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边吸奶边爽小说_巨乳家族全文阅读小说|爱在深秋

第10章

李翠兰犹豫不决,一想到那个场面就让她脸颊发红。

 文学

“这事,要是被人知道了嫂子以后可……”

李翠兰伸手掩着胸口,越是这一种欲语还休的姿态,越是容易让人血脉膨胀。

赵诚看了一眼连忙转移目光往下,却看到了平坦的小腹以及修长的双腿。他不自觉的吞咽了一下口水,知道她心中有顾虑。

“嫂子,放心。我虽然只是个按摩师,但也算半个医生了。在我的眼中只希望嫂子身体能好好的,要是谁来问都不会说出去。”

赵诚脸色严肃,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还真有几分眼里只有病人,没有男女之分的架势。

李翠兰面颊红得滴血,最后缓缓的松开了手,“那,来吧!”

说完,躺在那里闭上了眼睛。

赵诚看了一眼,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她感受到了这种侵略性的目光,身体竟然起了反应。

看到这样的情况,赵诚真感受到下身的难受,忍不住弓起了身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低下头。

直到把她的那个含进嘴里,而且现在她正在哺乳期,所以只有满满的奶香味。

赵诚摸准了硬块,随着手上的动作一点一点的按摩。

李翠兰立刻夹紧双腿,一条腿微微的屈起,手下意识的按照他的脑袋上,不知道是要收还是放。

一时间比刚才更加粗重的喘息响了起来,伴随着女人难耐的呻吟。

直到结束后,李翠兰这才微微的长呼了一口气,感觉浑身都有些虚脱了,一里带着微微的哭腔。

“好,好了吗?”

刚才可真是把她折磨的够呛,哪怕是她丈夫都没给她这种感觉,只不过是一个胸就有这么大反应,感受到下身的湿懦,她用力的夹住双腿。

“嫂子,已经按摩了一边,还有另外一边呢!而且女人就是要好好保养胸部,经常按摩才能够防止下垂,而且还能预防疾病。”

赵诚额头上冒着大颗的汗水,完全是压不住枪的状态。

“真的能预防?”

“那是当然了。嫂子,我要开始另一边了。”

李翠兰本身就有些心随意动,看着他的头在自己的胸前,更是有些忍不住的感觉。

赵诚慢慢按摩,渐渐投入突然下身一紧,自己的那个被李翠兰突然抓在手中,脸色顿时红成一片。

“嫂子你这是?”

“怎么了?”

她明知故问,微微的垂着眼眸,但是手上却是更加用力了两分,很有技巧的把玩,让赵诚差点没有坚持住就在她手中去了。

正在这时,门口响起了王大娘的声音,“翠兰,你在不在呀?”

屋子里的两个人顿时有些慌了,王大娘是有名的大嘴巴,这要是被看到了只怕过不了中午全村的人都知道了。

王大娘隐约的听见屋子里的动静,也没顾忌直接往里走,一进屋就看到赵诚正在外面穿着裤子,离屋的翠兰走出来了但是穿的整整齐齐。

“哎呦,这青天白日的做什么呢?”

“王大娘你可别误会,我这不是裤子破了向翠兰嫂子借点针线给我。”

王大娘眼珠子滴溜溜的在两个人身上打转,接着目光定格在了赵诚的下半身,这一看直接看直了眼睛。

王大娘说起来也就四十出头的年纪,其实一点也不老,而且保养的也特别好,只是由于乡下人结婚早,生孩子也早,所以四十多岁就被称之为大娘。

都说这四十猛如虎,这王大娘的丈夫也早就去世了,在村子里的风评也是一般,私底下都传这是个倒贴让人上的货。

“哎呀,这裤子里是塞了什么东西吗?怎么鼓鼓囊囊的。”

王大娘一边说,一边直接伸手准备摸过去,赵诚动作迅速退后了两步,“大娘您这是做什么呢?我怎么可能偷藏了什么,大娘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地里头那边还没什么人呢!”

