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男朋友非要让我给他口 狗狗把我干了的过程,都市极乐后宫

洛草轻手轻脚的打**门,小心翼翼的探出脑袋,四下看去,整个二楼静悄悄的,有些忧虑的心这才安定了些许,虽然心疼妹妹,也知道妹妹不会因为这么点小事去找妈妈,可是挡不住这货心里有鬼啊,生怕妹妹一个忍不住,那他早上的糗事岂不是要大白天下?
    
    “呼……还好,总算不亏哥哥疼爱你一场!”
    
    心中想着,洛草这才拉了拉身上刚穿的校服,洁白的短袖衬衣配上深黑色的长裤,本就眉清目秀的他显得越发的俊秀不凡了,十六岁的他,竟然已经具备了迷倒万千少女的风采了!
    
    咳咳……

 文学

    
    轻咳两声,在没有妹妹的戏弄的时候,终于摆出了自己男人的派头,两声咳嗽声在房间内飘荡,昭示着他这个小帅哥粉墨登场了!幸亏这个时候他那个妹妹不在,否则这幅派头只怕又被卡回去了!那个时候才真个丢脸了呢!
    
    虽然没有妹妹出来搅场,可是这个房子内终归是清冷了一些,那摆出的大男子的派头却是无人回应,那刚点燃的情绪瞬间又如同潮水般退去了!
    
    “哎!无回应、无激情啊!瞧瞧富家大少、古代公子,那个出场不是前呼后拥、美妾丫鬟一大群,都是粉脂堆里熏大的!那才是一个大男人梦寐以求的生活啊,就是人家赌神,一个赌徒出门都还带着保镖美女,我这么帅气的男人,竟然要对着冷空气摆架子,哎!可悲啊,可叹啊!我的苍天大婶啊,赏个万儿八千的美女砸死我吧!”
    
    人啊,终归有着许多的奢望和幻想的,平日里,这货也没少看那些网文小说,端是羡慕死了里面的男猪脚,个个奇遇不凡、呼风唤雨,美女那是抱一个扔一个,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顺带着还惦记着没有下锅的,这小日子,羡慕死人了!
    
    洛草满心羡慕,恨不得代替那些男猪脚,只是,他终究还是知道,自己家里家教太严,哪怕有那个资本家里也绝对不允许自己这么去做,否则铁定成为家里批斗的对象!
    
    心中感叹着,洛草承受着幻想和现实的差距,满心失落的从楼上走了下来!
    
    刚走到楼下客厅,耳边便传来了厨房内的厨具叮当之声,微微一怔之下,心头不禁一暖,满目儒幕的看向里面的厨房位置,这一刻,先前的那些失落却是消失无踪了,脑海之中,不由自主的浮现了那一袭碧青长裙,姿色卓绝、清雅若仙的身影!
    
    这便是洛草的妈妈——洛青衣!
    
    人美、名字同样也美,充满诗情,更美的是洛青衣本身充满了才气,可谓琴棋书画无一不精,有的时候看着如同仙子临凡充满古典之美的妈妈洛草总是会想,妈妈只怕生错了时代,如果生于古代,只怕将会是名动天朝上国的绝世才女,而且还是才貌双绝!
    
    如此才艺不凡、绝色姿容的妈妈本应是那深闺娟秀的华贵夫人,却用那柔弱纤细的肩腰撑起了这个家!
    
    看着这个高档别墅内的精美的家,洛草突然觉得,哪怕平凡,也一生幸运了!
    
    心中微微激动,脑海之中,妈妈的身影越发的卓绝,那份儒幕之情,更显浓郁了,恍惚间,洛草不由的缓步走向了厨房,在如今的这个女权泛滥的时代,很难想想这么一个如同谪仙的妈妈竟然会十六年来如一日的每日为儿女准备饭菜,从无间断亲力亲为,平日里很少去想,可是此刻感叹起来,才更觉得这平凡的举动却显示出了妈妈母爱的光辉!
    
    洛草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心神激荡,当他走到厨房门口,双眸看去,入眼之处如同往昔一般,一袭碧青长裙,清雅如仙、清新脱俗!
    
    眼界之内,那碧青倩影却正是洛草的妈妈洛青衣,只见她秀容高挑、一米七七的修长身段,让人无比赞叹,碧青的长裙遮掩着她那绝世的娇躯,饶是如此,依旧充满妖娆之感!
    
