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短篇艳情合集 被男按摩师摸出好多水|宠爱

尽量压住心头的欲焰,我轻轻地按抚着,替嫂子缓释那种痛楚。

大约五分钟后,我问到满脸红晕的嫂子,“好些了吗?”

嫂子羞羞地点头,看起来也不敢再开口。

我又继续按抚着,她终于忍不住了,娇嗔道:“你上瘾啊你,行啦!”

我……还真有点上瘾,那温润的美好,让我情动。

可又不好强迫嫂子,我只能恋恋不舍地拿开手,拿纸巾轻轻擦拭着上面的痕迹。

嫂子羞声嗔道:“你给我些纸啊!”

我这才意识到她那儿也需要擦拭,于是着急忙慌的拿纸巾帮她擦拭着。

“流氓你~!”

嫂子推了我一把,通红着脸蛋儿将我赶出了房间……

大约十几分钟后,嫂子穿好衣服从卫生间出来了。

她穿的很保守,似乎怕再引起我那方面的冲动。

我帮她倒了杯水,然后问起她的伤处,“嫂子,你好些了吗?”

她随口‘嗯’了一声,然后跟我说,“小方,你走吧,以后别过来了。”

这突如其来的逐客令,让我有些懵然,“怎么了嫂子?”

起初她不肯说,但在我连番追问下她才回答:“你在这里真的不合适,我已经准备跟你哥离婚了,我也不再是你嫂子,你还来做什么?”

我有些急,“这事是他错了,我帮理不帮亲的。我一直都认你是我嫂子,你……”

话说到这,我看到她眼神中闪过一抹嗤讽的色彩,不是对我的,是对她自己。

她喃喃念叨,“嫂子么?”

我忽地意识到什么,赶紧改口,“不是的,玉儿,你听我说,我一直都很喜欢你,从见到你的第一面时我就喜欢上了你。可那时你是我嫂子,我根本不能说什么。”

“现在你准备跟我大哥离婚了,我愿意跟你在一起,我想要跟你在一起。我想这辈子都好好的保护你,不让你受任何人欺负,我们好好经营着这份幸福!”

在我向嫂子真情表白的时候,她的表情上斥满了愕然。

好久,她才起身说,“今晚太晚,你先住在这里吧,明天再走,以后不要再来了。”

我赶紧一把拉住她,“为什么啊,我都跟你说出我的心意了,你为什么赶我走?”

她试图挣扎了几次,但无果后才对我说,“我不想因为我导致你们兄弟翻脸。”

话说完,她有狠狠挣扎一次,挣脱我手掌对她胳膊的牵制后,回到了自己卧室。

听见卧室反锁的声音,我心里同时也‘咯噔’了一下子。

她这不光是锁上了卧室的房门,她的善良更让她锁上了她的心门。

我有种冲上去踹开房门的冲动,但终究念及她的苦,没有去那样做。

这天晚上,我躺在沙发上翻来覆去的好久没睡着。

凌晨近两点的时候,我又一次起身去卫生间小便。

可就在我小便刚刚结束时,突然听到了瓷器坠地碎裂的声音。

这声音是从嫂子卧室传出,我赶紧去敲门,但没有任何反应。

抬腿一脚将门踹开,紧接着我就见到脸色通红的嫂子趴在床边,没有半分力气。

不顾地上的碎玻璃碴,我赶紧冲上前将她给抱起。

碎玻璃扎的脚生疼,但我现在只关心嫂子,“嫂子,你怎么了?”

她没有说话,但是我能感觉到她衣服里面的身子好热,拿手试下,额头更烫。

发烧特别严重,我赶紧抱着她冲下楼,开车一路疾驰赶到医院。

经急诊医生检查,高烧39度多,是由妇科炎症引起的。

这让我有点意外,嫂子不是不规矩的女人,她怎么可能会有妇科炎症?

后来有医生告诉我说,嫂子身体下面内侧伤的特别严重,甚至有烟头烫伤的痕迹。

我当时就心疼到不行,但随即更是怒火熊熊。

大哥简直就特么是头畜生,竟然拿烟去烫嫂子那种地方……

我真是恨不能活活的掐死他!!!嫂子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九点多。

看起来精气神好了许多,但脸色依旧苍白。

看到她这副模样,我心里就像是被狠狠揪了一把,疼的厉害。

嫂子看了看周围环境,然后她问我,“你送我来的医院?”

