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老头天天吃我奶摸b_被迫做在木马上调教

第7章

感受到身前被火热双唇给凑上,朱晴大为羞赧。

羞赧的不只是那里的受袭,更是因为在那一瞬间,自己竟然有种特殊舒服的刺激感。

为了摆脱这种羞赧的困境,她想要挣扎着起身。

可就在这个时候,埋头在她身前的刘小军却开口了,“舅妈,舅妈,我喜欢你,喜欢你……”

喃喃低语中,刘小军的身子开始蹭动。

而且蹭动的位置,恰好就在朱晴温润的小手上。

感受到那种火热的强烈刺激,朱晴顿时羞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她真的感觉不行了,之前就已经被陌生人给撩的火起,这会儿又被刘小军给蹭动着。

尽管她知道这是刘小军在睡梦中的举动,可那种感觉却是真真切切的。

尤其是刘小军睡梦中的告白,直让她脸上火辣辣的,心头却又忍不住的有股子暖意。

“你这个孩子,我是你舅妈,你怎么能在梦里对我做那种事情呢……”

朱晴羞声娇嗔着,可是却又忍不住的在媚然脸蛋儿上泛起几分喜意。

不自觉的,小手就开始握了起来,希望能在感受的更加深刻之余,也让刘小军更舒服些。

感受到朱晴温润小手的动作变化,刘小军心里大为兴奋。

脑袋蹭动着朱晴身前,身下还对那只小手不停的磨蹭着,这让他感觉到异常的过瘾。

尤其是在他的蹭动下,饱受刺激的朱晴还忍不住的颤声嘤咛……

近半个小时后,朱晴彻底不行了。

她已经感受过刘小军的强大,却也发现自己根本经受不住这种强大的诱惑。

她甚至已经感觉到,那里都有了反应,连小裤裤也变的不那么舒适。

尤其是这长达近半个小时的时间还没有结束,对她的冲击最为强烈。

想起自己的丈夫,最次最多不过五分钟而已,还包括穿衣服脱衣服以及各种爱抚。

可刘小军,只是随意的蹭动,竟然已经坚持了这么久。

朱晴不敢想了,更不敢继续下去了,她真好怕压制不住内心中升腾起的那种欲望火焰。

于是她忙松开手,急匆匆的抽离身子,逃一般的离开了刘小军的卧室。

望着朱晴仓惶而逃的身影,刘小军心里很是得意。

他知道朱晴是被他的战斗力给吓到了,所以才会逃走的这么狼狈。

可是得意过后他又忍不住的失落着,下面还那样儿呢,这大晚上的怎么熬啊……

坐在客厅沙发上,朱晴的心情好慌乱。

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刚好看到丈夫泡的药酒,她连忙拿水杯倒了半杯。

一口吞下后,除了辛辣也没别的什么感觉,心里依旧是慌乱到不行。

于是她又倒了半杯,几口就给干进去了。

火辣辣的药酒剐着肠子烧着心,她的心情这才好些。

深深吸了口气,朱晴透过窗子,望向了屋外高悬天际的明月。

她真的好想问问,刘小军的到来,到底是老天爷对她的考验,还是赠予她的福利。

“外人都看到丈夫对我的好,可又有谁能体会我真正的寂寞……”

心情寂寥中,朱晴又倒了满满一杯药酒,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

喝到什么时候,喝了多少杯,她自己也不记得了。

就觉得好晕,好难受,眼皮都像是挂了铅球一样,沉重的睁不开。

一头栽倒在沙发上,朱晴彻底把自己给喝醉了。

听到外面的动静,刘小军悄悄下床,开门探出了脑袋。

当他发现朱晴已经醉到不省人事后,心头欲望的火焰就更加旺盛了。

这,才是今晚最好的机会!

第8章

离开房间后,刘小军来到朱晴身旁,各种推动试探。

甚至在外后的时候,他还把手探进了朱晴的睡裙内,在她身前那迷人的地方狠狠撩了一把。

可朱晴依旧没有什么反应,除了呼吸,就只剩下烂醉如泥。

刘小军大为亢奋,他觉得今天晚上完全可以干些什么了,而且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将朱晴娇媚迷人的身子放倒在沙发上,粉色丝质的光滑睡裙被他彻底撩起。

