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色芳华

作者:意千重

    第十七章乱(五)

    牡丹快步前行一段距离后,本想躲回自己的院中,左思右想又改了道,去了宴席场所。李荇等人已经见着了刘畅和清华郡主的丑态,这二人不敢对着他们发作,只怕会来寻自己的晦气。要闹就闹大一点,怕什么

    此时众人有继续作诗作词的,也有歪在席上喝酒谈笑,观赏乐伎弹奏歌舞的,也有闹中取静下围棋的,更有玩樗蒱赌钱的,不拘男女,个个自得其乐,纵情欢娱。

    牡丹刚一露头,就见一个穿绿线鞋,穿湖绿半臂,仪态端庄的年轻婢女寻过来向她行礼,却是白夫人安排了来寻她的。

    牡丹跟着那婢女一道去了那丁香花丛后的草亭,只见白夫人与一个梳乌蛮髻,攒金雀钗,系八幅海棠红罗裙,披金色薄纱披帛,鹅蛋脸,长眉俊眼,琼鼻檀口,神情倨傲的少女坐在亭中,正轻声交谈。

    白夫人见牡丹进去,笑着起身道:“刚才一转身就不见了你,我还以为你不告而别了呢。”

    牡丹推道:“适才有点事情,不得不去处理,不敢打扰夫人雅兴,故而没有知会,倒是妾身失礼了。”

    白夫人将牡丹拉到身边坐下,笑道:“和你开玩笑的,你是主人家,琐事极多,哪里比得我们只管吃喝玩乐?”

    二人笑了一回,白夫人便介绍那女子给牡丹认识:“这是清河的吴氏十七娘,小字惜莲,我们平时都叫她阿莲。”

    吴惜莲只略抬了抬身,淡淡地朝牡丹笑了笑,并不多语。

    牡丹见白夫人未曾向吴惜莲介绍自己的身份,便知她是知道自己是谁的,对于她这种不以为然的态度,牡丹并不放在心上。这清河吴氏,乃是本国有名的大姓之一,就是皇室也喜欢同他们结亲的,久而久之,他们都形成了目中无人之态。就算是清华郡主在她们的眼里,也不见得就有多高贵。

    白夫人笑道:“五月端午,又是皇后寿诞,自皇城端门以南渡天津桥,至外城定鼎门以北八里御道为戏场,有百地献艺,你们到时候可要去?”

    吴惜莲笑道:“家父前些日子还说要去搭个看棚,想来是一定要去的。”

    牡丹连刘家去不去搭看棚都不知道,更不要说知道自己那个时候是否能够出门,便道:“我却是不知。”

    白夫人道:“不妨,你若是想去,到时候我便派车来接你。”

    吴惜莲扫了牡丹一眼,道:“说句不客气的话,也难为你过得下这样的日子去若是我,早就出夫了。”

    牡丹淡淡一笑:“我若是阿莲,又怎会遭此待遇?”

    吴惜莲一滞,尖刻地道:“就算我是你,我也不会活得这般憋屈,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

    白夫人不高兴地道:“阿莲,我曾同你说过,人的际遇不同,性格不同,处理问题的方法也不同。你姐姐难道又过得好么?我难道又过得好么?”

    吴惜莲拂袖起身:“阿馨,你是我姐姐的好朋友,她遭遇不幸,你不但不同情她,反倒把她的痛苦拿出来做谈资,实在是让人齿寒”

    白夫人道:“我好意介绍友人给你认识,你却当众给她难堪,不也是给我难堪么?我本想着你和旁人不同,是个有见识的,又有我和你姐姐的事情在前头,你不会如同旁人一般肤浅无聊。谁知是我错看了你”

    “我肤浅无聊?”吴惜莲气得鼻孔一张一翕的,眼圈都红了:“阿馨,你才刚认识她,就为了她欺负我?”

    白夫人道:“我不是欺负谁,也不是护着谁,我就事论事而已这其中许多事,你嫁了人后就知道了。”

    吴惜莲撅嘴道:“我才不会嫁给这种人”

    牡丹起身朝二人施了一礼:“为了我引得二位生气,实在是我的不是。我那边还有事情,就先告退了。”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又何必让白夫人为了自己的缘故得罪她的朋友至交呢?