看起来昨晚她都烧迷糊了,根本不记得发生过的事情。

将大概状况跟她说了下后,我心疼的问她,“嫂子,你怎么不告诉我那些伤?”

她有些难堪,低声回答说,“我怎么说啊,多尴尬。”

我红着眼跟她说对不起,这是我眼下唯一能做的,毕竟是来自我大哥的伤害。

她摇摇头,“这些事情跟你无关,在嫂……在我眼里,你一直都是个好人。”

嫂子常说我是好人,可哪好我也不知道。

或许在她里,在跟大哥的对比之下,不伤害她,便是好人。

这种念头,让我心里酸酸的,她的身体跟心灵几乎都被折磨垮了。

稍后,嫂子注视着我的眼睛,“你眼睛里全都是血丝,一晚没睡啊?”

我摇摇头,想告诉她我睡过了。

可这时候有换药的小护士过来,“可不是嘛,他照顾了你一整晚,到换药的时候惟恐我们忘记,每次都提前跑到护士台去提醒我们。我要是有这样的男朋友,天天生病我都乐意!”

嫂子脸上表现出了不好意思,她张开口似乎想解释些什么,但我握住了她的手。

我跟她说,“我愿意。”

贝齿轻咬朱唇,她低着头,没有接话。

在小护士离开后,我对她说,“嫂子,以后让我住在那里吧,我保证不再欺负你,我发誓!我想时刻保护着你,我不想你再发生什么意外受到什么伤害,我心疼。”

眼神中闪烁着纠结的色彩,嫂子看了我一会儿,最终还是轻轻点头。

我高兴的在她脸上狠狠亲了一口,直亲的嫂子脸色瞬间通红。

“你干什么呀,我又没说做你女朋友,刚才还说不再欺负我的!”

我赧然说道:“这不是高兴嘛,能天天看到你,心里就高兴。”

她没说什么,只扭过头背对着我,什么也不说。

中午吃过午饭,又陪了嫂子一会儿。

“你快去上班吧,我现在已经好多了,刚才去卫生间自己也可以,你去吧!”

嫂子催促着我离开,但是我不想去。

她又说,“你不去那我就出院,我又没个衣服换,穿着睡衣在这里像什么啊!”

最终在她的催促并以拿衣服为由下,我被迫离开了医院。

回到公司也没什么心思工作,脑子里翻来覆去的全是嫂子。

时不时也会出现大哥的身影,以至于旁边同事都好奇问我,“看你咬牙切齿的样子,被人偷钱包了?”

这事,比遭人偷了钱包更可恨。

想起嫂子遭受的罪,我就恨不能把大哥吊起来一通暴打!

终于熬到下班,我赶紧开车去超市买了只白条鸡,回家给嫂子熬汤补补。

这边鸡汤熬上了,那边我替嫂子收拾着衣服。

刚收拾利索的,房门就开了,然后张倩的声音飘进厨房,“好像啊,谁给我煲的爱心鸡汤?”

“美的你,给我嫂子煲的鸡汤,跟你有个屁的关系,还爱心鸡汤。对了,鸡屁股有一只,美容养颜的,你要不要?”

我拿筷子戳着鸡屁股递给张倩,她送给我一个饱含深情的字眼,“滚!”

随后在问起嫂子时,她得知了嫂子的情况,显得特别紧张。

当得知已经没什么问题时才松了口气,随即跟我展开抱怨。

“不是我八卦说什么,你那大哥真不是个东西,要再我手里我非得给他捏爆了不可,什么玩意儿!”

恨恨抱怨一通,她又虎视眈眈地望向我。

“我警告你,小方,你将来要是敢这么欺负女人的话……哼哼!”

她攥着拳头紧盯着我身下的冷笑,又让我感觉裤子透风了,嗖嗖的凉。

这只妖精,怎么对那玩意儿情有独钟呢?太吓人了!

鸡汤出锅后,装进保温桶我们带往医院。

下楼的时候张倩拖拖拉拉走在后面,掰动指头数算着还要带什么东西。

“这是住院又不是旅游,你数算那么详细干什么,还带上吹风机,你咋想的?”

