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色芳华

作者:意千重

    吾旧域名被人转走。请大家用新域名访问,有用户和各位站长的支持我们会做得更好,希望大家理解

    149章扔出去

    “哎呀,是大郎呀,你快请进,你祖母早就盼着这一天了。这下不知该有多高兴呢。”用一种看似和蔼热情,实则优越的,挑剔的目光打量着蒋长扬。长得具体还是要像朱国公一些,甚至有个与朱国公一模一样的下巴,但是他五官的线条又远比朱国公精致许多,个子也更高。完全没有她所想象的那种蛮横粗野劲儿。可是他这身装扮,实在是让人一看见生气,就生怕旁人不知道他升官得了奖赏么?穿给谁看呀。

    杜夫人看看他带来的小厮手里抬着的一个大箱子,不由愤愤不平,暗自骂了一声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显摆什么

    相比杜夫人认真细致的观察,蒋长扬只是淡淡地扫了她一眼,抱了抱拳,喊了一声:“杜夫人。”然后就闭上了嘴,目不斜视地往里走。

    杜夫人心里不舒服,抬眼看向蒋长扬身后的蒋长义,很温柔地道:“义儿,你们是在哪里遇上的?”

    “回家的路上遇到的。”蒋长义小心翼翼地说了,目光落在杜夫人的盛装华服上,轻声道:“母亲,适才可是有客人来过?”

    杜夫人遗憾地道:“是闵王,才刚走呢。你们要是早来一步,就能遇上了。”听她的口气,似乎朱国公府面子极大,闵王是专上来做客一般。

    蒋长扬没什么表情,充耳不闻,目不斜视地跟着引路的仆人往前走。

    蒋长义却满脸的惊讶好奇遗憾:“闵王殿下?”

    杜夫人“嗯”了一声,将他脸上的惊讶好奇遗憾统统收入眼里,回头望着蒋长扬:“大郎啊,你这次来家里可要多住些时候。我们一家子好好团圆一下,只是可惜你父亲和二弟刚出了远门,不然今夜一定要好好吃顿团圆饭。”

    蒋长扬淡淡地道:“既然国公爷和二公子不在家,我看看老夫人就走。(wwW.jysjdl.com 无弹窗广告)夫人不必准备晚饭了。”

    杜夫人听他这个话,划分得挺清楚的啊,她心情不好,又还有好几件事情没查探清楚,比如围猎会上是是做的,今早的事情又是谁做的,还要备份礼送去给闵王。面前这个人,是不是一个口是心非阴险毒辣的坏东西等等。她自然没有心情去好好招呼蒋长扬,干笑着将人送到老夫人那里,示意心腹眼线听好看好,立刻找了个借口迅速溜开。

    蒋长扬行过礼后,将那一大箱子衣料绸缎药材等物打开放到老夫人面前,说是孝敬老夫人的,之前不曾来瞧,是因为功不成名不就,不好意思来。

    老夫人上下打量着她,除了打扮张狂了一点以外,其实还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器宇轩昂,落落大方。她因为朱国公忤逆不孝的行径而不好的心情,因此明媚了许多。她亲亲热热地叫他到身边去坐下,瘪着牙齿不停地问东问西。蒋长扬好脾气地回答着,听得老太婆哈哈大笑。

    蒋长义在下面独自坐了些时候,觉得无聊之极,便也寻了个借口躲出去。还没走多远,就看见庶出的妹妹蒋云清带着两个丫鬟急匆匆地走过来。蒋云清与他的关系向来极好,见他在这里,忙上前和他打招呼,轻声道:“听说那位来了,夫人让我过来拜见一下,怎么样?”

    蒋长义笑了一笑:“穿着朱袍,腰挎金刀,靴带都是金的,又给祖母带了好些礼物来。这会儿祖母留他说话正高兴呢,你我不如过会儿再进去好了。”

    蒋云清笑道:“也是,这会子进去反倒是干坐没意思。三哥你送父亲和二哥一直到哪里?怎么不早点回家?先前闵王爷来了,要是你在,那该有多好?”

    蒋长义的脸上不见任何喜色,只道:“我送他们到金光门,然后去西市买了两本书。闵王来家里是做什么?”

    蒋云清有些迟疑:“我也不知道,只听说是来找父亲的,兴许是什么好事吧?”她左右张望了一番,背开丫鬟,靠近蒋云清极其小声道:“有人说你奸,昨日公子挨训,你倒跑到外头去避风头,躲得干干净净的,连情都不曾求一个,就巴不得他被赶走呢。你这几日不要乱出门了。”

    蒋长义的脸色煞白,吃惊地看着蒋云清,蒋云清朝他挤了挤眼睛,语气快活的大声道:“二哥,我们进去吧。”

    蒋长义敛去眼里的神色,温和一笑:“走吧。”

    二人才刚走到门口,就听见一声脆响,二人忙跨进门槛,险些没撞上人,蒋云清还是第一次在老夫人这里遇到这种莽撞不知事的人,赶紧往后退一步,正要开骂,才发现这人身材高大,穿的正是蒋长义描述的朱袍,腰间的刀也金光闪闪。她忙将那句喝骂咽下去,抬眼看着来人绽放出一个甜美的笑容,与此同时,蒋长义也开了口:“大哥,这是云清。”

