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他进入了我细节描述-书包网浪荡吸吮办公室|红妆

可是就在他要进行下一步时,一直在婴儿床里的孩子突然哭了起来。


“哇……”


婴儿的哭声让张雪睁开了眼,也吓得林三停止了动作。


四目相对,张雪满脸羞红紧咬着唇片,也不说话,羞恼的将林三推开,而后轻摇着腰身朝婴儿床走去。


林三被推倒在床上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张雪清醒了,看着张雪急速的提上裤子,尴尬的冲着张雪喊道。


“妹子,孩子饿了,你赶紧喂奶吧。”


听着林三的话,张雪羞赧的扭头嗔怪的看了他一眼,似乎是在责备他喝了太多。


张雪将孩子抱在怀里,孩子闻着味就将香喷喷的饭含在了嘴里,张雪羞涩的看了眼林三,而后抱着孩子朝床边走来。


看着孩子满脸警惕的看着自己,林三老脸一红,暗道这小家伙怎么发现我抢他饭了。


林三真不想走,万一孩子吃饱后,张雪又来了感觉呢?他继续贪婪的看着张雪喂孩子。


“妹子,你以后可得注意了,要是奶太多了,孩子吃不完,你就挤出来放在奶瓶里,可不能再淤积了。”林三叮嘱道。


“啊?还会淤积?”


“嗯,所以你要注意,这不是病,但是这就像是清理河道一样,堵不住只能疏通。再说了要是经常淤积,很容易引发妇科病,可会坏了身体。”


林三说的是实话并没有任何虚假,可是经历了涨奶之痛的张雪在知道很有可能再次淤积后,立马害怕起来了,语无伦次的说道。


“三哥你可别吓我,要是再淤积了,可咋整呀?”


“再淤积了你要抓紧说,到时候抓紧去医院处理。”林三叮嘱道。


“你不是会吗?而且刚才你处理的很好呀。”张雪说着满脸绯红都不敢看林三了。


“咳咳……”


林三干咳着出了房门,他担心再这样交谈下去,他会忍不住。


累了半天的林三回到家洗了个冷水澡,而后躺在床上睡着了,他做梦了,而且做的男人的梦,梦中张雪半躺在床上,摇曳着身姿,冲着他勾手指……


接下来几天林三都在等着张雪主动找他,可是一连一周张雪都没有找他,甚至是连面都没有碰到,林三知道那天的事情让她抹不开脸。


晚上睡觉前林三感叹着到手的桃花运没了,可是就在他属羊数到嘴抽筋的时候,微信突然响了。


“三哥,你睡了吗?我觉得胸口又有些疼,你能过来看看吗?”


一条信息,让林三欢欣鼓舞,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而后一本正经的回复信息。


“好的,我这就过去。”

林三激动的浑身颤抖,等了好些天,今天终于能如愿了,他恨不得立即冲进张雪的家。


三两下将衣服穿好,而后急不进可耐的朝张雪家跑了过去。


伸手就要推开张雪的房门,可是手一碰到房门冰冷的外皮,立时顿住了,而后猛地在自己脸上抹了一把自言自语道。


“我怎么那么混蛋,万一……张雪只是让我帮她通通经络呢……”


很显然这个想法有些不切实际,催奶那天张雪的表现已经充分说明她已经是情动了,这时候又深更半夜的林三,怎么可能没有点别的想法。


催奶疏通经络这样的都是借口,每个想要的女人都会找到一个自以为万无一失的理由。


“三哥,是你在外面吗?门没关,你自己进来吧。”


林三还在发楞的时候就听到房间里传来了张雪的声音,她的声音激动中带着颤抖。


“啊,好,我自己进去。”林三觉得这句话有些歧义。


“嗯。那我就不帮三哥了,三哥自己进门吧。”张雪声音颤抖,回复的话歧义更深。


林三这个三十岁的老光棍自然将这话理解的透彻,原本还在担心误解了张雪的深夜短信,顿时心似透明,彻底的没有顾虑了,在门外干咳一声,而后推向了房门。


门果然是虚掩的,这也说明,张雪今晚叫他来早就预谋好了,林三心想或许张雪这么多天才叫她来就是一直在筹备或者积攒勇气。


不管是哪一种情况,林三都已经确定了,张雪今晚叫他来的目的不纯……


房门打开,林三轻车熟路到了张雪的卧室,卧室门大开,张雪侧卧在床上,面对房门,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吊带连衣,双腿交叠着,露出一多半的大腿,林三能看到裙摆里的风景,张雪没有穿内库!


