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的幸福生活

作者:白洁

    在镇西的一个歌舞餐厅酒店里,一个装潢一般的包房里传出阵阵五音不全、南腔北调的歌声,王申正和一个20来岁,浓妆艳抹的小姐深情对唱著《相思风雨中》,还有两个男人和两个小姐在沙发上挤挤靠靠、半楼半抱的粘乎著,房间的侧面桌子上有著六个人刚才杯盘狼藉的残馀。

    “好鼓掌啊。王老板歌唱的好。”辟里啪啦的一阵掌声,连王申都觉得自己真唱得很好了,那个小姐粘在王申身边,两人也坐在了沙发上,王申略显拘谨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和小姐聊著。

    原来,最近王申打麻将经常赢钱,几个年轻的老师逼著王申请客出来潇洒潇洒,说让王申体验一下资产阶级的腐朽生活方式。刚到这里 班的就问几人要不要小姐,王申还是第一次接触这样的地方,虽然听说,但第一次来还是心里荒荒的。

    那两个老师都已经是熟门熟路了,竟然都叫了自己熟悉的小姐。王申推托了一会儿,还是心慌慌的和 班去挑小姐。

    吧台两侧的长沙发上座著一排排的小姐,吊带、短裙、浓妆艳抹,一股股脂粉香气扑 而来,一个个或大或小的眼睛盯著王申,王申根本不敢仔细看,随便看了一个穿著牛仔短裙、白T恤的女孩子好像挺文明的样子,就招了招手,匆忙的回去了。

    很快几个人围坐一桌,每个人身边都坐了一个小姐,王申心里一片乱纷纷的感觉,身边扑 的香气让王申心驰神荡,看著李老师和赵老师两人和小姐老公老婆的叫著,他也想装作很老练的样子,不让人看出自己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可是始终觉得有一种紧张的感觉没办法放松。

    “你看这俩人,咋这么能装呢,赶紧喝杯认识酒啊?”李老师手搭在旁边那个叫小丽的小姐腰上,大呼小叫的说著王申,“这是我们王老板,你可得要陪好了,你别看他 ,钱有的是。”

    小姐拿起酒杯,“王老板,头回喝酒,我先敬你一杯,咱先和一杯认识酒,愿以后咱们的情谊天长地久。我先干为敬。”说著轻轻的和王申碰了一下杯,将杯中大约二两白酒一饮而尽,拿起杯边的矿泉水喝了几口。

    王申一愣,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女人这么喝酒的,犹豫了一下也干了下去,胃里火辣辣的,赶紧吃了几口菜。想和小姐说几句话,才想起还不知道小姐怎么称呼。

    “小姐,怎么称呼你啊?”王申和小姐说第一句话,居然感觉心里有点荒荒的紧张,也是第一眼这么近的看著这小姐,最深的印象就是一双圆圆的大眼睛,长长的眼睫毛,眼睛中有著淡淡的血丝,不那么明亮,瓜子脸,没有染过的头发不是很长,在脑袋后面紧紧地盘在一起,用一根木质的发卡别著。

    “我姓孟,叫孟瑶。”小姐又端起酒杯,“王老板,好事成双,我再敬你一杯,希望你今天能吃好玩好喝好。”说著又干下去了一杯。

    王申也只好干了下去,就已经有点多了,“不对吧,姓孟不应该叫这个名字啊,孔孟燕曾本是一家,一般都是按族谱起名,现在最多的应该是庆、繁一辈。你是哪一辈的啊?”

    孟瑶呵呵地笑了一下,“王哥,你明白挺多啊,我原来叫孟庆瑶,我觉著难叫,就自己改了。”

    别人一夸,王申更加来了劲头,“不能随便改啊,这是认祖归宗的传统,你们的家族本是中国最大的家族,因为人数太多,对皇帝都有了威胁,不得已后来才分为四姓,为了不弄乱家族系统,严令四姓按族谱严格起名,你家没跟你说过吗?”

    “我家是农村的,我爸不认识字,我们起名都是我爷爷,二爷起的。”

    “唉,落后的农村教育,害人不浅啊,孟瑶,你今年多大了?”王申一副忧国忧民的沉重样子。

    “二十一。”

    “正是好时候,怎么没读书呢?”

    “我还行呢,念完高中了,家里没钱啊,考上了也念不起,给个毕业证就行了。”

    “那你不想读书吗?”王申继续著这个话题,孟瑶明显有点不想说这个了,不耐烦地说:“谁不想读啊?我还想念大学呢。”

    听这个,王申更加来了兴趣,“你要是想读,我可以给你想办法。”

    孟瑶皱了皱眉头,说这样话的人可能太多了,对她们这些风尘小姐来说都只是当作耳边风一样的了,刚要敷衍王申两句,那边又开始叫喝酒。

    杯来酒往,一桌人都开始东倒西歪了。看大家都楼楼抱抱小姐都不介意,王申也大著胆子装作很自然的握著孟瑶的手,有些硬没有白洁的手那么柔软。

    孟瑶也顺势微微靠著王申,王申趁著酒劲手也半搭在孟瑶的腰上,正在心里捉摸著说点什么,听见旁边有些奇怪的动静,一回头,李老师和那个小姐正楼在一起亲嘴。

    李老师的手伸在小姐胸前揉搓著小姐的汝房,王申看的狻有几分尴尬,回头看孟瑶却明显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

