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黄 色 成 人小说网站,高傲美妇在胯下求饶


刚一转身,却发现李悦悦相当神速,已经换上先前那间蓝衬衫。

见到李悦悦羞臊中带着委屈的脸,老杨还没伸出去的手,只好十分不情愿的收了回来。

他不禁暗暗心惊,这女人真是天使与魔鬼的结合体,很轻松的就让男人产生犯罪的冲动,又能很轻易的激起男人保护欲,简直太可怕了。

“老杨,那个……我得回家换衣服,今天就不帮你打下手了。”

“哦……好……没问题,平时我也是一个人干嘛,哈哈。”

老杨打个哈哈应付着,眼珠子却舍不得离开女人的身体。

内衣脏了没办法穿,李悦悦就直接套了衬衫在外面。

她那对大白兔没了内衣的束缚,在被撑起老高的布料下面颤颤巍巍的晃动,两颗樱桃凸起十分惹眼,甚至比光着的时候更显性感。

老杨在心里叫苦不迭,老天爷怎么让他碰到这个女人,明明会把男人迷死,却是能看不能摸,能摸不能睡,这不是要他老命吗?

这下李悦悦要回住处换衣服,今天没办法跟她相处了,老杨不是一般的失落。

“我给你开门我给你开门,全是墙灰,别弄脏了衣服。”

老杨献殷勤道。

李悦悦走到门口,又收脚回来小声说,“老杨,刚才的事儿……你能不能替我保密啊?你也知道,我跟老公刚结婚,我担心……”

“这个嘛……”

“我知道你是好人,肯定不忍心看着我跟老公闹矛盾,对吧?”

“那当然,只不过……”

“哎呀,老杨,杨师傅!我请你吃饭还不行吗?”

“那好吧,我保证绝对不外传,我什么都不知道。”

“谢谢老杨!你真好!”

李悦悦腼腆的一笑,露出几颗洁白的牙齿,像只可爱的小猫咪挥舞着小爪子似的,搞得老杨心里直痒痒。

其实老杨本来想说,这就是个意外,根本不值得一提,通常男人也不怎么在意。

可李悦悦始终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临到头还给他落实了一顿饭,老杨也就不解释了。反正又不花钱,平白得来的饭局谁会拒绝?

更重要的是,听到“吃饭”这个词以后,老杨冷不丁想起个主意。如果顺利的话,指不定能借着这顿饭……嘿嘿。

朝思暮想的女人走了,活儿还得干。

需要改造的墙壁还没敲下来两块砖,防盗门就给人捶得砰砰巨响。

哪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在外面撒野?

老杨气不打一处来,火冒三丈的拉开门一看,不由得愣住了。

站在门外的,是个约摸三十来岁的少妇。

为什么是少妇,不是女人?

因为老杨喜欢比较精确的给女人归类。

那女人穿着打扮十分时尚,看起来不像是已经结婚的样子,但老杨稍微嗅一嗅就能确定,那女人绝对有丰富的经验,而且属于比较风骚的类型。

见门开了,少妇双手一叉腰便开始骂,“大中午的搞什么搞!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啊?!敲敲敲,你怎么不……”

嚷了两句,少妇上下打量老杨两眼,也不知是被老杨铁青的脸吓到,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语气一下就软了不少。

“你是这家住户?”

老杨没好气道,“不是。”

“那你怎么在这家人的屋子里?”

“怎么?难不成怀疑我是小偷啊?我姓杨,是来帮小李家装修房子的,要不要把身份证还有施工许可给你看看?”

少妇不但不生气,还乐了起来,“哎哟!你就是老痒啊!我知道你我知道你!”

老痒这个外号,有些男人知道不算多稀奇,可女人也知道,着实是头一回碰见。

不过老杨没心情跟她闲扯,就板着脸说,“没事了?那就请回吧。”

少妇挡出被老杨关到一半的门,赔着笑说,“不好意思,刚才是我脾气不好,别介意。居然在这儿碰到你了,这就是缘分嘛对不?”

老杨抱着胳膊望着少妇,等着看她到底想干什么。

少妇往门框上一靠,抛了个媚眼的说,“杨师傅,我家天然气管道出了问题,不知道你能不能给修修啊?”

老杨给电得浑身一震,这才仔细观察起眼前的女人。

皮肤保养得不错,长相中等偏上,身材丰满而不失韵味,尤其那胯比肩宽出去一截,可想而知屁股肯定特别丰满。

俗话说得好,屁股大过肩,快乐似神仙。

老杨心思一动,也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道,“当然可以修,现在就去?”

