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色芳华

作者:意千重

    七十七章好宴(二)

    待到牡丹几人赶到地头时,众人早就到了,在黄渠边上的柳树荫下笑闹着等待她们。[www.jysjdl.com 超多好看小说]窦夫人同李满娘商量:“我看这里不错,就在这里歇歇吧?”

    黄渠是芙蓉池的水源,水又大又清澈,堤边密植柳树,树下芳草茵茵,的确是很适合野宴的好去处。李满娘应了,叫随从上前去布置屏风,铺茵席,把带来的食品酒水等拿出来摆上,又问适才是谁拔了头筹。

    “当然是我啦,怎么样?好看不好看?”一位姓徐的夫人笑着迎上来,炫耀地把头伸到李满娘与牡丹跟前左右晃了晃,发髻上的蝴蝶结条钗微微颤动,仿佛要振翅飞起一般。

    李满娘掐了她一把,笑骂道:“你就得瑟吧。”

    一位姓黄的夫人笑道:“谁不知道她的脾气,输了就要哭,赢了就要炫耀,为了咱们大伙儿耳根清净,还是不要她哭了吧,所以都让她赢了。”

    徐夫人柳眉一扬,扑过去掐黄夫人的嘴,笑骂道:“手下败将,就只剩一张嘴利索。”二人不顾形象地扭成一团,众人皆在一旁看笑话,气氛很是热烈轻松。

    李满娘笑得眉眼弯弯,问牡丹:“怎样?和你在刘家遇到的那些人不一样吧?”

    牡丹在太阳底下跑了一歇,身上出了一层薄汗,边拿帕子搧风边笑:“的确不一样。”这些武官夫人的作派,更像是现代闺蜜之间的那种交往方式,又轻松又畅快,没那么多讲究。不像白夫人那样的世家贵族女子,一言一行总透着一种优雅持重,虽然觉得赏心悦目,却也觉得沉重拘谨。

    说话间,侍从已经将茵席、酒水吃食等布置好,招呼众人入席,雪娘自然跟着牡丹坐在了一处,缠着牡丹道:“姐姐身上这荷花香味儿比先前又更香了,我曾听人说,有些香出汗后会味道会更好闻,看来是真的。配方是怎样的?”

    牡丹听雪娘如此说,将衣袖凑到鼻间嗅了嗅,果然香味更浓,便道:“是我家哥哥配的,我也不知具体怎么弄,你若是喜欢,回去后我装些请我表姨转交给你。”

    雪娘笑道:“何必这么麻烦,我家住在布政坊,到时候你直接使人送去我家就行。我们才从外地来没有一两年,也不知道什么才是好香,我常常被人笑。这回好了,你家开着香料铺子,一准儿比旁人懂,有什么好香,你只管和我说。看谁还敢笑我。”

    牡丹默了一默。依她看来,并不是雪娘用的香不好,那些人不过是欺他们不是世家名门,出身不高而已。门第之见,不管是什么时候都存在的。不过她并不想和雪娘讨论这个话题,很热情地答应雪娘,如果有什么新香配出来,一准第一个和她分享。雪娘很高兴,顿时对牡丹又亲近了几分。

    那位爱逗趣的黄夫人拍拍手,笑道:“就这样干喝干吃的不好玩儿,咱们用酒胡子来劝酒吧。”这一提议得到了众人的附和。

    黄夫人叫众人围坐,命人将一只银盘子放在正中,把一个雕刻成高鼻碧目、胡人形象的偶人拿出来,放在盘中旋转,酒胡子停下来时指到谁,谁就须饮酒。酒胡子一开始旋转,众人就开始鼓掌尖叫,唯恐停在自己面前。

    牡丹先前还矜持着不好意思尖叫,后来第一杯酒落入她口中之后,她也顾不上那许多,跟着众人一起鼓掌尖叫。正在玩得开心的时候,忽听得一阵马蹄声疾响,一大群人大声唿哨着从京城方向向这边疾驰而来。

    众人暂时停了游戏,纷纷起身看热闹。但见宽阔的官道上奔来一群衣着鲜亮的人,有男有女,都很年轻,胯下的马匹清一色的高头大马,五彩璎珞装饰,很是讲究,当真是鲜衣怒马,肆意飞扬。

    当先一个穿红衣的女子梳着堕马髻,天生丽质,笑容靓丽,她使劲挥着马鞭,聚精会神地看着前方,不时还玩点花样,左右挥起鞭子去拦阻快要超过她的人。

    牡丹看得清楚,此人正是清华郡主。她不由暗想自己的运气为什么这么背,出来一趟也要遇上这个瘟神。本着不惹麻烦的原则,牡丹决定坐回去,不让人发现她。

    突然有人尖叫一声,说是谁堕马了,马蹄声顿时乱了节奏,接着一群人四散开来,尽量不让自己的马蹄踩上堕马之人。牡丹躲在李满娘的身后看得明白,堕马的是个穿蓝色圆领袍子的年轻女子,她一只脚还挂在马镫上,被惊慌失措的马拖着往前跑,既不挣扎也没叫喊,悄无声息的,仿佛死了一样。