    蒋云清正要给蒋长扬问好,蒋长扬却看都没看她一眼,鼻子里哼了一声,满脸不快的大踏步去了,一直走到院子门口,都不曾回过头。

    “这是怎么了?”兄妹二人面面相觑,全都转身快步往里走,但见地上一滩水印,老夫人歪在榻上,胸脯气得一起一伏的,恶狠狠地瞪着蒋长扬带去的那一箱子财物,一张老脸简直拧得下水来。

    兄妹二人同样也是敬畏着老夫人的,都不敢开口相问,你推我,我推你,还是蒋云清干笑着上前去替老夫人捶腿:“祖母,您老人家可要躺躺?”

    老夫人猛地抬起头来,声音尖锐地道:“我还没死一个个就巴不得我死了才干净?”

    蒋云清不敢说话,飞速站起,与蒋长义一边一个垂手肃立。又过了好一会儿,老夫人方哼哼道:“来人,把这些东西给我抬了扔出大门去谁稀罕他的破东西,吃了用了都不养人”

    蒋长义大惊失色:“祖母,不可大哥他做了什么事惹您老人家生气了?”

    老夫人不答,只捶着榻道:“牛不知角弯,马不知脸长他真以为他不得了,我们这一大家子都只能靠他了?我还没死,你爹也还没死,你们几个也还活得好好的这种孽障,他也配你们的大哥?扔出去,扔出去”边说边拿着拐杖打丫鬟抬箱子。

    蒋长义和蒋云清都是一样的看法,这东西怎能扔出去呢?扔出去了还不知旁人会怎么编排自家。于是便商定由蒋云清哄着老夫人,蒋长义去请杜夫人。

    却说这里早有人将此事知会了杜夫人。杜夫人听说此事,笑得合不拢嘴。她欣喜地拍着来送信的丫鬟:“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三句两句就吵起来了?”

    那丫鬟有些迷惑地:“奴婢也不知,先前挺亲热,挺高兴的,说着说着,扯到安西都护府,又说起了一位什么王夫人,然后不知大公子说了句什么,奴婢没听清,可老夫人突然就发作了,怒气冲冲地摔了杯子,骂大公子不孝不悌,又说王夫人如何,方伯辉如何。大公子什么都没说,沉着脸起身就要走。老夫人更生气,叫他把他的东西拿走,大公子让老夫人扔了。”

    杜夫人沉默片刻,轻声道:“我一直在这边处理家事,正好到了关键时刻,坚决不见谁。老夫人那边,她怎么吩咐的,你们就怎么做好了。不许气着老夫人,要按老夫人的指示行事,谁敢忤逆老夫人,我剥了他的皮。”

    那丫鬟会意,自去办理不提。出得外面,远远看见蒋长义过来,随便绕了个弯,便躲开了蒋长义。不到两盏茶的功夫,蒋长扬带去的那只箱子就被无情地扔了出去。引得众人围观。最要命的是,里面的好绸缎扔出去后就变成了陈年货,黯淡无光不为其说,还被耗子咬过,药材也是生了虫的。

    又过了半个多时辰,杜夫人又沉着脸指挥人出来捡了回去。第二日一早,京中许多人家都晓得了,蒋长扬与国公府的老夫人产生了不愉快,老夫人生了气,把孙子送上门去的礼品都扔出府去,而杜夫人围在中间左右为难,两边都惹不起,只好千方百计打圆场。

    于一个版本开始流传,蒋长扬因为之前其母与朱国公府的私怨,对朱国公府一直不满意,这回刚得了封赏,就迫不及待地上门去耀武扬威的炫耀,故意送些不好的东西去,硬生生气得老夫人不认孙子,气病了。又有人扯出蒋长忠出丑,被送去军中的事情,人家都说,好巧啊那件事指不定就是蒋长扬干的。

    在有人有意识地散布下,牡丹当天中午就听说了。她不清楚状况,只下意识地为蒋长扬觉得冤屈。和岑夫人说过之后,仍着了男装,带上恕儿和贵子,往曲江池芙蓉园去寻蒋长扬。到了地头,门子开门,方才知道蒋长扬一大早就被召进宫里去了。

    牡丹不由暗自心惊,会不会和刚发生的这件事情有关?那门子见她脸色不好看,忙请她进里面去候着。牡丹心想,如今这个情形,他不在家,她巴巴地跑到他家里去蹲着,若是给人来瞧见,说点什么出来更不好。便谢绝道:“我在曲江池附近游一圈,半个时辰后再过来瞧。”

    ――*――一月一碗牛肉面――*――*――

    盗版这个东西好像是怎么说它都是会存在的,而且还越演越烈,让人挺无奈的。大面上的东西小意管不了,小意只能肯求大家支持正版,按小意的更新速度,一个月的更新量也就是一碗牛肉面的价格,不值多少钱,但对小意来说,意义完全不一样,希望大家支持正版。

    吾旧域名被人转走。请大家用新域名访问,有用户和各位站长的支持我们会做得更好,希望大家理解
    秒记意千重《国色芳华》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gs_19/