    白夫人要留牡丹,但见牡丹神色淡淡的,眼里无悲无喜,一派的平静自然,心想若是强留下来,闹得不愉快,也是平白给牡丹添堵,遂起身送牡丹到亭子口,轻轻握了握她的手,低声道:“改日又会。”

    牡丹点点头,才行几步路远,就见潘蓉与李荇二人步履匆匆地赶来,唬了一跳,赶紧闪身躲开。

    潘蓉大声道:“弟妹,你莫跑,听我说两句,这算不得什么……”他声音极大,引得众人侧目。

    牡丹见状,越发躲得远了。

    李荇沉了脸一把扯住潘蓉:“你是来帮忙的,还是来添堵的?你是故意的吧?你再捣乱我们先前说的话就作废。”

    潘蓉眨了眨眼:“你休想抵赖本来就算不得什么。她若是不尽早适应下来,岂不是白白受罪?”话虽如此说,还是探手将白夫人唤了出来。

    白夫人听他三言两语说完,奇道:“我适才也不见她有多难过的样子。”

    潘蓉道:“坏了,坏了哀莫大于心死,她不但重新回到这里来,还能对着你谈笑自若,一定是心存死志了你赶紧去,叫她千万不要想不开”

    话音未落,就被李荇“呸”了一声,白夫人淡淡地扫了他一眼,也不和他多话,也不和亭子里的吴惜莲打招呼,自寻牡丹去了。

    牡丹躲开潘蓉等人,迎面遇到玉儿与个年轻女子玩樗蒱,玉儿已是输了许多,便极力邀请牡丹坐下一起玩。牡丹笑道:“我不会玩。”

    玉儿笑道:“简单得很,少夫人玩过一次就会了。”说着便教牡丹:“掷出五枚全黑为卢,彩16……”一语未了,忽听有人在旁道:“二雉三黑为雉,彩14;二犊三白为犊,彩10;五枚全白为白,彩8;这四种彩称贵彩。”

    接话的竟然是刘畅。

    玉儿吓得赶紧起身行礼,刘畅很自然地就坐到了牡丹身边,牡丹闻到他身上传来的熏华香味道,想到彼时的情形,几欲作呕。不是她对他有什么多的情绪,而是想到自己和一个公共厕所坐得这么近,实在是件恶心人的事。

    刘畅见牡丹不语,只垂眸看着面前的棋盘,便纡尊降贵地道:“我教你玩。”语气是肯定的而非探询的。

    好诡异。牡丹抬了抬眼,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渣男要做什么?叫她不要声张?不要哭闹?她有半点要声张哭闹的样子吗?他还不如去寻他那狐朋狗友潘蓉说说还要好一些。他为什么不找她算账?清华郡主呢?

    白夫人走过来时,就看到刘畅和牡丹二人面对面地坐在樗蒲棋盘前,刘畅沉着脸,将五枚矢抛过来抛过去,牡丹则像一根木头一样,直直地杵在哪里不动,脸上无悲无喜,不知在想些什么。白夫人想了想,便上前同刘畅打了个招呼,看向牡丹:“弟妹,我有事寻你。”

    牡丹“哦”了一声,起身道:“玉儿你陪公子爷玩。”

    玉儿早觉着情形有些不对劲,也不敢说好,也不敢说不好,只干笑着应下,伺立在刘畅身边,并不敢多话。刘畅见牡丹与白氏越行越远,将手里的矢一扔,起身加入到一群赌得热火朝天的男人中去,须臾便赌得眉开眼笑,高声呼卢。

    白夫人拉了牡丹到僻静处,屏退左右,严肃地看着她道:“你是怎么想的?”

    牡丹心知她已经知道了刚才的事情,淡淡一笑:“没什么想法。”

    白夫人严厉地道:“是无计可施,所以干脆不去想?还是已经绝望,所以什么都想到了?我和你说,这算不得什么”她一把抓住牡丹的手腕,将牡丹的手腕抓得生疼,“为了这种人寻死,不值得他们越是这样对你,你越要好好地活着”

    原来是生怕自己去寻死,牡丹笑道:“我才不会去寻死。没什么想法的原因,不过是因为不在意而已。就好像,我此刻正在很舒服的晒太阳,有人和我说,别处在下雨,那又与我有何干系呢?”

    白夫人沉默片刻,似乎相信了她的说法,便道:“这样最好。你还是小心些吧,当心她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脸面事小,性命事大。”

    牡丹一凛,忙行礼称谢。

    忽听远处一阵嘈杂,众人如潮水一般朝某处涌了过去。白夫人招手叫了那穿绿线鞋的侍女过来:“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少顷,那侍女去而复返,看了牡丹一眼,道:“是刘奉议郎和李公子因琐事争执,动了手。”

    白夫人和牡丹心知肚明,必然是为了刚才的事情,纸里包不住火,没多久这桩丑事便会通过在座的众人传遍京城。白夫人皱了皱眉:“你帮谁都不是,不如先回去吧。”

    昨天太累,抱了一天的小孩子,手疼,所以更新晚了……

    求推荐票票……
    秒记意千重《国色芳华》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gs_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