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春光乍泄)我男朋友说他下面难受_描述男女亲热的文字 第八章黄雀在后


     “断片”这类酒我并不是没有喝过,虽然的确如传言一般,会让人意识涣散,但是只要把握好节奏,也不至于完全掌控不住。
    
     有时候我觉得遗传这个东西很奇妙,你越想撇清某种关系,可老天却偏要捉弄你,非要时刻提醒着你的过去。
    

 文学

     我那个嗜酒如命的老爹没有留给我任何财富,除了那堆不知道何年何月能还清的债款,就只剩下这副可以任酒精随意洗涤的身体了。
    
     我不禁有些苦笑,我恨他的嗜酒,却又不得不靠着他遗传给我的这份天赋,在这个圈子里活下去。
    
     棕褐色的瓶子,只不过300ml的量,却不知道让多少女人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刘总表现的过于热情,竟然亲自给我连开了三瓶。
    
     “小妹妹,我这一万的红包可不好挣!要是今儿你不把镜少陪开心了,你们这群妞儿可一个也别想走!”
    
     刘总的眼神越发放肆地望向我的胸口,老袁忍不住调侃,“刘总,你这胃口还真是大!七个妞儿,就算镜少一个都看不上,你还想自个消化了?”
    
     刘总嘿嘿笑了两声,“要不然兄弟们一起?”
    
     我不禁有些反胃,圈子里开脏p,群p并不稀奇,可这种事情,董姐都会提前告知以免最后有哪个姐妹不愿意而闹出乱子。看来今儿董姐也不知情。
    
     我伸手拿起两瓶“断片”,身子向镜少靠了靠,媚眼如丝地说道,“镜少,一人独酌多没意思,还请赏个脸。”
    
     同样是人,我不相信它能麻痹女人的意识会对男人没有作用。
    
     镜少却没有一丝犹豫,伸手接过将酒瓶递到嘴边,竟一口喝了个干净。
    
     这完全不符合他的气质,我也不禁愣了一下,更奇怪的是他今天居然没有和我说起任何代孕的事。
    
     这时宽爷兴奋了起来,甚至松开了一直揉搓的女人站起来拿起桌上一瓶洋酒吆喝道,“我艹,好久没看到镜少这么爽快了,娘的,都别他妈给我装了,赶紧开干,老子都憋不住了!”
    
     宽爷身边的女人忍不住娇嗔地打了宽爷一下,引得宽爷更加兴奋,一张脸都开始泛起了红光。
    
     绿芙见了也跟着说了句,“宽爷威武,今晚对我的小姐妹可要爱惜点哦!”
    
     绿芙这话无意给男人长了脸,让屋内的气氛更加热闹起来,就连几个进门之后一直没怎么说话的男人也大着胆子开始说起了荤段子。
    
     刘总一看,更加乐了,自己身边孤单又不敢去抢镜少身边的绿芙,便自己起身让属下又叫了两个姐儿,却并不是董姐的人。
    
     绿芙突然变得兴趣缺缺,只偶尔给镜少递根烟过去,滴酒未沾。我可不会认为她在退让,她这种行为叫黄雀在后,等着我倒下了,她正好捡漏,何乐而不为。
    
     我心里不禁冷笑一声,我要的是钱,她要的是人,倒也不冲突。只不过镜少的酒量却大大超出我的预算。
    
     一箱子断片儿,九瓶,我们一人四瓶下去了,我的脑袋已经有些眩晕,而镜少却依旧那副稳如泰山的样子。
    
     刘总已经顾不上我了,只要镜少应了这场宴席,那么酒醒之后的事情,可就跟那个三百万的合同无关了。
    
     钱到手了,刘总自然不会放过美色。那两个刚进来的姐儿显然是会所内的常驻小姐,放的更开,如今在刘总怀里脱得只剩下内裤了。
    
     白皙修长的大腿缠在刘总的腰上,另一个半裸的女人却已经被刘总一双手整的娇喘连连。
    
     如此香艳的场面是个男人都扛不住,宽爷最先起身,拽着怀里的女人出了包间的门,引得刘总一阵大笑。
    
     整个包间里就只剩下我们这一个角落是清净的,污秽之声传来,我却淡定地将最后一瓶断片儿拿在了手中。
    
     镜少伸手摁住我,一张脸离我只有三寸的距离。我能清晰地看到镜片下的那双眼睛,清澈明亮毫无醉意,却莫名染着一丝笑。
    
     “这个时候你还能喝得下酒?”
    
     我的心不禁颤了一下,错开镜少的脸,假装淡定地回道,“镜少吩咐要坐好陪您喝酒,难道是小柒伺候的不好?”
    