赵诚说完撒腿就跑了,翠兰看着他的背影眼睛里露出些许失望。

这边赵诚一直跑到了自家的地头前,这才松了一口气,刚才急急忙忙的吓都吓慌了。

“赵诚,村长叫我们过去。”

村子里的王一章站在不远处叫他,赵诚应了一声起身走过去,“怎么了,村长怎么现在叫我们?”

“不知道,听说今天村子里来了一群人,好像是大城市来的。”

赵诚一听心里有些不太好的预感,到了村长家发现村子里的男人都来了,有些女人也都聚在屋子外面小声的嘀咕什么。

“赵诚来了,坐吧!”

村长皱着眉头,吧嗒吧嗒的抽着烟,似乎是有什么烦心的事,“今天叫大家过来,就是有些事想说,今天上午镇长带了一群富商,说是想要征收我们这边的土地,然后开发旅游村落的事。”

有人听了之后立刻眼神发亮,这可是一件好事呀!要是这村长真的被开发了,他们这些村子里的人不仅能够得到一大笔的钱,以后这里发展好了,他们每个人都可以在这里做些生意什么的。

“村长,这是好事,你怎么还愁眉不展,既然有人要开发我们这里做旅游村落,我觉得尽早同意比较好。”

“李二狗子,我话还没说完你着什么急!”村长不耐烦的用手拍了拍桌子,等到所有人安静下来这才说道,“开发却是不错,但是人家的意思是买下整个棒子村,我们大家都要搬离这里。不仅如此,每个人都只能得到六万块的拆迁费。”

大家听到这话全部都安静了下来,一时间面面相觑,六万块的拆迁费对于村子里的人来说也是一比巨款,可是现在除了棒子村这边还比较落后之外,周围的城镇都发展的很迅速,所以这六万块还不够在镇子上买房子的首付。

“这六万块是不是太少了,既然要赶我们走,总要给我们能够安家的费用吧!”

一时间议论纷纷,村长也有些无奈的叹息一口气,“李镇长今天亲自带人来的,镇长的意思也是让我们现在能拿一点是一点,不然村子里的人年年都是扶贫的对象。”

第11章

赵诚大致也听明白了,李镇长是为了他的业绩,业绩上去了才能升官,可是因为年年有棒子村拖后腿,所以总是不成功。

“村长,其他人的想法是什么我不管,但是我是绝对不会同意卖地的,我父母去世的早就留下这两块地给我做念想。”

其他人一听也有些犹豫,赵诚算是最没有牵挂的。现在他都不愿意走,其他人的顾虑比他的多。

“可是镇长说了,如果我们不同意,今年不会给我们村申请任何的补贴和扶持。”

村长唉声叹气,对于这件事也是一副没办法的样子,其他人听到这些话全部都有些慌乱了,毕竟他们穿着最为贫穷,别看这些年有那么多外出打工的,但是能带回来的钱确实很少?

“这要是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就同意了,好歹最后还有六万块钱。”

“这完全就是强买强卖,摆明了是在欺负我们。”

大家对于这件事情有的人表示赞同,有的人表示反对,村长听到这些人吵吵嚷嚷,拍了拍桌子,“这件事情大家都回去想一想,跟家里人商量一下到底要不要同意,等过两天给我一个准确的答复,镇长说了过两天那些人还会过来的。”

赵诚先一步的离开了,并没有在村长家交流,回去的路上正好遇见刘芳。

刘芳是刘阿婆家的女儿,是村子里的一支花,长相自然不必多说,大大的杏眼让人看一眼就忍不住的想要疼惜,而且平时又比较开朗活泼,见人说话都带着三分的笑,村子里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对她心心念念,只是刘阿婆一心想要把这个女儿卖个好价钱,要出十万礼金才肯嫁女儿。

“赵诚哥!”

刘芳坐在不远处的石墩上,看到他的时候眼睛一亮,微微的垂着头,脸上的神色有些害羞,“赵诚哥,我刚才从地里回来的时候不小心脚扭了,那个我……”

赵诚一听瞬间明白了,“我看看到底是哪受伤了?”