    三千青丝复盘而起,在脑后盘髻插簪,充满美~妇人的雍容秀美。纤细柳眉,远山如黛、明眸剪水、清新怡人,秀挺的琼鼻,光洁白皙透着清新的气质又不失绝美~妇人的成熟魅惑,加上那一身玲珑曲线、把女人的线条之感衬托的淋漓尽致,尤其是此刻站在洛草的方位这般侧面看去,那份丰挺**,曲线优美之感更是尽收眼内!
    
    **丰挺的双~峰撑着那碧青色的长裙,随着手中的动作微微轻颤,风情卓绝,诱人无限。向下更是曲线收拢,纤细柳腰、好似柔弱无骨,看上去根本不似育有子女的中年美~熟~妇,更多的就如同二十八九岁的风华正茂的年轻女子!让人感叹这般钟灵清秀。柔软曼妙的**之下,那碧青的长裙之内,浑圆高翘的玉臀,更是诱人遐想,那丰美饱胀的玉臀在长裙下勾勒出至美的轮廓,更添醉人之感,更遑论那一双修长美艳的长腿!
    
    如此绝世妖娆、完美娇躯简直让任何男人抓狂,即便是作为她的儿子的洛草,也不由的恍惚之间怦然心动,只是心动之下更多的是懊恼的负罪感,这,可是给与他最无私的溺爱的妈妈!
    
    微微愧疚,洛草双眸流出浓郁的儒幕爱意,痴痴的看着正在忙碌的妈妈,看着她那绝美的姿容和那高挑的身段,配合那一身高雅清洁的气息,洛草不由的想到两个绝妙的词!
    
    碧竹之丰挺、夏荷之清新!
    
    对于钟爱于碧青之色的妈妈,端是绝配无比,甚至对于现在这个家来说,只怕妈妈当初也是喜欢碧水山庄这个名称,才会购买这高档别墅!
    
    “咦……!小草啊!起来了?傻站在那里干嘛!先去客厅等下,妈妈马上就好!”
    
    正在洛草充满儒幕满心爱意的看着妈妈的时候,那边忙碌着早餐的妈妈洛青衣却发现了她,那清彦绝色的容貌上浮现了淡淡的笑意,不由的轻声说道!
    
    声音温雅清灵,扣人心弦,哪怕是妹妹洛瑶那如同百灵玉珠落盘的绝妙声音都无法与洛青衣相比,洛青衣的嗓音仿佛仙音清灵一般,听着都洗涤身心!
    
    听着妈妈的声音,洛草不由的享受的微微眯眼,静静的感受了一下,不由的满足的笑了,满心的爱意流于双眸,痴痴的看着妈妈呢喃道:“妈妈!”
    
    动情的洛草只想腻着妈妈,感受妈妈慈爱的气息和那绝世的芬芳,莫看妈妈洛青衣性情清雅淡然,哪怕是充满溺爱的话语从她口中说出也显得清淡柔和,可是她那一双清丽的眸子中深藏着深深的疼惜!
    
    这种奇妙的母爱,最让洛草心动,此刻的他没有听从妈妈的话,反而缓步走了进来,走到妈妈的身后,看着她动作熟练,看似轻描淡写却举止优雅的动作,心头越发的温暖,不由的粘人的从妈妈的身后伸出双臂环住妈妈的腰身,整个人都贴到妈妈的后背之上,侧着脸靠在妈妈的肩背之上!
    
    虽然很是疼爱自己这个儿子,可是洛青衣性情清淡,倒是很少有与儿子这般的亲昵的拥抱举动,好似一时间有些不太适应,在儿子抱着她的腰身的时候身子微微一紧,那绝世的容颜之上浮现了两抹红霞,不由的有些羞意!
    
    不过,终归是自己的儿子,她内心之中也喜欢蛋疼小说这般母子亲昵,虽然一时不太适应,可是很快便恢复了常态,不由的娇嗔道:“你啊……,多大的人了,还跟你妹妹似的整天腻人,还缠着抱妈妈?”
    
    “要抱,就要抱!妈妈,你好美,你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我好幸运有你这么美丽的妈妈,我要永远这样抱着妈妈!”
    
    洛草第一次这么的冲动,冲动的想要永远享受妈妈的怀抱,平日里总是妹妹洛瑶腻着他,他要做出一副哥哥的样子疼爱洛瑶,可是他的内心之中,同样渴望得到疼爱!
    