林三此时已经彻底的确定张雪找他来的目的了,他乐意再次为她服务。


林三咕咚咽着唾沫,故作镇定的正经的说道。


“妹子,你这儿又堵了?”


林三说着扭头看了看在床边摇篮床里的孩子,睡的真香,明显是吃饱喝足了。


“嗯。三哥,我这里又堵住了,又得麻烦你再给我疏通疏通了。”张雪小脸通红羞赧的指着她的胸前。


张雪身前的衣襟被奶水浸湿,粉红色衣服上的白色很明显,一大片格外的撩人。


看着张雪身前打湿的衣服,林三暗道,这孩子都睡了,没人吃乃,这奶咋可能自己流出来呢,他眼睛转着,抬头看着张雪的眼睛,张雪一对上他的眼,顿时羞赧的别过头去。


林三了然,看来是自己忍受着不住寂寞,自己用手揉的吧。


“前两天不是刚通了吗?这咋又堵住了?”林三赶忙应声道。


“我也不知道咋回事,这不是让三哥过来看看吗?看看是不是堵住了,需不需要再帮我揉揉……”张雪的声音低的像是蚊蝇一般,像是想到什么羞人的事,满脸的为难。


林三没有注意张雪的表情,只当她是在引诱男人前露出的几分不好意思或者心灵上的愧疚。


“那,咱们开始吧。”林三咽了咽唾沫。


想到又能再次瞻仰那般的山峰,触摸那般的尤物美景,林三的声音都抖了起来。


“嗯好,三哥,那,那咱们就开始吧。”张雪说着话,眼睛往上看了林三一眼,脸色比原来更红了,在卧室昏暗的灯光下,竟然生出几分俏眼迷茫之感。


林三搓着双手凑到床边,粉红色连衣裙中若隐若现的洁白肌肤让林三心头火热。


他轻扯着连衣裙吊带,能感觉到张雪的身体在颤抖,窄窄的吊带从洁白丰腴的香肩上滑落,低头看着因为紧张亦或者激动乱颤的双峰,林三不再满足。


“妹子,要不你把裙子脱了吧,你裙子上身太紧了,不容易下手。”林三说完满心期待的等着张雪的应承,他担心张雪还要故作矜持。


听着林三的要求,张雪睁开了原本紧闭的双眼,满眼娇羞的看着林三,声音颤抖的问道。


“必须脱了吗?”


“嗯。妹子,这连衣裙上身太紧了,你要是……”林三“不好意思”的说道。


“嗯,那好吧。”


张雪娇羞,她不知道林三从一开就误解她了,她本不想再找林三的,因为林三上次的按摩,已经让她有种冲动了。不知道什么原因奶水出的又不好了,淅淅沥沥的,原本像是澎腾大河一般,此时就像是被堵住的河道,奶水也像是小溪一般了,而且更让她担心的是孩子在吸食的时候,竟然伴随着阵阵痛感。


张雪不知道林三在想什么,林三也不知道张雪在想什么,看着张雪经过“巨大心理斗争”后再次闭上了双眼,轻轻低头,修长白嫩的手臂举起,林三浑身颤抖。


张雪这副任君采撷的娇羞姿态,让林三心头火气,没有丝毫的犹豫,就像是脱自己衣服一般轻快,林三一下就将连衣裙给脱了下来。


张雪第一次这么赤果果的展现在他的面前,娇嫩洁白的肌肤,修长的脖颈,平坦的光整的小腹,再往下……


果然,张雪的连衣裙里什么都没穿,没有胸前的也没有双腿中的。


林三浑身颤抖的不停的吞咽着唾沫,浑身激动,他的脑海一片空白,眼睛直勾勾的……


而因为羞赧一直紧闭双眼的张雪此时陡然觉得一阵冷风吹来,一睁开眼就看到林三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往自己双腿一看,登时吓得惊叫起来,而后慌忙拉过被子,一下子将双腿盖住,顿时所有的风景消失在了林三的眼前。


