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的幸福生活

作者:白洁

    第十二章多情不敢难自抑

    一周多过去了,这几天老七很忙,很少到王申家里来,白洁心里有那么一丝丝淡淡的感觉,好象牵挂又好象不希望看见的滋味。三四中文 www.444zw.com

    初秋的午后,**的阳光混合着燥的空气给人一种要裂的感觉。

    白洁穿著一件雪白的半截袖紧身衬衫配着一条黑色带着无数圆圆的小白点的及膝布裙,莲藕般嫩白的胳膊从袖口裸露,一双黑色的高跟鞋衬着秀美浑圆的小腿,腿上裹着黑色极薄的丝袜,正坐在办公桌前批改着学生刚刚送上来的作文。

    黑黑的长发都从肩头右侧垂落,一只白色的钢笔在白白的小手中晃动,纤细的腰肢弯成一个柔柔的曲线,裙下的双腿优雅的叠架在一起微微的晃动着。

    李明从门口晃进来,坐在离白洁不远的地方和几个老师混侃着国家的教育制度、美国的伊拉克z^heng ce,仿佛自己比国务院外交部的人还要懂得社会形势,眼角却会时不时的扫过白洁白嫩津致的脸颊,苗条中带着掩饰不住的丰满的身材,回想着在记忆中白洁曾经在自己面前裸露的丰满浑圆的汝房,雪白细腻的皮肤。

    看着一个学生作文中写道:“姥姥给了我一个漂亮的小花猫,我非常喜欢,在我的悉心照料下,它终于死了。”不由得莞尔一笑,心里想着,这个学生到底要说什么?坐在不远的地方的李明看着一丝笑意从白洁的眼角飞起,带动着整个津致柔美的脸颊荡漾起微笑的涟漪,秀丽的双眼流露出一种水一样的媚意,李明不由得看得呆了,连旁边老师诧异不屑的目光都没有在意。

    白洁忽然感觉到了李明那种贪婪火热的目光,抬头不满的扫了李明一眼,心里很厌恶这个猥琐卑鄙的男人,动了动自己坐的姿势,扭过脸去。

    走廊里传出一声咳嗽声,接着高义推门进来,李明赶紧站起来,回自己办公室去了,白洁抬脸看了高义一眼又低头批改作业了,心里一下想起好几天没看见高义了,连学校的老师都在议论校长怎么这么长时间没来了。

    高义和几个老师打了个招呼,在白洁办公桌前走过去,想叫白洁去自己办公室去,又碍于屋里这些老师,犹豫了一下回去了。

    白洁看高义转来转去就知道高义是想叫自己出去,怕影响不好没说,心里想着是应该过去看看还是装胡涂呢,正犹豫着,放在抽屉的小包里的电话发出轻微的嗡嗡的震动,白洁不用看也知道肯定是高义打的,呶了一下粉红的小嘴,拿出电话看了一眼,没有接,挂掉就又放回抽屉里了。她知道高义是叫自己过去,她却没有动地方,想等一会再过去。

    高义站在自己办公室的窗边,望着前面宽敞的场,一排斑驳的运动器械稀落的摆布在场边上,几棵粗大的老杨树已经开始衰老,凌乱的花池里飘落着花的枯叶和一些雕落的花瓣。

    这些天高义一直在为自己前途的事情奔忙着,承包教学楼的包工头子给了他30万元的回扣,高义赶紧给了王局长10万元,帮着王局长在这次市里的调动中当上了主管教育、交通的副市长,虽然不是省城但也是为官一方,王副市长自然忘不了高义,力荐高义升任教育局的副局长主持工作,现在就是时间问题,和半年后能不能顺利扶正了。

    事情都办顺利了,高义就想着了娇柔妩媚的白洁了,这个娇美的少妇是自己这次升迁最大的功臣,已经成为王副市长的原王局长至今对白洁仍是魂牵梦绕,特别是高义和他说了白洁在车里和他那次,车头有个男人是白洁的老公,王副市长更是兴奋莫名。

    应该说是白洁彻底拉近了他和王的关系,两次王局长都几乎是在他面前和白洁发生了关系,这就应了那句四大亲密关系“一起苦寒窗,一起扛过枪,一起分过赃,共同嫖过娼。”之一。

