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教室系列高H小说_舒服好棒好爽粗大老师

“小飞,快松开,来人了。”

又有几个人从村委会大院里走了出来,嘴上都叼着烟卷,隔着老远都能看到那烟头一闪一闪的。“小飞,要不你先回去吧,等明天上班了咱俩再谈这事。”

段飞点了点头,虽然他有心现在就把曹梦珍放倒但也知道根本不可能,只能等待机会。反正俩人天天都能见着,机会多的是。

“行,梦珍姐,你回家吧,我也得回去了,还有十几里路要赶呢。”曹梦珍想把自行车给段飞骑被段飞拒绝了,笑呵呵的朝小刘村走去。

十几里路说长不长,但说短也不短,段飞足足走了一个多小时才走到小刘村的村口。到了村口段飞一屁股坐在地上,这一路下来走了一身臭汗,得先歇会,然后到河套洗个澡再回家睡觉。

今天是十六,月亮特别的圆,段飞歇了一会起身奔河套走。河套两边都是高粱地,也没有路,段飞在高粱地里钻了半天才走到头。

 文学

忽然段飞听到一阵“哗哗”的撩水声,抬头一看,顿时眼珠子就直了。此时河里正有人洗澡,不是别人,正是被段飞救过一命的刘寡妇。

刘寡妇是背对着段飞,段飞急忙往后退了几步,退到高粱地里。这高粱地种的十分规矩,横竖成排。虽然前面还隔着几拢高粱但段飞依旧看的清清楚楚。

此时刘寡妇正在擦洗着身子,一边的大石头上放着个手电筒,正照在她的身上。虽然月光十分充足,但毕竟影响视线,要不是刘翠云身边摆着个手电以段飞离刘翠云的距离,也只能看个大概的轮廓。

刘寡妇一边哼着小曲一边轻轻的擦拭着身子,渐渐的由背对着段飞变成了侧身,胸前傲然耸立在空气中,屁股很翘,而且大腿也长,被手电一晃那身子显得更白,看的段飞不住的吞口水。

尤其是刘寡妇有时候一拧身子,那景色直接让段飞兽血沸腾,几乎都想冲过去直接把刘寡妇办了。

洗了一会刘寡妇好像是感觉有些累了,坐在放手电的大石头上休息。一脱离了手电的光芒段飞就看不清楚了,刘寡妇的身影就变的有些模糊了。

“嗯。”刘寡妇舒服的哼了一声,蹲在高粱地里的段飞一愣,随即就模糊的看到刘寡妇的一只手好像在摸自己的胸脯。

隔了一会刘寡妇的一只手像下身摸去,忽然刘寡妇“啊”了一声,紧接着摸着下身的那只手不停的蠕动,速度越来越快,而且刘寡妇的叫声也开始越来越大。

难道她这是在“自摸”?段飞心头一颤,这可是个好机会!此时的段飞浑身燥热,身上就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再爬一样,下身顶在裤子上顶的生疼,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自摸”的刘寡妇,只想冲出去用自己的大家伙来代替她的手。

此时的刘寡妇完全不知道旁边还有人在偷看她,已经到了忘我的境界。手上的频率也越来越快,那一声声浪叫仿佛锥子一样钻进段飞的耳朵里,段飞只感觉自己的下身好像都要被憋爆了。

“不行,得冲上去,哪怕是沾点腥也过瘾呐。”

“小飞,小飞,睡婶子,你快睡婶子,快。”刘寡妇忘情的喊着,而蹲在高粱地里的段飞当时就愣住了,好半天才回过神儿来。

乖乖,这刘寡妇“自摸”居然把自己当成幻想的对象,段飞心里大喊:“婶子,今天我要让你梦想成真。”

想到这里段飞迅速的把自己脱的精光,像离弦的箭一般冲向刘寡妇。

听到声音的刘寡妇迅速抬起头,当看到一个人朝她冲过来顿时就吓的呆了,紧接着就要开口大叫。

“婶子,别叫,是我小飞。”段飞三步变作两步冲到刘寡妇跟前,一把就将她的嘴捂住,随后说道。刘寡妇见是段飞两眼直愣愣的看着他,过了好一会才示意段飞放手,将一只手从下身抽出,说道:“小飞,你怎么在这?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来,听到婶子你叫我我就出现了。”