“咳咳……”林三回神干咳两声,看着满脸羞愤脸蛋红的要滴出水的张雪道,“妹子,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你竟然没穿里面的……”


林三话一出口,让本来有些羞愤恼怒的张雪愣了一下,顿时心中无奈起来。


本来她给孩子喂完奶后,就脱了衣服准备睡觉了,因为今天刚洗了澡,所以就什么都没穿,可是正准备睡的时候,就觉得胸口又痛了,而且竟然还有奶水自己流出来,转眼就流了不少,想起林三原本说的那些堵奶引起的严重后果,吓得赶紧给林三发了短信,而她也是草草的拿过连衣裙就套上了,完全没想到林三……


“没,没事三哥,你抓紧帮我看看吧,我这会还有些痛。”张雪深吸口气声音颤抖的说道。


听着张雪的话,林三也是长呼一口气,他真担心张雪会因为羞愤拒绝他。


“嗯。”


林三轻嗯一声,而后眼睛就放在了张雪露出的上半身,因为羞赧,张雪的身子轻微的颤抖,带动着硕大的雪白也在上下一颤一颤的。


看着那迷人的晕白,林三激动的老脸通红,忍不住舔了舔嘴唇,奶奶的,第二次了,想来不需要和张雪过多解释了吧,直接上嘴就可以了。


林三心跳加速,再也忍不住了,他的手轻轻扶上,而后撅着嘴巴浑身激动的凑了上去。

尽管张雪早有心里准备,可是当林三温热的鼻息再次喷洒在她雪白的肌肤上时,她本能的浑身一颤,嘴里忍不住发出舒适的哼唧声,麻酥的声音钻进林三的耳蜗里,顿时让他本就沸腾的血脉,再次高涨,恨不得立即将张雪压在身下。


“妹子,你再忍忍,和上次一样,吸一会就好了。”林三咽着唾沫强压下心头火。


“嗯。三哥,你,你那个,慢点,别吸的太用力了。”张雪低着头看着林三趴在自己双峰之间满脸通红的说道。


“放心吧妹子三哥有经验。”林三满口应下。


林三说着伸手点了点张雪的部位,示意道,“可以开始了吗?”


男人如果用手指点女人这个部位本来就带着侮辱和轻视的意思,但是鉴于上次已经这么吸过,所以张雪知道林三是提醒她要开始了,让她忍住。


想到上次林三吸自己时候,自己舒服的浑身颤抖哼唧乱叫的模样,张雪就觉得满脸的羞sao,尤其那天在林三走后,她更是辗转难眠,只觉得身体空虚的很,想着林三在自己胸前啃咬的情景,手不自觉地就往下方走去,直到浑身再次一颤她才停止手上的动作,事后张雪满心的羞愧,不是因为自我安慰了,而是她用手的时候脑袋里想的不是老公赵建而是林三!


林三见张雪呆愣的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眉头一皱,暗道难道被张雪发现自己的不良企图了?


“妹子,你咋不说话呀?能开始了吗?”


“啊,好,三哥开始吧。”话一出口张雪就觉得脸烧的慌,看着林三一本正经的模样,心里暗道都是自己想多了。


在得到张雪的应承后,早就是火上眉头的林三,看着直挺挺倒水滴状精致的胸部,双手颤抖的再次伸了过去,一入手感受着手里满满当当的,心头更是一热,抬头看了眼张雪。


在林三温热的大手将胸部包住的一瞬间,张雪早就羞赧的闭上了眼睛,感受着从胸部传来的阵阵舒适的温热张雪身体直打颤,要不是两团都被林三抓着,估计会变成两团乱颤的蜂巢。


“妹子,我要下嘴了哈。”林三激动的声音都颤抖了。


“嗯……”张雪的声如蚊蝇,小脸绯红的要滴出水来,想着林三吸自己时候的滋味,心里莫名的有些期待了。


张雪说完话,好似任命一般双眼紧闭,双手紧贴着两侧将一对峰子挤的更加的直挺。


“来吧,三哥。”


张雪的一声命令,让林三呼吸彻底的急促起来,咕咚咽了口唾沫,而后一张嘴。


“啊……”


