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色芳华

作者:意千重

    第二十五章掐(二)

    为今之计,的确是要先见到牡丹才好分说,岑夫人不置可否地淡淡一笑,倒也未曾拒绝戚夫人伸过来的手,二人手挽着手,状似极亲密地往牡丹的院子去。

    走到院门口,远远就看见宽儿和恕儿两个小丫头,一人提着大木桶,一人提着一只大食盒,气喘吁吁地走过来。见着众人,忙不迭地将手里的东西放下,满脸欣喜地上前行礼问好。

    岑夫人心中极为不满,这宽儿和恕儿并不是粗使丫头,样貌都是极出挑的,却被派了做这样的粗活,这刘家真真是欺负人再一看,恕儿的眼圈已经红了,满脸的委屈,宽儿却是偷偷拉了拉她的衣角,然后二人垂手立好,不敢多一句话。岑夫人顺着望过去,正好看到戚夫人的陪房、刘畅的奶娘,朱嬷嬷沉着脸瞪着这二人,满脸的警告意味。

    那一瞬间,岑夫人心里说不出的怪异滋味,这两丫头明显是有话想和自己说,却不敢开口,看看这噤若寒蝉的样子,只怕平日里日子就极难过吧?她不由想起上次见着牡丹,牡丹提到要和离时的委屈样,还有昨日李荇那气愤到无以复加的模样,兴许,情况远比自己想象的更严重?

    薛氏将婆婆的表情看在眼里,便示意自己身边的大丫鬟铃儿:“去帮她们提提食盒,看这两个小东西累的。光顾着要争先,就忘了自个儿的力气有多大了。”

    朱嬷嬷立时接上了嘴:“就是,刚看见唬了老奴一跳小身板儿,若是不爱惜着点,将来可怎么办才好?”边说边拦住了铃儿,示意念奴儿和念娇儿:“怎么好意思让客人动手,还不去帮忙搭把手?”也不知道那食盒里装的是些什么东西,若是过不得眼去,不小心给何家人看到了,那可就真的添乱了。

    念奴儿和念娇儿立刻上前去帮忙,宽儿和恕儿忙摆手谢绝:“重的很,怎么敢劳动姐姐?我们拿得动”

    朱嬷嬷一个冷眼扫过去,宽儿和恕儿就都松了手,任由念奴儿和念娇儿上前搭上了手。朱嬷嬷立刻给念娇儿使了个眼色,念娇儿会意,眨了眨眼,准备一进院子就瞅了机会去查看食盒里的饭食是否合适。

    牡丹的院子里静悄悄的,半个人影儿都不见。岑夫人的脸上越发不好看起来,戚夫人朝朱嬷嬷使了个眼色,朱嬷嬷喝道:“人都到哪里去了?”

    林妈妈和雨荷很快就迎了出来,李妈妈和兰芝却是好半天才手慢脚乱地从右厢房里赶出来,裙带都尚未结好,看着倒像是躲懒才起床的。原来她二人听说何家来人了,不要说闹,就是让人知道和雨荷闹架也是不敢的,忙忙地回房去寻裙子来换,谁知还没弄好人就到了,倒被抓了个现形。

    岑夫人打量了二人一番,笑道:“有些眼生。”

    林妈妈忙答道:“这是夫人见少夫人房里没人伺候,体贴少夫人,赏给少夫人的,她们昨日才来,夫人不认识也是有的。”

    林妈妈这话里有话,刘家明知牡丹房里一直少人伺候,却昨日才赏了人来,而且还是这样的伺候法儿,听着隐情就挺多的。岑夫人拖长声音“哦”了一声,笑道:“看着就是聪明人儿,也是极能干的。”

    戚夫人的脸瞬时黑了,恶狠狠地瞪了李妈妈和兰芝一眼,喝道:“下作的奴才日上三竿还没起床,我不来你们是不是就一直睡下去啊?给我下去自领三十板子”

    那二人叫苦不迭,忙忙喊冤,又要叫雨荷给自己作证。雨荷憨笑道:“夫人饶了她们吧,她们的确是起得比较早的,兰芝姐姐一早就教甩甩说话来着。”

    薛氏感兴趣地笑道:“教了什么?我是很久不曾看见甩甩了,还和以前一样的聪明学得快么?”

    甩甩拽拽地横踱两步,用嘴理理羽毛,拽长了脖子尽力卖弄自己刚学会的新词句:“畜生畜生”眼瞅着雨荷朝自己比了个熟悉的动作,立即兴奋起来,声音高亢地叫道:“病秧子短命”

    众人顿时脸色大变。

    戚夫人银牙咬碎,气势万千地指着兰芝道:“来人呀给我把这粗鄙下作的东西拖下去,重重地打”

    兰芝全身发凉,惊惧地睁大了眼睛:“奴婢没有”随即全身颤抖地瞪着雨荷,话不成句:“你陷害我你陷害我我和你有什么冤仇,你这样陷害我”

    雨荷眼里含了泪,害怕地左看看戚夫人,右看看岑夫人,跪下去磕头道:“夫人明鉴,是甩甩不懂事,乱说,兰芝姐姐没说过这个话。李妈妈,你快给兰芝姐姐做个证呀。”她心里默默念着,对不住了,兰芝,这话你是没当面说过,但你刘家人可说得不少,今日机会难得,自然要叫夫人知道。

