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小宝贝你下面都湿透了_美女脱下内衣给男人随处摸

第11章

“都到这个时候了,还在骗妈。”苗桂花伸手在牛根的额头上点了一下,挑破道:“昨晚上你嫂子床上那个鼓起的大包就是你小子吧?”

“不……不是。”牛根强辩。

“不承认是吧?”

 文学

苗桂花也不追问,而是话锋一转道:“那好,看来只有等你嫂子回来,妈问问她了。”

“别……”

牛根无语了,他心里很明白,就林蓉那性格肯定经不住苗桂花的“严刑逼供”,与其让林蓉招了难堪,还不如他现在招了。

拿定主意,牛根只好乖乖点头道:“你也不要再问嫂子了,我承认总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

苗桂花喜笑颜开,笑问道:“告诉妈,你和你嫂子是什么时候……”

“什么什么时候?妈,你误会了。”听着苗桂花的话音不对,牛根急忙打断她的话,解释道:“事情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

“妈不管你和你嫂子是什么样,既然你昨天晚上已经钻了你嫂子的被窝儿,那妈就当你同意了。”苗桂花大手一挥,不容置疑道:“今天晚上,你就搬到你嫂子的屋里去睡。”

“妈,这也太急吧?能不能……”

“不能!”

“可……”

“可什么可,你现在可以走了,妈这就把你的东西搬到你嫂子那屋去。”

“……”

走在去诊所的路上,牛根心里五味杂陈,既有被苗桂花逼着和林蓉睡觉的无奈,同时也有一丝丝的期待。

要知道,牛根现在可正是情窦初开,血气方刚的年纪,对于林蓉这种既年轻漂亮,又有女人味儿的少.妇,根本就没有什么免疫力,不接触还好,一旦接触了,就不是你想忘,想忘就能忘的。

更何况,牛根接触的还是林蓉身上最私密的部位,那诱.惑力可想而知。

诊所距离牛根的家不是很远,很快,牛根就来到了诊所门前。

这是牛根家的老院,面积不大。

牛根打开诊所的门,一股药味儿立即扑鼻而来。

诊所自然不比医院,里面的摆设很简单,门口不远处是一张会诊的桌子,桌子旁边摆放一些简单的医疗器械和药品的柜子。

最里边则是一张单人床,这是给病人检查身体用的,床边的上方拉着一张白色的布帘子,平时不用,只有给病人检查身体的时候才会拉上。

来到会诊桌前的椅子上坐下,牛根极力想平复自己躁动的情绪,可他越想平静,却越平静不下来,满脑子想的都是晚上要和林蓉睡觉的事儿。

“林蓉可是我嫂子,今天晚上要不要跟她一起睡呢?睡的话,是不是太禽.兽了?可如果不睡,岂不是连禽.兽都不如……”

牛根就这样想着,陷入了两难境地,思前想后,到最后也没能拿个主意,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从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牛根这才从思绪中清醒过来,仔细听了听,脚步声越来越近,很明显,应该是有人来看病了。

牛根立即打起精神,正襟危坐,别说,还真有一副专家的风范。

第12章

牛根开的诊所虽然是村里的独一份,但是过来找他看病的人并不多,平时有个小病小灾的,多数人选择抗抗就过去,就算真的抗不过去,也会选择去镇上的医院,毕竟病大了,才知道害怕,自然要选择好一点的地方看病。

所以,对于好不容易来的病人,牛根每次都看的很仔细,加上他的医术不错,不敢说妙手回春,基本上也是药到病除。

尤其是治疗女性.病更是有一套。

前几天,村里的张寡妇肚子疼的实在受不了,火急火燎的跑来找牛根看病,而牛根一没让她吃药,二没给她打针,只是轻轻的给她揉了几下,她就不疼了,这下可把她稀奇坏了,逢人就说牛根的医术是如何如何好。

这也给牛根招来了不少的病人,而且,大部分还是像张寡妇那样的妇女,关键都不是什么大病,牛根一揉搞定。

一下子,牛根就成了妇女们眼里的神医,这几天来找他看病的,也几乎全是村里或者外村的妇女。

所以,听到门外越来越近的脚步声,牛根下意识以为还是妇女。

让牛根万万没想到的是,诊所的门被人推开,走进来的居然是两个人,其中一个正是张寡妇,而另外一个,是张寡妇的闺女马小玲。

马小玲捂着肚子,是被张寡妇扶着走进诊所的,显然是身体不舒服。

看到马小玲,牛根先是一愣,紧接着就两眼放光。

马小玲长得非常漂亮,和林蓉一样,在村里是公认的村花,也是村里唯一的一个女大学生,毕业以后留在城里工作,只有在逢年过节的时候才回家,平时很少有机会能在村子里看到她。

说起来,牛根和马小玲也算是青梅竹马,小时候一起上学,一起玩耍,还一起撒过尿,一起洗过澡,关系特别好。

只是牛根初中辍学以后,两个人的来往就越来越少了。

牛根记得很清楚,上次见到马小玲还是在一年前,当时马小玲急着回城,牛根只是远远的看着,并没有过去搭话,因为他心里很清楚,马小玲早已经不是小时候的那个马小玲了,即使马小玲以后找男人,也肯定会找城里的男人,像他这样的乡下穷小子,顶多也只是瞧上一眼。

不过,在牛根心里,除了母亲苗桂花和嫂子林蓉以外,马小玲就是他最看重的女人了,有好几次他都在睡梦里梦见了马小玲,有时他甚至还无耻的想过,如果马小玲回村的时候正好生病了,或者磕着了,碰着了,撞着了,反正就是不好,这样一来,情急之下,马小玲岂不是要过来找他瞧瞧?

