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色芳华

作者:意千重

    第二十四章掐(一)

    牡丹正要“挣扎”着下床,林妈妈已经快步入内扶住了她:“这会儿还没过来呢,我这是半途听到消息,就忙着赶来和你说了。”

    牡丹忙道:“只有我娘一个人来吗?”

    林妈妈道:“老爷和大爷、大夫人都来了。您就安安心心躺着吧,此番既然来了这么多人,必然不会随便就算了。”

    牡丹轻吁一口气,虽然不知李荇和他们是怎么说的,但这一大早的就杀上门来,想必是气愤得很的。既然如此,自己应当再给他们加上一把火。

    二门处,被堵个正着的刘承彩满脸堆笑地把黑着脸的何家父子请到正堂去喝茶说话;匆匆赶出来的戚夫人则牢牢拉着岑夫人的手,一边亲热的寒暄,一边偷偷打量着岑夫人身上的湘色绮罗襦,深紫色八幅罗裙,腰间挂着的羊脂白玉环佩和金色凤纹裙带,最终将目光定格在岑夫人脚上那双高头锦履上。

    这双鞋款式并不算出奇,却做得极讲究,鞋帮用的是变体宝相花锦,鞋面却又是紫地花鸟纹锦,花心和鸟的眼睛都是用米珠和金线订的,最奇特的是这鞋子随着光线的变化会呈现出不同的颜色,可见所用的丝线非同一般。

    戚夫人自小锦衣玉食,自然一眼就能看出这双鞋的不凡之处。再看何家的大儿媳妇薛氏,打扮得更是时髦风流,鲜艳的黄裙子,碧色的丝襦,长眉入鬓,异香扑鼻,脚上一样的穿着锦履,只不曾用米珠而已,却也是精致得很。

    戚夫人打量完何家婆媳俩的装扮,再看看自己那双匆匆穿出来的红色小头履,是那么的平淡无奇,简直不能见人戚夫人于是懊恼又不自在地缩了缩脚,忿忿地想:“显摆什么,谁不知道你家有几个臭钱?庸俗。”

    想归想,酸归酸,她心中有鬼少不得要打起精神殷勤招呼,亲热地牵着岑夫人朝牡丹的院子走去,边走边笑:“亲家,你是怎么保养的?我怎么觉着每次见到你,你都比上一次更年轻呢?”她这话虽是明显带着讨好的意思,但也没说错。岑夫人今年五十有六,是五个孩子的娘,看着却不过四十出头的样子,虽然稍胖了些,却穿得时兴精致,肌肤也仍然细腻光洁,一看就知当年是个大美人。

    岑夫人用空余的那只手理理自己的披帛,淡淡地笑道:“也没什么,我家大郎年前千金得了一个方子,用细辛、葳蕤、黄芪、白附子、山药、辛夷、川芎、白芷、瓜蒌、木兰皮各等分、猪油适量,把药捣碎后,用酒泡一昼夜,放入猪油,用木炭小火慢慢地煎,煎到白芷出色后,将渣子过滤干净了,搅拌凝固成面脂,隔个三几天抹抹,若是有空呢,全身抹抹也好,平时搽点珍珠粉更好。”

    千金得来的秘方,被她这样不在意地就随口说出来了,可见是故意来压制自己的。戚夫人酸笑:“东西倒是不难得,难得的是麻烦。幸好我平时不爱弄这些,不然光弄这个,就没时间管家事了。”

    岑夫人含笑扫了她一眼:“你是天生丽质,哪里用得着这些。你忙也是事实,一个人管偌大这样一个府邸,还要管迎来送往的人情礼节,不像我,好歹有几个儿媳使嘴。”

    你不就是儿子多么?让儿媳当家理财?我倒是想让你那病秧子女儿跟着学理事,但也要看烂泥糊得上墙不戚夫人想到此,口气就有些冲:“正是呢要说你我都老了,是该享儿孙福的时候了。但我可没亲家那么好命,牡丹身子弱得很,别的我都不敢奢求,只求她不病就阿弥陀佛了”

    岑夫人本就是包着一肚子火来的,闻言便皮笑肉不笑地道:“正是呢要说我那女儿,生来就三灾八难的,我和她爹费尽心思才算将她调养好了,又承蒙亲家体贴眷顾,眼看着就要云开日出,苦尽甘来,谁曾想竟然就出了这种事我也不想这么早就来打搅亲家的,但只怕晚些出门,遇上熟人都不好意思”

    岑夫人说这话是有因由的,她昨日才将李荇送走,胸口的闷疼还未缓解过来,就收到清华郡主让侍儿送来的便笺。(WWW.jysjdl.com 好看的小说)大意是说,她与刘畅两情相悦,一时情难自已,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伤了牡丹的面子和心,实在是很对不起。刘畅脸皮薄,不好意思说,只好由她来致歉了。要是何家有怨,还请不要冲着刘畅去,只管去找她好了。

