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色芳华

作者:意千重

    三十六章商(三)

    放生池边的柳树荫下,整整齐齐地排着大约四五十株盛放的牡丹和芍药,观看的人多,谈价的也多,其中多数人衣着华贵,神态高傲,挑了又挑,却也有那穿得朴素的,在一旁看了热闹,围着那花打转,每见一笔交易成功,大笔的钱自买主手中转入卖主手中时,便满脸的羡慕之色。

    牡丹马术不精,小心翼翼地下了马后,将缰绳扔给雨荷,拉了张氏和孙氏,也围了上去。但见品种远比她想象的更多,虽不见那姚黄、魏紫、豆绿、蓝田玉之类,却也有几株二乔、大胡红、赵粉等传统名贵品种。也还有些大抵后世已经流失,让她叫不出名字来的品种。

    仔细观察后,牡丹心中便有了数。她算是明白为何她陪嫁的姚黄、魏紫,以及那盆玉楼点翠会成为刘畅炫耀的对象,清华郡主为何想霸占,潘蓉为何讨好她,想高价购买了。

    首先,从颜色来看,这些花中,多是单色,复色很少。其中粉色、红色占了绝大多数,黄色、紫红色、白色极少,蓝色及绿色则完全不见,更勿论现代炒得最火的黑色系。就算是现有的这些色彩中,没有真正颜色极正的红色和黄色,红色偏红紫,黄色则偏白。想要一鸣惊人,就需要丰富花色。

    其次,从花期来看,牡丹花期较短,又集中,过了这个季节便不能再观赏,那么多的花,在同期开放,买的人却只有那么几个,价钱和数量上不去,就只能眼睁睁看着它谢了。而平时呢,客人看不到花盛放时的情景,自然也就不可能高价购买。所以真想把它做大,做长,必须想法子延长花期。

    再次,从花朵的形状上来看,此间摆放着的牡丹花品种中,重瓣不多,多数还是单瓣和半重瓣。而明显的,顾客普遍对半重瓣、重瓣类花型更为偏爱,尤其是那种花型端庄、大而丰满的最受青睐,价格也更高。可牡丹认为,即便是单瓣品种,如果颜色稀罕,花型端正、花瓣挺直、不下垂、不变形,也自有它的欣赏价值,遇到喜欢的人,还是能卖上高价。就比如说,玉板白就是此类代表。可惜时间来不及,没能从刘畅那株玉板白上弄个接头来

    牡丹微微出了一口气,漾起一个笑容来,给她时间,她完全有把握培育出新的品种来她可以不依靠任何人,就凭自己的双手过上自己想过的富足生活

    张氏指着其中一株开得正好的大胡红笑道:“丹娘这株不错,买这个”

    那花主是个穿麻衣的中年汉子,见有客人看上了自己的花,忙起身招呼,指点给众人看,夸道:“诸位请看,不是我自夸,今日这些花中,就数我这株花最好您看,一共有八个花苞,现在开了六朵,同一株上,有三种花型”

    牡丹凑过去一看,这株大胡红的确不错,花瓣浅红色,瓣端粉色,花冠宽五寸(约十七厘米),高二寸(约八厘米),雌蕊瓣化成嫩绿色的彩瓣。六朵花中,囊括了皇冠型,荷花型,托桂型三种花型,在今日这些花中,的确算是头一份,但迟迟不曾卖掉,想来价值一定不菲。便笑道:“大哥这花打算要几何?”

    那花主打量了牡丹几人一眼,故意摇了摇头,叹道:“小娘子,你若是随口问问,便不用问了,省得我开了口,你又说我坑骗人。”

    孙氏见他一副瞧不起人的样子,心里就不服气起来,淡笑道:“你且说来听听看?是不是坑骗人,大家伙儿一听,不就都知道了?”

    那花主闻言,伸出根手指道:“十万钱”

    牡丹愣了愣,回头低声问孙氏:“六嫂,现在一斗米多少钱?”

    孙氏先是在她耳边低声道:“一百五十钱一斗,上好的一百八十钱到两百钱也是有的。”接着又大声同那卖花的汉子道:“你这花是出挑,可是却也不值十万钱”

    周围的人见状,都围了过来看热闹。内中一个穿玉色圆领袍子,勾鼻鹰目,三十来岁,又高又壮的络腮胡笑道:“邹老七,早说了你这花不值这许多,六万钱卖了,我也就买了。”

    被称为邹老七的花主抱着手道:“我便要卖这许多你们这几日来看花,可见着谁的比我的更好?”

    众人只是笑,却又道:“过得几日就谢了。”

    邹老七翻了个白眼:“那某就留着秋天卖接头”

    他的人缘大抵是不太好,众人纷纷冲他一挥袖,道:“既如此,你日日来这里作甚?你这株花又能有多少接头?大胡红虽然不错,却又哪里及得上那姚黄魏紫?你要卖几年才能卖上这价?小心跌价”

    牡丹也不管旁人喧嚣,只低头默算,按现代的算法,一斗米大约是十二市斤左右的样子,按两百钱一斗米算,十万钱就是六千斤米,乖乖,够多少人吃一年了?原来当初潘蓉肯出一百万钱给她买那魏紫和玉楼点翠,果然是出了高价,难怪得她拒绝时潘蓉会气成那个样子,说她不知好歹。可是按着现代人炒作兰花的疯狂度来看,又算得什么?

