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色芳华

作者:意千重

    九十一章开端

    午后暴烈的日光把柳树的枝条晒得蔫巴巴的,就连树上的鸣蝉也叫得有气无力,“知了……”一声之后,要良久才能又叫出第二声来。然而楚州候府内碧波池边的水亭里却是凉风习习,清净幽雅。

    水亭四周的槅子门都被卸了下来,以便池水的清冽气息和池中盛放的白莲花香能随风飘入亭中,白夫人手持一卷书半歪在藤床上,看一会儿书又含笑扫一眼身旁正由乳母陪着,在席子上滚来滚去,玩得不亦乐乎的儿子潘璟。眼见儿子胖胖的小脚将水葱夹贴绿锦缘白平绸背席子蹬得起了皱,不露声色地探手将席子捋平,又怜爱地将儿子的红绫裤脚拉下来,帮他盖住小胖腿。

    乳母见状,紧张地站起身来,赔笑道:“夫人……”

    白夫人理理自己的碧色单罗披衫,轻轻摆手:“不干事,小孩子本就爱玩儿,你晚上的时候小心着意些就是了。”话音刚落,潘璟就翻身坐起,一把揪住她的袖子,要去夺她手里的书,嘴里的口水滴在碧色单罗上,很快晕开一大片。

    白夫人怜爱地将他抱起放入怀中,笑道:“阿璟也要读书吗?来,阿娘教你。”

    碾玉手里捧着个精致的瓷盒子进来,见状笑道:“小公子年纪小小就偏爱读书,又天资聪慧,想来将来必是文采风流之人。”

    白夫人微嗔地瞪了她一眼,道:“这些话少说给他听。玉不琢不成器,再聪明都得仔细教,仔细学才是。”看到碾玉手里的瓷盒子,脸色突然沉了下来:“是什么?”

    碾玉但笑不语,只将盖子打开递过去。盒子里百来块铜钱大小的香饼码得整整齐齐的,白夫人凑过去一闻,神色便有些恍惚。碾玉笑道:“夫人觉得此香如何?”

    白夫人收起恍惚的神色,别过头去摸摸潘璟的头,淡淡地道:“不过尔尔。”

    碾玉故意委屈地撅起嘴来:“那送香的人若是知晓她精心窖藏了四十九日方才得成的香就得了夫人这么一句评语,还不知道要怎生难过呢。她适才还说,这香秉性恬澹清净,夫人想来会爱。奴婢这就去退了它,就说我们夫人根本瞧不上。”说完果真转身要走。

    恬澹清净?这话不似潘蓉那个花花太岁能说得出的话。白夫人忙叫住碾玉,沉了脸道:“死丫头,还敢和我拿乔。快说到底是谁送来的,我就饶了你适才不敬之罪”

    碾玉掩口轻笑,双手递上瓷盒,道:“乃是何娘子使她身边的那个叫雨荷的丫鬟送来的。说是上次端午与夫人别过,便在家中亲手调制了这深静香,窖藏期满,试香之后觉得不错,才敢送来给夫人赏玩。”

    “端午已经过去这么多天了啊……”白夫人微微有些怅然,“她倒是有心了,先取一片来试试,人呢?”

    碾玉手脚利落地自床头取了一只银鎏金香炉来,取了一片香饼焚上,答道:“还在外面候着呢,您要见她么?”

    白夫人道:“我自然要见,总要回礼是不是?”她轻轻嗅了一口香,暗想,说是恬澹清净,其实闻上去却是有些寂寞,果然是很合她的心意。何家的丹娘,即便再要强,实际上内心也和她一样是寂寞的吧?

    雨荷落落大方地跟在碾玉的身后,目不斜视地走进水亭,利落地朝白夫人行礼问好:“夫人安康,我家主人向夫人问好。”

    白夫人扫了雨荷一眼,但见她穿着淡青色的绫襦配月白色的长裙,一双眼睛又圆又大,嘴角含笑,靥边隐现一个梨涡,看着又讨喜又干净,便笑道:“坐吧,许久不见你家主人,她可安好?”

