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色芳华

作者:意千重

    六十一章不要

    第三更送到——

    ——*——*——

    “刘家老贼奸猾无耻,只怕破财也不能消灾,后面还有很多麻烦,若是可以,请几位表侄暂时离开京城躲躲风头,待这里安排好又回来吧?”说完事情的经过,何志忠起身向李满娘和李荇深施一礼,牡丹等人也赶紧起身行礼,表达谢意和歉意。(www.jysjdl.com 乡村小说网)

    李荇侧身躲过,连连叫道:“姑父这是折杀侄儿了。”又骂大郎:“哥哥不拉着,也来凑热闹,这般生分,却是叫我寒心。”

    李满娘皱眉道:“虽说此事因你家丹娘而起,但这亲戚之间,不就是要互相帮衬的么?难道说,他日我家有难,你们就能因为怕麻烦袖手旁观?这般啰嗦做什么他们兄弟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行之被算计欺负了去吧?他们要敢如此,看我不剥了他们的皮。”

    为什么都喜欢多子多福?为什么千方百计要扩展家族的影响力和势力?就是为了危难时刻,大家伸把手就能扶起来,而不是孤立无援。牡丹到了这里后,感受最深的就是在这个人治社会中,家族力量的巨大。

    李家人如此洒脱豪爽,何家人也就不再多说那些感谢的话。何志忠默默盘算着十月出海进珠宝香料时带着李荇一起去,顺带让他发笔财,何大郎则道:“不知几位表兄弟此刻在哪里?”

    “他们长年累月在幽州,到了这里哪里闲得住?昨晚将行之送回来后就又去了,这个时候还没回来,也不知哪里去了。”

    何志忠道:“他们这几日还是不要出去闲逛的好。省得正好撞在那老贼的刀口上。”

    李满娘不在乎地一笑:“怕什么?最多挨顿打罢了。他们还算没笨到那个地步,是误伤嘛谁会晓得一个三品大员会做圈套,又带了人去街上做捉奸、强嫁侄女那种丢脸的事情?他又没穿官服,穿的常服也不是紫色,哪个晓得他真的假的?何况也没真打了他,他自家胆子小怪得谁?”

    众人闻言,全都笑起来。(wwW.jysjdl.com 无弹窗广告)牡丹想到若非刘畅在中间打了个岔,此时纠结的就是自己和李荇了,便偷偷看了李荇一眼,哪晓得正好对上李荇的目光,不由脸一红,垂下了头。

    李荇忍不住翘起嘴角,却又突然想起来:“我娘怎么还没来?”

    李满娘笑道:“你母亲先前是陪着太医开方子,这会儿怕又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吧?”

    牡丹却有些不安,下意识地,她觉得这位表舅母会不会是因为她拖累了李荇,心里不高兴,所以才不愿意来接待他们?她看了薛氏一眼,却见薛氏也正向她看来,看来姑嫂二人都是一样的心思。

    众人又喝了一回茶,方见李荇之母崔夫人带了两个丫头急匆匆地赶过来。她人长得白胖,此刻天气正是最热的时候,待走到茶寮,已是热得不行,与众人见礼:“诸位莫怪,我适才送走太医,却是又安排饭食去了,都到前面去吃饭。”一眼看到李荇,立刻就沉了脸骂道:“我的话都是耳旁风叫你躺着休息,你却爬起来坐着吹凉风,是专和我作对么?”

    李荇全然不怕她,只笑道:“姑父他们难得到我这里来做客,偏巧我那屋子里一大股子药味,总不能叫姑父他们在那里闻臭味吧?”

    崔夫人笑骂道:“就你讲究多,还不快滚回去躺着?差点肋骨就断了,也不知道爱惜自己。”说着眼圈微微发红。

    何志忠大惊:“这是怎么说?”

    李荇阻挡不及,怨怪地瞅了崔夫人一眼,道:“没什么,听她瞎说。若是真的这么厉害,我能起得来身么?不过是点皮外之伤,都怪表哥们太粗鲁,把我当成麻布口袋一样的不当回事。”

    牡丹却是知道一定是刘畅拿刀鞘砍的,也不知道当时下了多大的狠劲,可见是对李荇恨之入骨,不由内疚万分,感激莫名,简直不知该怎么还李荇这人情才好。有许多话埋在心里,却是无法开口说出来。

    大郎皱眉道:“若是皮外伤,我家里有一瓶胡商送的药油,治疗外伤却是再好不过。我这就去拿来。”边说边果真起身要走。

    李满娘伸手拦住他,不以为然地看着崔夫人道:“儿郎家,吃点皮肉之苦算得什么要紧的是顶天立地有出息就算是要送药,也等稍后使人拿来,何必敢这么急?又不是赶着拿来救命”

    崔夫人见儿子怨怪自己,姑子不以为然地看着自己,又见何家人满脸自责之色,只得叹了口气,把话题转开,亲热地拉了牡丹的手笑道:“丹娘,早就想去看你,成日里却总是被俗事缠身。怎么样?一切都顺利吧?这么好的姑娘,他们家怎么就狠得下心?”