    李妈妈嗫嚅着嘴唇,想替兰芝辩别,又怕把自己牵扯进去,想不辩别,又怕过后主家怪她不聪明,在何家面前丢了脸。转瞬间心思打了几个来回,方道:“奴婢作证,兰芝的确没说过这个话。”

    她这一迟疑,在岑夫人看来就是狡辩了,便强忍下心头的愤怒,淡淡地道:“亲家,罢了,何必呢。想必是这扁毛畜生太过聪明,人家说悄悄话,不注意就被它给捡着了,当不得真。我们还是先进去看看丹娘再说。”随即换了张笑脸,扬声喊道:“丹娘,你为何不出来迎接我们,你这孩子,又犯懒了吧?多亏你婆婆不和你计较”

    林妈妈忙上前扶着她,小声道:“丹娘身子不妥,起不来床。”

    戚夫人被岑夫人那句“人家说悄悄话,不注意就被它给捡着了”给呛住,想辩解却无从说起,只得满脸堆笑地陪着岑夫人婆媳俩进了屋。

    戚夫人才一进屋,就看到牡丹只着里衣,披散着头发,光脚趿着鞋,可怜兮兮地靠在水晶帘边,只盯着岑夫人和薛氏看,心里不由“咯噔”一下,只恐牡丹不管不顾地将昨晚的事情嚷将出来,忙抢先一步扶着牡丹,语气亲热地嗔怪道:“这是做什么?不舒服就不要起来了。左右都是自家人,谁还会怪你失礼不成?”边说边朝牡丹使眼色。

    牡丹脸上也没做出委屈万状的样子,只是淡淡地笑,有气无力地道:“长辈们疼爱丹娘,自然不会怪责丹娘失礼。但礼不可废,丹娘不敢仗着长辈的疼爱任性。”说着却是累极的样子,却又不敢往戚夫人身上靠,只兀自撑着。

    岑夫人的心一阵揪痛,这就是自己娇养的儿,含着怕化捧着怕摔的心肝宝贝,在家里的时候,病着时她就最大,如今却要拖着病体起来迎接她婆婆……当下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扶着牡丹,道:“怎么又不好了?哪里不舒服?”

    牡丹淡淡一笑:“昨夜感了风寒。半夜就头疼,这身上也疼得厉害。”

    戚夫人暗里长舒了一口气,忙道:“媳妇莫担心,子舒已经去接祝太医来家了。一副药下去,就好了。”说着殷勤地和岑夫人一左一右,将牡丹扶到床上,要她躺下。

    牡丹诚惶诚恐,僵着身子亦步亦趋。岑夫人哪里察觉不出女儿身体的变化,心中更是忧伤,拿话来试探牡丹,问起昨日的事情,牡丹却是垂着眼,脸色苍白地咬紧口风,声音虽然颤抖,却半点不提自己的委屈。

    再一看林妈妈,眼都是湿的,只是拼命忍着,岑夫人顿时心如刀绞,这是不敢说啊都到了这个地步还不敢说也不知道刘家这母老虎平日里是怎么对待丹娘的。同时又恨起女儿来,怎么到了这个地步还不敢说?这么不争气有心想和牡丹说几句悄悄话,戚夫人却是半点回避的意思都没有。

    薛氏那里也想寻了宽儿、恕儿、或是林妈妈、雨荷说话,也是被戚夫人身边的人给盯得死死的,半点机会都没有。眼看着暂时也是问不出什么来,薛氏便道:“刚才我看见恕儿提着食盒,想必妹妹还没吃早饭?你病着呢,哪里能饿肚子?还是先吃饭再说吧。”

    众人这才忙着张罗饭食,回身却见食盒不见了,问起来,才见念娇儿满脸无奈地和薛氏身边的大丫鬟铃儿一起进来,讪笑道:“此处离厨房太远,两个小丫鬟脚程慢,已经凉了呢。奴婢已经让人去另外取了,还请少夫人等上一等。”

    戚夫人皱眉道:“怎么搞的?还要主子饿着肚子等?”

    念娇儿连声认错。牡丹忙息事宁人:“不必麻烦,我不饿。”边说边满脸痛苦地轻轻揉了手臂几下。

    戚夫人没注意到牡丹的小动作,只顾着遮掩饭食的问题:“不饿就不吃啦?难怪得你身子这么弱。赶紧让厨房重新做热的来”

    岑夫人注意到牡丹的小动作,忙道:“是不是身上疼得厉害呀?哪里疼?让我看看,刮刮痧就好了。”

    牡丹忙道:“不必了吧。”

    岑夫人笑道:“怕什么?你小时候娘可没少给你刮。睡着,叫人拿犀角来”边说边去拉牡丹的衣服,牡丹赶紧拉紧衣服:“真的不必了。”

    她越是不给看,岑夫人越是想看,沉了脸道:“你犟什么?我大清早赶来看你,不就是盼你好么?”

    牡丹垂头不语,松开了手,任由岑夫人将她的衣衫轻轻拉开。
    秒记意千重《国色芳华》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gs_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