     镜少坐直身体,他身边的绿芙显然被周围的场景撩拨的有些**泛滥,见镜少似乎要动别的心思,哪里还抑制得住,直接娇喘着用膝盖去磨蹭镜少的大腿。
    
     一张妩媚娇艳的脸,带着迷离茫然的神情,看的我都有些心动,更何况是个男人,还是在这种场合之下。
    
     我心里暗笑,除非镜少是个gay,否则,绝难逃脱绿芙的挑逗。只要他上了绿芙的套,那么今晚我就可以功成身退了。
    
     镜少俯身过去,挑起绿芙的下巴,薄薄的双唇擦过绿芙的脸颊挪到耳朵边,也不知说了什么,我只看到绿芙的腿猛地一僵,快速地从镜少的身上滑了下来。
    
     绿芙的笑有些僵硬,看的我却心惊不已。
    
     这时刘总竟还有闲心注意到这边,声音轻浮流气,“美人儿,咱们镜少可不是那么容易被人拿下的!来,到哥哥的怀里,哥哥保证让你欲仙欲死!”
    
     “哎呀,刘总,你坏死了啊!”
    
     刘总怀里正被他撩拨的女人忍不住娇喘一声。
    
     绿芙低头缓了一下,细长的手指还夹着半截香烟。几秒钟之后,她抬头撩了下发梢,妩媚地笑道,“刘总,两个还不够您吃的啊!不如我陪您喝酒助兴如何?”
    
     刘总看了镜少一下,随即哈哈大笑道,“多可惜的美餐,来来来,给哥哥倒满,今儿哥哥不吃到你,誓不罢休!”说罢手上一捏,惹得怀里的女人发出一声低低的痛呼。
    
     镜少再次将目光转到我脸上,嘴角的玩味更胜。
    
     “你害我留下喝了酒,一单三百万的生意在我眼皮子底下飞了,哼,我很想知道,‘一个出来卖的女人,’这句话我是否能说的起?”
    
     我的脸色瞬间僵了下来,我早应该猜到,在一个过于冷静的人眼中,其他的人都是蝼蚁,生死命运只是他们操控下的游戏罢了。
    
     “你就为了折损我的自尊而放弃一单三百万的生意?镜少,您太高估了我,也太低估了您自己!”我的声音渐冷,抬起手腕将最后一瓶断片儿拿起来倒进嘴里,站起身来。

第九章扳回一局


     这时宽爷推门走了进来,一张脸还带着未消的潮红。
    
     “咦,小妹妹,这么快就撩拨的我们镜少受不了了?厉害,要不哥哥给你们定个房间?”
    
     “镜少这尊大佛我”
    
     话音未落,我的腰上就传来一阵剧痛,下一刻人就又坐回沙发上,随意眼前一暗,一张微带怒气的脸压了过来。
    
     宽爷调侃的笑声夹杂着暧昧不清的声音一并传来,眼前那双薄薄的嘴唇几乎贴住我的,带着酒精的气息直扑面颊。
    
     “你不是逞英雄要救你姐妹吗?你不是为了自己的尊严打了保安吗?怎么,是欺软怕硬服输了,还是欲擒故纵之计?哼,我告诉你,没有我开口,你觉得你能走出这扇门?”
    
     “你到底要怎么样?酒我也喝了,你们那单生意我更一无所知。而且,刘总有备而来,你即便要为难他,今天也不是最好的机会。”
    
     “用得着你管吗?这是我的事。”
    
     “商场如战场,镜少如果有本事,直接在商场中吞了他不是更好,何必借机为难一个小姐,这样倒显得镜少更小气了不是?”
    
     我的声音压得极低,虽然此刻是真的有些生气,不过害怕也占了大半,更不能让刘总听出端倪。
    
     四瓶断片儿对方都毫无反应,酒量肯定在我之上。再喝下去,如果我真的醉了,后果会更加不堪设想。
    
     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同我那个嗜酒的老爹一样,控制不住内心暴戾的性格,闹出无法收场的事情。
    
     所以我想刺激镜少,要么放我走,要么安静地喝酒,至少不要以灌醉为目的地折磨人。
    
     镜片下的眼睛闪过一丝赞许,我的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看来男人还是最在乎面子。
    
     “你很聪明!先是在三亚,今天在这里,你为什么要进这个圈子!”镜少的手滑过我的脸,侧身坐回沙发上。
    
     宽爷等人见镜少又把我放开,不禁起了嘘声。酒壮人胆,显然此刻包间里的人也少了初来时的顾及,见镜少并没有生气的意思,话语更加放肆。
    
     “小妹妹,你这功力不够啊!镜少都压上去了,还不赶紧勾住,你知不知道多少女人想被咱镜少压都没有机会!”
    
