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色芳华

作者:意千重

    七十三章赐(一)

    潘蓉一直跑到大街上方松了一口气,侍从暗自好笑,却不敢表现出来,只肃色道:“世子爷,咱们出来也有些时候了,是不是回去?”

    潘蓉理理衣袍,一扫刚才的狼狈,气定神闲地道:“何家的珠宝铺子在哪里?夫人生辰要到了,我竟然忘了趁这个机会给她添件好东西。走走,咱们去看看有些什么好东西,若是能买到一两件,夫人一准喜欢。”他现在就想知道,李荇买那珠子是准备来做什么的,是赚钱?还是专替某人买的。

    却说牡丹等人从宝会出来后,何志忠就打发了三个孩子回家,自己心情很好地领着李荇、牡丹等人去了自家铺子里说话,对李荇所有的问题知无不答,言无不尽。

    牡丹愧疚地看向大郎,此间最讲究的是子承父业,家族传承。何志忠此举相当于要领李荇入行,类似于以后就要多一个人和他们抢饭碗,特别是李荇这样有官家背景的人,对于大郎等人来说是相当忌讳的。

    大郎收到牡丹愧疚的目光,安抚地对着她一笑,暗示她不要操这些心。何家欠了李家的人情,李荇又不要其他的补偿答谢方式,只好借这个机会让他发笔财,何志忠不见得真的就要领他入行。再说了,假如李荇真的想进珠宝这个行业,何家就算是不帮忙,他也自有他的办法。

    李荇倒是自觉,随意问了几个感兴趣的问题后就不再问了,只笑道:“有些渴了。我记得后面有雅室,不如进去煎茶来喝?”

    何志忠忙请众人进去,吩咐小童煎茶,牡丹笑道:“可惜碧水不在,不然也能再看她煎一回茶。光看她煎茶的动作,就是一种享受。”

    李荇微微一笑:“你若是喜欢,我便把她送你。今晚你就可以喝到她煎的茶了。”

    牡丹见他不像是开玩笑,不由唬了一跳,忙道:“不要,不要。我怎能夺人之好?再说我不懂欣赏,给我真是浪费了。表哥你还是留着她好了。”怎能因为开玩笑的一句话就定了一个人的前途去向?再说她还记得李满娘上次见着碧水烹茶时,就问碧水肯不肯跟去幽州,碧水当时就不肯,又怎会愿意跟着自己去?

    李荇古怪地看了牡丹一眼,突然垂下眼控制不住地翘了翘嘴角。李满娘拉起牡丹的手拍着,呵呵笑出声音来。牡丹急速思考,她刚才的话有错么?她说的可都是实话。猛然想到一种可能,不由脸上一热,掩饰地笑道:“笑什么?”

    李荇微微叹了口气,与何志忠、何大郎凑在一处轻声交谈起来,不时爆发出一阵爽朗的大笑。李满娘将今日买的几件东西翻来覆去地研究了半晌,突然问道:“那枝玛瑙灯树,其实是你家的东西吧?”

    何大郎有些发窘,何志忠原本也没想过要瞒李满娘,便坦然承认:“的确是我家的东西。那可是我压箱底的宝贝,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拿出来。”这东西本来就是何家的,不管刘畅出多少钱,买还是不买,上当或是不上当,最后何家都不会亏。

    李满娘笑道:“是谁的主意?”

    几个男人对视一眼,心照不宣地笑了,李荇扶着李满娘的胳膊笑道:“姑母何必问这么详细?反正谁也逃不掉就是了。”又看了牡丹一眼,指着她道:“今日的事情,就连丹娘也有份呢。”

    牡丹微微一笑,李荇说得对,假如没有她在现场刺激刘畅,刘畅也不会如此冲动,轻易就上了当。不过想必就是此番他不上当,不赔这笔钱出来,日后只要他还想做生意,何志忠与李荇总会有法子叫他吐出来的。

    此时门外传来两声轻响,铺子里的掌柜在外低声道:“东家,外面来了一位自称潘蓉的客人,说是要买您今日从宝会上带回来的那颗珠子。”

    他来做什么?莫非叫他看出来端倪了?何志忠与李荇狐疑地对视一眼,少不得起身去招呼。

    潘蓉勾着脖子,漫不经心地翻看着何家伙计送上来的珠宝,不住地念叨:“不要这些寻常货色,我就要那珠子,价钱好说。”

    何志忠在门外静静站着,听潘蓉将自家伙计呼来唤去,弄个马不停蹄,又大声抱怨了一会儿,方抬步走进去笑道:“潘世子好雅兴。”

    潘蓉立刻上前缠着他要买那颗珠子:“我夫人要过二十岁整生,我寻好宝贝许久了,今日本就看上那好东西,偏您下手快,又因为先前那玛瑙灯树您已经让过我们一回,我实在不好意思和您争。现在我诚心上门,请世伯稍微赚一点,把那珠子卖给我可好?”