    “多谢舅母关心,一切都顺利。这还多亏了舅舅、舅母和诸位表哥操劳。”牡丹抬眼看过去,但见崔夫人梳着宝髻,插着一把精致华美的金框宝钿梳子,穿着家常绯色单丝罗窄袖短襦,系松花绿宝相花八幅长裙,脸蛋圆润白净,一双眼睛笑成弯月亮,看着倒也是很和气的。不由暗想,母亲心疼儿子,有些怨气也是正常,总体看来这表舅母也还是不错。

    何志忠却是暗暗叹了一口气,回头问李荇:“过几日有个宝会,你想不想去?”

    李荇眼睛一亮:“当然想去。”

    崔夫人骂道:“你不好生养病,还到处去”

    何志忠又暗叹了一口气,道:“若是你身子养好了,我便使人来唤你,若是不好,那就等以后吧,反正机会多的是。”

    李满娘却道:“我倒是想去开开眼界,到时候姐夫使人来唤我一声。”

    众人沉默地将饭吃了,崔夫人不许李荇去送,自己陪了李满娘将何家父子几人送至门外,殷勤招呼众人以后多走动。何志忠瞅了个空子同李满娘道:“若是有什么新消息,记得使人来和我说一声,省得我心中挂怀。”不管出多少钱,他总愿意拿出来抹平此事的。

    李满娘懒懒地挥了挥手:“知道了,放心地去吧。”又望着牡丹笑:“过些天我们要出城跑马,你去么?”

    牡丹忙点头:“去的。”

    李满娘笑道:“到时候使人来唤你。你这两天有空多骑骑马,到时候不要从马上掉下来。”

    何家一行人归家时还没来时那么欢喜。崔夫人的态度很明白,到底还是有些怨怪李荇为了牡丹惹出这么多麻烦。然而却也怪不得她,虽然平时两家关系还不错,到底隔了这么远,平时一点小麻烦倒也罢了,惹上**烦却是不一样。

    何志忠悄悄看了垂头沉思的牡丹一眼,忍不住又暗暗叹了一口气。

    何家一片欢欣鼓舞,从刘家拿回去的两千缗钱和二十匹绢摆在岑夫人的房屋的正中,还尚未收起。因为上次有孙氏多嘴惹了祸,这次却是没人敢问牡丹嫁妆钱的事情,只在心里猜了很多遍。

    薛氏却是早就得了吩咐的,主动道:“刘家的钱暂时不趁手,这些是先送回来的一部分,其余的等过些日子再送来。”她这话一出口,就冷了场。

    以刘家人那种不要脸的德行,今日没能拿回家来,以后怎可能再要回来?分明是何志忠、岑夫人偏心长房和牡丹,借这个机会明目张胆地补贴他们罢了。杨氏微微冷笑,张氏垂着头,孙氏、李氏面无表情,白氏和甄氏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眼里看到了不信,却也没多语。

    只有朱姨娘笑道:“丹娘福大,遇到了白夫人和长公主都是好人,所以才会否极泰来。”她的话不出所料的又得了甄氏一个白眼。

    岑夫人才懒得管这许多,只道:“趁着天色还早,先把丹娘的这些东西送到她的库房里去存着罢。你们也是,先前也不吩咐妥当,直接送过去,又白白让人多跑这一趟。”

    众人心说,若是不拿回来现现,谁又知道你女儿“正大光明”地拿回嫁妆了呢?只是高压之下,再有多少想法,也不敢多话。

    牡丹突然道:“慢着,我有话说。”

    众人闻言俱都抬眼看向牡丹。

    牡丹走到房屋正中,对着父母、哥嫂行了一个大礼,情真意切地道:“丹娘多病,从小到大没有给家里尽过责任,只给家里添了大大小小无数的麻烦。出嫁前让父母兄嫂忧心操劳,出嫁后又教父母兄嫂麻烦不尽,破财费力,更别提孝敬父母,实是惭愧之至。然而父母疼爱,哥嫂不计较个人得失,视我如珠似宝,丹娘感激不尽。有心答谢父母兄嫂之恩,可惜我身上的一针一线,都是父母和哥哥们的血汗钱换来的,丹娘唯一能做的,就是孝敬父母,敬重兄嫂,爱惜侄儿侄女。这些天来家里为了我花的钱实在不少,刘家这笔钱,无论多寡,我都不要,请娘将它收到公中去吧。”

    岑夫人闻言大惊,阴沉地瞪着儿子儿媳们。薛氏忙道:“丹娘你想这么多做什么?给你的嫁妆就是你的,谁家女儿不是如此?回了娘家养你一辈子也是应该的,快别说这些糊涂话。”扫视了众妯娌一眼,“你们说是不是这样?”

    众人少不得附和一番。有人相信牡丹是真心的,也有人暗里想,牡丹不过就是欲擒故纵,做作,讨好父母,收买人心来着,那么一大笔钱,真放到她面前,看她舍得舍不得?

    粉红480的。呼……累死俺了……晚上还有520的,但是可能会很晚。有票的筒子继续投,明天继续加更,再次感谢大家,么么。
    秒记意千重《国色芳华》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gs_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