被段飞一说刘寡妇顿时脸上一红,而段飞则不客气的抱住刘寡妇,一低头就亲住了刘寡妇的小嘴。

“唔唔唔!”刘寡妇悴不及防,被段飞亲了个正着,急忙一扭脸,躲开段飞的进攻,说道:“小飞,你这是干啥,这可不行。”

“有啥不行的,婶子,你不是想我吗,我来了。”段飞一只手在刘寡妇的胸前反复的揉搓,刘寡妇感觉浑身好像都失去了力气,心里既想挣扎又想让段飞继续,矛盾异常。

段飞另一只手也不闲着,顺着刘寡妇的肚子滑到小腹,轻轻往里一按。刘寡妇顿时浑身一个激灵,迅速抓住她下身的那只手,摇了摇头。

“小飞,那里不行,婶子不能让你摸那里。”

“婶子,刚才我看你自己在摸,现在我来帮你。”段飞哪还管刘寡妇让不让,稍微又用了一点力。刘寡妇舒服的哼了一声,随即就闭起眼睛,任由段飞在她那里摆弄。

段飞见刘寡妇已经不再反抗,顿时高兴不已,更加卖力了。刘寡妇“啊”的一声,两只手抱着段飞的头,身体不断的在石头上扭来扭去。

下身的手力度越来越大,刘寡妇再也忍不住开始哼哼了起来,段飞的节奏越快她叫的也越大声。段飞被她那勾魂的声音叫的实在是受不了,趴到刘寡妇的耳边轻轻对她说道:“婶子,准备好了吗,我要睡你了。”

刘寡妇身子一颤,胸口不断的起伏,但没说话。“你不说话就是同意了。”段飞兴奋异常,这刘寡妇一直都是他的梦中情人,今天终于能得愿以偿,段飞怎能不兴奋。

“不行,小飞,你还小……这样做不好。”

“小,我哪小了?你看看。”段飞凑到刘寡妇跟前,刘寡妇看了一眼顿时吸了一口冷气。

“不是……小飞,我不是说你这个小,是你……”刘寡妇扭过头去,但没一会就又扭了回来,眼睛一直盯着段飞的身下。

“只要这个不小就中,婶子,我来了。”

段飞毫不犹豫的提枪上马。刘寡妇兴奋的叫了一声,她已经整整八年都没尝过这种滋味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段飞终于疲惫的趴在了刘寡妇身上,而刘寡妇脸上却带着兴奋的泪痕,双手轻轻的抚摸着段飞的脸颊,双眼充满着柔和。

“小男人,以后你就是我的小男人了。”刘寡妇在心里默默的说着,手上的动作也更加温柔。“婶子,我以后每天都去你家找你行吗?”

段飞抬起头,看着脸色红润的刘寡妇,傻傻的问道。刘寡妇轻轻摇了摇头,“小飞,婶子已经做了一回错事了,不能再错了,你不能去找婶子,听到了吗?”

“哦”,段飞轻轻的答应了一声,但心里却不这么想。这刘寡妇人漂亮,身子也美,自己一定得多找找她。书上不是说了吗,女人往往都口是心非,说的都是反话,她说不让自己去找她其实就是想让自己去找她。

想到这里段飞嘿嘿一笑,也不多说,又和刘寡妇洗了个鸳鸯浴才回了家,这一夜段飞睡的格外的香甜。

第二天早上段飞起的十分的早,想着今天曹梦珍能当他女朋友心里就乐滋滋的,见着谁都打招呼。路过村长家门口的时候田玉芬把他叫住,偷偷的塞给他两个煮鸡蛋。

“小飞呀,这几天你叔一直都在家,也没机会去找你,明天晚上他要去支书家喝酒,到时候我去找你。”段飞点了点头,也没多说啥,一边走着一边吃着煮鸡蛋,小日子十分滋润。

“哟,老黑哥,这是二丫的对象呀,可真不错。”段飞没走多远就听到田玉芬的声音,回头一看,见二丫和孙老黑领着一个小伙停在刘福贵家门口,那小伙二十六七岁的样子,正给刚出门的刘福贵发烟呢。