    几个人叫来服务员把桌子挪走,坐到沙发上,大伙嚷著让王申和孟瑶对唱了一首情歌,王申虽然五音不全,但却是绝对的深情投入唱了下来。

    孟瑶拉著王申起来跳舞,王申在学校是学过跳舞的,他一本正经的和孟瑶跳著,但眼睛却盯著孟瑶薄薄的T恤下鼓鼓的胸部,架起来跳舞孟瑶感觉挺累的。

    孟瑶也和那个小姐一样把身子靠在了王申怀里,王申心里大喜,心里想这就是传说中的贴面舞吧,孟瑶鼓鼓的胸部贴在胸前却没有白洁的胸部贴在身上那种软软的感觉,是一种硬硬鼓鼓的滋味。

    离开时已经快到午夜了,王申竟然还有点意犹未尽,虽然没有来过也知道是要付小费的,看大家都给了100,犹豫一会儿装作大方的样子给了孟瑶200元,在几个人有点惊讶的表情中离开了酒店。

    王申到家已经快一点钟了,有点酒劲上涌的感觉,才想起和白洁说十点半回来,现在已经快一点了,偷偷的开门进屋溜进卫生间洗手刷牙,顺便看看衣服上有没有什么痕迹,低头看见白洁的丝袜泡在盆子里,想起讨好白洁,蹲在地上轻轻的搓洗,其实王申对白洁穿丝袜很有一种特别的喜欢,只是不敢表露,怕白洁说他变态。

    此时搓洗著柔软的丝袜,回味著刚才在酒店里的点点滴滴,有一种特别的兴奋感觉在心头,细细的搓过脚尖部位后,在白洁丝袜的裆部,忽然感觉有一种滑溜溜的感觉,王申心里一动,拿起水中的丝袜对著灯光一看,虽然泡过了水,但黑色丝袜裆部明显的一片污渍还是清晰可见。

    王申用手指捏了捏,那种黏糊糊,滑溜溜的感觉让王申心彻底沉了下去,是津液,绝不会错,这样的污渍他非常清楚,和自己以前用丝袜手Y`in 时不小心射到丝袜上的痕迹一样,但这绝对不是自己的,从角度看分明就是从白洁的身体里流出来的,想起上次在白洁内裤上发现的污渍,王申明白了这一切都发生很久了。

    王申站在那里脑袋里几乎是一片空白,浓浓的酒意已经不知道跑到了哪里,手里的丝袜在滴著水,那片污渍彷佛在笑话著王申,一股怒火在王申心头蹿起,扔下手中的丝袜,进了卧室,伸手要去掀开白洁的被子。

    手伸到被子的瞬间,看到白洁侧躺著的白嫩的脸颊,微微翘起的嘴角流露出的那丝笑意,那种温柔的妩媚让王申的手收了回来,悄悄的离开卧室,他好想希望这一切都是假的,可那历历在目的污渍告诉他一定发生了。

    回过神来的王申不再想去发火了,他剩解白洁,如果和她说了的话,白洁决不会告诉他是谁,而且一定会和他离婚,他知道自己不能和白洁离婚,仅仅是别人的耻笑就会让他再也抬不起头来,漂亮的媳妇养不住,家里好多人曾经和他说过,让他要注意点。

    他还曾经认为是人家瞧不起他,而今天一切都离他那么近,忽然他想起一件事,白洁是不是穿裙子不小心在那里坐上的呢?要不她穿著内裤怎么会流到丝袜上呢?要是内裤也脏了,白洁肯定会脱下来的。

    想到这里,王申忽然好像看到了一丝希望,四处没有找到白洁脱下的内裤,心里好像亮堂了一点,来到卧室,白洁还在沉睡著,一支白嫩的小脚丫从被边伸出,可爱的大脚趾向上翘起著。

    王申看见白洁水蓝色的胸罩在床头放著,因为白洁的汝房很丰满,晚上睡觉戴著胸罩会很不舒服,所以白洁一般都喜欢光著上身,王申一点点的掀起被子,修长白嫩的双腿一条伸展著,一条屈起在身子下边,虽然从外屋照进的灯光不是很明亮,但白洁雪白圆翘的小屁股光溜溜的王申还是看得清清楚楚,没有内裤,白洁根本没穿内裤回来。

    王申再没什么怀疑了,他清楚记得白洁早晨穿的水蓝色的有花边的小内裤,自己还多看了好几眼,而现在屋里绝对没有这条内裤。

    王申这时非常的冷静了,彷佛什么也没想,又彷佛什么也没发生,心里好像在烧一团火,躺在白洁的身边一夜没有合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