    何志忠笑得忠厚之极:“宝贝这东西也要看缘分的,刘奉议郎势在必得,想必是喜欢得紧或是有大用,与我等只为赚钱的人不同,自然要让。至于那珠子,可不是我买的,而是李行之买的。我不过是为了感谢他帮了我家的忙,特意领他进去,助他赚一笔而已。”

    潘蓉睁大眼睛:“那我和他买呀他不是买成两千万么?那么两千五百万卖给我转手就赚五百万请世伯帮我在中间转圜转圜,好么?”

    何志忠不敢轻视这个看似嬉皮笑脸,满脸无害的楚州候世子,认真道:“他肯不肯卖,我不知道。不过我可以替世子问问。”

    潘蓉似笑非笑地盯着何志忠道:“他难道不在这里么?叫他出来直接和我说就是了,世伯莫非是恼我借宝店和旁人谈生意,故而把他藏着?还是他做了亏心的事情,不好意思出来见我?”

    这话说得夹枪带棒的,暗示意味很浓,何志忠面色不变,淡淡地道:“世子爷说这话差了,我并没有说不肯请他出来见您,但肯不肯见您又是他的事情。一样都是客人,我是谁也不好得罪的。还请您恕罪。”

    潘蓉从他脸上看不出什么来,便哈哈一笑:“那就请世伯进去帮我问问吧?”话音未落,就见李荇笑着进来抱拳行礼:“潘世子,您真想买我那珠子?”

    潘蓉挑挑眉:“你以为我巴巴儿地跑来是做什么的?二千五百万,卖不卖?”

    李荇很干脆地道:“不卖只因这宝贝的主人其实不是我。”

    潘蓉心里头“咯噔”一下,莫非那个传言是真的?心中怀疑,面上却不显,嬉皮笑脸地缠上去:“行之,你走南闯北的,什么好东西不见?就替我想想法子,和那人说说,把它卖给我吧?你嫂嫂高兴了,我也感激你的。”

    李荇哈哈一笑,反手抱着他的肩头把他往外拖:“只怕是不行呢,那人也是有大用的。不过我手里倒是有几件东西,果真需要,不妨稍后去看看,可有看得上眼的,只管拿去。走,难得你不恼我了,我做东,请你吃酒。”

    潘蓉眼睛一亮,兴致勃勃地道:“我要去富贵楼来了两个漂亮妞”

    李荇抿嘴一笑:“都依你。”今日必把这小子灌得趴下二人各怀心思,手挽手,犹如亲兄弟一样地离去。

    李满娘、大郎、牡丹几人躲在后面听完,见二人携手去了,李满娘方轻声问牡丹:“你可知道行之这珠子是送给谁的?”

    牡丹笑道:“我不知道。要问哥哥或者我爹。”

    大郎正要开口,李满娘已然笑道:“我告诉你罢,他是替宁王殿下买的。宁王妃要生产了,宁王殿下有心寻一件罕有的宝贝送给宁王妃,再没有这圆圆润润的珠子更合适的了。”她在一旁打量着牡丹的神色,轻轻道:“他一直很得宁王赏识,这次又算不大不小的功劳一件了。”

    牡丹悚然一惊,抬眼看向李满娘。她觉得李满娘话里话外都充满了暗示。是的,李家好不容易才摆脱商人的身份,成了官家,应该倍加珍惜,再接再厉更上一层楼才是。出了李荇这么一个特立独行的人物,按理李家表舅、表舅母一定会很失望,可是他们没有,相反的,他们从来不阻止李荇,而且很宠爱李荇,很看重李荇。这说明什么?“他一直很得宁王赏识,这次又算不大不小的功劳一件了。”那就是说,李荇其实也是在替宁王办差。

    李满娘看到牡丹的眼神,知道她已经明白了,便不再提这个话题,笑道:“这是他们男人的事情,咱们不管他,后天我们几个旧相识要去启夏门外跑马,你要去么?”

    牡丹心情百结,还是嫣然一笑:“表姨是要与朋友们一起去,我跟着方便么?”

    李满娘拍拍她的手:“方便,怎会不方便?到时候我使人来唤你。年轻人就要多出来走动走动才好。”

    大郎在一旁默默听着,突然插话道:“丹娘,我给你看了一块地,正好就在启夏门外那一片,到时候你可以去看看。”

    李满娘好奇地道:“怎么?你要买地?”

    大郎憨厚的一笑:“丹娘立了女户,要在外面修个庄子,买点地种花玩。”

    李满娘赞同地点头:“找点事情来做比闲着好。”

    几人送了李满娘归家,崔夫人欢天喜地的迎出来,要留何家人吃饭,何志忠还未答话,岑夫人已然客气有礼地拒绝,崔夫人也就不再多留。牡丹正要上马,岑夫人面色沉重地朝她招手:“丹娘,你来和我坐车,我有话要和你说。”
    秒记意千重《国色芳华》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gs_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