    高义很想这次离开把白洁也带走,高义除了妻子美红外有过很多女人,对女人,特别是年轻的时候更是有着非常的热情,但很少对女人有过留恋,白洁却给了他一种不愿离弃的感觉,这个介乎于青春与成熟之间,徘徊在贞节和放荡之间的美丽少妇让高义每次看见他都有一种冲动的**,但在人前却不敢有所亵渎。

    他身边的女人和他有了关系之后或者为了他的权力去得到一些好处,或者经常粘粘糊糊的纠缠高义,但白洁被高义**之后,虽然和高义发展到近乎情人的关系,但从没有为此和高义有什么不同,总是淡淡的让你摸不到她的心在想着什么?这种感觉反而让高义对白洁更有了一种距离和想要去征服的**。

    正在思绪飘飘对自己的前途和未来充满了豪情壮志的高义听到了走廊里传来的清脆的有着节奏的高跟鞋声音,高义知道白洁来了,甚至高义都能想到白洁走路时摇曳扭动的屁股。

    伴随着两声轻轻的敲门声,白洁推门进来,高义迎到门边,一边反手关门一边胳膊就伸向白洁柔软纤细的腰,白洁却将身子一扭,从高义身边走过,手从身后抚平裙子,坐在了沙发上,眼睛没有看向高义,而是远远的看着窗外。

    高义关好门,回身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白洁,黑色尖头漆皮的细高跟皮鞋在红色木质的地板上以尖尖的鞋跟为轴来回晃动着,紧身的白色半截袖小衬衫显得白洁一种端庄淑雅的样子,可衬衫下丰满挺拔的胸部却无法掩饰的表露着白洁的成熟性感。

    高义站在白洁身边,目光从白洁领口看进去,一对白嫩的仿佛乃油一样的汝房被水蓝色的半杯胸罩托着挤出一条深深的汝沟,薄薄的胸罩下圆挺的汝房有着一种随着呼吸一样颤动的R`ou 感,胸罩边缘白色的蕾丝花边衬托着白腻的汝房。

    高义觉得心里一团火又在慢慢升起,真想把手伸进白洁衬衫的领口,抚摸那丰满圆润的一对汝房,高义在白洁身边坐下,手揽住白洁的腰,透过白洁薄薄的衬衫能感觉到白洁平坦的小腹有着动人的弹性,高义的手顺着白洁的圆臀想滑下去,白洁扭动了一下身子,抓住了高义的手。

    “别这样,让人看见了。”白洁的手顺势被高义抓在手里抚摸着,白洁没有太过火的把手抽回来。

    “洁,你这小手真软乎,这些天没看见我想没想我啊?”高义两手合在一起搓揉着白洁的手,眼睛盯着白洁露出的粉白细嫩的脖子,和那雪嫩的肌肤延伸到领口里带来的无限遐思。

    “我说想你了,你信呐?”白洁红润的嘴唇微微一翘,一种顽皮的性感让高义都心里一颤。

    “信啊,哪能不信呢?我可是天天都想你想得睡不着觉啊。来,抱抱我的美人。”高义一边双手去环抱白洁的腰。

    白洁推开高义的手站了起来,半嗔半怒的瞪着高义,“谁想你啊,别这样,在这样我可走了。”

    “别生气啊,不是想和你亲热亲热嘛。”高义又拉着白洁坐在沙发上。

    “亲热找你家美红亲热去啊,找我啥。”白洁还是带着一种淡然的微笑坐在沙发上和高义保持着一点距离。

    “她哪有我们洁好啊。”

    “呵呵,你不怕她听见?那你和她离婚啊。”白洁似笑非笑的看着高义,眼角又自然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媚意。

    “你要跟我,我就离婚。”高义拿出一种一本正经的样子和白洁说。

    白洁一撇嘴,“少扯了,谁跟你啊,大色狼,再说了,跟了你,你还不得把我扔家找别人家媳妇粘糊去啊,你们这些男人啊,都没好东西。”

    “哈哈,你家王申是不是也和谁家媳妇粘乎上了啊,他也不是好东西啊?”

    “王申可不是你们这样的人,再这么说,我回去了。”白洁一下冷了脸,作势要走。

    “好好,不说他了。”高义心里想着,王申当然不是我们这样,他是自己媳妇被别人粘乎的。“白洁,说正经的,我要调走了。”

    白洁一楞,“去哪儿啊?”