    “最美丽的女人吗?曾经很多年前,是有许多人都这么说呢!”妈妈洛青衣本还轻笑儿子的缠人,可是突然间听到儿子这般的赞美,心头也不由的有些欣喜,哪怕清雅如仙如她,内心之中同样喜爱对她容貌的赞美,虽然这种喜爱的感觉很淡,只是,当她听到那一句最美的女人,心头不由的轻颤,那一双饱含娇嗔轻笑的眸子不由的微微一滞,清丽的瞳孔微微扩散,好似追忆着什么一般,那追忆之中带着丝丝迷茫的神色,却让她那绝色姿容之上别有一番风采,更显美艳非凡!
    
    微微失神,妈妈洛青衣便瞬间恢复了神态,淡淡一笑,道:“坏小子,你才多大,就懂得欣赏女人了吗?还学会油嘴滑舌了,懂得恭维妈妈了!”
    
    “哪有恭维,我说的是真的嘛?幸亏妈妈只是我和姐姐妹妹的妈妈,只属于我和姐姐妹妹,不然儿子会嫉妒的抓狂的!”洛草靠在妈妈的身上,感受着妈妈柔润粉背、嗅着妈妈身上散发出来的清香的气息,顿时觉得舒心无比,只觉得这是这个世界上最让人享受的时候,环抱着妈妈的双手,不由的轻轻的**妈妈那柔润光滑显得平坦柔美的腹部,那美妙的触感,简直再好也没有了!
    
    倒是正在准备早餐的妈妈洛青衣,突然感觉到儿子那坏坏的手竟然无意识的**自己的腹部,那酥麻轻痒的感觉,让她浑身轻颤,心中微微慌乱,那美艳的脸蛋上浮现了丝丝红霞,不由的暗嗔道:“这个坏小子!看来是真的长大了!”
    
    难得与儿子这般亲昵,清雅的妈妈终究没有拒绝儿子的儒幕,一边做着早餐,一边享受母子亲昵!
    
    倒是抱着妈妈的洛草,心蛋疼小说中多了许多杂念,尤其是刚才那一句嫉妒的抓狂的话,充分的表明了他内心之中对妈妈的独占欲!这一刻,他甚至有些嫉妒得到妈妈的爸爸,那个他如今记忆已经有些模糊爸爸!
    
    洛草,终究也只是一个缺乏爱的孩子,这也是他这般儒幕自己的妈妈的根本原因,那内心中强烈的独占**,也是因为从小生活在单亲家庭之中造就的!
    
    洛草从记事开始就仅仅见过父亲几面!记忆中的父亲总是一身军装,威严端正,他是天朝的军人,只是在洛草不到六岁的时候因为执行特殊任务壮烈牺牲了!十多年来,洛草对爸爸的记忆已经模糊无比了!他的世界里只有那清雅如仙、雍容高贵的不入凡尘的绝世妖娆的妈妈还有那个总喜欢赖在他的**的调皮腻人却让人怜爱的妹妹,以及那个性情最像妈妈的冷漠姐姐!
    
    一家四口,十多个寒暑,可谓相依为命!
    
    对于妈妈,无论是洛草这个有点不着调的儿子,还是洛瑶这个调皮爱闹的女儿,亦或是平日里冷漠的一句话都懒得说的姐姐内心之中,都对妈妈充满着浓浓的儒幕! 洛瑶看似满目羞涩带着渴望的问道,可是眼中却闪过一丝狡黠,心中哼哼道:“哼哼!坏哥哥,看我不戏弄死你!嘻嘻……!”
    
    洛瑶的一句话,霎时间让洛草那宠溺的神色猛然一僵,房间内的气息好似也停顿了一般,然而,很快,洛草那宠溺的神色整个都黑了下来,黑的跟锅底灰一般,双眸中怒火滔滔,恨不得掀起妹妹的裙子狠狠打她的小屁屁!
    
    看看?还看看哥哥的那里!该死的,这群女生整日很闲吗?整日都讨论男生的小弟弟?
    
    洛草突然有些抓狂,这个妹妹是不玩死自己这个哥哥是不甘心啊,可是抓狂的同时,心中又满是异样,这一刻,他才突然发觉,往日里整日需要自己疼爱呵护的妹妹已经跟沐小婉一般出落成了大姑娘了!
    
    洛草只觉得自己的心头猛然一抖,异样的同时又充满了愧疚,那原本看着妹妹那娇媚俏丽娇躯的眼眸突然有些闪躲,可是下一刻,心中又突然有些恼怒,不知道是被妹妹一早戏弄的满心火气还是因为自己自己刚才胡思乱想而懊恼,总之,他莫名其妙的就怒了!
    