当迷人的修长玉腿彻底暴露在视线中时,刘小军忍不住的吞了口唾沫。

凑上嘴巴,他轻轻的嗅动着,去慢慢品鉴属于朱晴的娇媚与芬芳。

很迷人,是种淡淡的雅香,跟朱晴寻常衣服上的味道一模一样。

双唇凑上,刘小军一点点的感受着,一寸寸的亲吻着,享受着属于那双玉嫩美腿的曼妙……

当来到黑色的蕾丝花边小裤裤那里时,刘小军看到了上面的特殊的痕迹。

很明显,刚才在他的撩弄下,朱晴已经受不了了,娇媚身子有了本能的反应。

强忍着那里对他致命的吸引力,刘小军挪动身子,来到了朱晴的身前。

那白皙的脸蛋儿,弯弯的美貌,粉润诱人的小嘴……无不深深吸引着刘小军。

他低下头,一点点的亲吻着,感受着。

更是探出舌头,撬开那双红唇,钻进了朱晴的嘴巴里。

寻到那条已经麻木的滑腻香舌,刘小军肆意的玩弄着,挑逗着。

纵然朱晴现在已经迷醉到了无法醒来的地步,但她的身体本能反应还在。

娇息声渐渐变的急促,鼻腔中更是渐渐有嘤咛传出。

刘小军好兴奋,那钻进耳朵里的嘤咛声,像是毛毛虫一样搔弄着他的心灵。

他已经不再满足于朱晴性感的小嘴儿,他开始重新细致的玩弄起她身前的迷人。

尽管之前已经搞过一次了,可现在爱抚在掌心中,却依旧是那么的有感觉,刺激人。

猛地低下脑袋,刘小军像是疯魔了一样,双眼透露出贪婪的火焰。

 文学

他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去品鉴朱晴身前的娇媚,直把朱晴那具身子给刺激的嘤声连连。

玩了近半个小时后,刘小军彻底受不住了。

他调转身子,将那里往朱晴的性感小嘴儿凑了过去。

更是在同一时间,低头隔着小裤裤,感受起朱晴最为迷人的娇媚……

只不过短短五分钟后,刘小军就受不了。

太刺激了,太过瘾了,小裤裤的存在已经不为他的欲望所接受。

所以他双手勾住小裤裤的边缘,一把给扯了下去。

那迷人的娇媚,彻底暴露在他的视线中。

这时候的刘小军,连欣赏的心思都没有了,他要狠狠感受属于朱晴这个舅妈的娇媚!

于是他将嘴巴凑了过去.....

在朱晴娇声迷离的十多分钟过后,刘小军暴躁了,而且是已经暴躁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他再也忍不住了,哪怕多忍一秒钟,那里都会炸掉。

所以他猛地抽出身来,来到了朱晴的身下。

他要发泄,哪怕朱晴下一刻就会睁开眼睛,就会醒来,他也要发泄。

哪怕明天朱晴醒来会把发生的一切告诉他表舅、去告诉警察,他也要发泄。

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占有朱晴的决心,绝对没有!!!

第9章

朱晴做了个梦,在梦里面她感觉自己被刘小军给扑倒在了大床上。

没想到平日里在家里温文尔雅的刘小军,在床上的时候却是猛如龙虎,而且花样繁杂。

她甚至能感受到刘小军对她娇躯的那种迷恋,没有放过她的每一寸肌肤

,好棒。

而且这个梦境相当的真实,真实到朱晴分不清现实还是梦境。

直弄的她好舒服,那种舒服是前所未有的,甚至让她感觉到了不疯魔不成活的状态。

朱晴觉得自己要疯了,被这个梦境给活活折磨疯的。

她想要睁开眼睛,可是眼皮却沉重似千斤,无论如何也睁不开。

于是她更欣慰了,既然在现实中享受不到那种无与伦比的刺激,那么能够在梦境里体验一下,也不失为一种爱的刺激,可以让她毫不顾忌伦理的想法,然后去放肆绽放自己的娇媚。

同时,也体验那种欲仙欲死的快活……

朱晴喝醉了,她以为这是梦,但刘小军可没有喝酒。

这时候的他异常清醒,非常清楚自己到底做什么——

他就是要把朱晴的最后一块遮羞衣给褪掉,然后狠狠的占有她!

去特么的舅妈,去特么的什么道德。

当朱晴跟别的男人在屋里做那种艾斯艾木的游戏时,她的道德哪去了?!