    一旁伺候的小丫鬟递上锦兀来,雨荷谢过了,斜签着身子小心坐下,鼻端嗅到香炉里散发出来的熟悉的香味,心中一松,笑容越发灿烂:“我家主人很好。她心中一直甚是牵挂夫人,只是不便登门拜访,只能亲手制了这深静香来,还望夫人不要嫌弃。”

    白夫人自是明白牡丹不便登门拜访的缘由,便微微一笑:“她有心了,这香我很喜欢。适才听碾玉说,一共窖藏了四十九日,想必你是知道方子的?”

    雨荷来之前便得了牡丹的嘱咐,也知晓这些公卿人家用香有讲究,必会问明方子,确认无疑之后才会使用,而白夫人先就拿来用上了,已是表示对牡丹的足够信任。忙打点起精神回道:“是,这是我家娘子回家之后制的第一种香。她制香之时,奴婢一直在一旁伺候。用的白蜜五两,用水炼过去除胶性,慢火隔水蒸煮半日,用温水洗过备用。海南沉水香二两切成指尖大小,与胫炭四两一起杵捣成粉末,用马尾筛筛细。再与煮过的蜂蜜调成剂,窖藏四十九日,取出后加入婆律膏三钱,麝香一钱,安息香一分,调制成香饼,遂成此香。”

    白夫人抿嘴一笑,道:“配方并不复杂,香味却极出众。上次端午节晚上的事情我听说了,因着知晓她无事,故而也就不曾特意去探望她。她最近都在做些什么?”

    雨荷心知以白夫人的身份,自有其难处,便将牡丹在黄渠边上买了房地,修建园子种牡丹的事情说了,白夫人听说是福缘和尚以牡丹画的底稿为基础设计的园子,不由大感兴趣:“如今建成什么样子了?真希望赶紧建好,我也好去凑凑热闹。”

    雨荷忍了好几回,总算是按着牡丹的吩咐,没有将宁王府田庄管事的刁难说出来,只道:“还早呢,大约明年春天才会成点样子,听福缘大师说,要想看到诸般美景,就算是精心打理也只怕要两年后才能如愿以偿。”

    二人又说了一回闲话,一旁的潘璟便闹腾起瞌睡来,雨荷忙起身告辞,白夫人也不多留,只叫碾玉捧出两管刻花染绿的象牙小筒来,笑道:“你家多的是好香,我就不班门弄斧了。只这两管甲煎口脂是我自家闲来无事时亲手做的,润唇效果极好,颜色也娇嫩,外面买不着,她青春年少,正是该打扮的时候,带两管给她试试。”

    雨荷起身行礼谢过,又由碾玉送了出去。二人走至二门处,碾玉见左右无人,携了雨荷的手亲热地道:“妹妹回去后记得和您家娘子说,若是有空要出游之时,不妨来约约我们夫人,她成日里总关在这府里,闷得慌。要是那园子建好了,第一个可得告诉我们夫人。”作为白夫人身边伺候多年的贴身侍女,她很敏感地感受到白夫人喜欢牡丹,自然希望白夫人能和谈得来的人多出去散散心。

    雨荷笑道:“姐姐放心,我回去后一准和我家娘子说。她非常钦佩夫人的为人,只是不好亲自登门拜访。”

    碾玉点头道:“你家娘子的难处夫人都知道,那些谣言我们也听说了,当时我还建议夫人让我去看看你家娘子。但我们夫人说,你家娘子高风,想来不会把这种小事放在心上,去了不如不去。倒是上次打马毬时听说她犯了病,有些担忧,但没两日又听人说看到她骑马上街,便猜着没什么大碍。”