说着蹲在她的脚边,将她一只脚抬起来放腿上,看着她的脚踝此时已经红肿起来。

“我给你按摩一下吧!能够活血化瘀,让你好的快一点。”

说话的时候正好抬起头,裙底的风光正好在这个时候一闪而过,刚才在蹲下的时候没有注意,因为刘芳穿的是裙子,这样坐在石墩上又把腿搭在他的膝盖上,他半蹲着比对方矮了一截,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裙底那若有若无的粉红色。

“咳咳!”

赵诚没注意的看了一眼,立刻就被口水给呛住了,连连的咳嗽了两声,这才恢复了正常,只是眼珠子一直左闪右躲不敢正眼看她。

“谢谢你,赵诚哥!”

“没事!有点疼,你忍一下。”

说完就给她按摩起来,刘芳忍不住的呻吟了一声,语气尖尖的又带着一丝的婉转在尾调微微的上钩,听起来倒有点像是做那档子事情的时候的声音,本来就因为刚才的事情受到了一点刺激,赵诚现在听这个声音,身下的某一处渐渐的有了反应。

“哎,轻点……疼……恩!”

赵诚看到她的双腿细白又笔直,而且上面竟然连一丝绒毛都难以看见,是触摸到脚踝就已经能够感受到这种细腻的皮肤,跟李翠兰那种成熟的女人不一样,刘芳身上满满的都是青涩,还有一种未经人事让人想要保护的欲望。

“咳咳,小芳。你别叫的这么大声,被人听见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在做什么呢!”

刘芳听到这话瞬间有些不乐意了,脸颊羞红着恼怒的看了他一眼,伸出自己的脚,直接一脚踢在他的肩膀上,但是由于力道非常小,赵诚只是微微的晃动了一下。

而她的那个踢人的动作,反而让赵晨把她底下看得清清楚楚,粉色的内裤微微的鼓囊起来,能够清晰的看到形状,有几只调皮的小草正从边缘探出头。

赵诚一时间看直了眼睛,恨不得伸手挑开看的清楚才好,刘芳叫了他好几声都没有应,一侧头发现他正盯着自己,立刻忍不住的低呼了一声,连忙将自己的腿给收了回来。

“赵诚哥,你……”

脸颊上面带着薄薄的红晕,直接站起来就准备走,没想到因为脚上的伤还没好,反而用力的向着他跌了过去。

赵诚连忙伸手扶住他,顺着这个力道两个人滚作了一团,等到反应过来之后,就发现自己的脸颊上,有一种软绵的触感,睁开眼睛就看到她胸前的软绵正触碰在脸颊上。

刘芳想要爬起来,但是越是慌乱越是爬不起来,每次都刚撑起身体又跌了回去,感受到她身体的软绵不断的撞击着自己的脸颊,甚至有一次他软绵上顶端的那个正好划过他的唇瓣。

刘芳一时间没忍住,直接呻吟了一声,顿时变得手脚发软。

“我扶你起来。”

赵诚好半天回过神来,看到她又羞又恼,想着毕竟是个大姑娘,更何况他刚才也不是故意要占别人便宜的。

“看你这脚好像扭伤的挺严重,我把你送回去吧!”

刘芳抬头看了他一眼,紧接着眼眶一红眼泪吧嗒吧嗒的就掉了下来。

看到这种情况,他顿时有些慌了,“小芳你怎么了?我……我刚才不是故意的,我保证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你都已经这样了,你让我以后还怎么做人呀?我妈要是知道了肯定打死我。”

刘芳委屈的站在那里哭哭啼啼,村子里面来来往往的人大家都相互认识,看到这种情况都好奇的围过来询问,赵诚是一个头两个大,哪里还有刚才的那些欲望,我想着怎么能够把这位姑奶奶给哄好。

“别哭了呀!”

“不哭也行,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行,别说一个条件,一百个条件我都答应你。”

刘芳这才抿着嘴巴微微笑了一下,至于刚才围过来的几个大爷,刘芳也三言两语的说自己没事,是因为脚扭着了太疼所以才哭的,大家听到这话才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