结果嘴巴还没挨上那片肌肤,李悦悦就猛然蹦跶开说,“哎呀!老杨,我是让你帮我弄下衣服!没让你,让你……”

李悦悦俏脸通红的护着胸口,结结巴巴的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就差那么一点点!

老杨又是遗憾又是可惜,面上却没表现出来,只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真不是故意的,谁想到那么凑巧,刚好就碰到你……那儿了。”

这话哄三岁小孩儿可能有用,要用来对付成年人,着实有点蹩脚。

更何况李悦悦因为长相的优势,从小到大没少听男人花言巧语的扯谎,哪里分辨不出来老杨是在信口雌黄。

只是,说不上来为什么,她就是对老杨讨厌不起来。心中竟然隐隐约约的,想要顺着老杨的套路往下继续。

“既然是无心的,自然就不怪你。再帮我拉下拉链吧。”

那么明显的揩油占便宜,李悦悦都不生气,老杨几乎可以肯定李悦悦对他有点意思,对于拿下这个女人的信心越来越足。

不过常言说得好,饭要一口一口的吃,路要一步一步的走。

毕竟两个人并不是太熟悉,好不容易营造出来一点感觉,要更加小心谨慎的往下发展才行,否则前功尽弃就成白忙活了。

这次老杨不敢太过分,规规矩矩的揪出李悦悦裙子背后的拉链,配合她使劲往上拽。

刚才老杨说李悦悦胸大影响穿衣服,虽说是故意用言辞挑逗,但也并非完全胡诌。裙子完全合李悦悦的身,偏偏就后背这部分紧得不行,不怪胸大怪什么?

两人费了半天劲,拉链仍旧只能到半中央,搞得李悦悦都想放弃了。

“算了,最后再试一次吧,老杨你使点劲儿啊!”

“行,你都这么说了,我肯定照办。”

老杨瞅着李悦悦的动作,见她猛然深吸一口气缩紧胸腔,便赶紧使出全身力气将拉链往上提。

眼见拉链一点点往上走,老杨正想说终于搞定了。

忽然“噗嗤”一声,李悦悦的裙子前面撕开条裂缝,眨眼间便划拉到腰间,就跟爆裂开来的气球似的,连带着将她的内衣都给震飞了!

李悦悦吓得花容失色,情急之下,伸手在空中乱抓尚未落地的内衣,却忘了要护住胸前。

这下可让老杨大饱眼福。

按理说,老杨常年混迹于洗头房按摩店和娱乐会所,应该是什么样的女人都见过,不会轻易被美色迷失心智。

可看到李悦悦那对近在咫尺的大白兔,他还是无法控制,鼻血噗的喷得满嘴唇都是。

这女人不得了啊!

老杨几乎都快窒息了。

平时李悦悦穿着衣服的时候,就明显看得出来胸不小,谁能猜到居然还内有乾坤!

凭着这些年积累下来的经验,老杨一眼就判断出,李悦悦起码有D罩杯。更绝的是那对大白兔坚挺异常,不但体积可观,而且丝毫没有下垂的迹象,形态近乎完美!

老杨脑子里嗡嗡作响,唯一剩下的念头,就是想着把脑袋埋进去,用他久经沙场的厚脸皮去经受那对波涛汹涌的蹂躏。

等到内衣落地,李悦悦才反应过来,察觉床光外露,让面前的男人看了个精光。

“别!你别看!快转过去……”

李悦悦捂着胸口,泪眼汪汪的哀求道,随时都可能哭出来。

“啊?哦……我转过去,我不看……”

老杨抹了把口水,恋恋不舍的别过脸,却仍旧拿余光瞟李悦悦的身子。

本来裤裆里就不安分,再被这事儿一刺激,就更加没办法消停了。

老杨只觉命根子一阵阵的猛烈跳动,几乎都快不受他控制,仿佛试图挣脱裤子的束缚,跳出去扑向那个女人的怀抱了。

耳边是穿衣服的声音,鼻子里全是女人的体香,老杨有点魂不守舍。

这会儿屋里就他跟李悦悦,没有其他人,就算他来硬的将李悦悦办了,按照那女人的性格,应该不好意思抖落出去吧?

男人最原始的冲动,渐渐吞没了老杨的理智,让他的思想陡然发生了转变。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管他妈那么多,先爽了再说!

