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色芳华

作者:意千重

    六十章探病

    第二更――

    ――*――*――

    李家住在崇义坊,一样的乌头大门,门房见是何家来人,忙殷勤地引了进去。牡丹是第一次来,不由带了几分好奇。进得里面,堂舍却是五间七架,厅厦两头门屋是三间二架,比起刘家三品官的五间九架和五间五架来又低了一个级别。

    薛氏想到自家小老百姓的三间四架和一间二架,不由又暗自感叹了一番,再有钱又如何,还是不能住这样气派的房子。牡丹见她表情,知她心意,笑道:“大嫂,两个侄儿都是聪慧爱读书的,将来必然能替你挣一副诰命回来。”

    薛氏听得眉开眼笑,仍然谦虚道:“咱们这种人家的子弟只怕是有些难。”官宦之家的子弟萌祖荫,或是经过推荐就可以混到官职,自家的孩子却是必须得硬拼,层层考试,还不见得能得到好职位。明知道极难,可是这世间,就没有哪个母亲不望子成龙的。

    牡丹指指李家的乌头大门,笑道:“这不就是有个现成的例子么?旁人做得到的,我们何家的儿郎一样能做得到。”

    忽听有妇人朗声笑道:“说得对只要肯奋发图强,还怕不能一展冲天么?还没做先就露怯了,实在是不像你的为人,当年你刚嫁来的时候,可不是这样子的。”话音甫落,就见一个身材高大,长得极丰满,满面笑容的中年妇人旋风似地走了出来。

    牡丹的印象中,这并不是李荇的娘――她那位绕山绕水,并不亲近的表舅母。便一边跟着何大郎、薛氏行礼,一边把目光探询地投向何志忠和薛氏,这是谁?

    那妇人上前扶起薛氏,不忙与何志忠打招呼,先就望着牡丹极爽利地笑:“不用问,你一定是丹娘了。我才回来就听说了你,猜你们今日必然上门,果不其然,叫我猜着了。”

    薛氏见牡丹满头雾水,忙道:“丹娘你年纪小,记不得你表姨了。jysjdl.com [乡村小说网]她一直住在幽州的,才刚回来没多久。”

    牡丹才恍然明白,这就是李荇的那位据说能百步穿杨,喜欢养猞猁捕猎的姑妈李满娘,不由悠然神往之,暗想晓得她会不会把那什么猞猁一并带了进京来,要是能看看摸摸就好了,赶紧行了个大礼:“表姨好。”

    李满娘笑道:“你这身板儿,只怕连马都骑不稳吧?”

    牡丹想到自己那实在说不上娴熟的骑术,有些脸红,于是顺着竿子往上爬:“前些年身子不好,所以耽搁了。表姨若是有空,教教外甥女儿。”

    李满娘爽快地道:“这有何难?包在我身上不过你可得吃得苦,不然以后别说是我李满娘的徒弟。”

    何志忠此刻方得了空,插嘴道:“我们来看行之。不知他可好些了?孩子们的舅母呢?”

    李满娘道:“他皮粗肉厚的,不妨事,只是头上倒比身上伤得重,我嫂子正陪着太医开药,所以叫我替她来迎接客人。姐夫里面请。”

    李荇的院子却是个小小的四合院,入眼便是几棵老银杏树,银白的枝干,翠绿的叶子,衬着湛蓝的天空,煞是美丽。廊上围着坐凳栏杆,廊下露天种了十几株长势旺盛的牡丹花。待到牡丹盛开之时,只要坐在廊上就可以近距离观赏牡丹,却是无比舒服。牡丹只一看,就认出都是好品种,何志忠也注意到了,只笑道:“这京中,还有不喜欢种牡丹花的人家吗?”

    李满娘也笑:“我看就没有。”

    小丫鬟进去通报,一个穿象牙白绫短襦,配浅绿折枝花半臂,系淡蓝六幅长裙,白线鞋,梳双垂髫,面容俏丽的大丫鬟笑眯眯地行礼问了好,道:“公子听说贵客到了,忙着梳洗,还请贵客至茶寮稍候。”

    李满娘笑道:“碧水,可是你煮茶?”

    那大丫鬟微笑道:“正是奴婢。”

    李荇院子里这茶寮,却是单独建在一旁,清漆雕花隔扇窗,屋后几从修竹,屋前一棵朱李已经挂了果,光从外面看就已经雅致得很。比之刘家的豪奢,这里却是清雅之极。大郎笑道:“看看行之这屋子,倒叫我自惭形秽了。”

    众人踩着如意踏垛进了室内,但见地面却不是寻常的水磨方砖,而是用上了清漆的桐木铺就的地板,一张冰蚕丝织就的碧色茵褥占了大半,上面置一张长条茶几,上面一套细润如玉的越州青瓷茶碗。右手边又置一张方形茶几,几上满置一套银质的茶碾子、茶罗、盐台、匙子等物,旁边往下矮了三寸许,置一只红泥小茶炉,一个小童正往里添木炭,准备煎茶。

    不要说何大郎感叹,就是见多识广的何志忠也感叹不已:“行之其实是个雅人。”

    李满娘招呼众人脱鞋入座,笑道:“碧水,把好茶好水并你的手艺拿出来,不许藏私。”

    碧水抿嘴一笑,探腰自横梁上垂着的丝绦上取下一只银质结条茶笼,笑道:“水是从常州取来的惠山泉,茶有剑南的蒙顶石花,也有湖州顾渚的紫笋,还有东川的小团,不知姑老爷喜欢哪一种?”