张雪本就紧绷的神经,在林三一含之后,立即打开了,伴随着舒服的叫声,她的身体开始不由自己的颤抖起来。


而丰腴一入口林三就觉得嘴巴被一团温润润甜的棉花糖填满了,他真相使劲咬上一口,可是想到自己是来给张雪通奶的,要是做的太过明显,肯定会被张雪发现。


不过,当林三斜眼往张雪脸上瞄的时候发现……


张雪原本紧闭的双眸裂开了一道缝隙,双眼迷离的盯着匍匐在她胸口的林三,红艳的唇片微张,嗓子里还断断续续的传来哼唧声,显然是舒服至极。

 文学


这个发现让林三兴奋不已,也让他一直试探的心情放松了下来。


张雪也不想发出声音,可是自从她怀孕后,她老公就没有碰过她的身子,而且生完孩子后,赵建直接就出差去了,她更是没有男人亲近了。


上次林三吸后,她就觉得自己沉寂的浴望再次复苏了,虽然明知道这次又喊林三来通奶不对,可是她又害怕孩子饿到只能,结果,果然她在林三的操作下,她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了。


得到了张雪回应,林三激动的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了,想要有些进一步的动作,身体本能的往张雪身上一靠。


“啊……”


张雪一声尖叫吓得林三动作一停,有些担心的看着张雪。


“妹子,咋,咋了,我咬疼你了?”


听着林三的话,张雪一张脸通红,暗道看着三哥平时挺稳重的一个人咋说出这种话来,什么叫咬疼我了,这事能做能说吗?


“三哥你瞎说啥呢,啥咬疼我了,你,你,你顶到我了……”


张雪越说声音越低,小脸更是比原来还要红,顺着她的目光林三低头就看到……


起反应的林三二号竟然隔着被子抵在了林雪的大腿上,因为被子很薄的缘故林三竟然能感觉到柔软和温热,刚才他一直再专心试探张雪没有注意到,此时一察觉到,登时忍不住又往前送了送,顿时更加美妙的感觉袭来。


“哎呀,三哥,你,你怎么还往上靠呀。”


林三吓得身子往后一缩。


“啊,妹子,你听我说,你也知道是个老光棍,好长时间没碰过女人了……一下没忍住,我,我……“


林三慌忙解释,语无伦次的模样真的像是老雏男,而张雪看着林三的窘态,眼神犹豫着,她是知道林三的,三十岁的老男人了,还没有女朋友,想着两人此时的情景,再看看自己此时浑身赤果的模样,感觉林三不像是在说谎,暗道,这也不怪三哥。


“三哥,不怪你,都怪我不好,明知道你没对象,还让你帮我吸……这不是刺激你吗?要不,三哥,我还是明早去医院吧。”张雪叹息道。


听着张雪竟然要去医院了,林三老心一颤,赶忙说道。


“不,不,妹子,不怪你,都是三哥的错,是三哥没忍住,动了邪念,不怪你,你放心,让我继续给你吸吧,我保证一次给你根治了!”


“可是,我这样……”张雪看着自己光光的模样,有些担心的问道,她不仅仅是担心林三控制不住,她也担心自己会控制不住,刚才要不是林三的外物抵到了自己,恐怕她早就忍不住双手按住林三的脑袋埋进自己的双峰之中了。


见张雪面露犹豫,林三心里着急,他等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有个能够一寝香泽的机会,怎么都不会放过的。


“妹子,你这是二次涨奶,里面的碎颗粒更多了,而且我刚才摸了一下,你的乳腺也堵住了,要是不立即疏通的话,后果很严重,可能会引起乳腺癌,那样的话,就必须做乳、房切除手术……”


为了打消张雪去医院的念头,林三不介意将事情说的严重些。


果然听了林三的话,张雪吓了一跳,“三哥,你别吓我,真有那么严重?”


“妹子,这事我还能骗你呀?第一次给你催奶的时候不是就告诉你了吗?”


林三说完,满脸焦急的盯着张雪,而这样的神情落在张雪眼中立马变成了林三关心她的模样,她心头一热,暗道自己多心了,三哥咋可能对自己……


“三哥,那,那这次可得保证根除呀。”


张雪的声音就像是天籁一般钻进了林三的耳中,让林三心头一松,激动的搓着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