给煤资局综合办。 

    于是王纯清拉开门,对赵得三说:“小赵啊,你跑个腿,去帮我叫一下办公室的小张来一下。” 

    赵得三点头哈腰说:“好的,领导,我这就去。” 

    走出办公室,赵得三就暗自窃喜,心想这王八蛋坐了半个小时就坐不住了,等一会有了收获,晚上回去好好欣赏一下。 

    看看老板一天到晚都在干什么。 

    赵得三快步走下楼,到了综合办公室,一进门,综合办的女主任就笑呵呵说:“领导来啦,有什么工作要指导啊?” 

    赵得三谦虚的说:“哪里是什么领导啊,王主任快别开我玩笑啦。” 

    综合办的王主任三十多岁,长的尖嘴猴腮,女人中的极品丑,看的他想吐,尤其是一笑起来,一嘴黄牙,恶心极了。 

    “你是王总的秘书,肯定是我们综合办的上司领导了,领导来综合办有何贵干啊?” 

    赵得三卑谦的笑了笑,环视了一眼,综合办没见张晓燕人,他有点好奇,问:“张晓燕不在啊?王总让我来叫张晓燕上他办公室去一趟。” 

    办公室主任笑呵呵说:“噢,晓燕上厕所去了,呆会回来我给你说一声。” 

    赵得三说:“那谢谢主任啦,我先上去了。” 

    她打着官腔挽留说:“领导这就走啊,不多坐一会啊?” 

    这些在煤资局干了数年的人,都一个比一个精明,就算是领导的一个小秘书,他们一般也不敢得罪的。 

    “主任,不啦,还有点事儿。” 

    赵得三恭敬的笑了笑,走出了办公室。上到楼梯拐角时,感觉一个人影闪过了,斜眼一看,张晓燕已经进了上完厕所回了综合办。 

    赵得三先行回到了办公室,没片刻张晓燕就敲起了办公室门,赵得三说:“进来吧。” 

    张晓燕进来,见了他分明有点不好意思,都不敢直视,微微垂着头,小声问他:“王总找我?” 

    赵得三挤出一丝诡异的笑容,说:“王总在休息室,等你着呢,快进去吧。” 

    张晓燕有点羞涩的看了赵得三一眼,低着头推开了王总的休息室门,进去后门就关上了。赵得三斜过头,扬起脸来,看了眼藏在墙壁和空调机缝隙中的山寨机,嘴角浮起了一丝诡笑。 

    正在暗自得意之时,休息室的门打开了,王总探出了一个脑袋,吩咐说:“小赵,对了,你去仓库一趟,在那边挑几个好点的文件夹回来,一定要挑仔细点啊,挑好点的。” 

    王纯清知道赵得三是个明白小伙,这样一说,赵得三自然笑着点头,心领神会王纯清的意思,是想支开他。 

    为了避免王纯清休息室里的好事被不明真相的人打扰,他拉开办公室门出去时,不忘记拿了请勿打扰的牌子挂在门把手上。 

    从办公室里出来,赵得三知道王总要和张晓燕在里面好好探讨一番工作上的问题和生活上的问题,也就不紧不慢,点了支烟,边抽边慢悠悠的下了楼,沿着阳光明媚的院子,优哉游哉的朝后面仓库而去。 

    赵得三正抽着烟迈着步子自鸣得意之时,一辆奥迪车从一旁的办公楼驶过来,在他跟前停下来,车窗打开,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齐耳短发,皮肤雪白,干净利落的女人探出了头,表情有点严肃,问:“你不是老王刚来上班的秘书吗?怎么不在办公室里呆着,在院子里瞎逛什么呢?” 

    赵得三在办公楼的企务公开栏上见过她,此女人正式煤资局一把手张淑芬,赵得三愣了一下,随即连忙背过手丢掉了烟蒂,满脸堆笑,恭敬的说:“王总让我去仓库拿点文件夹,文件夹用光了,张总您是要出去啊?” 

    张淑芬在车里点点头,冰冷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说:“那行,你去忙吧。”摆了摆手,车窗缓缓打上,车子朝外开走了。 

    赵得三等车开远了,才回头望了一眼,原来张总和照片上的还是有点差别的,照片是平面效果,看起来就是一普通女强人的样子,但实际见了,才发现张局鼻子笔直,眼睛也很有神,嘴唇小巧,年轻时候一定是个美人胚子,只是现在现在上了年纪,皮肤有点松弛,不过很白,还是有点徐老板娘的风韵。但是不苟言笑的脸让人看着有点害怕。 

    张总真是个女强人,能当上煤资局一把手,能力肯定很强。 

    赵德三很佩服张总。 

    赵德三心里觉得,一个女人能做到煤资局一把手的位置,能力一定很强。 

    赵德三胡思乱想着,背着手,感觉自己就像是个领导一样,走到了仓库门前,一把推开了门。

>>>>本文《我和绝6色女上司》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