我在二楼半她刚到三楼,我仰头数落着她。

这一仰头不要紧,恰好看到了她蓬蓬裙内的旖旎。

肉色丝袜尽头一片朦胧的黑,除此外再无他物,连小裤裤都没有。

我当时都心情激荡的懵了,下意识的问她,“丝袜中缝割不进去啊?”

她想来也是没过脑子,“这还能割进去?你瞎想什……”

话没说完的,她就反应过来,赶紧拿手捂住裙子,脸色通红通红的。

下一瞬,她踩着高跟鞋呼呼的就跑了下来,抡起粉拳就要捶我。

我赶紧亮出鸡汤,她这才不甘心的停手,“要不是怕撒了鸡汤,我打死你!”

“打死我?打死我你行哪尝试活物比死物更优秀的感觉?”

“那件事你还提!!!”

张倩羞到不行不行的,走路都不怎么会走的,看起来她特别羞人。

来到车上后,鸡汤放好,我望向了身旁的张倩。

“倩倩,你跟我说说,你到底咋想的,穿丝袜不穿小裤裤,有男人不用用棒槌。你这是特殊癖好还是心理不健康?”

没了鸡汤的掩护,张倩提拳就打。

但当我的手掌成功摸上她大腿并离她那儿仅剩一指距离后,她停手了。

她羞红着脸蛋儿,隐隐有些羞恼,“小流氓,你拿开!”

我意志坚定,“坚决不,你不回答我就进去。”

张倩羞的要死要活的,“怎么招上你这么个流氓无赖……”

最终,她还是迫于无奈,跟我说起了原因。

“我只是不喜欢穿小裤裤而已,总感觉紧贴着那里磨啊磨的,特别难受。”

我适时的问她,“一磨然后就想事儿了?”

“滚!”

她羞恼地瞪了我一眼,然后继续说道:“一磨就会疼的,你以为就跟你们那似的,还有层皮护着,我们女人的肌肤多么敏感。”

在匆忙解释完这事后,她又跟我谈起了棒槌的事情。

对于这个问题,我可就大为好奇了。

张倩这么漂亮的女人,咋就有排着队的大活人不用,非得让根死棒槌享福呢?

橡胶棒槌那玩意儿在女人手里,给人的第一反应必然是拿来用的。

我一直都是这么认为,张倩也没有特别的否认过。

但直至此时此刻她跟我解释,我这才明白竟然有别的用处。

“美国著名人体生物学家斯坦洛夫达芬妮曾经说过,女性如果时常面对男性的那个什么器官,会产生一种爱的共鸣,刺激身体催发更多的雌性激素,从而达到皮肤细腻红润的效果。不信你可以上网查查,这不是我胡诌八扯的。”

原来是这个样子,我恍然大悟,“所以你肌肤这么细腻,都是因为常常拿它进去摩擦的缘故?也不能够啊,太勤的话,那不磨秃鲁皮了?”

张倩羞的脱下高跟鞋就敲我,“是看!是看!不是放进去!你这个流氓!!!”

我就说嘛,这么漂亮性感的女人,怎么可能会喜欢冷的不喜欢热的……

一路色色地撩着,我们开车来到了医院。

电梯门刚刚在八层开启时,我就听到了楼道吵杂的斥骂声。

“你这个贱货,你这个骚X,勾搭着别的男人不说,还想跟我离婚?我去尼玛的吧,老子今天就活活给你踹烂了,我看你以后还怎么勾搭男人!!!”

那斥满暴力的话音,让我第一时间就感觉到熟悉,那是我大哥的声音。

但其内斥满粗鄙的语言,更让我心头斥满无尽的愤怒!

保温桶塞给张倩,我呼呼的往楼道里跑。

楼道里,两旁的护士吓的紧抵在墙上,满脸惊恐。

不少病房里的病人都出来看热闹,甚至还有个娘们儿拿手机在拍。

我顺道就把她手机夺下给丢到了窗外,然后冲上了正在暴力施虐的大哥。

他这时候就像是个疯子,两只手拎着嫂子的两条腿,不停拿脚踢打着那里。

每踢一下还伴随着咒骂的粗鄙语言,让我心里如同点燃了炸药桶!

嫂子痛声哀嚎着,想要拿手护住身下,却又被重重一脚踢在手背。

看到嫂子被凌辱被欺负,我的怒焰彻底爆发,根本难以压制也不想压制!