    雨荷闻言,暗想白夫人果然是个面冷心热之人,原来一直都关注着牡丹的事情,顿时又感激又替牡丹生出一股知音之感来,骄傲地道:“夫人真真聪慧,一猜一个准。[www.jysjdl.com 超多好看小说]当时那些话传出来,家里的人个个都难过不平得很,但我家娘子偏不当回事,该吃就吃,该睡就睡。第二日照旧出门办事,遇到那些不怀好意的人上前打招呼,她也笑着回答,比个男儿的心胸还宽阔呢。您不知道,这些天我们总骑马去庄子里,虽然辛苦,却是半点都不闷的。”

    碾玉听得又高兴又羡慕:“是么?真是太好了。夫人已经很久没有去跑马了,改日我求她领我们去你们的庄子上看看去。”纵然平日里也有随着白夫人去参加高门大户里各式各样的游宴,但总归是为了交际应付,什么讨厌的人都有,始终不自在,也更谈不上高兴,哪里有去郊外这样轻轻松松地玩自在?

    雨荷兴奋地笑道:“一定呀我们房子后面有片桃李林,现下有些李子已经熟了,又甜又脆,桃子也快了,真正好玩得紧。”

    二人走至角门处,正要道别,忽见侧门里刘畅和潘蓉前呼后拥地走进来,荡起香风一阵。刘畅一眼看到言笑晏晏的雨荷,眼皮抽搐了一下,站着就不动了。

    雨荷眼角瞅到刘畅,唬了一大跳,暗呼自己真倒霉,出门就踩到屎。和碾玉使了个眼色,转身就要走,才踏出一步,就听刘畅冷冷地道:“站住”

    雨荷只当耳旁风,越发埋头快步往前走,若不是还顾及不能太明显,几乎就要跑起来了。碾玉暗自叫苦,上前挡住刘畅的目光,笑着行礼道:“奴婢见过世子爷和奉议郎。”

    潘蓉似笑非笑地看了刘畅一眼,问碾玉:“那是谁?怎么看着面生,不似我们府里的人?半点规矩也没有,没听见奉议郎叫她么?怎地似见了鬼一般?就这么可怕?”

    他这话听着是在责骂碾玉和雨荷,实际上却是在嘲讽刘畅。刘畅却似全然没有听见,一步跨出去将门给堵住了,冷笑着瞪着雨荷道:“好个惯会装聋作哑的奴才这般忙着逃走,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么?”

    雨荷见走不脱,只得对着他草草行了一个礼:“奴婢见过刘奉议郎。您可真会说笑,这候府可不是什么随便地方,哪里容得奴婢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刘畅见雨荷如避蛇蝎,牙尖嘴利的样子,又想到从前她在自己面前那种又可怜又讨好的样子,一种说不出的滋味袭上心头,抿紧了嘴不说话。他不说话,雨荷便大着胆子绕过他继续往外走,他看到雨荷的举动,犹如被踩了尾巴的猫,顿时炸了毛,厉声喝道:“好大胆的奴才我让你走了吗?”

    一旁的碾玉心想这是夫人交给自家的差事,无论如何也得将人平安送出门,晓得在这里和刘畅撕扯不清,不如赶紧回去搬救兵。哪晓得才转了身,就被潘蓉叫住:“什么小事都拿去麻烦夫人,你真是太不懂事了”

    碾玉涨红了脸,也不刻意讨好隐瞒潘蓉,咬着唇道:“她是奉命来送香给夫人的,夫人嘱咐奴婢一定要好生将她送出门去。”这是候府的客人,而不是刘家的,如今她只希望潘蓉能看在白夫人的面子上不要任由刘畅在候府闹出事体来,不然丢的可是白夫人的脸。

    果然潘蓉虽然还吊儿郎当的,但还是答道:“知道了,她一定能好好活着走出这道门去就是了。你要不放心,就在一旁看着,稍后夫人问起来,你也好交差。”

    自家主人的脾气自家人知道,只要潘蓉说了不会让雨荷出事就定然不会,碾玉得到这句承诺,便也松了口气,递给雨荷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守在一旁静静观望。