“真是没想到,老天爷开眼,马小玲竟然真的自己送上门了!”牛根咧嘴一笑,兴奋之色溢于言表。

马小玲的打扮很清闲,穿着一身白色的休闲服,上面的领口开的有点儿大,从牛根的角度,勉强可以看到里面粉红色的小内和在小内的包裹下若隐若现的胸部,只是露出的有点儿少。

即使这样,牛根依然看的很起劲。

咕噜!

牛根不争气的咽了口唾沫,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心跳顿时加速。

“娘嘞,村花就是村花,和嫂子一样,都是迷死人不偿命的大美女呀。”牛根急忙伸手捂住鼻子,他感觉鼻血都快流出来了。

张寡妇抬头看了牛根一眼,急道:“小牛,傻愣着干啥,没看见小玲的肚子疼嘛,快过来帮她瞧瞧!”

“好。”

牛根这才回过神,赶紧收起目光,大步迎了上去。

只是,当牛根走到马小玲身边,伸手抓住马小玲的胳膊,想把马小玲扶进诊所的时候,马小玲瞪他一眼,突然猛地一甩,把他的手甩开,一脸嫌弃道:“你的手脏,别碰我,我自己能走。”

“……”

牛根的脸顿时一阵发黑。

第13章

靠!

吃了几年城里的饭,见了些世面,看来马小玲真的是变了。

“小玲,你说啥呢。”张寡妇愣了下,也觉得有些尴尬,忙嗔道:“小牛的医术可厉害了,只要能治好你的病,脏一点怕啥?”

听到这话,牛根的脸更黑了。

“小牛,你过来。”而张寡妇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什么不妥。

“可是……”

牛根看了眼马小玲,见马小玲的目光足以杀人,他顿时就有点为难。

“看她干啥?有张婶在呢,快过来帮忙。”

“好。”

有张寡妇撑腰,牛根略微犹豫一下,就再次凑过去,伸手抓住了马小玲的另一条胳膊,心说你嫌我脏?不让我扶?我偏要扶,脏死你,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妈!”马小玲的语气里全是不满。

“叫妈也没用。”张寡妇板起脸道:“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让小牛给你瞧病,尽快把病给治好。”

话落,不等马小玲再说话,张寡妇就对牛根笑道:“小牛啊,走,咱们进屋说。”

牛根和张寡妇同时用力,架着马小玲往诊所走。

牛根本来就比马小玲高,现在又扶着马小玲,在往诊所走的途中,他的目光微微一斜,就不由自主的落在了马小玲那开的有点儿大的领口上。

乖乖,这个角度好像比之前看着更过瘾!

咕噜噜……

牛根忍不住接连吞了几口口水。

“你……你往哪儿看呢?”

就在牛根感觉鼻血快要流出来的时候,马小玲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冷喝道:“再敢乱看,我就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

“小玲,你怎么跟小牛说话呢?小牛现在可是在救你,看几眼怎么了?看几眼又不会生娃。”

张寡妇绷着脸喝斥了马小玲一顿,随后看向牛根,笑道:“小牛,只要你能把俺家小玲的病给治好,到时候小玲不让你看,婶子让你看个够。”

听到这话,牛根脚下一软,差点儿摔个狗啃屎。

这张寡妇……牛根真是服了。

张寡妇都这么说了,牛根哪里还好意思再偷看?急忙将目光从马小玲的胸前移向了一边。

两分钟后,牛根和张寡妇把马小玲搀扶到了诊所里面的床上,牛根顺势拉上布帘,然后问道:“张婶,小玲姐这是……”

“来血了,痛经。”张寡妇倒是爽快。

“呃……”

反倒是牛根有些不好意思了,而马小玲更是臊得脸红耳赤,怒冲冲的瞪了张寡妇一眼。

张寡妇假装没看见,笑道:“小牛,你不是会揉吗?快给小玲揉揉。”

揉揉……

牛根那个汗啊,心说你说的倒是轻巧,痛经和别的毛病可不一样,要揉,只能揉马小玲的肚子,就凭马小玲刚才的态度,别说揉肚子,恐怕连手都不会让他碰。

见牛根面露难色,张寡妇说道:“小牛你放心,有婶子在,小玲她不敢把你怎么样。”

“妈,到底谁才是你亲生的啊?”一听这话,马小玲顿时就恼了。

而张寡妇毫不弱道:“废话,就因为你是妈亲生的,所以妈才急着让小牛给你揉揉,换成别人,妈才懒得管。”

一句话,呛得马小玲哑口无言。

看得出来,马小玲对张寡妇还是十分畏惧的,有张寡妇在,牛根暗暗松了口气,笑道:“张婶,虽然你上次和小玲姐一样,都是肚子痛,可是你们的病不一样,所以,这次我揉的时间可能要长一点儿。”

“只要能治病,揉多久都行!”张寡妇点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