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和岳姆干的翻天覆地_宝贝屁股翘起来浪一点|心花怒放

老胡检查了左侧后,开始解开右边的吊带。

他用一只手将其拖住,老胡借找穴位的名义,肆意的吃尽豆腐,不断的换着花样的享受着。

就这样,找了十分钟左右的穴位,老胡情不自禁的说:“对了,毒素这边也能出来,我给你吸吧。”

说完,也不管苏菲同意不同意,上去张开嘴,凑上前就亲了起来……

苏菲就这样被老胡给摆布着,对于一个从未恋爱,手都没牵过的女人来说,很快就来了很强烈的反应。

她躺在床上身子开始扭摆起来,皮肤发烫,身子开始如同游蛇一般,扭动起来。

到最后老胡猛地一离开,她竟然还有点受不了,用手放在老胡的头上,往下按。

很快,苏菲浑身又软与酸,脑子一片空白,已经完全不被自己控制。

老胡胆子也真够大的,眼瞅着苏菲已经彻底迷失,他竟然腾出一只手。

从下往上,当碰到苏菲大腿上的时候,她的身子宛若被电流击中一般。

紧接着,老胡注意到苏菲的反应。

他猛地吞了一口口水,差点都被呛到。

他趴在身下,盯着看,足足看了有一分钟的时间。

整个过程,苏菲都只是闭着眼,情绪失控,不知道是在享受,还是在挣扎。

老胡的魔爪突然不经意间,轻轻触碰了一下。

苏菲情不自禁的啊了一声,大腿猛地并拢在一起,老胡拿起手指,还厚着脸皮举起来给苏菲看,“这就是毒液,看起来晶莹剔透,其实藏着很多毒素!”

他知道差不多可以上手了,提醒苏菲:“小菲啊,穴位已经按差不多了,接下来就是通气了……”

苏菲此时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异样,浑身酸软无力,“大爷,这通气到底怎么通啊?为什么还要脱我衣服呀?”

老胡不要碧脸的说:“嗯,一定要脱,这是最为关键的一步,能不能彻底将你的病给根除掉,就看这一步了,只要顺利,你的病就彻底痊愈,你也不用再担心了。”

“会疼不?”苏菲咬着唇角,红着脸询问。

“刚开始会有一点,不过慢慢就会好的。”老胡露出一抹邪笑,“只要通了气,你就不用去医院里做手术,胸口也就不会再留疤痕了。”

“大爷,我身上怎么这么燥热……”

苏菲被撩拨地心中燃烧起一股异样,没等老胡动手,自己慢慢的将裤子往下一拉……

“老胡!老胡!咚咚咚!”

  

  就在这时,窗外一阵叫喊砸门,让老胡瞬间浑身一个激灵。

  

  狗娘养的!老胡在心里狠狠地骂着,关键时刻被打断心里颇为不爽。

  

  “老胡!你在不在啊老胡!”

  

  这时苏菲也缓过神来了,惊叫了一声赶紧整理好衣服,可头发还凌乱着。

  

  “嚷嚷什么嚷嚷!”老胡正想去开门,结果那人径直推门而入。

  

  “哟,老胡你在呢,怎么敲这么半天没回话……咦?这不是学校新来的苏老师嘛!”一脸痞子样儿的男子破门而入,在看到屋里的苏菲时,眼神惊讶又透露着色眯眯的光芒。

  

  都知道学校新来了个美女老师,谁看到也会忍不住想点歪的。

  

  来人是学校的保安张建,老胡的同事,人高马大但性格有些猥琐,平时喜欢躲在厕所里看A片,今年30岁了也没娶上媳妇,一直打着光棍。

  

  “你来干嘛啊?”老胡在他面前晃晃手,打断了张建上下打量的目光。

  

  这小妮子是他的,可不能让别人抢了。

  

  “哦,这不在巡逻么,我手电筒没电了,小卖店也关了,过来跟你借一下。”张建回应着,但眼神还是一直往苏菲那里瞟。

  

  “看什么看,别乱看!苏老师是来找我修灯泡的,都快让你看毛了!再把人吓着!”老胡说的跟真的一样,不愧是老油条,说谎都不带打草稿的!

  

  “哦哦,这样啊,苏老师,老胡年纪大了,要是修灯泡我给你修就行,今天正好我值班!”张建拍了拍胸脯,自告奋勇。

  

 文学

  “苏老师年轻貌美的,你去了再惹出乱子,我这一把年岁了不碍事,你老实待着吧!”老胡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赶紧一边歇着去。

  

  “嘿嘿也是,那成,我先走了。”张建坏坏一笑,深深地看了一眼苏菲,转身离去的时候又看了一眼老胡,满脸的羡慕嫉妒恨。

  

  老胡打算回头说道说道这臭小子,别大嘴巴出去乱说。

  

  送走了张建,苏菲也醒神了,小脸红晕已经褪去,扭捏地站在原地,神情很促狭。

  

  “大爷,他不会误会什么吧?”想了又想,苏菲还是说了出来。

  

  “你放心,张建不是那种人。”老胡打着圆场,“再说了,咱们也没做啥见不得人的事啊,我骗他也是为了保护你的名声,得了这种病,你肯定也不好意思让别人知道,是不是?”

  

  他一脸的善解人意,倒是让苏菲宽了宽心。

  

  “那就行……”她刚来这个学校,千万不能有什么不好的传闻啊。

  

  “那我们继续吧。”老胡搓了搓手,这么好的机会,错过一次可不见得有第二次了。

  

  “大爷,我觉得差不多了,时候也不早了,免得再被人误会。”苏菲将头埋的低低的,双腿紧紧贴在一起,看样子刚才是真的被吓到了。

  

  “可是你体内的阴郁之气都快清理干净了,毒素也排的差不多了,就这么半途而废了?”老胡握住了她的小手,手感柔软,像她身上的的柔软一般。

  

  “真的不用了大爷!今天谢谢您了!我觉得好多了!”

  

  “那好吧,今天的治疗效果不错,但为了避免复发,记得一个月之内再来找我一次,虽然过程有些难为情,但为了把病治好,我们彼此都得辛苦一点。”

  

  老胡见状,只能松了口,他要是再坚持下去,以后她再也不来可就坏事了。

  

  “谢谢您大爷!我先走了!”苏菲说完,慌忙地打开了门,看看四周没人,飞快跑走了。

  

  老胡摇摇头,唉声叹气。

  

  煮熟的鸭子又飞了!

  

  都怪这个张建!什么时候来不好,偏偏这个时候来!

  

  但转念一想,今天已经迈出了一大步,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以后总会有机会的!

  

  转身关上门,老胡一边细嗅苏菲的余香,一边在脑子里回放刚刚发生的场景,很久才泻火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