老杨扛不住小腹下涌动的热流,干脆将心一横,不管不顾的朝李悦悦扑了上去。


妇捂嘴轻笑,“现在不行,不太方便。你给我留个电话吧,有空了叫你。”

这种机会老杨当然不会错过。

送到嘴边的肥肉要是不吃,那岂不是对不起天地良心?

 文学

等少妇走了,老杨顺着她的电话号码找到微信,加上好友点进去一看,好家伙,朋友圈里各种性感自拍,各种隐晦表达空虚寂寞冷的文字。

其中有一张,是少妇在健身房拍的。那女人身穿紧身运动服,背对着镜子摆出个造型,将丰满的臀部和结实的腿部肌肉展露无遗。

老杨忍不住啧啧赞叹,这身材简直不要太霸道,一看就是极度缺乏男人滋润。

想到这里他又摇头叹气,看来拯救空虚妇女这个重担,只有落在他这个有责任感有同情心的男人肩上了。

下午六点的样子,老杨收拾好吃饭的家伙事儿,准备收工。

李悦悦却和她老公周宁一起来了。

“老杨,别着急走,晚上我们请你吃饭,这些天干活辛苦了。”

如果李悦悦的老公没来,老杨当场就能答应。可既然人家来了,老杨的计划就不可能再如愿的实施,吃这顿饭就去了意义。

老杨正想婉拒,却听周宁小声问李悦悦说,“为什么要请他吃饭?你看他一身脏兮兮的,影响不太好。”

李悦悦皱起眉头朝老杨这边瞟了一眼,就近拉周宁进厨房说,“你这是什么话?人家杨师傅每天帮咱们装修房子,真的很辛苦,请他吃饭还丢你脸了?”

“我好歹是个主任,跟他出去吃饭万一被熟人撞见,会说三道四的。”

“你怎么这样?我每天在这儿打下手,明白老杨有多累。我不管,反正今天就得请他吃饭,我中午已经跟他说了!”

两口子嘀咕半天,老杨越听越生气。

这个周宁,还人民教师,居然这么瞧不起劳动人民,李悦悦嫁给他真是瞎了眼,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妈的,这顿饭非吃不可!

老杨拍了拍身上的灰,对厨房里说,“我准备好了,咱们去哪里吃?”

周宁垮着张脸出来,冷着声音说,“就去楼下的面馆子呗,档次已经很不错了,我们平时都舍不得去。”

说完领头出了房门,叮叮咚咚的狂按电梯,好像跟电梯有仇似的。

李悦悦拽住老杨胳膊,小声跟他说,“对不起啊老杨,我也不知道他会这样,你别往心里去。”

“没事,我又不缺这口饭吃。你没有看不起我,就够了。”

三个人真的去了面馆子。

还好老板说馆子里也炒热菜,否则一人就点一碗面摆在桌上,场面一定比现在尴尬几万倍。

菜都点了,当然也就得上酒。

借着酒劲,周宁脸红脖子粗的在老杨面前装蒜,又说他是什么科主任,未来前途光明要当大官,又说老杨是什么底层劳动人民,只会卖劳力没见过什么世面。

李悦悦明着暗着提醒了好几遍,劝了无数回,没用,气得自己给自己倒满,喝闷酒。

酒过三巡,李悦悦喝得不少,刚干了一杯又想往里倒,明显是在赌气。

这么下去肯定出事,于是老杨赶紧按住她杯子。

这时周宁拍开老杨的手,歪着嘴道,“你干什么?是我花钱买的酒,凭什么不让我老婆喝?怕你不够喝是吧?”

老杨直翻白眼,心说这家伙也太没格局了,不过并未吱声儿。

李悦悦啪的拍桌子站起来,摇摇晃晃的说,“谁也别喝了!回家!”

也不知道是真醉还是装的,周宁一直得让人扶着,连话都说不清楚,李悦悦口袋里手机上钱又不够,只好让老杨结账。

三人从面馆子出来,李悦悦红着眼睛跟老杨说,“对不住了老杨,明天把钱还你。周宁今天是耍酒疯呢,你千万别生气。”

老杨笑了笑,知道这时候说什么都会让李悦悦难受,就没吭声。

帮忙把周宁弄回出租屋,扔到卧室床上,老杨浑身骨头都快累散架了,一屁股窝进沙发喘气。

李悦悦坐到旁边,终于没忍住,呜呜咽咽的掩面痛哭起来。

老杨犹豫好久,瞧着周宁应该醉得不轻,便试探性的搭住李悦悦的肩膀。

李悦悦颤动了一下,没有抗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