     “哈哈哈哈,勾住勾住,你们最拿手的不就是劈开双腿,夹住男人嘛?”
    
     “哎呀,爷,你好坏啊!”
    
     “嘻嘻,坏的还在后面,小贱人,看我今儿不弄死你!”
    
     污言秽语在我耳边如同平常的问好一般,反倒镜少有些不自在,我竟看到了他耳朵微微泛红。
    
     我的心理忍不住觉得好笑,一个在商界能呼风唤雨的人,竟然会对这种事害羞。
    
     果然够变态!
    
     似乎为了掩饰,镜少很快摸了瓶洋酒胡乱倒了一杯仰头干了。
    
     宽爷见此笑的更加大声,“小妹妹,哥哥今晚看好你!绿芙美人儿,来来来,到宽爷怀抱里来!”
    
     “宽爷,我伺候的不好吗?”宽爷怀里的女人有些不乐意。
    
     宽爷立刻啪唧亲了她一口,“美人儿伺候的很好,只不过宽爷我今儿胃口更好!”说罢哈哈笑着拍了拍自己的另一条大腿。
    
     绿芙回头看了镜少一眼,又刮了我一下,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地起身坐了过去。
    
     刘总正被伺候的哼哼唧唧,哪有时间去管。我看着跪在刘总双腿间的女人,心中泛着恶心,也抓了瓶酒倒了一杯。
    
     镜少看了一眼,随即也倒了一杯,往我面前凑了凑,“来,喝酒!”
    
     我怔了一下,没敢再拒绝,仰头干了。
    
     我们两个很有默契里接连干了好几杯,似乎在暗中较劲一般。
    
     最后镜少撑不住了,噗嗤一声笑道,“你还非要分出个胜负吗?”
    
     我已经有了三分醉意,脑袋也没有那个能力继续装了。我指着他裂开嘴笑道,“怎么,这次是你怕了?呵呵,谁怕谁当马给人骑!”
    
     镜少旁边的一个男人噗嗤一口喷了出来,酒水全撒在怀里的女人身上。
    
     “小妹妹,你竟然想让东林四少之首的镜少给你当马骑?牛,果然牛!”
    
     “东林四少?”
    
     我眯着眼看着镜少,这个名号我不可能不知道。只不过东林四少的局,董姐很少能接得到活,即便接着了,也是绿芙这几个相貌顶尖的人参加。
    
     我原本只知道他叫镜少以为同名,他居然是东林四少里的林翰。
    
     “怎么?这会儿怕了?”镜少看着我,嘴角笑意更浓,却也更加玩味。“怕了的就当马让别人轮番骑,如何?”
    
     镜少的话如同导火索一般,瞬间点燃了我心中那股倔强暴戾的性子。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今儿我不把你喝趴下,就任你骑!来,叫服务生过来,上酒!”
    
     “这些不够?”镜少好整以暇地看着我。
    
     我扫了一眼桌上的酒,摆了摆手道,“拼酒哪能只拼洋酒,我们可是新中国下的热血儿郎,要喝就喝中国制造!”
    
     我这么胡邹其实是有私心的,这两年我也陪过不少商界的人,无论年轻还是年长,有些人对洋酒来者不拒,却对白酒分毫不沾。我就不相信,镜少他能通吃。
    
     服务生在我的要求下拿来了两瓶茅台,和一瓶原浆酒。众人都感了兴趣望过来。
    
     得益于我那个酒鬼老爹,没钱连勾兑的酒都能喝上一天一夜。所以对这些酒精度数极高的白酒,我反倒免疫力更强。
    
     我拿了几个深口的玻璃杯,呼呼倒满,两斤白酒倒了四杯,我推给镜少两杯,不等他说话,端起一杯仰头率先灌了进去。
    
     辛辣的液体顺着喉咙直接窜到了胃里,一晚上没吃东西,顿时觉得有些烧。再加上胃里那些洋酒作祟,微微有些泛呕。
    
     “我艹,妹妹行啊!”
    
     周围响起一片赞许声,就算在酒场里天天打混的人,未必也能这么喝。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必须在气势上压倒对方,这样才不会让那些只会看女人胸口和大腿的男人低瞧了。
    
     镜少皱眉看着我,“我只是想让你陪我喝喝酒,不用这么拼吧?”
    
     我将胳膊伸过去,勾住他的脖子,嘴唇上还带着水渍凑到了他嘴边,“认输啊?认输就跟我道歉,然后趴在地上,当马给我骑!”
    
     其余人也开始起哄,只有宽爷有些犹豫地说道,“妹妹,不用玩这么大吧!你知不知道,镜少在记者眼里是什么?那是商界的神,你竟敢让他给你当马骑?”
    >>>>本文《春0光乍泄》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