    “教育局副局长,主持工作。”

    “那王局长呢?”

    听白洁提到王局长,高义竟然有点酸溜溜的不是滋味,“想你王哥啊,高升了,现在是王副市长。”

    白洁听出高义话里的滋味,知道高义说的是自己和王局长的关系,不由得脸上有点微微发热,毕竟曾经两次在高义面前和王局长发生关系,“能不能正经说话。”

    高义还想调侃两句,可看着白洁的脸色,怕白洁真的生气了,没敢多嘴。

    “跟我上市里去啊,你是学中文的,给你安排个秘书,坐个办公室肯定没问题。”高义心里倒是真的这么想,只是他想的就是能长久的占有白洁。

    白洁心里一时真想答应,这份教师的清贫辛苦工作,白洁真的不想永远的下去,现在面前这个机会也许是非常好的。可白洁更清楚的是,自己去了市里也还继续是高义甚至王市长的玩物,而且这样明目张胆的调到高义那里,简直就是掩耳盗铃一样,那样她不可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作自己想做的事,反而弄不好会身败名裂,王申也不可能接受得了。

    高义看白洁在想着,说道:“好好想想,这是你一个好机会啊。”

    白洁抬起头,“我想好了,我不去,我想等等以后再说吧,你去走你的阳关大道,我走我的独木小桥。只是以后有啥事求高大局长,高大局长别把我赶出来就行了。”

    高义看着白洁,心里有一种很诧异的感觉,好象刚刚认识白洁一样,他一直以为白洁只是一个漂亮的花瓶一样的女人,面对这样的机会肯定不会放过,可是白洁却拒绝了,他明白白洁拒绝的意思,忽然发现白洁是一个很有自己主意和想法的女人。

    “你真的不想去?”

    “其实也想去,不过我现在去了,对你我都没什么好处,而且我想我去了也做不好什么,枉费你一番好心,还是以后再说吧。”白洁感觉心里好象放下了什么一样,自然的说出了自己想的。“再说了,高局长以后指日高升,机会不是有的是。”

    看着白洁微微笑着说出这些话,高义点了点头,“行,你放心,不管到啥时候,你都是我最喜欢的小宝贝。”

    “唉呀,你能不能别恶心我,我最讨厌你油嘴滑舌的腻味,多大岁数了。”

    白洁作了一个要吐的恶心样,逗的高义也笑了。

    白洁看没什么事情了,站起身,“那我先回去了,有事给我打电话吧。”

    身边的高义挽住白洁纤柔的小腰,轻轻向怀里揽过来,白洁没有出声,默默的靠在了高义怀里。高义的手向上滑动,隔着薄薄的衬衫和胸罩按在了白洁高挺丰满的汝房上,白洁的手放在高义轻薄自己的手上,但没有用力的拉开,任由高义轻轻的抚摸揉动,高义低头把嘴唇靠在白洁耳边,“美红今晚出车,上我家来啊?”

    高义嘴里喷出的热气让白洁耳边痒痒的,心里竟会有一种**的冲动,但她心里永远不是那么随便的人,高义的话一出口,白洁眼前就好象浮现出两人在高义家的床上**着纠缠的样子,那种异样的兴奋的感觉都能弥漫白洁的身体,但白洁嘴上还是说着:“晚上我要和王申去我老婆婆家。”

    高义没有出声,但是手上加了劲,揉捏着白洁的汝房,白洁靠在高义身上,非常敏感的她觉得呼吸都不那么顺畅了,“以后咱俩别总这样了,让人看见了不好,你是大领导了,得注意一下形象。再说我是有家的人,被人说三道四的也不好听。”

    说着话,白洁推开了高义,打开高义去捏自己屁股的手,扭着身子到门口回头笑了一下,飞了高义一眼,关门出去了。

    高义看着白洁走出去,手里好象还感受着白洁汝房的柔软和R`ou 感,身边还飘散着白洁身上淡淡的体香,感觉自己下身已硬的好难受了,叹了口气,自语道:“这小娘们,真够劲儿啊”

    从高义的办公室里出来,白洁感觉到自己下身都有点湿乎乎的感觉了,连她自己都不理解自己怎么会这么敏感,摸了几下就会湿了,甚至有时候听那些老娘们说几句过分一点的私房话,她都会有感觉,而且很快就会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