在胸腔内强大欲焰的催使下,刘小军彻底失去了理智,双手猛拽向朱晴的小裤裤。

可就在这时候,突然房内有手机铃声响起,而且特别的洪亮。

那骤起的铃声,直吓的刘小军一个哆嗦。

他赶紧替朱晴捂紧了耳朵,希望她不要被这突起的响亮铃声给吵醒。

虽然刘小军已经下定决心,无论什么情况都不能阻止他占有朱晴娇媚的身子。

但能够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将她给占有,当然要好过事后面对一堆的麻烦。

万幸,可能是他捂的及时,也有可能是朱晴醉的实在太厉害,总之她没有醒。

刘小军长长松了口气,殷切希冀着那铃声能够赶紧停止,别耽误他做好事。

终于在醒了一会儿后,铃声消失了。

惦记着别再打来第二遍,刘小军赶紧起身回卧室去关手机。

可手机刚到手中的,第二遍铃声又响了起来。

这时候他可没法再回去捂住朱晴的耳朵,只好着急忙慌的把电话给接起。

临接电话前他看到了屏幕上显示着,是他母亲打过来的电话。

父亲去世后,就母亲一个人在农村。

如果说这世界上只允许有一个人可以被刘小军所牵挂,那么他一定会选择母亲。

这都凌晨1点了,母亲竟然连续打两遍电话,刘小军心里很是担忧。

电话接通后,母亲的责问声就传了过来,“你怎么才接电话,你干什么呢?!”

刘小军很是无语,虽然他没睡,但这个点接不着第一遍电话,应该很正常吧?

正准备找托词的时候,母亲的声音就再次传了过来,“你舅妈呢,赶紧让她接电话!”

刘小军懵了,他原本以为是家里的事情,没成想竟然是找舅妈的。

可问题是这会儿朱晴躺沙发上醉到不省人事呢,怎么接?

“舅妈她……”

刘小军本想说朱晴在卧室睡觉,他不方便敲门。

可还没说完的,母亲的声音再一次急促传来,“算了,跟你说吧,你想个法婉转点跟她说。你表舅刚才出车祸了,H市那边交警用他手机给我打过来的,说别的电话都打不通。”

“这会儿你表舅已经送医院抢救去了,伤势挺严重的。你跟你舅妈说说,别让她太着急,赶紧过去看看吧,钱要是不宽裕的话咱家还有,到时让她给我个帐号,我去信用社转过去……”

挂断电话后,刘小军懵了。

他是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大晚上的竟然会传过来这样一件事情。

赶紧提上裤子穿好衣服,回到客厅后的刘小军把朱晴睡裙弄好。

这个时候的他,心里再也没有那点花花心思了。

人命关天啊,表舅待自己不薄,这会儿人在生死线上挣扎,他再去睡人媳妇儿,那还是人吗?稳定下心神后,他拍打着朱晴的脸蛋儿,摇晃着胳膊,废老大劲终于把人给弄睁开眼了。

“舅妈,我表舅在路上出了点事,你是不是过去一趟啊?”

朱晴醉眼迷离的看着他,一双白皙小手抬起,捧住了他的脸蛋儿。

“小军,舅妈想给你,你用力,使劲,你那么大,肯定会让舅妈好舒服的,好舒……哇!”

旖旎的话都没说完,朱晴就喷了满地,酒气冲天。

刘小军急到不行,又是拍打又是擦嘴的,这才让朱晴舒服了些。

可舒服后的朱婷,竟然一头又栽倒在沙发上,怎么吆喝也吆喝不起来了。

嘴里倒是含糊不清的不停叨咕着,“小军,要我,我好难受……”

“谁不难受?谁不难受?我这会儿难受的要死好不好?”

瞪了朱晴一眼,刘小军实在没办法了,跑进了朱晴卧室,把她手机翻了出来。

上面果然好些个未接,一个是H市的,其余全都是他母亲打的。

将这些未接给忽略后,刘小军泛起了朱晴的电话本。

翻来翻去的,最终他视线定格在朱玉刚这个名字上。

这正是他要找的名字,朱玉刚是朱晴的亲大哥,刘小军在舅妈家里见过几次。

这个人不错,很朴实,也很仗义,关键是兄妹俩的关系也特别好。

这种时候除了找朱玉刚,刘小军实在不知道该找谁好了。

电话好不容易接通后,刘小军长话短说,把发生的事情跟他说了下。

电话那头的朱玉刚一听这事,顿时急眼了,“我马上就到!”

这个电话果然没打错,对于朱玉刚的信任也没让刘小军失望。

大约十几分钟后,就有汽车戛然而止的声音响彻在楼下。

不多会儿,砰砰砰的急促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开门,进屋。

朱玉刚看到朱晴烂醉不起的样子,当时就急眼了,“她怎么喝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