    “死丫头,给我出去,在敢跟哥哥胡言乱语,看哥哥不打烂你的小屁股……!”
    
    突然间的怒火让洛草的语气有些严厉,顿时吓了洛瑶一跳,以为自己做的过火了,可是,从来没有被哥哥吼过的洛瑶很是委屈,霎时间,那娇媚的气息一下子变成了楚楚可怜,纯净的眸子中竟然蕴含着点点泪光,光泽闪亮,在眼圈内打转,好似随时都会哭出来!
    
    “嘶……!”
    
    刚还发怒的洛草看到妹妹这个表情,那严厉的神色和怒火顿时僵住了,哭笑不得又满是无语的看着这个让他总是无奈的妹妹。
    
    “吼什么吼?看我不跟妈妈说你凶我,我,我告诉你,我刚才可是看到小婉从你房间里急匆匆的出去了,肯定你是对小婉使坏了,你敢凶我是不是,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去告诉妈妈你欺负小婉……!”
    
    看到哥哥突然僵住的面容,洛瑶不由的心中得意,只要自己犯错,装装可怜保准哥哥拿自己没法,况且此刻自己可是抓着哥哥的把柄的,顿时反呵斥道!
    
    洛瑶的话却让洛草心头猛的一跳,顿时有些慌了,这丫头怎么就看到小婉出去了呢?她肯定发现了什么?这要是跟老妈一说,我岂不是死定了?可是一看到妹妹委屈的模样带着得意的眼神!他心中就来气!
    
    洛草又气又急。可是无论如何?他还真怕妹妹跑到妈妈的面前把自己刚才的事情说出去,那自己可要倒大霉了!
    
    无语的看着自己这个妹妹,洛草最终不得不尴尬的求饶道:“这个,妹妹,我看这个事情就没必要劳烦妈妈了,纳,你看,你可是戏弄了哥哥一早上了,哥哥也就那么一说,还能真打你不成,要不,咱就这么算了?”
    
    “算了?不能算,叫你吼我,我们去找妈妈评评理去!哼!走!现在就去!”
    
    看着哥哥又一次屈服在自己的淫威下,洛瑶心中顿时兴奋了,如同一只高傲的孔雀一般昂着小脑袋,握着小拳头跟洛草比划来比划去,更是要上前拉着哥哥下去评理!
    
    “啥?现在去找妈妈?哥可还光着身子呢?不去,打死也不去!”
    
    洛草被妹妹的举动吓了一跳,当下急忙摇头,急急忙忙跳到床上,拉过被单盖在身上,满脸赔笑,越发的贱了:“呵呵……嘿嘿……妹妹,好妹妹,我最最最美丽的妹妹,哥哥错了还不行,你就饶了哥哥这一次吧!”
    
    “饶了你?”洛瑶侧眼看着哥哥,上下扫视一遍,似打量,又似寻思哥哥说的可行性!
    
    洛草却一点不敢含糊,万一要是让妈妈知道自己对小婉做的事情,那不被妈妈打死才怪,男子汉大豆腐,啊呸,大丈夫,能屈能伸!为了自己的一世英名,我忍,我再忍!
    
    “嘿嘿……妹妹,饶了哥吧,晚上请你吃肯德基,就当赔礼道歉,好不好?”
    
    “真的?”
    
    洛草急急点头,拍着胸脯一幅我保证的样子,这个时候,洛瑶的表情才缓和下来,那刚刚还一幅泪眼汪汪的表情,转眼间就嘻嘻而笑,比着脸谱变化还快,看的洛草郁闷不已,这么一个调皮捣蛋有腻人的小魔女,真是让自己这个哥哥头疼死了!
    
    “哼!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凶我,暂且饶你一次!不过我们先说清楚哦,要是以后再敢拦着不让我进你的房间,哼……!”说着,洛瑶如同打了胜仗的女巾帼一般昂首挺着小胸脯转身拉开房门就要出去,看到妹妹要走,洛草终于要松一口气了,可是这气刚刚松了一半,小丫头竟然猛的转过头来,一双清澈的眸子紧紧盯着洛草!
    
    那模样看的洛草心头瘆的慌,不由的心中一紧,讪讪赔笑!
    
    “哥哥,刚才你说的真的?”洛瑶完全无视了哥哥的赔笑,反而莫名其妙的突然问了一句!却让洛草有些摸不着头脑,呐呐的道:“什么?”
    