    何家也有好茶,只是这常州取来的惠山泉,实在是太过了,何志忠笑道:“好茶好水,客随主便。”

    碧水为难地看向李满娘,李满娘笑道:“就煎蒙顶石花茶好了。幽州那地方,哪里得这许多好茶?姐夫,你们不怪我贪嘴吧?”

    何志忠大笑:“怎会?”却又低声问李满娘:“我听说行之得了一个煎茶高手,想必便是她了?”

    李满娘微微颔首:“就是她了。”

    牡丹闻言,聚精会神地看那碧水怎生煎茶。

    但见碧水先将制成小方形的茶饼炙干,然后用茶碾子碾成细碎的粉末,小心翼翼地往茶釜里放了水,聚精会神地盯着看,少倾,水面出现鱼眼般的气泡时,立时揭开盐台用银匙舀了一匙盐加了进去,此为一沸。

    牡丹暗自叹息一声。为什么一定要加盐?喝不惯呀喝不惯。

    不过片刻,水四周像涌泉一般出现连珠时,碧水却又用勺子舀了一勺水出来备用,然后用竹夹在水中旋搅,接着将茶末放入漩涡中心。此为二沸。

    茶水沸腾,泡沫飞溅,碧水将舀出的水加入茶釜中止沸,用茶筅快速击打茶汤,使之发泡,茶汤颜色鲜白,育出汤花。此为三沸。碧水此时方才将茶釜自茶炉上移开,往茶盏里分茶。她十指纤纤如玉,动作优雅万分,最难得的是汤花分得特别均匀。

    众人到此已经完全陶醉了,赞叹一番,各自品尝饮用。牡丹从未见过如此讲究精湛的煎茶方式,即便是不合口味,也抱着崇敬的心情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此时流行的却是饮酒豪饮,饮茶也是豪饮,牡丹的动作和众人比起来格格不入,引得碧水看了她好几眼。

    李满娘陶醉万分,一气饮尽,笑道:“碧水这手技艺果然极其难得。不如你跟我去幽州吧?我一定厚待于你。”

    碧水却不正面回答,行了一礼,温婉一笑:“承蒙夫人不弃,奴婢不才,不过雕虫小技尔。听闻百通寺有位全通大师,新茶之技,可以在茶汤表面形成禽兽、虫鱼、花草,纤巧如画,那才是通神之艺。”

    李满娘微微一笑,抬眼望向房外,道:“行之怎地还不来?”

    何志忠道:“他不舒服就不要叫他了,我们略坐一坐,等到弟妹空闲了,道声谢就走。”

    正说着,李荇用木簪松松绾了髻,穿了件湖蓝纱圆领袍子,脚下踩着双木屐,手里提个银瓶,满脸堆笑地走了过来,先笑看了牡丹一眼,团团作揖:“叫大家久等了。”

    何志忠笑道:“听说你头上挨了一瓷枕,人事不省的,很是挂心,此时看你生龙活虎的,我们就放心了。”

    李满娘笑道:“你姑父他们可是才从刘家出来,就直接来了咱们家。”

    李荇笑看向牡丹:“丹娘的离书可拿到了?”

    牡丹见他眼里还有血丝,脸色也还有些蜡黄,不由很是过意不去,觉着自己来探病,却将人家从病榻上弄了起来,实在不妥,便道:“已经去京兆府换了官牒。表哥身子不妥,实在不该起来。”

    “恭喜”李荇开心地一笑,亮出银瓶中的东西来:“这是四川进贡来的浸荔枝,实在难得,正好今日给丹娘做了贺礼。”

    牡丹立刻精神起来,双眼圆睁,四川来的荔枝?用银瓶装着?该不是那一骑红尘妃子笑的那什么吧?待那荔枝入了口,她方才知道,竟然是用盐渍的新鲜荔枝……

    李荇在一旁小心翼翼地打量她的神色,见她表情古怪,有些失望:“丹娘不喜欢吗?”

    牡丹见众人都看向自己,每个人俱都是一脸的满足样,忙道:“怎会不喜欢,我这是太喜欢了,太稀罕了稀罕得过了头了。”

    众人哈哈大笑起来,李荇却又细心,见碧水眼巴巴地盯着那荔枝看,便用拨了一颗荔枝递给碧水:“机会难得,你也尝一颗。”

    “谢公子赏。”碧水满脸欣喜,双手接过,躲到一旁自去品尝。

    何志忠咳了一声:“其实今日来,还有另外一桩事,老贼威胁要去京兆府状告几位表侄。”

    ――*――*――*――

    440的,o(n_n)o谢谢大家的打赏和粉票,太给力了,小意爱死你们了。么么今天还有480的。
    秒记意千重《国色芳华》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gs_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