    她在这里低头算账,那邹老七却把气出到她身上了,不耐烦地道:“兀那小娘子,你到底买是不买?”

    对于这种欣赏型的,牡丹本就是了解一下行情,并没有真的打算买。她要买的是那些从山间野地挖了来的稀奇品种和原生品种,又或是产生了异变的花朵,好方便拿了来杂交育种的。可今日看来,却没有什么合适的。况且这邹老七的态度实在太糟糕,她正要摇头,先前不声不响的张氏竟突然开了口:“七万钱你卖我们就买了。”

    牡丹忙阻止她:“五嫂,别……”

    “不就是一株花吗?嫂嫂我买了送你”张氏握了握她的手,示意她别说话,认真地看着那邹老七道:“我干脆,你也干脆些卖是不卖?”

    邹老七有些犹豫,正要开口,先前那穿玉白衫子的络腮胡子突然道:“七万五千钱,卖给我”

    邹老七一听,喜得抓耳挠腮,偏偏又拿眼睛看着张氏,道:“这位夫人,您看?”这络腮胡,也不知是什么来路,在这里转了好几天,买了许多花去,天天都来问他价格,每次却都把价压得老低。如今看着有人要买了,熬不住了吧?

    被人抢着买东西,简直是欺负她们是女人嘛张氏和孙氏俱都大怒,狠狠瞪着那人异口同声地道:“八万钱”

    孙氏极快速地低声对张氏道:“咱们一人出一半”虽然张氏和牡丹更亲一些,但自己也是牡丹的六嫂,哪能五嫂送了东西,六嫂却不送呢?又不是没钱。

    张氏也没说好,也不说不好,只挑衅地看着那络腮胡。

    那络腮胡冷冷地扫了张氏和孙氏一眼,对着那邹老七道:“八万五千”

    孙氏还要开口,牡丹忙制止住她们,对着那邹老七道:“我们不要了。”不是明码标价的东西,最怕遇上的就是这种哄抬的人,谁知道他们是不是做了局?按着先前张氏说的价格,她还觉得划算,如果这样恶性竞价下去,被人套住怎么办?所以坚决不要,及时抽身最好

    张氏和孙氏虽不以为然,但却尊重牡丹的意见。

    邹老七遗憾得要命,却又望着那络腮胡道:“再加点,就是你的了”

    络腮胡冷笑:“人心不足蛇吞象”

    “十万钱,卖与我”随着这声响亮的喊叫,刘畅大步流星地走过来,先恶狠狠地瞪了牡丹一眼,忍住想冲过去掐死她的冲动,背起手挺起胸凶残地瞪着那络腮胡子,暗想道:死女人她以为她搬走她那几盆破花,刘府就从此没有花可赏了么?他才不稀罕只要有钱,什么买不到?

    孙氏与张氏递了个眼色,上前将牡丹牢牢护住,何家的仆役婢女也拥了上去。

    邹老七大喜,又回头看着那络腮胡子:“这位郎君出十万呢。”

    本以为是十拿九稳的,谁知道斜刺里杀出个猛张飞来,何况表情还这么不善那络腮胡子虽见刘畅穿戴不俗,神态张扬,似是什么贵公子,却也不惧,恶狠狠地道:“十一万”

    刘畅冷笑:“十二万”傲然对着那邹老七道:“无论他出多少,我总比他价高”

    那络腮胡子看出他是来找茬的,想不通究竟是自己得罪了他,还是他与牡丹等人是一伙的。便不再与这纨绔子弟一般见识,只看着邹老七道:“我听说你家里的院子靠近百济寺?你这些花都是寺僧送你的?”

    邹老七听他这样一说,勃然变色道:“是不是都和你没关系”接着回头问牡丹:“小娘子,你果真不要了?”

    牡丹自看到刘畅始,便猜他刚才一定是和潘蓉喝酒来着,就有些心慌,虽不怕他当场打过来,却也不想主动招惹他,哪里敢和他抢着买东西,何况还这么贵。当下一手攥紧了马鞭,摇头道:“不要。”

    邹老七看也不看那络腮胡子,对着刘畅道:“这位郎君,是你的了”

    刘畅也不管那络腮胡子杀人一般的目光,淡淡地指了指惜夏:“等着,稍后跟着去拿钱”回头一瞧,牡丹早就和张氏孙氏一群人往另一边去了,完全视自己为无物,不由咬紧了牙根,握紧了拳头,这可恶的死女人

    牡丹本已被败了兴,是要走了的,但又见两个衣衫褴褛,穿麻鞋的年轻小伙子小心翼翼地抬着一株约有一人高的粉色单瓣紫斑牡丹,满脸期待地朝这边走了过来。牡丹只一看,就知道那株紫斑牡丹是野生的这就是她要的东西

    牡丹便改了主意迎上去,问那两个小伙子:“你们这花也是要卖的么?”

    刘畅一见,阴沉着脸也跟了上去。

    。。。。。
    秒记意千重《国色芳华》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gs_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