    却说雨荷见刘畅这是成心要将脾气发到自己身上了,潘蓉又是一副看热闹的嘴脸,索性站直了坦然对着刘畅道:“奴婢是何家的奴婢,今日是来候府送东西的,现下事情已经办妥,家主还等着奴婢回话。刘奉议郎这样拦着奴婢不许走,是何道理?”今非昔比,他有那发不完的臭脾气还是留着回家去对着那些喜欢承受的人去发,少对着她来。

    刘畅一时语塞,他那儿能说他就是看到和牡丹有关的人就觉得不顺眼?看到雨荷就习惯性地想发作?明明上次说是病了,他还等着何家人又去求他呢,他都等急了还没见到人去,正要使人去打探,结果就看到人家生龙活虎地在街上乱走,笑得比谁都灿烂。他才明白过来,牡丹当时就是装的她果然从此以后再也用不着求他了他们都是把他利用完就扔了,一想到这个他就恨得发抖。

    雨荷这死丫头,从前就敢装可怜和他对着干,现在越发的无法无天,目中无人,就算她现在不再是刘家的奴仆,他也好歹是个官难道不该对他毕恭毕敬的么?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可叫他随便寻个由头抽雨荷几鞭子,让雨荷在候府门口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嚎,他还做不出来。

    潘蓉在一旁仿佛能看清他心中所想一般,上前一步站在他和雨荷中间,咋呼呼地对着雨荷吼:“你这狗奴才什么何家的谁家的?既然都知道叫奉议郎,就该懂得那是官难道你不该行礼问好么?难道你不该毕恭毕敬么?怎么和见了鬼似的还敢这样大胆无礼的说话简直是讨打就连我都看不过去了,若不教训你简直不舒服”

    雨荷却是一点都不怕潘蓉,只盯着刘畅看,见他神色忽明忽暗的,心里也害怕他会突然发疯,真给自己两下可是吃不了兜着走,自家又疼还要给牡丹添气,得不偿失。正自思量间,忽见潘蓉在一旁直朝自己使眼色,忙道:“奴婢适才失礼了,还请刘奉议郎大人大量饶了奴婢这一遭。您若是没有其他吩咐,奴婢就告退了。”特意从潘蓉身边绕过去,借着他的身势一溜烟溜了。

    这次刘畅没有拦雨荷,看着她身后有鬼追似地飞快出了角门,转瞬不见,突然没了再和潘蓉进去饮茶说话的心思。索然无味地道:“我回家了。”

    潘蓉以为他会追去刁难雨荷,一把拉住他道:“来都来了,何必呢?自你当了差,我们就难得碰在一起,好容易遇到这个机会,休要为那种人败了兴。”

    刘畅扫了他一眼,见他一脸无辜殷勤样,淡淡地道:“你放心,我还不至于那么无聊。”

    潘蓉眨眨眼睛,作莫名状:“嗯?你说什么?”

    刘畅见他装糊涂,轻轻叹了口气:“我只是,气不过。”

    潘蓉嗤笑了一声:“就这么点出息么?不过一个皮相好点,脾气凶点的女人而已,还是你先不要的她,至于么?去吧,去吧”说完一挥袖子走了。眼见刘畅出了门,又回头嬉皮笑脸地望着碾玉:“夫人在哪里?我刚才可都是为了她,她总不至于给我冷脸子看了吧?”

    看到潘蓉这副样子,碾玉暗里替白夫人叹了口气,鸣了几声不平,施了一礼,前面引路不提。

    刘畅回到家中,才刚把衣服换了,纤素就打扮得花枝招展,香气袭人地捧着一碗绿豆冰碗来献殷勤:“公子爷,天气热,您先用用这个。”说着就往他怀里蹭,拿了银匙舀了一匙要往他嘴里喂。

    刘畅不耐烦地将她推开,冷声道:“夫人的身体怎样了?”

