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的幸福生活

作者:白洁

    哎呀,几点了?”白洁一下想起王申说十点半回家,赶紧**裸的从床上坐起,胸前一对汝房一阵跳动,摸过电话看了一眼,十点十五,两人从进酒店到现在纠缠了将近一个小时。白洁急急的爬起来找自己的内衣,刚一起身腿都有点发软,坐在床边抓过丝袜就穿了上去,穿到往腰上提的时候才发现没有穿内裤,着急也就没有穿,套上裙子,胸罩,衬衫,穿上尖头的高跟皮鞋,对着镜子拢了拢乱纷纷的长发,回头看着在床上依依不舍的看着自己的老七,走到床边,和老七深深的接了个吻,看着老七又硬了起来的荫茎,忽然来了俏皮的心情,啪的打了老七的荫茎一下,呵呵笑了一下转身要走,又回头说:“给我打电话,噢。”说着开门扭着身子走了出去。

    白洁刚走出电梯,看到迎面从大堂走过两个人,一个是一身黑色紧身套裙的张敏,低低的前胸开口露出深深的汝沟和里面红色胸罩的蕾丝边缘。下身紧紧短短的一步裙紧裹着圆滚滚的屁股伴随着高跟鞋的每次扭动夸张的晃动着,张敏胳膊挎着的是一个有些秃头的中年男人,白洁刚想躲一躲,张敏已经看见了她。向她摆手打招呼:“白洁,你怎么在这呢,和谁来的啊?”

    白洁脸微微有些发烧,不过看张敏挎着的也不是张敏的老公李岩,就说到:“跟王申同学。”白洁在说的时候故意在王申后面顿了一下,好象王申也在这呢,果然张敏“哦”了一声,“那你好好玩吧,拜拜。”和男人进了电梯。男人的眼睛几乎长在了白洁的身上,进电梯的时候还在回头张望。

    白洁匆忙的出门打了个车,向家里走去,却没有注意有一辆摩托车悄悄的跟在后面 

    一直处于一种迷乱甚至有点慌张的白洁在车还没有到楼下的时候就下了车,快步的向楼下走去,秋夜的凉风从裙下吹上来,隔著薄薄的丝袜吹在敏感的荫部凉丝丝的彷佛在提醒白洁没有穿内裤。

    刚刚拐过单元楼的墙山,白洁听到了身后轰轰的摩托马达声,和很快就照过来的灯光,一种直觉让白洁心里一惊。没敢回头,在明亮的灯光下快步向家里的楼门走去。

    擦身而过的摩托车甩了个故作潇洒的圆圈停在白洁面前,灯光彷佛色迷迷的眼神闪亮的照在白洁身上,薄薄的衣裙好像在灯光下已经有点透明,凹凸有致的身材显露无疑,白洁手抓紧皮包的带子,躲著刺眼的灯光。

    车灯熄灭,片刻的黑暗后,藉著昏暗的路灯,白洁也能一下认出眼前的人就是东子,那英俊的脸上总是带著一种邪邪的笑意,彷佛在告诉人们自己的邪恶。

    看见是东子,白洁心里竟然还有一点点的放下了提著的心,冷冷的看了一眼东子,转身快速的向家里走去,然而还是被飞速跑过来的东子一下子抱住靠在了身边的墙上,粗硬的混凝土硌得白洁后背一阵刺痛,白洁用力的推著东子楼著她的胳膊,一边故作镇静的对东子说:“放开我,我家就在楼上,我要喊人了。”

    “喊吧,我可不怕,多来点人才好呢,看看我怎么表演,呵呵。”东子毫不在意白洁的威胁,紧靠著白洁软乎乎的丰满的身子,一支手抓捏著薄薄的白衬衫下边丰满坚挺的汝房,白洁用力推开东子的手,双手挡在胸前,眼睛怒视著东子一脸坏笑英俊的脸蛋,“再敢碰我,你试试看我敢不敢?”

    东子微微地向后一退,好像要放弃的样子,却忽然一下紧抱住白洁柔软的身子,散发著淡淡酒气的嘴唇准确的压在白洁柔软的嘴唇上,用力不断的亲吻吮吸著,白洁用力的挣扎推著东子。

    忽然东子的一支手准确快速的伸进了白洁裙子里面,手已经摸到了白洁只有薄薄的丝袜遮挡著的荫部,白洁双腿一下夹紧,手上松了力量,被东子更是紧紧地楼住了,虽然用力的扭著脖子却躲不开东子的嘴唇。

    东子被白洁夹在腿中间的手下流的摩擦抽送著,中指在白洁软嫩湿滑的地方按动著,白洁又羞又急,忽然张嘴一下咬在了东子的嘴唇上,东子唉呀了一声,退后了半步,手捂著已经出血的嘴唇。

    “啪”的一声白洁狠狠的打了东子一个嘴巴,东子一愣,手举起来要打白洁,可看著白洁娇嫩的脸蛋,眼睛里泪花点点的样子,又下不了手,这时远处有几个人已经向这边指指点点了。

    “装啥啊,美女,你老公也没在家,要不咱俩上楼上玩儿会吧?”东子继续一副无赖的嘴脸。

    白洁一愣,奇怪东子怎么知道王申没在家呢,可这时候顾不了那么多,狠狠的瞪了东子一眼,扭身快速的向家里走去。

    东子看著走过来几个人,没在纠缠白洁,把从白洁下身拿出的手指在 子前闻了闻,声音不大不小的向白洁喊著:“美女,下次办完事别忘了穿内裤。”

    白洁脸感觉热乎乎的,当然知道东子说的啥意思,装作没听见,赶紧上楼关上门才松了口气,看著地上的拖鞋,知道王申真的还没回来,白洁刚脱了衬衫,要脱裙子的时候,包里的电话发出了嗡嗡声。

    拿起来,果然是老七来的电话,白洁心里忽然涌上一种甜蜜,委屈的感觉,接起电话的时候,眼泪已经从眼角滑落。

    “到家了吗?”老七一句简单的问候,让白洁心里一股股暖流涌动,刚才的不快淡去了许多。

    “到家了,你还不睡觉啊?明天还要上班呢?”白洁一支手拿著电话,一边向下褪著及膝的窄裙。

    “这就睡了,惦记你到没到家。”

    两人互相问候了几句,挂了电话,白洁才感觉到浑身软好累,丝袜裤裆的地方一片黏糊糊的湿渍,赶紧到卫生间泡到了盆子里,本想冲个澡,实在累了,就擦了擦上床睡觉了。

    忙活著白洁竟然忘了在意王申的存在,没有注意到王申怎么还没有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