    清华郡主此番作为纵然是太过不要脸,却也有警告的意思,更明摆着就是搧何家人的耳光。这yin妇都上门来耀武扬威了,何家还能忍气吞声么?何家虽不是豪门望族,但在这京城中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家,交游广,生意大,亲戚朋友一大堆,哪里丢得起这个脸?但凡是有血性的人家,这亲事便该散伙了事才对。可自家的情形又特殊,不是三言两语就可解决的。何老爷和岑夫人一夜没睡着,待到天一亮就领了大儿子和大儿媳上门来讨个说法。

    戚夫人并不知道清华郡主这一出,只知道岑夫人的态度委实不客气,心里的怒火也噌噌往上冒。这算什么?来给女儿出气的么?已经嫁入刘家,就是刘家的人,轮不到何家来指手画脚。如果不是那病秧子不中用,这种事情又怎会发生?她本是想息事宁人,希望何家睁只眼闭只眼,就将此事揭过不提,该怎么过还怎么过。但岑夫人这样子,竟然是半点不肯含糊,兴师问罪来了。

    戚夫人素来也是个倨傲的,哪里受得住重话?从前求着何家,那是没法子的事,金钱上被他家压着一头也就罢了,总不能什么都被他家压着,还压一辈子吧?那她做这个诰命夫人还有什么意思?当下淡淡地道:“亲家说这个话怪没意思的,有时候看见的都不见得就是真的,更不要说人云亦云了。那清华郡主名声在外,什么时候不弄出点事儿来给人做谈资?她身份地位在那里,难道她来赴宴我们还能用大棒子将人打出去不成?我们能怎样?难道要告御状去?”

    岑夫人气得内伤。果然巧言令色事实已经摆在面前,还要抵死不认这是什么道理纵然先前牡丹嫁给他们家是有因由的,但也是你情我愿的事情,早不肯谁也不能把刘畅绑着拜堂不是?何家并没有欠了刘家的相反的,刘家有如今的富贵还得感谢牡丹身子弱,需要刘畅冲喜

    戚夫人见岑夫人沉着脸不说话,只当自己抬出清华郡主的身份来压着了对方,立时又换了张笑脸,夹枪带棒地道:“本来就没多大的事情,偏行之当众把子舒给打了,害得大家伙都没脸。子舒却也没说什么,还和我说以后要好好和丹娘过日子。丹娘三年无出,他也没说过什么难听话,这不,一大清早地就备车出门去接祝太医来给丹娘调养身子了。”

    这子嗣的事可是大事儿,非同一般,任你任何妇人,无出都是低人一等的事。根据戚夫人的经验,只要拿住对方的弱点和短处,一哄二吓三摸摸,就是再暴躁,那毛也该被顺上一顺才是。如今把牡丹无出这事儿拿出来说上一说,就不怕何家不心虚。

    接什么祝太医?分明是怕自家老头子找他麻烦借故躲出去了岑夫人心中恨得很,却又因戚夫人说牡丹三年无出,自家到底矮了一截,便冷着脸道:“郡主不讲究,丹娘三年无出都是事实,男人家朝三暮四也是正常,但这脸面可不是旁人给的,而是自己给自己留的行之要是看到自家表妹夫做错事都不提醒一声,那还叫亲戚吗?亲家要说这事儿是无中生有,我更不能苟同昨日郡主可是上了我家的门要好好过日子,有这样的过法么”

    戚夫人一愣,眼睛一眨一眨地道:“郡主上了你家的门?她去做什么?”只想着管好刘畅,堵住牡丹的口,就没想着清华郡主这个不要脸的竟然敢找到人家里去。这算什么事儿呀想到此,她不由又怨起刘畅来,没事儿去招惹那狐狸精做什么?

    岑夫人拿了帕子搧着,气呼呼地道:“还能做什么?我那贤婿最清楚不过我也不好意思开这个口,待他回来后让他和他岳父自己说去”

    戚夫人暗忖道:“这样兴师动众地找上门来,先前却还能与我说笑,可见不是真的想闹,不过是为了讨得一个说法,为她女儿撑腰罢了。既如此,我便暂时忍下这口气,先和她周旋周旋又再说。只要还有女儿在我家,她就狂不起来”

    想到此,便笑道:“亲家不必多说,这再清楚不过了,这世上哪有那么不要脸的女人?分明是离间计,你可别上这个当行之大概都是上了她的当也。咱们先去看牡丹,有什么慢慢再说。”

    ——*——小意有话说——*——

    谢谢亲爱的们催更,俺不胜惶恐和窃喜中。

    但是,鉴于俺是上班族,最近工作任务加重,并且刚完结一本书,熬夜太多,这段时间身体也一直不好的情况下,俺申请休息一下,缓一缓(实在是熬不住了)。在此过程中,只能保证不断更,能加更的时候一定会加更,请大家多多谅解。

    另,和离的事情不会拖太多字数,大家别担心。
    秒记意千重《国色芳华》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gs_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