冲到近前,我二话不说铆足了老劲一拳就打了他后脑勺上。

大哥当时就被打的踉跄了三四步,一头栽倒在地上,捂着后脑勺。

我的怒火难以平息,催动着更加暴力的上前骑在他身上,一通拳头。

每一拳都带着我对嫂子的心疼,每一拳都带着我对大哥的怒火!

很快,医院保安赶了过来,将我给强行拽开,嫂子和张倩也赶紧护住我。

他们劝着我停手,不要再打大哥了,他们怕我把人打坏了。

我怕打坏?我现在盛怒之下,我只想替老爹老娘打死这头畜生!

“你特么忘了咱娘死前是谁在炕前伺候了三个多月?你特么忘了你刚结婚时出车祸腿骨折了是谁天天伺候着你?你特么忘了喝的醉醺醺的躺在地上打滚时,是谁咬着牙一步一步的把你背回家?是她,她是你老婆,不是你撒气的沙袋!!!”

我对他愤怒的咆哮着,是抒发我心中的愤怒,也是希望唤醒他的理智。

但他给予的,却只有众人来不及拦阻的飞身一脚。

“你麻痹,我是你大哥,你敢为了个骚货打我?我曹尼玛的!”

这个时候了已然不记得嫂子的好,这让我更加生气。

甩开保安他们,我再度冲了上去,和大哥厮打成一团……

晚上八点多的时候,我们回到了住处,张倩那棉棒蘸着碘伏给我伤口消毒。

嫂子已经被接回来了,她没法再在那家医院住下去。

大哥……爱特么去哪去哪,什么狗壁玩意儿,草!

在我暗暗生气的时候,张倩边给我擦药边说着,“牛,爷们儿!”

“原本我还以为你会向着你哥,最多也就是拉住他,全他们俩人和好。没想到你直接跟他动了后,就冲这点,我也喜欢你。来,奖你一口!”

说完,她就在我嘴唇上给狠狠印了一下。

看了眼她通红的脸色,我翻了翻白眼,“你装个鸡毛啊,看我帅想亲我不是一两天的事了吧?你这下可算是好不容易找到理由了。”

张倩很是恼羞,像是被我说破了心思似的,“我把这瓶碘伏灌进你肚子里得了!”

药也不擦了,她丢下药瓶就走人,似乎还真被我一句玩笑话说破了心思。

不过药擦不擦的也无所谓,小时候没少跟人干架,哪还在乎这个。

我起身去了嫂子房间,现在我更关心嫂子的伤势,毕竟她被大哥踹了那么些脚。

进入嫂子屋里后,原本躺着的她赶紧坐起身,抓着我的手紧张地查看我伤势。

“小方,你没事吧,你看看你的脸,眼皮都被打破了……”

其实就是有些红肿而已,没那么严重,可嫂子依旧很紧张,水眸含泪。

我笑着摇摇头,“我没事的,嫂……玉儿,倒是你,你伤的怎样?”

我已经有意的改了称呼,大哥配不上黄欣玉这么好的女人,我也不想再喊她嫂子。

“我没事的。”

黄欣玉握住我的手,然后抵在了她的面颊上,随即有眼泪滑落在我手指。

“小方,今天真的很谢谢,谢谢你保护我。可我真的不希望你跟你大哥的感情因为我而变成这样,你们两兄弟因为我而感情破裂,爹娘在天上看到会很伤心的。”

 文学

她很柔声的跟我说着,直说得我心里颤颤。

“玉儿,不管是因为谁,我都不会让他继续这么粗暴下去,他的举动简直跟畜生没什么两样。但是换成你更不行,因为我喜欢你,我想保护你,谁也不能欺负你!”