“是呀,这是俺家二丫的对象,在乡卫生院上班。人家今天休息,这不一大早就来看我了吗。”孙老黑说话的声音特别大,好像就怕谁听不到似的。其实段飞知道他这话就是说给他听的。

不过他现在也没心思搭理孙老黑了,还得去卫生室找曹梦珍呢。一想到曹梦珍的身材段飞就有点心血澎湃,恨不得立马就握在手里揉上几下。

“哟,那不是小飞吗,来来来,叔给你介绍介绍二丫的对象。”

刚准备走的段飞被孙老黑一叫便停下了脚步,本来段飞是真不想搭理他,但要是不去的话孙老黑还以为自己怕了他。段飞转过身子,把剩下的一个鸡蛋放进兜里,晃晃悠悠的走到孙老黑跟前。

二丫一见段飞就把头低了下去,一对漂亮的眼睛时不时的扫一眼段飞,不过一遇到段飞的目光马上就又躲到一边。

“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未来的女婿,叫熊亮,在乡卫生院上班,他爸是卫生院的院长。”孙老黑无比得意,就好像他闺女要嫁给皇上似的。段飞最见不得他这幅嘴脸,真恨不得上去抽他两巴掌。

熊亮长相倒不难看,梳了个中分头。只是脸上带着一股癞气,怎么看都不像好人。“叔,这是谁呀?”熊亮习惯性的给段飞递了根烟,段飞接过点上了火,一边的孙老黑说道:“这是我们村里的大夫,可有能耐了。对了小亮,你们乡卫生院缺人不?看看能不能让他也去你那。”

“叔,我们那好像不缺人,再说这事也不归我管,得问我爸。”

孙老黑一脸得意的看着段飞,那意思很明显,你想进乡卫生院,得人家老爹同意才行。段飞微微一笑:“那哪天你帮我问问你爸,你那要是缺人的话就帮帮忙,把我弄进去,我还等着有人给我磕头叫爷爷呢。”

“行,回去我问问。”一看熊亮就善于和人交际,虽然心里把段飞鄙视的够呛但脸上却不露出半点。段飞一听这话顿时就呵呵笑了起来,而孙老黑的脸都黑的看不出人模样了。

“就你还想去乡卫生院?去掏大粪人家都不要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德行。咱走小亮,到叔家叔给你弄好吃的。”

说完孙老黑拉着熊亮就走,熊亮被弄的有些莫名其妙,不过马上也就反应了过来,看了段飞一眼,冲他不怀好意的笑了一下。

“你这小子,嘴上就不能吃点亏,这下孙老黑更记恨你了,人家那女婿的爹可是乡卫生院的院长,我看你呀,还真就别想进卫生院了。”

孙老黑一走田玉芬就说了段飞几句,段飞也不介意,心想反正孙老黑早就恨他了,也不在乎这次。“叔,你也上村部吗?咱俩一块走吧。”段飞朝一边的刘福贵问了句,刘福贵摇了摇头,“我得去村里的机动地看看,好像有点旱了,得找人去灌水呢。”

段飞摇了摇头,田玉芬还想说什么他也没心思听,摇摇晃晃的朝卫生室走去。

今天有点反常,因为每次段飞来的时候曹梦珍都已经把屋子给收拾一遍了,不过段飞到卫生室的时候门是锁着的,段飞开了门,在屋里坐到八点曹梦珍还是没来。

一直到九点多段飞听到大院门口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出门一看,见曹梦珍拉着一个男的,而那男的则不顾曹梦珍的拉扯,直直的奔着卫生室走来。

“哥,我说了,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做主,用不着你管。”曹梦珍边拉边拽,那男的使劲的甩开她,“你做个屁的主,你是我妹子,这事就得我说的算,妈的,哪个王八小子敢打你的主意,看我不弄死他。”

这时曹梦珍看到了卫生室门口的段飞,急忙朝他喊道:“段飞你快跑,我哥来打你了。”说着又上前开始拉那个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