    随着洛草的询问,洛瑶那清雅的面容上突然蛋疼小说浮现了两抹羞意,微微犹豫了一下便满心期待的问道:“刚才你那一句最最最美丽的妹妹?瑶瑶真的很美吗?”
    
    呼……
    
    原来是这个啊,洛草心头猛的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怕这个跳脱的妹妹再来什么奇言怪语,那自己真吃不消了,至于说到自己妹妹的容貌,他倒是没说假话,自己这个妹妹放在现代美女如云的都市也是天之国色,极品中的极品,如果放在古代,那绝对是倾国倾城甚至祸国殃民的主!
    
    “嘿嘿……那是,也不看是谁的妹妹,妹妹是天底下最美的女孩!”洛草口中大肆赞扬,可谓极尽讨好之能事,不过心中却嘀咕道:“当然如果不算妈妈的话!”
    
    “哼!得瑟!我美不美和你这个哥哥有啥关系,你又不是女人!”看到哥哥得瑟的样子,洛瑶不由的娇嗔道,可是那眼中却是掩不住的欣喜,女孩子,谁不希望别人夸奖自己的容貌,更何况还是自己最爱的哥哥呢!
    
    洛瑶的话却让正得意着自己有这么一个绝美的妹妹,哪怕是光看着也养眼不是满心自豪的洛草心头一滞,欢喜的劲头顿时卡主了,颇为憋闷无语的看着走出去随手关门的倩影!
    
    “呼……死丫头,终于走了,解放的感觉,一个字——爽!”
    
    洛草终于有种新生的感觉,被妹妹折腾的实在是苦不堪言,然而,他这一番兴奋的表达刚刚出口,那关闭的房门却又突然推开了,一个粉嫩的小脑袋,带着挪揄的神色,一双纯净的眸子带着浓浓的笑意的看着床上兴奋的哥哥,只是那笑意有些冷,冷的洛草猛的一个激灵,顿时尴尬的不知道该兴奋还是该赔笑!
    
    “哼!真的很爽吗?我可是听到某人说我是个死丫头了,恩?看来有必要和妈妈好好说道说道了!”
    
    “啊……不是吧!”
    
    “哼……!”洛瑶冷哼一声,再一次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这一刻,洛草却是不敢在冒失了,满脸苦笑的竖着耳朵聆听外面的动静,当听到妹妹离去的脚步声,洛草这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
    
    “我怎么就这么悲催,有这么一个爱捣蛋的妹妹,咋办?她该不会真的告诉妈妈吧?那我岂不是惨了?”
    
    口中哀叹着,可是洛草不自觉的再蛋疼小说次想到刚才妹妹那光着娇躯,穿着小内衣丝毫不避讳,甚至肆无忌惮的举动,不由的苦笑了起来,呢喃道:“貌似,这个丫头是一点都不知道男女有别啊,或者在她眼里我这个哥哥压根就不算个男人?”
    
    满脸苦笑的洛草坐在床上,还在纠结妹妹会不会和妈妈说刚才的事情,可是想来想去主动权好似都在妹妹手里,他担忧也是无用,当下不由的叹息一声,进而有颇为愤慨妹妹刚才的所作所为!
    
    “要是这个丫头不这么腻人,我这个哥哥会不会轻松许多?”
    
    呢喃着,洛草不由的幻想妹妹不在粘着腻着自己这个哥哥的轻松日子,可是,想着想着心头突然有些不舒服,如果妹妹不粘着自己,只怕自己这个哥哥会更不习惯吧?
    
    洛草不由的有些出神了,他和妹妹洛瑶可是龙凤胎,前后出生只差不到一个小时。
    
    或许是因为龙凤胎的缘故,兄妹两个不说心电感应,可是从小就喜欢腻在一起,对于洛草这个哥哥来说,她这个捣蛋的妹妹从来没有离开过他的视线,在他的疼爱之下,洛瑶从小娇腻缠人,总是痴缠自己这个哥哥,以至于兄妹两个从小亲密无间,洛瑶从小就喜欢缠着和哥哥一起睡,也因此,洛草的衣柜里,才会有那么多洛瑶的衣物,哪怕是此刻,衣柜中少女的贴身内衣,也有不少,或许因为习惯,也或者太过熟悉彼此,洛瑶这个丫头太不拿洛草这个哥哥当男人了,十六的她各方面都几乎熟了竟然还毫无顾忌的缠人,半夜偷入哥哥床!让洛草悲催无比!

>>>>本文《都市极乐0后宫》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