我跟她袒露着心思,心中对她的那份感情好不遮掩,全部展现在她面前。

她又哭了,但是看起来感动的成分更多一些。

她放开我的手掌,却双手抱住了我的脸,然后闭上眼凑上了嘴巴。

我也闭上了眼睛,准备在亲吻中增进我跟她的感情。

我们慢慢靠近彼此,我甚至都能感受到她鼻腔中呼出的气息那种温热。

可就在我即将接触到黄欣玉性感迷人的红唇上,突然,阳台上传来尖叫声。

这尖叫声吓了我们一跳,黄欣玉更是赶紧催促我去看看张倩怎么了。

我去了阳台,然后就看到张倩表情痛苦,泪流满面,手机还掉在地上。

我问她怎么了,她也不说话,只一个劲的哭。

再三追问下,张倩才颤声告诉我说,她父亲旅游坐的大巴车翻下悬崖了,警方正在救援。不过生还可能性不大,那悬崖有五百多米深……

“有希望的有希望的,你不要太伤心。”

她扑进了我怀里哀嚎痛哭,我赶忙宽慰着她。

尽管她胸前的傲娇紧紧贴合在我胸膛上,但我现在真的没有半分那种心思。

劝慰过后,我开车把张倩送去了机场。

她想要过去那边,到现场等待救援的结果。

按说我该陪她一起去,也好照顾,可黄欣玉这边……

送到机场后,张倩的情绪稳定了许多,她嘱咐我,“你只管好好照顾玉儿就好,不用担心我,我会坚强的。”

揉弄着她光洁漂亮的脸蛋儿,我狠狠亲了她额头一口,“好好照顾自己。”

注视她进了机场,我也赶紧开车回返住处。

回到黄欣玉的卧室后,我跟她聊了会儿关于张倩的事情,她也满脸的哀然,并诚心的双手合十祈祷着,希望漫天神佛保佑张倩的父亲无恙。

虽然这是封建迷信,但这更是黄欣玉的善良。

晚上九点多的时候,黄欣玉说她有些打盹了。

“小方,你去休息吧,昨晚一晚没睡,今天也没机会合眼,我没事的,你睡吧!”

我摇头,“玉儿,我哪都不去,我就想陪着你,看不见你我心里惦记着。”

无论她怎么说,我就是执意坚持,她也没有办法,只好在我催促中闭上了眼睛。

注视着她那张漂亮的脸蛋儿,我心里充满了酸涩。

这么漂亮这么善良的女人,遭受到的却是社会角落里最阴暗的一幕,真的让我好心疼,现在只想把她紧紧抱入怀中,勒进我的身体里面,任谁也无法再伤害她。

也不管她睡没睡,我凑上前轻轻吻弄了下她的红唇。

她睫毛微动,显然是没有睡,但是却没有任何睁眼的迹象。

我也不想再琢磨她的心思,真的好累,所以我坐在凳子上,趴床上闭起眼睛。

就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她温柔的声音。

“小方,你……上床上来睡吧,不要趴着了,那样腰太累,不舒服。”

我猛地抬起头,整个人都充满了希冀。

但随后她却赶紧补充道:“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觉得你太累了,又执意不肯回自己屋子。所以你上床后不许碰我,不然我再也不理你了!”

原来是这样,这让我有些小小的失落。

不过这也是种进步,至少让我感受到了她对我的疼爱,担心我腰累受不了。

脱掉鞋子和衣服,全身上下只剩一条裤衩儿的我来到了她床上。

看到我这样,她有些羞赧,“你脱的这么干净干什么。”

近距离感受着她娇媚的身子,我忍不住的撩骚道:“反正你又不是没看过,让你再看看,没准你看着看着,就想要了我呢?我就如愿以偿了。”

她给了我肩头一巴掌,但是却没用多少力气,更像是在嗔怪我撩她。

不过借着这一巴掌,我放肆的将她给揽在怀中,紧紧的抱住了。

起初她有所反抗,但见到我没有任何后续举动后,也就安心趴在我怀中。

我狠狠的搂抱着她,似乎她也很享受这种安全感,静静的像是一只受伤的小白兔。

“玉儿,我喜欢你。”

她‘嗯’了一声,没有再说其他的什么。

这声答应更像是在回应我说她知道了,但是她却不想作出任何反馈。

我懂她的心思,她还是不想因为她的关系,让我跟大哥两个人彻底闹翻。

这份善心纠结的疙瘩,怕是一时半刻不会那么好解开了……

搂着她在怀里,我睡的特别香甜,如果不是感受到她的挣扎,我怕是都不会醒。

“小怀种,该起床了,快起来!”

睁开眼睛一看,天色都亮了,但她的脸蛋儿却斥满红润。

我问她,“你怎么了,又不舒服?脸怎么这么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