    与她一起去的人都在控制自己的马,一时之间也没谁顾得上去管她的死活。牡丹感觉到自己的全身出了一层冷汗,控制不住的轻轻颤抖起来。因为她看到,那匹马之所以会出意外,似乎是因为清华郡主的鞭稍扫到了那马的眼睛。也不知道又是个什么悲催的女子,不小心得罪了清华郡主,才会吃这么大的亏。

    正在沉思间,李满娘已经飞快地跑出去,从侍从身上拔了一把刀出来,肥胖的身子很灵活地翻身上马,一扬鞭子追了上去,追上那匹惊马后,一探腰,一扬手臂,寒光一闪,马镫系绳被割断,那女子委顿落地,马儿狂奔而出,李满娘也随即勒马停住,收起手中的刀,翻身下马,蹲下去看那女子的情况。

    这个时候,清华郡主等人已经勒马倒了回来,很快就将李满娘和那个女子围在了正中。窦夫人与黄夫人等人对视一眼,决定都上去看看,以免李满娘好心还要吃亏。

    牡丹有些犹豫,她也想上去看看李满娘,但直觉告诉她,她还是不要出现在清华郡主面前的好,否则说不定会起反作用。雪娘可顾不上这么多,使劲拉着牡丹的手,崇拜地道:“姐姐我们也去看看。看不出来李夫人这么胖,却这么利索。”

    牡丹收回手,赶到窦夫人面前道:“夫人,我有话要和您说。”

    窦夫人心里牵挂李满娘,生怕她吃亏,觉得李满娘带来的这个表侄女到底是怎么回事,不但不关心,还在这里添乱,便有些不耐烦:“等下再说。”

    牡丹顾不得那许多,急急地道:“领头的人我认识,是清华郡主。她和我有些宿怨。”

    这个提醒很关键,这群人不是普通人,是宗室贵戚,那么处置交谈的时候就要讲究方式了。窦夫人眉间的不耐消散开去,低声吩咐牡丹:“那你就和雪娘待在这里,不要过去,我们去看看就行。不会有事的。”

    雪娘很是不满,架不住母亲严厉的目光和牡丹心事重重的样子,终究还是很乖巧地拉着牡丹的手道:“那我陪何姐姐在这里等着。”

    二人立在屏风后,隔着屏风的缝隙往外看。但见窦夫人领着几个女人神色肃穆,昂首挺胸地走过去,站在人群外说了几句话后,人群散开,露出里面的情形来。那个堕马的女子死气沉沉地平躺在地上,李满娘正在检查她的伤势,一个穿胭脂红胡服的女子焦急地蹲在一旁守着。

    一个穿绿色胡服的年轻女子神情激动地指着清华郡主正在说什么,清华郡主满脸无辜地看着那个女子,低声说了句什么。那穿绿衣的女子大怒,不假思索地扬起鞭子要去抽清华郡主,其余人等赶紧拦住,乱作一团。清华郡主在一旁冷冷地看着,也不躲避,也不劝,坦然自若,半点心虚愧疚都没有。

    雪娘刚才已经得知清华郡主的身份,从牡丹口里问不出二人之间有什么宿怨来,便对那穿绿色胡服的女子身份感了兴趣:“这个也是位郡主吧?看她敢拿鞭子抽郡主呢。”

    牡丹道:“大概吧。”这个穿绿衣的女子,她记得端午节时在康城长公主的看棚里曾经看到过的,当时这个女子头上戴了一顶很精致的金丝编制的花冠,又总和清华郡主窃窃私语,所以她就多看了两眼。她还以为这人和清华郡主的关系很好,今日看来,却又是水火不容了。但她可以肯定一点,躺在地上那个女子,身份一定比不上清华郡主,不然清华郡主也不敢如此嚣张。

    不多时,有人弄了个简易的担架过来,小心翼翼地将那堕马的女子抬上了担架,那穿绿衣的女子被众人劝住,愤恨地对着清华郡主吐了一口唾沫,对着李满娘行了个谢礼,带着那穿胭脂红胡服的女子和十来个随从打扮的人跟着担架折身往京城方向去了。

    清华郡主此时已经笑盈盈地同李满娘、窦夫人等人搭上了话。牡丹不知道她们在说什么,但可以看到李满娘和窦夫人脸上的为难之色和拒绝之意。清华郡主却如同牛皮膏药一般,竟然率先往众人宴游的地方走了过来。

    牡丹吃了一惊,还是躲不过?她握紧拳头,既然躲不过就坦然面对,难不成她还能躲一辈子?封大娘与雨荷对视一眼,不露声色地上前围在了牡丹身边,牡丹轻轻出了一口气,笑道:“不怕,今日当着这么多人,只要我们足够小心,她不敢乱来。”话是如此说,她心里却直打鼓,刚才那堕马的女子不就是当着一群人遭了暗算的?

    说话间,清华郡主已经到了屏风外。

    ——*——*——

    9点钟照例有725的加更,继续求票哈,25张加一更,嘿嘿
    秒记意千重《国色芳华》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gs_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