    纤素黯然失色,收回银匙,无限幽怨委屈地觑着刘畅道:“奴婢倒是有心伺奉夫人,但就凭奴婢这卑微的身份,哪里能进主院去伺候?就是碧梧姐姐,本是在夫人身边伺奉的,但听说雨桐姐姐人不舒服,也不得不去照顾一二。”

    刘畅自动略过她这些有的没的,藏了十二个心眼的话,直截了当地问:“那是谁在夫人身边伺候?”

    “是玉儿姐姐。”纤素见刘畅不理自己的茬,失望得不得了。她本想着,待到新妇进门,对方又是郡主,自己若是想进一步,短时间之内都是不可能的,要就要趁早讨得刘畅的怜惜,在郡主进门之前解决了。但这样子竟然是没指望了,不过也有令人振奋的好消息,那就是刘畅听说有孕的雨桐不舒服,竟然没反应这样好啊,有孕都没宠,无孕就更翻不起风浪了

    见刘畅起身往外走,她忙追了出去:“公子爷,您晚上想吃什么?奴婢刚学了一样菜……”话未说完,刘畅已经头也不回地走远了,难过得她咬湿了一块好帕子。

    刘畅走到戚夫人的房外,念奴儿忙打起帘子,往里通报:“夫人,公子爷来了。”

    “呯”地一声脆响,瓷器摔坏的声音从房内传来,戚夫人刺耳的怒吼声随即响起来:“叫他滚他来做什么?是来看我有没有被他气死的么?滚”紧接着又是玉儿低低的安慰声。

    念奴儿担忧地看了刘畅一眼,自从清华郡主摔下马之后,戚夫人很是高兴了一阵,给菩萨的供奉都要比往日精致得多,就巴不得清华郡主赶紧翘脚才好,哪成想,人才醒过来,还没确定是不是瘫子,刘畅就当着宗室的面说了那种话紧接着赐婚的旨意就下了,硬生生将戚夫人给气得晕厥过去从那之后,人就躺下了,凭添一个胸口疼的毛病,脾气也越发暴躁。吓得老爷家都不敢回,经常在衙门里值宿,越发激发得戚夫人的病更严重。

    刘畅皱了皱眉头,狠狠一摔帘子,就立在门口大声道:“事到如今你还要怎样?别人不体谅我也就罢了,你也来逼我得,你不想看到我是不是?我走”是时,清华郡主伤势不明,偏生当着那许多宗室的面,算计他,逼问他是不是嫌弃她不要她了,他敢说不要吗?除非他以后都不想再混下去了。

    戚夫人听到他说这个话,心里又有些不忍心,却又拉不下面子喊他回来,当头吐了玉儿一口唾沫:“作死不懂得赶紧去劝住吗?”

    玉儿忍辱负重地行了个礼,背过身才敢擦脸上的唾沫,快步追上刘畅,苦苦哀求:“公子爷,夫人病着呢,她心里一直就记挂着您……她也是因为心疼您才会生的病……”

    刘畅站在原地叹了口气,不耐地道:“夫人心情不好,见了我病情想必更重,还是等她心情好了再说”

    话音未落,就见越发胖了的朱嬷嬷波涛汹涌地奔过来:“不得了了,雨桐姑娘小产了。”

    戚夫人在里面听见,尖声怒骂起来:“好端端的,怎会突然就小产了?”玉儿吓得脸色惨白,连连后退,只巴不得赶紧躲开这些是非才好。

    刘畅才出了院子,就被雨桐身边伺候的丫鬟哭着脸拦住,求他去看看雨桐,说雨桐不想活了,刘畅只觉得一把重锤在他脑子里一下一下地砸,几乎要将他的脑袋给震裂。

    六k,咬着小手绢,左晃晃,右晃晃,哭喊道:“扫荡粉红票让伦家的粉票保六争五吧”
    秒记意千重《国色芳华》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gs_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